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056 山河表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安地处洛阳西北,也是崤函古道的,自此向西,一路过渑池、越崤岭、穿函谷,直叩潼关,便可达于天府雄国的关中。

    去年王师收复河洛,虽然后续并没有继续大规模的向关中推进,但哪怕仅仅只是出于巩固河洛区域安定,也免不了继续向西推进经略。

    洛阳旧城早已残破不堪,镇内不如拓边,尤其洛阳周边更有所谓八关之险。当然,经年的战火纷飞令得这汉末八关早已经名存实亡,极少能够再发挥出原本的战略价值。但哪怕仅仅只是地险基础,这些关隘也仍然有着极大的价值。

    在周边区域的经营中,西界安稳与否可谓重中之重。所以随着王师在洛阳站稳脚跟,兵力也开始逐渐向西面转移,新安也因此成为一座庞大的营垒基地,作为支持王师西进的一个支点。

    自新安向西,经过永嘉之祸并两赵争霸的兵灾祸害,即便曾有什么兵事建筑,也都早已残破不堪。

    但也并不是说这一段道途上就是完全的荒芜之地,石赵在扫灭汉赵势力时,多有兵众由此行过,后来也将许多关中豪强并杂胡迁至河北,沿途自然也留下许多作为临时落脚点的简易驻地,而且山岭之间不乏为了躲避兵祸而流窜集聚的民众所修筑的坞壁。

    随着王师西进,这些驻地和坞壁自然也就被一一征用起来,支持着王师得以进入弘农郡内。

    王师向西采取的是稳步推进的方略,而不是像中原和河北那样的奇正配合、阔进猛逐。

    虽然河洛之地对于晋民而言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和情愫存在,但说实话,此境生民对王师的态度实在是谈不上多友好。

    大概是自中朝宗王乱政祸国开始,此境便频频被兵灾侵扰戕害,长达数十年的纷乱,就算有人短暂占据,也根本没有能够给此地带来稳定的秩序,加上各方强梁呼啸而过,使得这里生民成分也变得复杂起来。

    所以民众们对于成规模的武装力量有种发乎本能的厌倦和畏惧,而落实在行为上那就是敌视乃至于敌对,至不济也是拒不配合。所谓的王师,在他们看来与往年肆虐此境的乱军也根本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而这一段崤函古道,本身也并不适合大军团的集中会战,若是小股精锐扫荡游击的话,对于地理路径又不熟悉。

    所以王师在这个方面进行的非常不顺利,就算没有大规模成建制的敌军阻拦敌对,也是足足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打通崤函古道,前锋军队得以深入驻扎在函谷故关。

    这种说法其实还是不乏饰美,如果用更现实的说法,那就是王师所过、寸草不留,沿途凡有生民所聚,必须要攻克下来,坞壁拆除,人丁掳走,连一间茅棚都不能留下!

    之所以要将沿途所过区域肃清得如此干净,主要还是为了保障后勤通道的安全。此前王师其实也是抱着安抚兼合作的态度,结果此境生民实在太过彪悍且不服管束,大军在境则俯首帖耳,不敢反抗,一旦察觉到军队调动,必有反叛乃至于偷袭后勤辎重的行为!

    几番受挫,王师也将态度转为绝对的强硬,沿途但凡遇到坞壁据点,先下投降通牒,一旦逾期则决不留情,一概以敌国逆徒以待,严抗者杀无赦,逃窜者追剿到底!

    因此过去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西线虽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发生,但若讲起伤亡与斩获,甚至较之去年的收复之战还要高得多!原因只在于这是一条鲜血浸透的血色征途!

    这样做的好处也显而易见,那就是这一条长达数百里的战略通道已经为王师彻底掌握,即便还有一些零星的流窜乱卒,也已经不成大患。从洛阳一直到函谷故关,如果不考虑天然的地理限制,道路已经变得畅通无阻,完全杜绝了人为的隐患。

    但是兵势达于函谷故关,并不意味着河洛以西便可高枕无忧。

    诚然早年尤其是战国时期,函谷关号称丸泥可塞、隔绝东西的强大要塞,给秦国提供了能够恃此提控关东六国的有利战略地位,但自汉以降,尤其是在新安修筑新的函谷关后,这关口的战略地位便逐渐下降。

    还有一点就在于秦函谷关所在依于桃林,桃林便是后世所谓稠桑原,乃是黄河流域一个比较特殊的陂塬地形,桃林危壁绝高,顶上虽然平坦,但却是一片植被茂密的原始丛林,很难容许大军通过。北缘黄河直切而过,危壁险川难以通行,唯有函谷一线才可连接东西。

