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251 陇胡代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月的天水,水草丰茂,山川秀美,动人之处不逊中州。

    过去长达大半年的对峙,令得陇上局势一直分外紧张,随着凉州军的撤出,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王师所驻扎的大本营上邽周边更有络绎不绝的人潮涌来。

    王师次第增兵陇上,最开始是沈云的奋武军作为主力,通过击败略阳的屠各王氏而打开局面。之后的几个月里,虽然一直与凉州军处于对峙状态,但一直都在连续不断的增兵陇上。

    到了眼下,王师在整个陇上所投入的兵力已经达到两万之众,除了奋武军精锐之外,便是庾曼之所率领的扶风王师。而庾曼之也受到行台正式任命,假节监秦州陇右诸军事并氐、羌诸胡事宜,作为王师在陇上的主将,正式开始了独当一面。

    “我军将士奋战陇道,遂成王师壮武之名,竟为蠢物得全势位!”

    收到行台的任命书令之后,沈云不免满腹的牢骚,如今他在陇上威名可是不小,结果最后全便宜了庾曼之。

    闻此忿声,庾曼之却不领情:“此境事务庞杂混乱,你道我想居镇此方?若是有的选,我倒想跟你调换一下,统率奋武精军四面逐功。不过看来行台诸公也知谁人才器高低,不敢将此方面重任轻许孟浪之徒!”

    彼此贬损多年,此类戏言自然不会当真。不过沈云也真的不羡慕庾曼之这个方面镇将的位置,因此前攻略陇上之功,他在陇事平定之后再积功勋得封县公。在整个关西战事中,是寥寥无几能与主帅桓宣并为一等大功的厚赏封授。

    近日频频以此吐槽庾曼之,也是因为受封县公之后,萧元东吃味不已,旬日之间连发数函言是沈云全凭他一手兴创的奋武精军才有了今日的大功封赏。这一类的负面情绪,沈云总要再寻一个人倾倒出来。

    行台这一代的年轻将领们,都已经渐渐由原本的少进成长为目下王师的中坚,越来越多的走上镇戍方面的位置。但这些方面镇将中,若轮到任务之艰巨、所面对的情况之复杂,毫无疑问庾曼之所接手的陇上是排在首位的。

    首先便是兵力方面,行台这些方面战区所安排的兵力,兵力最盛便是沈牧所坐镇的青兖,一线行伍并军府配额合共八万之众,乃是目下整个行台范围中仅次于荆州军的一镇。

    荆州军内部却还分成数部,而青兖方面则以沈牧为主,李闳、曹纳等老将则主要管理军府事宜,配合军事。可以说是原本徐州军的精华,俱都安排在了以泰山郡为中心的黄河下游战区。

    可是陇上这里,虽然看似有两万驻军,但奋武军并不归于庾曼之调度,最迟明年上半年便要撤回中州。而庾曼之手中真正可称主力的,主要还是两军六千余名原本的潼关守兵,至于其他的军队,主要还是在关中征发起来还未经过大战考验的新建府兵。

    后勤方面,陇上秦州与其他军镇也不可比较,枋头的谢艾背靠着整个豫州腹心,青兖的沈牧后方也是有着改制经营早已经成熟的徐州。

    可是陇上的后方,只有一个尚在营建的关中,还远未达到稳定产出的地步,而且关中这个大基地还并非只是供应陇上,关中北面的战事同样需要继续进行,未来一到两年内,还需要配合河东攻略并州。

    而在需要负担的任务上,首先自然是需要稳定陇上各方势力,之后不久便要继续用兵于陇南,攻打盘踞在武都的仇池国,以求早日能够与已经转任梁州刺史的毛宝部打开联系,沟通于汉中。

    诚然随着凉州军的撤出,陇上已经没有强大到足够威胁王师的势力,但并不意味着镇抚地方的任务就轻松。即便不言其他弱小实力,陇上目下最起码还存在着三股有串联可能、且一旦串联起来便拥有足以抗衡王师的力量。

    这三股力量便是陇上的晋人豪强,以及部落、人数众多的氐人和羌人势力。这其中晋人主要集中在陇西、天水等地,略阳是氐人的大本营,南安则主要聚集着羌人,还有一部分的河西鲜卑。

    如何平衡各方,将这几股力量镇抚于下、同时又能导为己用,这是非常考验镇将水平的。一旦处理不当,陇上都将再次陷入混战之中,更不必再谈南攻仇池国的对外战略。

    所以庾曼之这个位置真可谓一个苦差事,尽心尽力未必有功,可一旦松懈则必然有过。以至于沈云都笑侃其人,送给他一具铁荆棘的马鞭,叮嘱他平日闲来无事便给自己来几鞭子以作激励警醒。

