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263 以命搏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铁弗使者所以能够穿过长长的边塞、漠南,特别是要绕开代国的耳目成功抵达赵国势力范围内,也可以说是充满了艰辛,出发时尚是十月凛冬,天寒地冻,等到抵达幽州时,早已经过了晚春,将要入夏。

    出发时足足数百名族中精壮勇士,真正抵达赵国境内的时候,所剩不过仅仅只有包括刘务桓长子悉勿祁在内的十数人众。至于其他的则要么死在了途中各种危险中,要么因为畏惧前路的艰辛而直接中途私逃了。

    剩下的这十几人,一个个也都是狼狈不堪,至于他们所携带用于入贡的一些物货自然也都散失一空,最可笑是用于证明身份的信物,居然是旧年汉国皇帝刘聪所封授刘虎的安北将军符印。

    但无论如何,能够成功到达赵国本身便是可喜,悉勿祁又向赵国幽州镇将表示他们这些塞北胡部是如何的渴慕大赵恩威,那些赵国将领们对此自然也不会过分计较,更知近年来天王最喜此类胡部远夷来拜,因是便派人将他们护送南来。

    真正行入赵国境内,这些铁弗部使者们俱都大有感触,悉勿祁更是忍不住感慨道:“中国山水,实在至美。恨我生于荒蛮,不能常享此境安乐……”

    其实如今的幽州,也远远谈不上繁荣富足,此境本就不是诸夏之中排名前列的丰饶之地,过往这些年又是战乱不断,因是境域之中多有荒废。但即便如此,幽州的山川、气候环境也不是朔方那塞上苦寒之地可比的。

    沿途看到众多荒废的田野,这些铁弗部使者们私下里又忍不住感叹连连,乃至心疼不已。这些田野虽然荒废,但却草木茂盛,无论是用作放牧还是开垦耕种,都是绝佳所在,于塞上绝对是值得众多部族拼杀争抢的养息之地。

    可是在目下的幽州境域中,此一类的荒土却随处可见,连绵成片。那些铁弗部使者们私下里不免谈论:“那位大赵天王得自丰饶中国之地,却任由荒芜,不作牧耕,这实在是浪费了苍天的馈赠,如此冷落天意,只怕天命也未必能够长守啊……”

    这些边荒苦卒们骤临中国,特别是仅仅只是作为一个过客,尚还保持着一定的淳朴。可是当他们行入冀州境域内之后,人烟渐多,道路两侧还有众多的农奴屯户正在忙碌着春耕,行过许多渡津、城邑,所见大量的物货,才知中国之丰美,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尤其当他们看到那些护送他们的军士们一个个骄横无比,沿途勒索掳掠财货,少有人敢于拒绝,对于这种不劳而获的事迹更是充满了羡慕,恨不能以身代之。

    “如此怯懦不敢横眉争抢之民,竟能享此苍天独厚的丰美天地,这实在是天意的不公平!我族众勇力,俱都有如狼似虎的勇猛气概,只是因为短于见识,居然只能父父子子困于塞上荒土艰苦维生,实在是让人不能意平啊!那大赵天王,也不过只是区区胡种罢了,趁于中国失守先作发难,便能霸此天国享用不尽,我族为何不能?”

    悉勿祁私下里如此向族众们说道,他虽然入于中国日浅,不过走马观花的匆匆一览,但所见种种已经让他大受触动,甚至不愿再返回塞上那寒苦的边荒。

    其他族众们听到这话,也都连连点头:“咱们族中勇力连死都不惧,也向来不缺搏命的勇气,正该南来争命夺产,哪怕是身死此中,总也好过在边塞饥寒暴毙!”

    且不说这些铁弗部使者一路上心里转动起多少的念头,当他们抵达井陉石虎的王帐所在时,所受到的震惊不免更大。

    那浩浩荡荡连营几十里的庞大营盘比他们部族聚居的族地还要庞大,而营地之中出出入入的悍勇兵众们,随便拉出一支队伍,数量便远远胜过他们合族能战之众!

    “才力能驭十人,已经是人中长者。这位天王陛下,居然能够让如此万千之众都俯首听命,如果不是天命的加身,这怎么是人力能够做到的事情啊……”

    原本悉勿祁心底里还不乏自家也能争胜于中国的雄心,可是在看到赵国如此雄壮的军势,一时间也是震惊得瞠目结舌,与其那些随员们再也不敢有放肆之想。

    他们这些部落勇士,的确是不乏搏命的凶悍、勇气,但若与此等雄壮的大军为敌,那已经不是搏命,仅仅只是单纯的送命了!

