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314 调虎离山

1314 调虎离山

        张坦仍然被安排跟随谢曜同行,只是谢曜前后奔走、忙得脚不沾地,也根本就无暇顾及他,因是绝大多数时间里,张坦都是独自待在一处,前后左右七八名武士将他环绕当中,一个个神情冷峻,似乎是他但凡敢有什么异动,这些武士便要即刻出手,将他劈杀。

        张坦自然没有什么旁的心思,他也不敢有,只是失落于自己的献策不能被采纳。那位晋军都督沈牧虽然已经表态不会害他性命,但这自然不能让张坦满足。特别是晋军若不采用他的计策,他更加没有信心说动晋军前往他的乡土东武城,顺便将他家人乡徒接应南来。

        那位沈都督在与张坦小谈几句后,便在武贲骑士们的簇拥下匆匆离开,去向不知。而张坦被监在行伍之中,就算心中还有什么疑惑,这会儿也根本就无人为他作答。

        通过周遭营士的调动,张坦可以大约估算出晋军众在三四万之间,看来过去这三天时间里又有增兵,但这就是那位沈都督不采纳他的建议、甚至放言扫荡冀南、要与天王石虎所率大军鏖战的底气所在?

        不够,远远不够!

        虽然张坦也不得不承认,晋军无论是军纪还是精勇程度,都要略胜于河北的羯军。但他却深知,石虎为了筹措今次的战事,所动员的兵力达到二十万之巨!虽然其中会有相当一部分会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完全征发为战,但超过十万的战卒是绝对有的!

        羯国虽有百困,但是身为河北的霸主,从来不乏悍不畏死的勇猛战卒,哪怕是晋军装备与军纪都要浅胜几分,但是想要以弱胜强、顽克羯军,几乎没有可能。

        所谓扫荡冀南云云,张坦觉得多半是那位沈都督的夸言,他也不认为对方真的会将之后的军事谋划不作隐瞒的告知自己这个降将。所以他不免更加好奇,这位沈都督究竟有什么制胜良策,还是仅仅只是一个刚愎自用、志大才疏的莽撞之人?

        数万营士开拔,哪怕以晋军之有条不紊的严明军纪,也不是短短一天时间内就能完成,特别还要区分前中后之类的阶梯军阵。轮到张坦他们这一营军士开拔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而真正离开营地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行走在肃穆的行伍中,张坦再次忍不住发出感慨,晋军强于羯军,真是方方面面的细节体现,别的不说,单单这漏夜行军,若是河北那群悍卒们,怎么可能保证如此行伍整齐?

        譬如此前夜袭碻磝,明明是三万多军众南来,但其实当时在第一时间赶到战场的数量堪堪过半,否则大军重集催压之下,会打的更加顺利,伤亡也会大大降低。

        明亮的北斗星垂挂天际,他们这一行人漏夜而行,夜中乃至,入驻一座简陋的营区小作休整。张坦昨夜便一夜无眠,今天又劳累竟日,这会儿也实在精神萎靡,来不及再有什么思量,一俟入营,便沉沉入睡。

        第二天,队伍仍然北行,似乎是往大河方向而去。这不免让张坦心中一动,隐隐有所猜测。果然,当他们此夜再驻扎后,夜风已经变得潮润起来,且隐隐有着一些水流波涛声夹杂其中,看来是距离大河已经极近。

        第三天天中时分,队伍便行入一处阔大的码头渡津所在,规模虽然不如碻磝水营,但也是非常的大了。此时营地中已经驻扎过半军众,看来在张坦他们行军的同时,其他各路也有晋军向此汇集。

        张坦在入营之前,将周遭景象小作打量,他虽然并非常年任职与和晋军对峙的前线,但是对于河南一线一些重要的津渡码头也都有一定的了解,大体可以确定此处应该是碻磝下游的四渎津。

        有了这样一个认识后,张坦便下意识转头望向河北岸偏东方的位置,在下游三十多里外的河对岸,也有一处津渡,乃是位于平原境内的平原津。而平原津,正是二十多天前张坦他们离岸上船,南向奔袭碻磝的发兵地点!

