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172 兄弟反目

1172 兄弟反目

        武关的战事烈度虽然较之华阴要高一些,但也实在有限。

        有了大将军炮这一强大杀器坐镇战场,在当下这一阶段根本就是无解,任何敌人在面对如此强械的打击之下,也都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诚然武关的守军战斗力较之弘农乡徒那样的乌合之众要强得多,但大部分战备都集中于关墙上,可是在大将军炮的火力覆盖之下,关墙上已经成为生人勿近的禁区。

        一方是猝不及防的惶恐之众,另一方则是锐气正盛、勇进争功的襄阳将士,战争最终结果如何也是可以想见。

        整场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襄阳将士们基本上便将敌军彻底逐杀出了武关关城。大量败卒溃走郊野,而后又在襄阳军穷追不舍的逐杀中将后路几座营防次第冲垮!

        襄阳军势如破竹,虽然战前也没有进行充分的休整,但如此所向披靡的战况足以刺激得将士们潜力完全爆发出来,攻克武关之后又连拔敌军七八座营垒。

        一直战斗到武关周边已经再无成建制的敌军踪迹出现,各路追军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怀着亢奋的心情返回武关休养。

        傍晚时分,桓宣的中军大帐便进入到了武关关城中,各类战果稍作清点,就连桓宣这一百战宿将都是忍不住的眉开眼笑。如此大胜,简直是他从戎以来都没有过的经历。

        敌军溃败过于仓促,城中大量的资械物用都没有来得及进行收捡,除了此前关城内的混乱缠斗遗失部分之外,剩下的几乎尽数被襄阳军队所接受。

        虽然郭敬所部盘踞上洛,处境谈不上好,但是武关作为上洛门户,如此重防要塞,也是囤积了大量的物货军资以供坚守之用。此境守卒足足近万之众,一战而溃,甚至没有进行什么对峙的消耗,所以战获也实在是丰厚异常,足以支撑大军下一步的军事攻伐。

        为了保证将士们能够拥有充足的体力来进行下一步的战事,军队进入关城之后,桓宣甚至没有安排士卒修葺已经破损严重的关城城墙。在见识到大将军炮强大的攻伐威力后,敌军俱已被杀得胆寒,关墙修葺与否已经并不太大。

        所以桓宣只是保留了基本的防卫,而后便以缴获的军资大飨军士,安排将士们入宿休整,同时命人快马传讯后继军队抛弃辎重,加速行军。

        武关被攻克的消息传回后方,襄阳一众将领们也都是大感诧异,此前他们还觉得如武关这样的要塞重地,必须要以大军深困、甚至还要搭配以后路突袭,使其腹背受敌才有拿下的可能。

        可是现在前路中军不过刚刚抵达境中,旋即便传回雄关已经被拿下的消息,实在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虽然无缘亲眼见证大将军炮的雄威,但稍加思忖也能略作想象前路人马是怎样的壮势。

        所以甚至无需主将桓宣再作军令催促,各路人马俱都极有默契的放弃了随军的辎重,全速向武关所在开拔而去,那种积极的态度,较之早前由襄阳开赴南阳时的拖沓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到了后半夜时分,各路人马已经次第集结于武关关城之外,这一挺进的速度甚至就连桓宣这个主将都大感吃惊,怀疑这还是不是此前他所熟知的襄阳军队?

        不过桓宣再怎么吃惊,都不如那些后续赶到武关的将士们的惊讶高。借着微薄晨曦,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关墙上下并关城内外所残留的战斗痕迹,由此推想昨日战斗是怎样的气势如虹,一个个心思难免更加热切。

        “如此壮势大胜,正宜奋勇出击收功!末将等愿为继力,突进杀敌!”

        受此激励鼓舞,后路将领们不顾连夜赶路的疲惫,俱都冲到桓宣帐下争取出战机会。

        桓宣看到这一幕,心情也是感慨有加,尤其念及襄阳征发时众将百般推脱、懒于应征的姿态,与当下这种渴求出战的表现简直对比鲜明。

        但士气如此振奋可用,这也令桓宣大感欣慰,上下俱都如此渴功求战,可以想见襄阳未来彻底纳入行台管制之下将会变得更加顺利。

        不过桓宣也非年少孟浪之辈,并没有因为一时得胜而有忘形,一方面安排各路人马小作休养,一方面又派人飞骑传告北路的沈大将军,请示下一步该要如何行动。

        北面的消息几乎在同时间抵达,沈大将军已经壮入弘农,且其余王师精军已经沿着渭水继续向西出击。沈大将军给予襄阳军的指示也很简单,就是继续出击,勿作保留,要在最短时间内扩大战果,务求将郭敬所部人马全灭于三辅之外!

