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189 羯军奋力

1189 羯军奋力

        沈牧所言独掌三州军务,其实也是夸大其辞。他目下所镇守泰山郡,本来就是三州之内唯一形胜制高所在,境域之内也有数路王师犄角拱卫。

        对于各路人马,沈牧也只有临时的督调权比如石赵大军南掠青州的时候,平常时节也只是各司其事,并没有明确的上下从属。

        当然这么吹嘘也不是全无依据,毕竟青州所在黄河下游本来就是一个独立战区,一旦在这战区内发生战事,沈牧便是首要的负责人。从这一点而言,镇守潼关的谢奕的确是稍逊沈牧一筹。

        其实王师各边戍将领,权力最大还是枋头的谢艾。即便不以军力而论,谢艾本身便常用假节,有着独立的征讨权,可以随时向河北发动进攻而无需再等待行台批示。这既是出于实际的需要,也是行台对谢艾的能力足够认可。

        当然损友互贬起来,又哪里会在意这些细节,事实就是目下的沈牧的确就是同辈之中第一人,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尚还有几分矜持,在谢奕等人面前自然就没有了这些讲究,尤其被耍弄了整整一天满怀忿念的情况下,夜中几人抵足同眠,整个营舍中仍然充斥着沈牧对其他两人的冷嘲热讽。

        王师休整野练,行止本就随意,只要能够完成规定的野练任务,繁简都由主将安排。谢奕之所以要将部伍拉出旧洛军城驻在偃师,也是因为知道沈牧会在近日入洛述职。几人互相贬损起来,虽然不留余地,但出生入死、共作患难的情谊也是匪浅。

        第三天,虎牢的汇报便也抵达了洛阳,沈牧已经入关的消息便次第传开,所以从午后便陆续有相识旧友往北邙山坡所在的军营中前往欢迎。

        沈牧站在辕门外,亲自迎接前来迎接他的这些友人,笑得后槽牙都若隐若现。

        眼见诸多良友远出相迎,昨夜在谢奕军中所受满腹怨气已是荡然无存,咧着嘴拍拍站在他身后、眼角隐有乌青的沈云,大笑道:“谢无奕那蠢物只道故作冷待便能抹杀我于世中所积人望,今日你便瞪大眼细观你家阿兄令誉岂是虚置!我是不太热衷这些迎送虚礼,你也要以长兄为标榜,不要过分耽迷喧闹,安心任事,殊功既得,礼赞自来!”

        沈云听到这掩饰不住的卖弄,嘴角几乎都耷拉到下巴之下以示不屑,同时冷笑道:“往年你不离镇,无非担心那些浮浪事迹传及四方,为亲长训斥罢了。”

        沈牧闻言后,脸上便闪过一丝尴尬,只是还未及反驳,另一侧又有十数人结伴而来,为首者乃是纪友并同样归洛休整的萧元东。

        眼见这些人行来,沈牧更是笑逐颜开,大步迎上去且先不理其他人,远远便对纪友拱手道:“我今次归洛,本来就心念定要过府拜望,不意还未入城,竟劳亲翁远出来迎,实在是太客气了。”

        纪友脸色本就算不上好,听到这话后更是面皮一黑,下马后稍作拱手,也不说其他。

        另一侧萧元东看到这一幕却是大笑起来,指着沈牧说道:“这亲约如何得来,你难道还不清楚?纪文学早已经是懊恼得肝肠寸断,你偏还要在人前宣说。”

        这话一出口,周遭一些熟知内情者俱都哄然大笑。沈、纪两家结谊于早年纪国老授经沈大将军,及后多年来也都是守望相助。依照当下世风而言,两家子女论婚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沈牧的儿子与纪友家中小娘也是差不多时间抱得。

        其实早在当年,两家亲长便有结亲的意向,不过当时两家小儿俱都年幼,也就押后再议。苏峻之乱后,沈牧在乱中多有收纳失节娘子,虽然用心是善,可也因此得了一个好色孟浪之名。

        声名最为狼藉那段日子里,沈牧也担心他这恶名或会累及儿子,约定几个损友将纪友约出灌醉,趁机签下婚书敲定此事。虽然言是游戏,但以两家各自声誉,自然也不会再有什么出尔反尔的反悔。

        被损友提及这些年幼荒唐,且不说纪友脸色更黑,沈牧一时间也是略有赧颜,哈哈一笑道:“遍观此世,父母心迹才是至纯。我庭下儿女环绕成群,虽然都是年幼,但念及日后配适如何,也实在让人忧愁。当中苦乐,实在不是你等血嗣尚薄者能知。”

        这话讲出来,便有些犯了众怒。当然众人都是正值壮年,倒也不会因此伤怀,但是听到沈牧所言儿女成群之言,也的确都充满了羡慕。

        在场众人,大多而立盛年,虽然各自任事繁忙,但也不至于忙得连生孩子的时间都没有。比如纪友已是三子二女,萧元东要少一些,也已经二女一子,就连沈云眼下也已经是儿女双全。但众人之中,抛开沈牧不提,哪怕儿女最多的谢奕,眼下也不过六子二女,二子早夭,但也仍有四子二女。

