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080 冲入州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腊月朔日,沈充自曲阿返回建康,并紧急传告沈恪、任球等为数不多仍然留在建康的族人、亲信等速来都南别业相见。

    “自冬月上旬开始,类似恶事已经发生九起,受害者俱为我吴中乡人,都是趁着年关在即打算归走乡土。受害地主要集中在句容、义兴、长城等地之间,凡受所掠,无有幸免,财货俱失。迄今而止,已有近千人遇害,所失财物逾余两千万之多……”

    在都南别业汇聚之后,沈恪便直接汇报近来所整理的讯息。

    沈充听到这里,脸色已是变得极为难看,一脚踢在了面前小案上,那桌案直接翻滚下堂中,破损于地,显示出他眼下心情之恶劣:“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发生这么严重恶事,怎么现在才来回报?”

    任球负责京畿周边的情报收集,情知自己失职,忙不迭起身稍作解释:“因为事发多在旷野偏途,人迹罕至,一直等到第四起案发,才有当地乡人次第察觉。但当时也只道是孤例,仅只通告各地县府。而且那些遇害人众大多不是惯行商旅,身份难作详查。一直频有案发,其中相通处才得以凸显,得知乃是有人刻意追猎吴兴乡众……”

    虽然都内情报网打造年久,但也主要集中在近畿所在人烟稠密的地方,像是案发所在地多数都是荒野,连人都很少见,自然不可能完全覆盖。

    而且案发并非集中一时一地,遇害者多是最普通不过的行脚商旅,眼下都中人力主要还是盯住一些重要的目标,对于这些寻常乡众自然乏甚关注力度。

    等到确定被针对时,已经案发六七起,而事后又接连有两处更加偏僻的案发地点被发现。所以当他们警觉起来,警告吴兴乡众近期不要随便出都时,已经发生的罪案便达到了九起之多。这还仅仅只是已经发现的,至于更加荒僻所在仍在迅速进行排查。

    虽然原因诸多,但任球也知这么多人命丧生绝非区区失职能够补救,因此他索性直接拜倒:“属下情知罪大,不敢奢求宽恕。但唯今之计,还是要尽快勒令乡众不得随意出都远行。此前虽然略有通告,但得讯者仅限数家,另有更多乡众实在难于尽数通告,也实在难于完全约束起来。”

    “未作广告是对的,若是此事漫及所有乡众,群情将更加忧恐,只怕离都之势将更加汹涌难遏,届时就算想要提防都无从追索。”

    钱凤在席中沉声说道,吴中乡人尤其是吴兴人在建康的实在是太多,一些相好的乡户人家还倒罢了,能够自控得住,最怕是那些不知险恶的普通乡人若是得知吴兴人正在被疯狂猎杀,所引起的恐慌将会不可想象,极有可能爆发出控制不住的归乡浪潮。

    毕竟危难来临时,太多人根本没有理智判断哪里最安全,最倾向的选择就是返回家乡龟缩起来。

    所以通告实情、告诫乡众警惕乃是下策,想要解决问题,最重要的还是根本上追查出究竟什么人在针对吴兴人,痛击凶手。

    沈充稍作沉吟后,认可了钱凤的看法:“近畿频有恶事发生,难免会令都内人情悸动,这不该是台中阴为。历阳呢?琅琊呢?这两地可有异动?”

    听到这问题,任球脸色又难看几分,他手中人手铺设在都内各方包括近畿要津倒还足用,但若想完全监察这两地动静,还是力有未逮。只要不是发生什么大规模的异动,比如化整为零的潜出,而后再在隐蔽地方整合起来,便可相当大的机会避开耳目。

    而且通过那些案发地点的搜索,可以发现几乎都是一边倒的屠杀,事后留下的痕迹也都非常细微,可见行凶者顶多数百人的精锐队伍,不可能是大举的出动。

    就算不谈历阳,单单琅琊郡虽然只是侨置,但也是广及两县之地。要知道就连围困一座城池都需要数万人之多,想要将两县的面积所有出入通道完全监控起来,那是不可能做到的。更何况琅琊乡土侨民盘踞,排外性极为严重,许多乡土细节也很难搜集上来。

    不待任球回答,沈充也意识到这当中的难度,不免恨恨道:“任君你要记住,若真有日大事爆发,琅琊侨郡这伧窝我一定要将之铲除!”

    虽然没有具体证据指向,但从情理分析也知最大嫌疑是谁,沈充当即便忿声道:“琅琊郡外广散耳目,一旦发现王氏直系族亲出入,即刻擒下,生死勿论!还有西、南各处津渡,凡有异样货流指向历阳,即刻安排人力择地袭杀!传告乡人,凡有离都必须大队集行,我家也要派人沿途护卫,绝不许乡人再被害途中。另通告沿途各乡户沿途补助,哪一家乡境再有恶事发生,我让他们偿命!”