    可是汉季之后,桃林这一片原始丛林也得到了极大的开发,原本人迹罕至的荒野变做农业繁荣地带,这也令函谷古道的险要性降低下来。

    即便不提政治、经济上的原因,还有一点最重要不可忽略,那就是黄河水位下降,使得黄河与桃林之间出现大片的滩地,不再是彼此紧凑难作通行。

    早在后汉末期魏武曹操西进,便因函谷故道狭窄逼仄,而在黄河与桃林之间的河滩再开新道,后来更是直接在秦函谷关之北再筑关城,同样命名为函谷关。

    所以单就眼下而言,以函谷关为名的地点便有足足三处,所谓的丸泥可塞,早已经成了只得几声唏嘘的古旧故事。尽管晋军王师已经将兵锋探到了秦时函谷故关,也并不能完全杜绝来自西面关中的兵事侵扰和威胁。

    眼下的王师状态,并不足以支撑大军远入关中长途作战,尤其大都督已经明确指令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河洛之地获得一个相对稳定的战略环境,却敌于外。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占据险关要塞以作据守,对河洛众将而言是一个最为现实的选择。

    既然函谷关已经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大军也只能继续向前开拔,选择新的合适地点。

    若是一直到达关中都选不到合适的地点,那再说什么也都成了废话,关中都已经在望,还有什么可说的,直接集中优势兵力一鼓而入将关中彻底荡平啊!

    “速行速行!日落之前若还不能抵达下一处关防,小心兵法不容!”

    狭窄的函谷道中,烟尘遮蔽,车轮滚滚,充斥着牛马嘶鸣,怨声厉斥,环境嘈杂且沉闷。

    沈劲兜鍪挂在颈后,衣袍上污迹斑斑,整个人都是灰头土脸,软塌塌的趴在牛背上。在其前后各有兵卒挥杖驱赶着那些同样面色忧苦的力役,要争抢着最后一点夕阳余光抵达下一个谷道中下一处落脚点。

    “水来!”

    沈劲咳嗽了两声,在牛背上探出手接过兵卒递来的水囊,伸长脖子痛饮几口,嘴角清水流淌下来到了脖颈间已经成了浑浊的泥汤。待到恢复些许气力,他才从牛背上下来,扶着车辕向前而行。

    这一支五百多人的运输小队,只是昼夜行进在这一条函谷古道的辎重军里的一支。过去这几个月来,这也是沈劲的主要任务,押送辎重从新安出发,抵达函谷故关卸货返回。周而复始,繁重且枯燥。

    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想象中的军旅生涯,那应该是充满壮阔激昂,痛杀贼奴,怒斩胡逆,远击千里,封狼居胥!可是现在,他只能周而复始在这条狭窄的通道上疲于奔命,吃尘饮土,欲哭无泪。

    事到如今,唯一尚可安慰的那就是今次一同投军北上的同伴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如此。想要投身一线的作战部队?那也可以,且先弓刀竞技胜过督将谢奕亲卫再说。

    沈劲上一次做出挑战,后果是在床上躺了十多天,然后日夜兼程勤跑了将近两个月,才将落下的份额补回来。

    函谷古道这一段路程,沿途基本已经没有了危险,只要不是遇上风雨等恶劣天气,基本不存在逾期。两天之后,沈劲所部运输队便如期抵达了函谷故关。

    函谷故关乃是如今王师前线大营,驻扎了足足五千余名将士,乃是一座规模极大的营盘。而且除了正规的作战部队之外,还驻扎了超过两万名役力壮丁并大量的物货辎重。

    运输队伍在到达这里后,通常有一到两天的休整期,然后根据军中开出的需求单据再返回新安继续运输。

    待到交割完毕,时间也已经到了午后,沈劲便率领着兵卒、役力们有气无力的往划分给他们的营地而去。他们这些人在军中只是边缘人物,甚至都不能随意出入中军营垒。

    将近营地时,沈劲便看到营门前正有一名高冠者迎风而立。他甚至不需要去看对方面容,也知那人是谁,那插着羽毛的簇新发冠,整个前线独此一份,除了谢万没有别人。

    眼见沈劲率众行来,谢万也阔步迎上来,远远便招手道:“阿鹤,我可是等你好久了。”

    沈劲看到谢万头顶上那羽毛随着他步伐而颤抖起来,便有一种拔下来踩踏的冲动。其实谢万状态较之他也没有好多少,整个人都是黑瘦,衣袍同样脏污不堪,唯有那小心呵护的羽冠成了他最后的一点倔强。

    想到这一点,沈劲便又有几分同病相怜的不忍,但若不刺上几句,那羽毛又晃得他难受,于是便冷笑道:“你又在军中作此怪异装扮,小心再被巡察执住痛鞭!”

    “咱们这些散卒苦役,算是什么军?只要不往中军游荡,巡察也懒得来关顾咱们!”

    谢万听到这话后便忍不住抱怨一声,只是不旋踵便又笑逐颜开,一把握住沈劲的手腕,大笑道:“喜事,大喜事……咱们的苦日子,可能将要到头了!”

    “此话何意?”

    沈劲闻言后便也顿时来了精神,摆手催促兵卒入营,而后才与谢万来到偏僻处,接着便听谢万笑道:“中军已经下令,各部整装足食待命,就连咱们辎营也不例外!你快随我去领取械用,煎熬数月,咱们兄弟终于等到机会上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