        收到这一军令,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待到将士们气力稍作恢复,桓宣便又将各路人马稍作整合,分作前中后三路人马阶梯以进,直接向武关西面杀去。

        武关之后便再无险峻山川,但也并不意味着全无阻止,胡军仍有大量分散于郊野各自戍防,但在防守方面意义并不大,更主要的还是分散于郊野各自就食一方。

        郭春昨日率领一部分溃卒逃出武关之后,便直向西面的上洛大本营而去,沿途虽然也在分遣将士向各路驻军通告,但在那样混乱危急的情况下,军情传递效果如何也实在不可高估。

        其部驻军摊子铺开太大,基本上除了逃亡这一线上知晓军情战况危急,放弃营垒跟随郭春退回上洛之外,其他更远处的军队甚至都还不清楚武关已经失守。

        武关乃是郭敬重点经营的门户要塞,这一点各路人马也都尽知,他们对武关的防守还是颇有信心,就算是不守也会对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但却没想到武关攻破竟然如此猝然,所以当浩浩荡荡的襄阳军出现在其戍堡外时,许多敌军将士根本就全无防备,甚至有的戍堡士卒还在郊野游猎捕食,而后便陷入了猛烈的攻势、惨痛的打击中。

        如此战斗,战况如何已经无甚悬念,上洛东南区域这一片郊野中,无论是胡军的一些驻点营戍还是地方上的乡宗坞壁,几乎全无招架之力,接连被攻破拔除。

        很快,襄阳军单单由各方收服来的投降战俘便达近万之众,至于斩首更是不可胜数。为了保证如此锐猛的进攻节奏,桓宣也只能沿途小作分兵,将这些俘虏们分别监押起来,等待后路军士逐次收编。

        上洛本身便是由京兆拆分立治,所以距离三辅已经非常的近了。郭敬所部的人马虽然大量的分散郊野就食,但在上洛郡治的大本营中日常也是保持着近万卒众。

        原本弘农郡境之外设伏无功,甚至迫于追兵穷追而不得不放弃掉郭敬这个主将,郭时已是心恨欲死,当再听到武关失守的消息后,其内心震撼之大已是不可想象!

        “武关所在,乃我军重守门户,军资士力半集彼处,结果却被你一战丧尽!你不烈战死守于彼,怎么还有面目返回!”

        眼见到郭春残部狼狈退回上洛,郭时已是目眦尽裂,恨不得将郭春直接斩杀于前。武关失守与否还在其次,最令郭时感到心痛的还是丢弃在那关城中的大量物资。

        他们这些残部驻守上洛,本身便乏甚生产,全凭搜罗掳掠方能积攒下一些家底,这是维持他们大军不散的最大依仗,结果却被郭春完全丢弃在外,而武关这一寄予厚望的门户也没能守得住。

        “你还有面目来指责我?伯父爱你,视若己出,你却怯于敌势将伯父抛弃在外,绝情至此令人发指!”

        面对郭时的呵责,郭春也是振振有词,相较而言他追随郭敬转战此方更久,但却被郭时后来居上为伯父臂膀之助,心内早存忿怨,在得知郭敬已经被擒之后,顿时便完全的爆发出来。

        “难道你要在此刻与我见个生死?”

        眼见郭春手按佩刀,郭时一时间也是瞪大了眼,心情变得更加暴躁。

        “我虽然不会在此刻与你内讧助贼,但你也休想再来指令我!”

        郭春久随伯父在军,身边自有一批拥趸,眼下兄弟不能相容,军帐中也有相当一批将领们站在了郭春身后。

        “你既然自言伯父重任予你,我也不与你做争夺。但眼下上洛是否能守还在两可,必须打开三辅道途供我后路无忧。我自引众铺设后路,至于伯父留下这基业能否守住,便看你临危受命、能不能抗此重任!”

        郭春说完后,当即便气势汹汹退出军帐,而他的一些拥趸们见状便也追随而出。甚至有的人根本也不太信服郭春,仅仅只是因为察知局势不妙,不愿留下来殿后阻拦晋军王师的虎狼精锐,便也追随而出。

        “劣子,劣子……”

        郭时眼见这一幕,一时间也是愤怒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眼下上洛边防俱已告破,晋军两路雄师各如尖刀一般直插上洛腹心,情况本就危急万分,若能同心协力或还能有一线生机,可是现在郭春竟然与他翻脸决裂,这样让郭时明白上洛已是难守。

        “传我号令,各路集结中军,我等晋中勇卒便于此中与贼军决一死战!”

        挣扎良久,郭时最终还是没有下定狠心诛杀郭春,而且眼下谋退三辅也的确是生机之一,即便没有郭春跳出,其他各部将们大多也心怀此念。就算他厉念诛杀郭春,但诚如郭春所言,他坐望伯父郭敬陷入敌阵,也是人望大失,难以统合众力、笼络人心。

        他一想到伯父在他亲眼所见中为敌军所擒,便心痛欲死,更加不愿再丧家之犬一样向后逃窜,决意于此向敌军示以壮烈,洗刷自己不孝绝情之名!

  https://www.65ws.com/a/70/70150/35392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