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280 古韵难求

1280 古韵难求

        殿堂中,杜彦的声音虽然老迈,但却透出一股硬朗,所论者便是关中古今于刑令方面的差异,意思倒也很清晰,就是认为行台目下于关中境域内施政过于苛猛,刑令也有欠宽容。

        虽然此前沈大将军便一直在标榜今日集宴关陇时流,与会者都可畅所欲言,为的就是博采乡声民意,用以襄辅行台对关中的治理。

        但众人也都知这不过场面话罢了,若真是信以为真、妄言臧否,那绝对是没有脑子的行为。因此在听到杜彦直接放言攻击行台于关中的执政方针,一时间殿堂内一片寂然,人人手心里都冷汗直涌,心情也是复杂至极,对于杜彦这种行为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不过渐渐地,他们便发现堂上的沈大将军并李弘等一众三辅官员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的表情,沈大将军只是一脸认真的作倾听状。而这番言论隐隐攻击的京兆尹李弘,则是低垂着头似乎在翻阅什么,仿佛这件事完全与他无关。

        眼见到这一幕,众人情绪才稍稍舒缓几分,沈大将军等人无论是否作态以示宽宏,最起码眼下应该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杜彦借古讽今,侃侃而谈,一部分心情归于平静的时流不免对他心生钦佩。行台政令刚猛,这是三辅乡户特别是一众豪右们深感困扰的问题,但他们就算有什么意见,在这种强权压迫下,也根本不敢在这样的公开场合上宣之于口。

        杜彦作为京兆杜氏的大家长,本来不必就这个问题发表什么意见。且不说他们杜家还有杜赫这一层关系自然而得的庇护,就算是没有这一层关系,杜氏虽然旧誉仍存,但却乡资早衰,绝不会是京兆郡府首先打压的对象。

        因此在一部分人看来,杜彦此举无异于是以乡困为己任,急公好义的行为,无论行台对此是何反应,这一份人情他们都要记在心里。

        但也有一部分人,心情却是加倍的紧张起来,特别是此刻身在殿中京兆韦氏的韦楷与韦谌,这会儿更是如坐针毡,心中更是泛起惊涛骇浪。

        韦谌所以无比震惊,是因为随着杜彦的出头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两家并为杜陵同乡,彼此乡亲关系不乏重合,韦楷私底下搞什么动作,而且意图还是那样敏感,杜彦作为京兆杜氏留守乡里的大家长,根本就不可能瞒得过他。

        两家虽然是同乡,但关系却实在谈不上好。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杜氏先达、韦氏后进,彼此之间势必会有冲撞,特别是在早年关中动荡的那段岁月,谁家能多占一些乡资、荫户,便能多几分存活的机会,乡仇可谓深远。

        如今行台兴治关中,杜家的处境要比韦家好了千百倍,而且与行台的关系也非常融洽。韦楷私底下串结乡豪,想要借由今次这个机会发难,杜家哪怕为了避免遭受牵连,最起码也该劝阻与两家俱都有关系的乡亲门户。

        可是,韦楷进行的似乎太顺利了……

        韦谌登时便想到一个可能:这是一个陷阱,一个要将他家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陷阱!

        韦楷区区一介在野白身,想要将李弘这样一个堂堂的京兆长官拉下马来,唯有借于众势,才能得于一线可能。而事情发展也的确如此,能够参与今次盛会的京兆乡豪本就颇具势力,韦楷轻松串结十几户人家,几乎可以说是已经网罗了京兆治下、长安周边有头有脸的人家。

        杜家作为亲近行台的门户,这十几户人家也不乏其亲近世好,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却丝毫感受不到其家所施加的阻力。而且那些人家答应的如此痛快,说不定还有其家发力促成的原因。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韦谌心内便泛起一副画面:若是韦楷真的不管不顾挺身而出,痛斥李弘执法酷烈,引得民怨沸腾。但是那些串结的人家却一反此前约定,反而攻讦韦家别具怀抱、奸谋暗藏……

        想到这里,韦谌已是大汗淋漓。韦楷这个图谋,是势弱途穷的背水一战,成功的机会可谓渺茫。

        但那些串结的乡宗,若借由这个机会将韦氏孤立出来,斥之为乡贼门户,成功的机会要大得多,既能表明亲近行台的立场,韦氏这个乡野庞然大物被铲除后,他们也能得于分享更多的生存空间。如此一举两得,获益肯定要远远高于跟随韦楷一同犯险。

        可是杜彦之后的议论,又让韦谌对他的推断产生了怀疑。他实在想不通,明明静观其变便能坐得渔利,杜彦这么做的意义又在哪里?

