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321 树大难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牧直接就在佛寺厢室中接待了这些冀南乡流,而那些人也丝毫不敢流露出不满之色。

    羯主石虎对晋人素来抱有成见与警惕,但可惜的是,单凭其羯胡党徒并杂胡义从们,也实在没有足够的能力构架统治。所以对于河北的晋人,石虎虽然毫不掩饰其提防、打压的态度,但也不得不任用晋人时流以维系其羯国统治。

    特别是在地方上,如果没有那些乡势豪强的配合,石虎想要征用人力、物货,也只有抢掠一途了。但若如此一来,他还算是什么河北之主?与流寇更无差异。

    这也正是冀南以及更北方的州郡,尽管晋人处境不佳,但这些地方豪强仍能得以存在的原因。

    胡虏入主华夏,方方面面透露着别扭,比如在这冀南之地,由于河南行台的势大,石虎对这些地表乡望门户要更警惕,但是因为南北对峙,更加需要维持一个稳定的钱粮来源,反而要更加倚重这些乡豪。

    羯国这一次图谋河南,规模甚大。如果不是石宣按捺不住,提前进攻??,待到石虎大军亲抵,将会是十数万乃至二十多万的大军南掠,所以对钱粮方面的需求也都极大。

    冀南这些乡豪门户,不乏人担任羯国筹措大军给养的职事,主要便聚集在兴国渠这一条水道附近。石宣败军拍拍屁股向北逃窜了,但他们这些人各有家业所系,却是跑不了。

    也正因此,当王师跨河北进,他们这些时流人家才得以早早便围聚起来,商讨应变之计。否则凭冀南之辽阔,这些乡豪们又分散于郡县乡野,哪怕给他们更多的时间,也未必能凑在一起。

    今次入军求见的时流,占了冀南乡豪的七七八八。其中既包括如清河崔氏、平原刘氏、阳城张氏这样誉望悠久的世族门户,更多的则还是乏甚清声、因乱而起的武宗乡豪。

    这些武宗门户,或如早年的河东薛氏,虽然没有什么大名在外传颂,但各自乡势把持,其实还要远远超过那些世族旧门。但在与行台这样真正大势力接触的时候,这些乡豪门户反而乏甚心理优势,话语权并不如那些世族旧门。

    世族旧门传承悠久,一个郡望之下,子弟却能分散于南北,各自经营。这一点优势便是所谓的底蕴,并不是崛起日短、仍欠积累的乡豪武宗能够比拟的。

    比如清河崔氏这一河北名门,因为旧誉名望不小,过往数年是遭到石虎的重点打压,虽不至于连根拔起,当然石虎也做不到,但其实留守清河本郡的族裔已经非常凄惨。

    崔氏本家东武城,单论乡势的话,跟同处一乡的张氏不可相提并论,这也是清河张氏敢于放言要以东武城呈献王师的原因之一。

    比较起来的话,倒跟王师还未入关之前的京兆杜氏与韦氏,只是清河崔氏际遇要比早前的京兆杜氏还要凄惨得多,遭到了羯国权贵与地方乡徒的双重打压。

    但这并不意味着清河崔氏就弱,相反的至今无论在南在北都有着不弱的影响力。永嘉之际,崔氏南逃族人不多,即便有也多是一些偏支远裔,但也有曹魏司空崔林一脉的崔珲,其女便是大将军妾室,而崔氏南逃族人也因这一点颇受行台照拂。

    还有就是同为崔林一脉的崔悦,其人乃是刘琨内侄,久随刘琨麾下,如今则跟随刘琨之子刘群屯守于辽西段氏鲜卑故地的令支。

    至于留守河北的,主要就是汉末名士崔琰这一支的族人。虽然羯主石虎不喜崔氏这样的旧誉名门,但也不得不装个样子,虽然在地方上打压崔氏乡势,但也在襄国给崔氏留下为数不少的清流职位。

    除此之外,崔氏在青州还有一支裔,早在王师收复青州的时候,便已经归义行台。如今沈牧军中,还有崔氏族人担任参军。

    如此枝繁叶茂,哪怕石虎将清河本郡崔氏族人聚而杀之,其他地域的崔氏族人,又会担负起这一旧誉郡望,再创局面。

    所以哪怕是世间最为暴虐的王权,在面对长达百数年乃至几百年所经营起的这种所谓郡望家声,其实也是有几分乏力的。除非能够在大一统的局面下,维持一个较长时期的稳定打压,才有可能将这样的郡望声誉拔除掉。

    比如被行台立作反面典型的弘农杨氏,尽管弘农本郡的杨氏已经被打压萎靡到了极点,但仍不排除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之后行台北伐成功,南北统一之后,还要在政治上已经相当长一段时期的禁锢打压,才有可能让这一门户彻底的销声匿迹。