    当然行台也不会任由庾曼之孤军奋战、智小负大,给他搭配了规模庞大的参谋团队,其中就包括早前跟随沈云上陇的杜弥等人,杜弥留任天水担任郡太守,主要负责统战与政务处理。

    而且行台给庾曼之开放的节权也非常大,林林总总二三十条,特别是在人事任命方面。由于陇上人情风物的复杂,除了征伐威慑之外,各种羁縻手段的运用也是重中之重,其中最主要的自然就是名爵的刺激。

    庾曼之节督陇上,手里拥有着非常灵活的举荐试守权力,太守、督护以下文武官员都可先行举任,试守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行台审核称职之后俱可转为正职。而在其他军镇,唯有枋头的谢艾有此权柄,甚至就连关中的桓宣都不具备。

    其实对于给庾曼之开放这么大的职权,行台还是不乏异议的,倒不是担心庾曼之籍此构建私门,而是担心他会在陇上这个王威久乏之地恩赏泛滥,致使陇民恃宠而骄。但大将军在小作权衡之后,还是决定授予庾曼之这样的职权。

    行台创建以来,因为务求章法制度的严谨,所以难免担负了一个寡恩吝赏的恶名,以至于许多时候都不能有效的团结地方势力。

    对于这一点,沈大将军也有足够坚持的理由,后汉三国乱世以降,是各种制度、礼法崩溃的时期。后来虽然天下一统于晋,但中朝那几十年的混账统治,破坏大于营建。

    之后肆虐北方的两赵作为胡人的政权,唯以暴虐震慑,杀伐、恩赏都流于泛滥,可以说在这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中,整个天下对于制度的庄严性都变得陌生起来。

    此前的沈大将军不是没有试过联结交好门阀世族的力量,以小圈子的力量去控制导向整个天下大势,但随着江东政变的发生,这种尝试也流于破产。也让沈哲子认识到这是一种因陋就简的权宜选择,但并非唯一的一条道路。

    他以厚积稳进之势,再加上行台所积累的制度建设能力,完全有能力通过强大的武力为保障一步一步进行制度的输出,而关中的攻略经营便是这种思路的践行。在没有获得地方势力的广泛拥戴情况下,行台是有力量收复关中并且恢复各种制度建设的。

    可是陇上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胡人的力量太繁荣,而且跟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冒出。想要求于完全的制度建设,绝非短期之功,必须集结一个庞大帝国的精力进行长期持久的驯良与教化。

    而这一客观条件,是目下的行台所不具备的。所以各种羁縻的手段,是当下所需要的。威慑为先,辅以恩赏,并不强求与关中一般、一步到位的制度建设,若是各种政章、刑令输入太猛,难免要激发起陇上晋民豪强的抵触。

    行出门去都是磊落豪杰,关上门来才会算计得失。虽然王师上陇立稳,陇士们的响应追从居功甚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如渴慕甘霖的久旱禾苗,对于一切王命都会热烈响应。

    此前行台在于凉州交涉过程中态度强硬,一方面自然是为了逼迫凉州做出更大让步,另一方面也是人为的拖长这段对峙期,在诸事未定、陇上气氛仍然紧张的情况下,加紧向陇上调集力量。

    若是双方早早谈妥商定,没有了这种两强对峙的紧张气氛予以压制,陇士们未必乐见王师在陇上集结太强的力量。他们虽然借势于王师,但心里也绷着一根提防王师喧宾夺主的线。

    全面打压陇士,极不利于陇上战略地位的确立,也不利于陇上乃至于河西的长久经营。晋人在陇上本就处于弱势,这些晋人豪强门户一个个近似胡人海洋中的孤岛,王命大义的存在,让这些孤岛有了联结起来的可能。

    可若王命势大凌人,过分伤害到他们的门户利益,也不排除这些人疏远王命、与胡人力量沆瀣一气的可能。原本历史上氐、羌的次第崛起,便有着这种合作的存在。这些陇士的存在,便是日后长久经营、彻底归化陇右的火种。

    同样的,陇上势大的氐、羌胡族,也不可一味的强求杀光。暂且不论这当中的损失消耗,即便是杀光这些氐羌,目下的行台也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力去充实地边。

    杀光这些胡众,他们所空出来的生存空间如果不能尽快充实利用起来,只会便宜其他的杂胡势力,让他们得以继承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从而得以壮大起来继续为祸。

    比如历史上前秦覆灭,所谓胡亡氐乱,汉人在陕西真正接收的成果相当有限,反倒是一直作为小弟弟的河西鲜卑几部在之后的历史中分外活跃,争抢前秦、后秦遗留下的资本。

    另有如今聚居在黄河上游的慕容别部鲜卑吐谷浑,在当下杂胡中都是一个孙子的存在,谁都可以踹上几脚。可是随着陇上其他势力渐次消亡,吐谷浑越来越壮大,到了隋唐时期更成为陇右河西屈指可数的大势力。其生命力之顽强,较之其本家辽东慕容氏甚至还要出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