        如今勉强算是故地重游,可张坦已经不再是那个羯国位高权重的前锋副督将,而是沦为了一个阶下囚,际遇之流转,让张坦一时间心情沉重且复杂,末了化作一声长叹。

        夜中将要入宿之际,一直忙得抽不开身的谢曜来到张坦营舍,行入之后小作寒暄,而后便说道:“明日军伍便要登船西向碻磝作战,届时请张君紧随我畔,届时招抚纳降事宜,或许还要有劳张君。”

        张坦闻言后便连忙点头,表示一定尽力,只是心中却忍不住想,这些河南晋人一个个也真是张狂得很,且不说那位根本不知其心意如何的沈都督,就连这个看起来颇为随和的年轻参军,心底里对河北人也多有蔑视,还未开战已经开始考虑纳降事宜了,似乎笃定能胜。

        这些想法,张坦自然不会说出,送走谢曜之后,他便合衣躺在冷硬的床板上,结合近日眼见所得,推算晋军的攻略如何。

        到现在,张坦已经可以大致肯定晋军大体的作战思路。早两日前,沈牧其实已经率领一部分军众由陆路向西而去,至于他们这一部分军众,眼下又来到了碻磝下游的四渎津,且谢曜已经明言明日便要发兵攻打碻磝。

        很明显,晋军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收复碻磝。并且张坦大胆猜测,沈牧这几日所以不急于回攻碻磝的石宣,应该是存念以碻磝作为诱饵,吸引更多的羯军南来,以期在河南歼灭更多的敌军。

        对于沈牧这个意图,张坦也不知该要如何评价,谈不上精妙,不过是中庸稳重罢了,哪怕中人之质,想到这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在黄河以南,晋军有着主场地利的优势,在这里进行作战,要远远好过北上迎敌。

        就算是这一战打败了石宣并其招引南来的援军,也根本体现不出沈牧这个南人都督作为主将的用兵谋略。毕竟眼下的这样一个战机,说到底主要还是因为石宣贪功冒进,与石虎还未入境的中军有了脱节,让晋军得以分头歼灭。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态,晋军能够在段时间内打败石宣盘踞在碻磝的军队,再次收回碻磝这个门户。

        但张坦对此却不报乐观,因为平原作为河北大军集结的基地,一旦大量来援,并不是晋军短时间内能够吃得下来的。石宣率三万余军众南来,虽然打了几场都损失颇多,但眼下最起码还有一万六七千的兵力,更不要说还有早已经渡河南下的石韬所部龙骧军。

        这两部加起来,又是两万余军众,而且龙骧军乃是羯国真正以一敌十的精锐强军,战力绝对不容小觑。再加上石宣南来已经将近二十天的时间,这段时间内,按照张坦所知平原羯军的集结速度,最起码又有三万军众可以集结增援。

        如果这些人马俱都集结到位,那么碻磝一地所集结的羯军就能攀升到足足五万之众!虽然张坦对于晋军的数量与征调情况还没有一个全面了解,但随便一想也能确定,晋军即便这段时间集结兵力众多,也不会胜过碻磝羯军数倍的程度。

        沈牧看似诱敌南来,但也何尝不是又给了石宣十多天的时间以经营碻磝防务?待到军众尽数集结于碻磝,晋军就算作战再怎么勇猛,也很难在短期内攻克碻磝此地。

        一旦碻磝这里战事僵持住,那么天王石虎所率领的国中精锐南来之期还会太远?

        想到这里,张坦便忍不住扼腕叹息,对于沈牧这个刚愎自用的南人都督也心生几分怨恨。其人若能早听自己的计策,只需要派遣数千精军北进兴国渠,一旦偷袭临清城得手,便能极大程度的拖延住石虎南来的脚步,也能更加从容的攻杀石宣并其援军。

        可是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不久之后,只怕晋军便要腹背受敌、自食恶果了!

        “主将无能,累死三军啊!”

