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307 香饵扎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碻磝津的大营中,占领此处的羯军们正在忙碌的拆卸各种营防设施而后重新布置,特别是将原本面向河面的一些工事几乎整体迁移到南面来。

    虽然在羯军攻入大营之前,晋军守卒们已经将一些重要的杀器予以破坏、难再投用,但一些材料还是留了下来,即便不能装修恢复,也能拆组另作用途。

    而且哪怕包括最桀骜狂妄的羯军悍将,也不得不承认单就结寨据守方面,晋军的水平实在远远胜过了他们。碻磝水营虽然最终失守,但营防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晋军那区区几千守卒恃此重防,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消灭了超过他们倍数的羯军兵力,杀伐之盛令人心悸。

    羯军想要牢牢守住碻磝,便也想尽最大可能将晋军营防之力化作己用,一些看起来颇具匠心的设施,甚至都要让部伍中随行的工匠将构造图纸绘下才小心翼翼拆除。

    可见莽撞冲动之类,那也是相对而言,面对即将到来的晋军强敌,为了自身性命而计,这些羯卒们也都是分外的小心。

    羯军之前在进攻中损失惨重,之后又有一部分或是临阵溃逃、或是被河流冲到下游的兵卒返回,眼下还有两万多人的兵力。但这些军队驻扎在碻磝水营中,仍然显得有些不够充实。

    碻磝津是这一段黄河勾连南北水域的一个集汇点,除了众多仓邸设施之外,还有许多配套的水埭、码头之类,规模很宏大。

    这也是为何羯军一旦靠岸,营中的晋军便难以固守顽抗的原因之一,营区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各个营舍之间本身都是联通的,并没有什么坚牢顽强的阻隔。一旦没有了水军作为锋利爪牙在河面牵制狙击来犯之敌,整个碻磝津水营就是一个大而无当的软弱营区。

    不过现在面对这一困扰的不再是晋军,而是雀占鸠巢的羯军。而且羯军所要面对的压力之大,还要甚于此前的晋军,他们除了要迎战来自河南腹心各处的晋军之外,还要提防后路水道被东西而来的晋人水军给切断。

    石宣既然敢于偷袭碻磝这样一个醒目的目标,自然不满足于仅仅只是据守河津而已。最好的防守便是主动进攻,这对他们本就跨境作战的羯军而言更是如此。更何况碻磝本就是一座空营,他们也急需就地搜罗补给。

    所以在之后的几天时间里,石宣也并没有作困于碻磝津,要抓住奇兵先机这一点时间,尽可能快的在碻磝周边获取人、货补助。

    当一部分兵卒养足气力,同时又有一部分战马被送过河来,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石宣便开始亲自率队出击,以碻磝津为中心,半径扫荡河南地。

    军势如同水势,喜动而不喜静。河南物货殷实,在羯国不独是石虎父子筹划作战的意图之一,下及行伍微卒对此也都知之甚深,是他们南来作战的最大动力。

    如今碻磝津东侧,有一片广及十数顷的营地被专门的开辟出来,用作聚放他们各路人马掳掠所得的人丁财货。

    这一座营地,本来是晋军战船停泊休整与修理的地方,一座庞大的河塘湖泊居于正中,湖泊周围则是排列整齐的营舍,船工们居住所在。不过眼下已经空空。原本驻留在此的船工,一部分已经西行,逃了一部分,剩下的则都已经死在了此前最后的顽抗中。

    没能捕获到晋军技艺精熟的船工,这也是让石宣分外恼怒的事情之一。羯国本来就不擅水战,早年恃于国势雄厚组织南征大军,相关的才力跟随他父亲石虎南下,于淮上一战损失惨重,之后便再也没能恢复过来。

    石宣今次受命,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搜罗足够大军所用的战船之类,这件事实在让他头疼不已,也不敢讥讽自家父亲是个败家子,一战毁掉羯国南下水战的根基。

    之所以要提前发兵,除了抢功之外,战船的限制也是原因之一。石宣自问已经尽心尽力,但却仍然不能满足石虎所提出的战船要求。

    没有足够的战船载运士兵过河,羯国就算在冀南聚集再多的兵力,也并不能完全发挥出这些兵力的优势,载运力直接就被锁死了。

    若是石虎南来,在运力有限的情况下,首先投入的肯定是他心目中的精兵之选,真要这么一对比,只怕石韬的太尉府精锐南来次序又要先于石宣的平原部伍。即便战事进展一切顺利,轮到石宣南来,也不过是跟在各军后方得一点残汤剩饭罢了。