    一众人行入营地后,一个个都乖顺的鹌鹑一般,顺从赵军的安排住进了一座还算宽敞的营舍,然后便是漫长的等待天王的接见。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见到其他或塞北、或漠南的远来表示臣服的胡部使者,才知他们这些人在那位河北霸主的石天王眼中,真的只是近乎蝼蚁一般的存在。

    这一次铁弗人的自我认知倒是不错,他们在石虎甚至在其麾下臣属们看来,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

    天王驾临北境,宣威远夷,前来投靠大大小小的胡部数不胜数,或是求取封授的虚荣,或是乞求赵国允许他们内附于边境存活。铁弗部在塞北或还可称得上是一方强大的势力,但到了这里之后,也实在半点特殊都显现不出来。

    要知道就连他们部族头顶的宗主代国,都仅仅只是赵国北境一个附庸罢了,他们妄想当面向石天王表示臣服并商讨军略,也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

    不过也幸在他们运气好,那些代表身份的符令交上去之后,因为有些敏感,难免撩拨到石虎的神经,想要看一看究竟是怎样胆大的汉赵余孽,居然敢持着旧国信物走入他的大营。

    因为这偶发的一念,这些铁弗人才避免了如旁人一般在营中等待接见,动辄数月乃至年余之久,提前受到了召见。

    悉勿祁战战兢兢行入王帐中,还未开口便先作五体投地的大礼参拜,他身为一个塞上边胡,也实在不知中国敬拜礼节如何。

    而这一点诚惶诚恐的笨拙落在石虎眼中,倒是让他心情略有好转,尤其这个悉勿祁体魄魁梧健壮,哪怕在胡虏之中都是颇为英拔的体格,这样的人颤抖着匍匐在地,自然让上位尊者更觉赏心悦目。

    于是石虎便也难得的温和,让人将这匈奴伧卒搀扶起来入坐席中,然后才问起此人来意。

    悉勿祁虽然生性粗鄙,但也谨记临行前其父教诲,唯以恭谨卑微应答,自陈来历种种。

    上首石虎听完之后,脸色陡然一沉冷哼道:“尔等塞胡既然臣服代主,自应谨遵代主号令,安守境土,为何又跋涉远行,入朕帐内作此奴婢姿态?”

    悉勿祁本就心情忐忑,听到石天王语调含怒,忙不迭由坐席中滚起匍匐再拜,颤声道:“卑奴生长边荒,也知大王天威如天日高悬。生人都有渴望,如那帐外虎豹莫大幸运能走出山林受大王饲食,畜生都愿悍勇服侍雄主,何况我们这些小具人性的边胡。代主只是漠南一朵乌云,映衬大王光辉,我们这些远地边胡才拜伏他,但心里也还渴望真正的天恩光照……”

    石虎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再让悉勿祁起身,望着他不乏欣赏:“塞胡中居然还有如此有见识的勇士,倒是让人惊喜。你将自身与我栅下虎豹比较,朕倒想见识一下二者优劣如何,奴儿敢不敢做一场较技?”

    悉勿祁听到这话后,先是微微错愕,片刻后才反应过来,额头上冷汗一收,沉声道:“只恐技艺粗鄙,冒犯了大王威严。”

    “朕是天日高悬,又怎会困扰伧奴的冒犯。”

    说话间,石虎便让帐下虎贲抬入一座宽大数丈的铁栅直接架设在大帐中,而后又让这个悉勿祁亲自去挑选搏击的猛兽。待见那悉勿祁并未避难择弱,而是挑选了一头体壮膘肥的黑熊,石虎兴致不免更加高昂。

    那悉勿祁拒绝了帐内武士送上的铁甲,只是挑选一柄尖刀并轻便的皮革护具,稍作准备之后便冲入了栅栏中。

    一番搏杀下来,那黑熊倒毙,而悉勿祁也是遍体鳞伤,一条腿更是被黑熊撕咬拍打得血肉模糊,几近折断。他也只是咬紧牙关的在坚持,先拒绝了医治伤势,趴在地上用嘴舔舐流淌在了帐内毛毡上的血渍,连连告罪该死,竟然玷污王帐。

    如此一来,石虎对这个悉勿祁不免更加的满意,直接大笑说道:“如此勇壮力士,实在不该埋没塞边。你此前呈送符令,那是前汉伪帝的矫授,朕本来该将你入罪处斩,但怜惜你的才力,本身又是疏远王法的塞奴,暂且恕你无罪。”

    悉勿祁闻言后又连连顿首谢恩,浑然不顾身上伤口血水横流。

    石虎爱惜这个塞奴的勇力并谦卑,非但不再追究前罪,反而直接在帐内授其牙门将衔,及后派人将他抬下去诊治一番,这才又召入帐内继续垂问来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