        虽然自身还是一个阶下囚,但毕竟也是同文同种的晋人一脉,更兼这段时间所见晋军威壮种种,张坦对于南面也颇生认同景仰,想到因为沈牧一人的拙劣应对,晋军说不定便要在这场交战中大败亏输,张坦心情不免也变得沉重起来。

        一夜无话,朝阳再生。张坦满脸倦色疲容的步出营帐,小作进餐之后,便被军卒待到了谢曜身边。谢曜倒是谈兴甚浓,向张坦讲述之后大军之后作战种种,倒与张坦昨夜所料所差无几。

        张坦心知大势难挽,况且他一个降将就算是讲出心中所虑,旁人又会听信几分?因此他情绪并不算高,一路上只是垂首默然。

        他们一众人,登上了一艘颇为宽大的战船斗舰,而类似规模的战船,在码头还停泊着十数艘,单单这些战船便可一次性载运将近两万将士,更不要说周遭还有其他大小不等的各式船只,载运力早已经超过三万之数!

        看到这一幕,张坦如古井无波的心情再次泛起些许涟漪,心道晋军舟船之盛,果然不是河北能比。哪怕已经抽调走了沿河大部分的水军,仍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筹措出如此规模的舰队,底蕴实在是深厚!

        “可惜,可惜了……”

        张坦心中又是暗叹,沈牧若肯听从他的计策,先袭临清,而后再心无旁骛的围攻碻磝,哪怕石宣这段时间内已经集结数万援军,在晋军如此势大围堵之下,完全被歼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可是现在,想必天王石虎也在率领数万精锐迅速南奔,留给晋军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诸军登船,随着鼓号声响起,舰队缓缓驶离四渎津,而后便向西溯流而上。

        虽然四渎津对面不远便是平原津,但这一段水道尤其的开阔,几乎不存在偷袭的可能性。况且平原境域地势一如郡名,一马平川,全无地险,晋军就算是直发平原,接下来也要面对河北诸军包抄围剿的局面,于当下战事全无助益,所以晋军也就干脆没有进攻平原的打算。

        大河水势依然浩浩汤汤,身在河上的张坦心境却是大为不同,看到周遭旗帆林立的庞大舰队,他心中也隐隐理解何以这些河南的晋人为何风貌志趣迥异河北,拥有如此强大的军队,的确可以小觑天下任何一股势力。

        这种自豪,的确能够振奋人心,但凡事都要有一个度,若是一味的恃强而骄、目中无人,那么败期也已经不远了。

        宽阔的河面上,除了他们这一路舰队之外,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舟船,贴着北面河岸向西而行。待发现这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后,那些舟船无不仓皇躲避退让。

        但很快舰队中便冲出脱弦之箭一般去势迅猛的艨艟小舰,很快便将那些船只阻拦击沉,顺便将落水者打捞上来,送归舰队。

        审讯一番后,果然这些人都是河北向碻磝增援的羯军偏师,并透露出其他情报,言是羯军也知河上不是晋军对手,因此平原的那些大部队都沿河西行,到了清河郡所在,于兴国渠登船南渡。

        张坦沾惠于谢曜,也了解到这些讯息,心中更是一阵失望。既然北面军队已经集结于兴国渠,就算沈牧再想采用他的计谋,也已经完全没有这个条件了!

        河南青兖东境的晋军大部集结、水陆并进杀向碻磝,这自然也瞒不过碻磝的石宣。

        事实上在四渎津这一路晋军离港入河之前,石宣已经率部与先一步抵达石门的沈牧军队进行过几场战斗,双方互有胜负,总体而言,晋军占优,军队早已经渡过济水,在碻磝三十多里外的东南两侧驻扎下来,步骑合共两万于众!

        虽然此前开拓出的几个据点接连失守,但石宣却并不因此心忧。尽管他倚为重助的龙骧军早数日之前便离开水营,西向攻打晋军的滑台,但如今碻磝力量却一点也不虚弱。

        眼下的碻磝,一如降将张坦所料,随着石宣派心腹杨杯返回平原招募援军,那些陆续集结于平原郡中的人马便即刻开拔,西进南来。在之后的几天时间内,碻磝大营中军力陡增,直接达到了三万余众!