    本来就稀缺的战船,在进攻碻磝津的时候,由于河防太凶残,被堵在河面上狂轰滥炸几乎一个时辰,损失不免更加惨重。之后稍作统计,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战船直接损失在碻磝津外,而这些战船的损失,要远比兵众的损失更加令石宣心疼。

    不独是心疼,更有几分惶恐。他原本筹措的战船,本就不能达到父亲的要求,结果又因他的轻率孟浪,直接损失了这么多,到时候空聚大军只能望河感叹,其父将会怎样待他,这根本不必多想。

    所以之后在率部扫荡碻磝周边一遭后,石宣便又匆匆返回碻磝津,坐镇水营修复运力。

    碻磝津所在,舟船不少,哪怕此前被调走很多,但还是留下了相当规模,便停泊在碻磝津周边几处港湾中。

    这其中舢板飞舟之类暂且不论,单单中型的船只便有十数艘之多,当然样式多为寻常货船,未必适宜水战,但以羯国目下这样的底色,更加不会讲究这些,若能抱木过河,干脆就人人怀抱大木随波而来了。眼下竟然还有船只,还有什么可挑剔!

    但令石宣吐血的则是这些船只,几乎无一例外的遭到了破坏,或是船身被凿穿,或是关键的机杼被砸毁,哪怕还保留有一个大体的骨架样式,但若不加修理的话,根本就难以放航于宽阔的大河上,更不要说载运甲兵甚至还要进行水战了。

    “修!修不好这些船只,就拿你们的骨肉填补裂洞!”

    石宣恶狠狠的下令,对眼下的他而言,获取足够的运力不足只是为了满足其父的要求,更是为了保证他后路无忧、进退有序。

    随着他攻夺碻磝,之后的第二天,上游便出现了一些零星的来自滑台的晋军舟船,这样他心悸不已,唯恐在河北增援还没有到达之前,自己这两万多军众便被阻截在黄河以南进退不得。

    虽然眼下他还有一部分战船在手,但这些船只仅仅只能载运军士返回河北罢了,若就这么匆匆离去,他南来一遭意义在哪里?只是为了趁秋郊游,顺便送上万条人命给晋军砍杀?

    “河南地势,实在妖异。今次若不能大有所得,我父子余生未必还能窥望此边!”

    尽管骨子里狂躁难掩,但随着时日推移,石宣却不敢再更作乐观之想。

    明明今次他出敌不意,引大军南来径取碻磝要津,直接逼指晋国河南腹心之间,应该是让自己一方军心大振、同时敌人惊悸欲死的壮举,可是为什么他却丝毫快乐都感受不到,反而有种如芒刺在背的焦躁危机感?

    石宣能够想通的原因,一是碻磝津的顽强与内虚,俱都超乎他的想象,付出代价实在太大,但所得的仅仅只是碻磝津这一处河津,而河津的战略意义在短期内还无法兑换出来,最起码在河北后路大军临河南来之前,是发挥不出其价值。

    至于第二点,便是晋人似乎太淡定了一些。石宣此前扫荡碻磝津周边,除了收取人货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为了探查敌情,一旦发现有哪一路晋军心急救援而孤军直入,他就要抓住机会将之迅猛吃下!

    可是一番扫荡下来,不是没有发现晋军的踪迹,可是那些晋军要么就据险要所在,要么周遭诸部协同,根本就不给石宣单挑吞食的机会。如是扫荡一番,仅仅只是拔除了一些乡野中微不足道的小据点而已,至于晋军真正成建制的力量,则一部都没有消灭过。

    没有交战的机会,石宣便不能借此摸清楚各军晋军的虚实,不知虚实、贸然为战,若是一脚踢在铁板上,他这两万多人,说不定就要被交代在河南了。

    偷袭碻磝,本就是以奇争先,通过这样猝不及防的打击,将晋军在青兖之间的布置搅乱,然后再籍此机会争创更大的战机与战果。结果各路晋军按部就班、井然有序的冷淡反应,让石宣忍不住怀疑,碻磝对晋军而言究竟重要还是不重要?又或者完全只是放在河南的一个诱饵?

    但无论是何种情况,石宣也知道不能任由局势继续如此发展下去,一旦晋军各部勾连密织,死死将他捂在了碻磝津动弹不得,他才真是要欲哭无泪了。

    所以眼下,他是尤其的盼望石韬的黑骑龙骧军能够尽快南来,成为一柄刺刀戳破晋军在碻磝津周围铸成的一层铁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