    “保护乡众诚是当务之急,但若分众过甚,只怕这正落对方网中啊!”

    钱凤听到沈充诸多安排,又在一侧提醒道。

    “这件事我当然明白,不独我家要派甲众护从,台中也不能置身事外!近畿所在居然爆发此等恶事,那些伧狗蠢物难道还能假作无事?若真如此,来日他们各自家院被强众潜入割首悬梁也未可期!”

    这件事的确触及到了沈充的底线,虽然各方暗斗彼此各施手段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但若直接针对手无寸铁的寻常无辜乡众,那实在暴行令人发指:“给我召集部从,准备车驾,我先前往州城。”

    扬州州城位于建康西市偏北位置,眼下名义上的刺史刘超还留在京府没有入都,因此主持州城事务的乃是别驾梅陶,也就是原本王导担任司徒时候的长史。

    梅陶这个人,清声不彰,但胜在勤恳,所以就任以来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州城处理扬州各郡之间上交的事务。但一味的勤恳却没有章法,未必就是好事,往年担任王导掾属的时候,因为有着王导的指点,梅陶还能胜任。

    可是现在错综复杂的台内构架,让他头上甚至没有了直接从属的主官,所以近来梅陶也是颇有越忙越乱的局促感,只是勉强维持。

    近畿所在屡有劫案发生,这件事梅陶也知道,只是并没有敏感的将之与什么阴谋连接起来,除了告令各郡县谨慎防贼之外,也向台城陈策希望能够调拨一部分宿卫在郡野做一番警戒搜查。

    做好了自己的份内之事,梅陶也并未再就此保持持续的关注,精力很快就被别的事务所占据。

    所以当门下通传言是司空沈充前来州府时,梅陶还有一些疑惑,不明白沈充为何上门。但既然人都已经到了州城也不好不见,于是梅陶便吩咐属官且先代替自己稍作接待,待他忙完手头事务便亲自前往接待。

    可是话音未落,门外便有嘈杂声响起,梅陶皱眉望去,便见沈充披挂甲胄昂然入室,身后跟着几十名体型魁梧的护卫,再更后方则是一群神态仓皇不已的州府属官并卫队。

    “司、司空这是要……”

    眼见这一幕,梅陶额头顿时冷汗隐现,他也知目下各方角力已经到了极为关键时刻,沈充突然这幅态度来到州城,让他想不想歪都难。

    “打扰别驾,不过我有急情报备,不得不暂从权宜。”

    沈充入室后正眼都不望向梅陶,直接坐到最里侧左右俱有遮蔽的一个座位中,而后才望向一脸急色的梅陶,冷声道:“我听到一些风传,言是一群凶徒将要潜入都内,意在刺杀台内诸公群辅,事发在即,不敢怠慢,因此才来相告。”

    你不会就是那群凶徒首领吧?

    梅陶看到沈充身畔一众神色肃杀的护卫,心内稍作腹诽,同时心弦也骤然绷紧,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不知司空何处得讯,是否查实?”

    “怎么不可能?近畿所在便有流寇游荡,频频制造杀戮,已有上千乡众遇害,或许就是这群凶徒厉胆难遏,将要刺杀台辅也未可知。至于是否属实,这难道不是你们州府该要担负的责任,又何必问我?”

    听到沈充这番抢白,梅陶张张嘴,只觉无言以对。不过他也不蠢,很快便从沈充话语中意识到其人前来报案是假,为近来畿外一些凶案是真。

    想到这里,梅陶额间又有冷汗涌出,这件事他早已经忘在脑后,却没想到居然引出都内公认最麻烦的这尊大神。

    “司空请稍待片刻,我这便命人前往检索……”

    “就在此处吧,还有,眼下凶案尚是其次,我所言台辅遇刺之危才是紧要,别驾觉得若真恶事爆发,是你州府能理?你还不尽快上报台中?”

    沈充话音未落,其部众便隐隐移到门窗附近,隔绝内外。

    看到这一幕,梅陶才明白他算是被挟持了,心中惊惧同时,也只得按照沈充指示,赶紧伏案疾书,将沈充所言抄录在册,而后命人迅速送往台城。

    沈充安然在座,静候台城给予回应。

    他虽然已是盛怒,但也没有失去理智,并不能确定这件事当中究竟有无台辅涉入其中,若真有台辅参与针对吴兴乡人的话,他若轻率入台将很难再从容离开。

    而州城地近西市,正是都内人烟最稠密所在,一旦台辅悍然下令围打州城,他早有部众散在西市,届时鼓噪而起,西市必然大乱,他也能趁乱出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