        怀揣着满腹疑惑,韦谌又连连打量殿上其余人众的反应,特别是同在殿中的其余杜氏族人、还有韦楷之前串联的那些人家,望向杜彦的眼光中俱都充满惊诧,可见对于杜彦此举也是惊疑不定。

        杜彦的议论非常冗长,虽然主旨乃是批评行台政令苛猛,但却不涉当下具体的人或者事,而是连番穷论,滔滔不绝的讲述许多故事。殿中其他人无论心中是何感想,最起码表面上俱都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韦谌耳中虽然也在听着杜彦的议论,但心念却是转动飞快,努力想要梳理清楚这变故之下的深意,还有就是他应该做些什么。

        要不要附和杜彦,做出一副民怨沸腾的模样?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飞快便被韦谌摒弃。他也注意到韦楷惊疑不定并迟疑不决的样子,杜彦侃侃而谈,其实言语中还多留余地,并不像韦楷一意要将李弘作为攻讦的目标。如果要立足杜彦言论的基础上再作究问,一旦杜彦话锋一转,便可将他们的险恶用心凸显出来。

        这莫非就是杜彦出面的意图?

        韦谌又暗暗摇头,杜彦一旦站出来,便将原本的主动化作被动,甚至就连决心坚定的韦楷此刻都因此迟疑不定,他若想借此给韦氏挖个陷阱,那有很大几率白费了。

        这当中诸多曲折和利害,韦谌都还没有想清楚,而杜彦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的言语声总算告一段落。这不免让韦谌心中一凛,猜不透之后会继续发生什么变故,可是看到前方席中的韦楷又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他心弦不免再次绷紧。

        杜彦终于结束了他的进言,殿中众人也都长长吐出一口气,晃晃有些昏沉的脑袋,继而也都忙不迭敛息凝神,以观变数。

        “杜公不愧乡义表率,能够先于时流挺身以论,倾吐肺腑之言,相助王命播治。”

        殿上沈大将军也微笑两声,握在手中的折扇稍作展合,赞赏了杜彦起身发言的行为,对其言论内容却不置可否,而后他垂眼下望,说道:“今次盛会,本就是为兼采乡声贤论,诸位也都不必拘束,有什么思得虑得,此时不言,更待何时啊。”

        大将军话音落下,殿堂里响起一些附和的轻笑声,只是之后的时间里,却并没有其他人急于起身。

        韦谌看到大将军神态仍是平淡,并不因杜彦所论而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仿佛这番议论早在预料……

        他心中蓦地灵光一闪,继而心脏便狂跳起来,湿润的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角,不暇细思,蓦地从席中站了起来。

        韦谌这一起身,殿堂中所有目光顿时向他投注过来,被人如此注视,特别殿上的大将军也向他望过来,这让韦谌更加紧张,原本已经稍有思路的头脑顿时又是一片空白。

        他硬着头皮行出自己的席位,借着向前趋行的这短短时间里深作几口呼吸,待到行至大将军坐席一丈之前,才抬手深揖,语调也稍显生硬:“杜陵小民韦谌,拜见大将军,拜见诸位使君。”

        殿上沈大将军听到这话,脸上便流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建兴旧年,关中曾有一位韦平北……”

        “正是先考。”

        韦氏虽然乡势不弱,但也只可称是后起门户,乏于世祚可夸。建兴乃是愍帝司马邺年号,历经永嘉之祸,关中建制只是苟延残喘,韦谌之父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入于庙堂,得授平北将军。听到大将军竟然知道其父,韦谌心里也小怀激动。

        “原来是忠良之后。”

        大将军闻言后便点点头,而后抬手一指韦谌,笑语道:“杜公先有所论,韦君继之而起,是否也有良言佳论?”

        韦谌小退一步,再作施礼,然后望向另一侧还未退回的杜彦点点头,继而便说道:“杜公乃是乡中仁德贤长,晚辈不过后进,实在不敢争辉。只是深思杜公长论,心内也小有一得,不吐不快。或是言不达意,或是意蕴浅薄,还望勿罪。”

        “行台章令,素无以言入罪,韦君自可尽情倾诉。”

        上首沈大将军又笑了一声,视线往左右打量一下,继而又落在了韦谌的身上。

        “杜公借古论今,诚是言之有物,但晚辈觉得,还是失于偏颇。”

        韦谌望着杜彦直接开口说道:“秦法繁密,如厚网稠织,百姓谨慎尚且不能尽守,因是疲困,遂成楚汉之争。汉祖得国秦后,前辙在望,因是宽简以慰疲困之民。今世早已远于秦汉,永嘉之后诸胡成祸,庙堂飞灰,章制久废,生民适乱弥久,人伦渐次败坏,更兼诸胡杂混寄居,素来有欠教化。今世自有诸困,岂可无视,强求古韵?”

        韦谌的声音自殿堂内扬起,其余人众还未及有所反应,上方突然响起拍掌声,众人循声望去,便见大将军笑着摆手道:“一时失态,韦君请继续。”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s://www.65ws.com/a/70/70150/45375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