        沈牧敢放如此豪言,那是有着十足底气的。这老小子儿子便有十三个,女儿也有五个,而且生产速度也丝毫没有要降下来的趋势,单单镇守青州这三年内便添了五子二女。

        从这一点而言,他评价众人血嗣尚薄,真是让人没有办法反驳。

        这么多的儿女,即便是时下难免夭损,但日后婚配如何,也的确需要早作打算。毕竟如今的沈家不同往年,能够与其家攀亲结谊的人家也非俯拾皆是。这么一想,沈牧此前以非常计先敲定一桩婚事倒也情有可原。

        只是看纪友那个模样,很明显对沈牧还没有原谅。

        且不说旁人如何哄笑,沈牧对纪友这个亲翁那是十足的重视,一路陪同行入那空荡荡营地里被单独隔出的一片待客区域,也并不以纪友一路的冷脸为意,笑呵呵道:“这些年,真是有劳亲翁教养我家阿奴,那小子若有忤逆事迹,也请亲翁不要顾忌与我情面,直接拳脚教训就好。”

        沈牧虽然生得多,但却是典型的管生不管养,大概沈家家长们对他的教养能力也都不抱信心。所以除了青州镇内还年幼的几个庶出之外,其余嫡庶儿女俱由父亲并贤妻教养。

        至于长子沈基,则干脆就寄养在了其丈人家里,到如今已经十几岁,早在他丈人纪友的张罗下开始进学。

        “阿奴笃静知礼,诗书早学,幸在不肖其父。反在家门劣长,少知羞耻,让人扼腕。”

        纪友不爽这门亲事,倒不是对自家婿子不满,主要还是不爽沈牧。相反的,他对这个婿子尽心处还要甚于自家儿辈,无论教养可谓尽力,大概也是憋着一股气让这桩荒唐立约的婚事不再为人所笑。

        此刻听到沈牧还是如此恬不知耻,纪友便冷笑说道。

        沈牧闻言后更觉讪讪,念及纪友为他教养儿子的情谊,纵有羞恼也都不好发作,更何况他本来就理亏。他在青州这几年多出那些儿女可不是单靠自己就能生出,自然也是因为家中又广添妾侍。

        如今的吴兴沈氏本就势如骄阳,更何况沈牧除了沈氏嫡近之外,还是行台执掌方面战区的重将,如此出身地位,想不让人用心奉迎都难。而且青兖徐之间乡势也还未彻底荡平,那些乡境豪强观风落筹,主意难免打到沈牧身上来。

        沈氏豪富,天下闻名,行台势大,宇内皆知。身载这两重代表,沈牧就算是没有什么趣致爱好,也要被那些蜂拥环绕的乡境豪强们寻觅出一点缝隙来,更何况他好色之名又是那么的为人所知,可想而知那些人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表达对行台和沈家的敬服。

        如此一来,沈牧色名之著自然更加彰显,难免常常为人提及,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不耻还是羡慕。

        但从沈牧而言,他也并非全为私欲,羯国于邺城周边连连受挫之后,用兵重心也发生了偏移,经常会有规模不大的羯军由黄河下游暗渡驰入青州为祸。王师虽然势大,但若论及对乡土的掌控,终究不及那些乡野之间的乡宗豪强,与他们之间保持一个融洽的关系很有必要。

        若沈牧表现的油盐不进,威严是保住了,但也难免会让人怯懦不敢亲近。一定程度的和睦往来也是时势所需,更何况这些往来对沈牧而言也的确是乐在其中。

        能与沈牧交好者,自然多是武人,凑在一起小叙别情之后,接下来所言诸多自然都是军事。

        虽然眼下行台重点在于西征关中,但众人也都知关中虽然形势杂乱,但却乏甚能够统率群豪的独大一方,所以接下来的关中战事真正有烈度的也并不多。所以西征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定乱兴治,军事并不占绝对地位。

        对于王师而言,最大的敌人还是河北的羯赵,而未来的北伐之战也才是真正能供他们扬名立功的大战场。沈牧正是青州方面主帅,这些年来与羯国作战经验也是非常的丰富。

        所以各自坐定之后,众人不免又向沈牧多多讨教羯国目下翔实。沈劲、桓豁等人眼下仍在洛阳休养,今次集会同样有份出席,他们从军还在后,乏甚与羯国正面厮杀的经验,听到席中讨论起这个问题来,自然也都竖起耳朵仔细听。

        “近年来,羯国也是虚态坦陈。且不说枋头谢使君将邺地目作栅下荒田,频频用兵耕垦。单单青兖之际,羯众虽然屡有渡河南侵,但也都乏甚督统征讨的大略,更多还是一群荒急卒众流窜求食,难成大患。”