    不过行台所以酷烈打压杨氏,也有经营西线战略的需求在内。等到这种需求不再,沈大将军也没有必要盯住其家不放,若杨氏果真有德才兼备英才涌现,也没有必要就一定禁锢不用。

    尽管如今的清河崔氏已经不能代表当下的冀南乡势如何,但这些乡流在入见的时候,仍然要推崔氏为主。而崔氏派来的族人,则是一个三十多岁、儒士模样的人,模样清癯,倒没有多少世族名门的儒雅气度,乍一望去倒有几分落拓意味。

    沈牧坐定之后,先于这个名为崔真的崔氏族人闲谈几句,才知其人居然也是崔林这一脉的后代,算起来还是江东崔珲的从子,也就是说大将军少子沈蒲生倒可称其一声舅舅。

    有了这一点关系,沈牧再与崔真闲谈起来,态度明显轻松许多,通过一番闲谈也得知他这一支的崔氏族人在羯国际遇实在算不上好。

    羯国的襄国虽然也有崔氏族人为官,但主要还是崔琰一脉,而崔林一脉如今在北方,唯可称道便是辽西的崔悦,阻隔遥远,且本身便算不上好,自然也难关照东武城乡土的崔氏族人。

    “你家崔珲崔先生,旧年流落江东,我家幸与结谊。崔先生无论德才,都是时流高选,我家如大将军、如我等家门子弟,也都多承先生惠教……”

    沈牧笑语起来,倒有几分遇到什么远房亲戚的喜悦,而这一幕落在那些冀南乡豪们眼中,不免艳羡有加。

    其实他们在座大多数人,今日之前甚至不知这个崔真是何人,只是几个乡誉耆老表示一定要邀请一位崔氏族人同行,而为了等待这位崔氏族人的到来,他们才拖了几天前来。看到眼前这一幕,也不得不感慨姜还是老的辣,最起码眼下氛围还是不错的,也让他们对之后的事情有了几分信心。

    崔真其人,在面对沈牧的时候有几分拘束,但总算也有几分家学传承的底蕴,应答之际尚算得体。只是对于那个族叔崔珲,他委实没有什么印象,也只是族谱上见过几次这个名字,甚至都不知这位离乡多年的族叔究竟际遇如何。

    但很明显,如今的崔珲却成了他家门一桩大机遇所在,所以言谈之间,崔真也一直表达对这位族叔肝肠寸断的思念。尤其在听说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堂妹居然已经为沈大将军生下一子,眸中更是熠熠生辉,原本的落拓与不得志便一扫而空。

    崔真神态变化,沈牧自然收在眼底,虽然涉于大将军私庭事务,他这个堂兄也不好置喙,但这个崔真若真想法太多触及大将军底线,他也不介意提前敲打一番。

    清河崔氏乡势如何,沈牧其实也有几分了解,虽然说因为旧年誉望,来见时流必有其家一席之地。但若没有崔珲这一层关系,这个崔真也不可能被乡流推为首领。所以这些人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沈牧是很清楚,他对此也只会报以人情上的亲近,至于其他奢望,则不必想。

    与这崔真闲谈暂告段落之后,其他时流才次第进言,主要自然便是夸赞王师雄壮,再创殊功之类的言语。

    沈牧只是噙笑敷衍几句,态度冷淡显而易见,远没有刚才和崔真闲聊时候的亲切,这也让人心情变得忐忑起来,猜不透其人究竟心意如何。

    如此不咸不淡的谈论一番,才有一名乡士老者面露忧苦之色,开口说道:“我等冀南乡亲,苦盼王师北进,年复一年。如老朽等年老体衰之类,起居都不敢随性,唯恐不能亲见王师光复之日,如今总算宿愿得偿!”

    讲到这里,老者顿了一顿,才又说道:“羯主暴虐,更害我冀南乡亲良多。像是此前贼军重集,我等实在不愿追从行凶,无奈贼众刀剑相逼,难免有少壮子弟受迫从贼……”

    沈牧听到这里,脸色便是一肃,沉声道:“老先生所言,我也有感。如今营中不乏战俘,便是在座各位亲属晚辈。言及如此,我也不是威吓诸位,此前乡土、人命,俱在羯贼控中,因此而有什么违心举动,这不是你们各位的罪过,行台也不会就此深追穷责。”

    一众乡流们闻言后,心里便松一口气,但旋即便又听沈牧语调已有几分杀意:“不过,那些俘虏之徒,既然已经明确贼国职事,便不可视作寻常乡流,尤其当下两国争胜,更加没有循从人情、放纵贼臣的道理!之后他们各自罪迹如何,自有公审裁断,不虐不纵,得于公允。行台裁事分明,对此诸位倒不必怀疑。”

    众人闻言后,神情又复杂起来,心知想要轻松将自家被囚禁在战俘营的族人捞出来,算是不用想了。但沈牧表态不会因此牵连诛杀,若真言行如一的话,倒也能令人心略定。

    但沈牧却不会让他们如此轻松,他今次北进,除了扫荡羯国在冀南的统治之外,还有一个意图,那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些心思太多的冀南乡豪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