        这还是受限于舟船运载力有限,还有超过了两万军众集结在了碻磝对面的兴国渠口岸。石宣也并不急于将所有军队都集结于碻磝,毕竟碻磝大营规模虽然不小,但容纳力也总有其极限。

        而且将两万余军队集结于对面,隔河呼应,也能防备着晋军封锁大河,截断退路。

        总之,如今的碻磝水营局面可谓是一片大好,对面兴国渠口岸集结有两万余众,碻磝水营本身又有两万军众,就连碻磝津外的碻磝城,石宣都放置了五千余战卒,互为犄角,可以说是在河南彻底站稳了脚跟!

        虽然河北复又传来消息,言是天王石虎所率大军在信都逗留几日,要比预定的军期晚上一段时间才能抵达,但也一定会赶在九月汛期将息未息之际抵达境域。

        信报中,石虎还叮嘱石宣一定要谨慎筹备,不可过早泄露大军集结消息,以至于让南人有了防备。石虎还根本不知道他的两个儿子已经接连南来,图穷匕见!

        收到主上传书,石宣心中不免更加的得意。如今的他,已经超额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只要主上南来,就可踏波而下,全无阻滞!而碻磝当下的防务局面,不要说守到九月,他甚至有信心就此长期固守此境,一如南人谢艾在枋头的营设,也在南人心腹处插上一柄尖刀!

        至于这些后路军众增援何以如此及时,自然不是石宣的威慑起了效果。

        那些河北将领们也不是傻子,若单单只是石宣一人南来也就罢了,可是现在主上两个儿子都已经南来了,他们若还按兵不动,之后就算战事进展顺利,他们难免也要遭受怠慢贻误的斥责惩罚。若是这两个石家崽子在河南有了闪失,他们罪过就更大了!

        无论胜败,如果他们还不动弹,都讨不了好处。所以哪怕心中不愿意,或者还有旁的打算,这会儿自然也都不敢再作观望,匆匆南来增援。

        碻磝局面如此,石宣胆气更壮,心中不免又动起要兼并龙骧精军的念头,接连发信要石韬率部归营待命,协同防守这个门户之地。可石韬也不是傻子,对石宣军令完全置若罔闻,哪怕在外一无所获,也半点会师的迹象都无,反而加速向滑台而去。

        当晋军大部集结、水陆并进,气势汹汹冲向碻磝的时候,石宣根本就不担心。他到了现在已经完全立于不败之地,无过便是大功,如果不是还要留力想要兼并龙骧军,说不定早就率部杀出,抢在主上南来之前大败晋军!

        四渎津的舰队,很快便从河面上接近了碻磝。虽然石宣过往几日也在努力催促修复营防,但与晋军驻守时的防务强度自然不可相提并论,所以在晋军舰队抵达之前,他便派遣心腹杨杯过河,通知兴国渠口岸的羯军做好渡河夹击晋人水军的准备。

        然而杨杯离开未久,兴国渠的驻军使者便乘舟南来,匆匆入营奏报:“晋军东路突袭乐陵,业已攻拔厌次!我家将主心忧边境危患,兼知碻磝此面甲士足用,因是率部回援乐陵,特此敬告殿下!”

        石宣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之后便勃然大怒:“狗贼误我!”

        此刻碻磝大营外,晋军水陆两部人马,形如两个硕大铁拳,并力挥击,砸向碻磝!

        但是在形势一片大好的碻磝羯军阵营中,一条足够令军心动荡的流言却悄然传开:河南晋军所以不攻碻磝,并非无力,只是为了要将冀南的羯军吸引至此,再趁冀南空虚,攻拔乐陵,之后洗掠渤海!而且此刻晋军已经攻入了乐陵,渤海国即刻便要遭殃!

        冀南几郡,清河毗邻襄国,郡势不强,平原久与南人对峙,消耗颇多,所以今次大军图南,前锋各路主要抽调的便是乐陵、渤海等诸郡人马。而这两郡,久来少受侵扰,又是濒海之地,广有鱼盐之利,也是冀南当之无愧的钱粮源头。

        随着这流言扩散开来,在晋军兵锋还未抵临碻磝大营之际,各路前来增援的将领已经先一步冲进石宣的大营中,痛声诘问石宣是否真的受了晋军调虎离山之计?

        :。:

  https://www.65ws.com/a/70/70150/468465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