        沈牧讲到这里,脸色又郑重几分:“但这些迹象,都是大势强弱有差。对于真正阵列迎战,诸位也不可以此而作小觑。世龙本就流寇窜起,以星火骤成燎原,季龙深受传教,于此也多精擅,其众呼啸如蝗,稍加势便,则就可糜烂成灾。其麾下也不乏犬牙悍卒,如孽子石邃、石宣等,俱都狼窟啖血禽兽之种,张豺、李农之类……”

        沈牧个人作风问题虽然不小,但论及军务却不会乱开玩笑,对于羯国种种也都多有警惕:“部伍之内精勇与否暂且不论,王师所长械用,近年来羯国也多有穷追姿态。早前季龙穷尽国用,普选悍勇编造精锐,以龙骧为号,其众人马具甲、黑槊为器……”

        众人听到这话,也都忍不住重视起来。其实兵员素质方面,两国并无太大差异,王师胜就胜在精械,所以哪怕两军阵列为战,他们对羯国兵众也有着极大的心理优越感。可是听到沈牧讲起羯国这个所谓的黑槊龙骧军于军备方面与王师最精锐的四军都不逊色多少,自然也留心起来。

        讲到这些,萧元东便也插口讲解起来。他此前统领行台四军中的奋武军,不同于寻常将领驻扎固定区域,常常周转作战,所以对于羯国一些新军状况也都有耳闻,甚至还不乏对战经历。

        虽然眼下石虎只得残破河北,但河北也是多有精华,其人开始专注打造精军,或许一时间追不上王师多年以来的积累,但声势也是不小。

        近年来建制的新军除了那个所谓黑槊龙骧之外,还有其子石邃所组建的东宫力士据说都是能够徒手力搏狮虎的勇士。除此之外,还有上白乞活余部组建起的敢死营以及许多杂胡力士所组建起来的天王六卫。

        光听名气,一个个就杀气十足。而这些新成编制的军队,有的已经出现在河北战场,有的则一直在北方讨伐鲜卑等胡部,单单表现出的战斗力而言,要远远强于此前羯国徒得势众的旧军。

        一番谈论之后,众人对于羯国目下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充分的认识。过去这些年,王师实力虽然一直在激增,但北方的羯国也并没有就此停滞不前。各种制度并元气的恢复暂且不论,最起码在军力方面,羯国仍然是深有可观。

        了解到真正的敌人实力如何后,众将们也才能更加体会大将军何以要先剪除侧翼的威胁之后,才会专注用兵河北。羯国仍然具有着可观的力量,很难奢求一战而定。

        若是王师主力贸然北上被纠缠于河北热斗正酣之际,侧翼隐患陡然爆发出来,难免顾此失彼,两面俱都不得从容。

        眼下的形势,石虎纵然还有一些实力,但也不敢孤注一掷、举国南来作战。趁着彼此忌惮之际,各自发力于边扫荡那些观望的隐患势力,等到完全得于从容再决战河北,这正是目下南北俱都采取的战略。

        众人在邙山上相会一场,随着行台召令抵达虎牢,沈牧所部军士得以行入关内,于是便也不再久留于外,浩浩荡荡起行往洛阳而去。

        抵达洛阳城外后,军士们俱都行入旧洛军城安顿下来,沈牧也辞别友人直往行台复命,而后才又往近侧大将军府而去。

        得知伯父沈充并许多家人俱都北上过年,沈牧也存了一份小心,询问周遭家人得知今次老父并未随行,这才松了一口气,施施然策马行往大将军府。

        府前自然又是一众家人久候欢迎,沈牧在一众家人簇拥下行入府内,待入中庭陡然发现身边家人急剧减少,转头一瞧便见沈哲子、沈云、沈劲等几人都站在一侧阁楼窗前不乏期待的望过来。

        眼见此幕,他心中警兆陡生,连忙转头大喊道:“真是忙里出错,差点忘了还与纪文学有约……”

        “哪里走!”

        一声断喝响起,沈牧膝窝一软,侧首望去,只见自家老爹沈克正从侧廊冲出,手中持着一杆黝黑的木杖向他砸来。

        “叔父早过天命之年,奋进之际仍能虎虎生风、霸气测漏,往年常困家事之内不得从戎尽用,也真是虚置其才,否则哪容儿辈独秀在外啊!”

        沈哲子站在阁楼上,看着沈牧被二叔挥杖抽打得抱头鼠窜,不免感慨说道,更觉他家这个武宗之名不是平白得来,的确底蕴深厚。

        沈云并沈劲在旁闻言后俱都连连点头,尤其沈云昨日便先遭毒手,这会儿听到沈牧嚎叫声更是欢畅不已,又不忘拍沈哲子一句马屁:“阿兄你嘱家人隐瞒伯父声讯将他诱入家门,也是存念家丑闭在庭内自决。若是棍杖施用庭外,二兄肯定更加颜面无存啊,希望他之后能体会这番苦心。”

        沈劲原本还在傻乐,听到这番对答后不免愕然,旋即便感慨自己还是太年轻,于腹黑并逢迎之道终究还是差了几分造诣。

  https://www.65ws.com/a/70/70150/37529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