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990 庸计累事

0990 庸计累事

        八公山集会那么大的声势、动作,大凡眼下身在寿春者,哪怕并不身在场中,只要稍加留意打听,也能将集会内容打听个八九不离十。

        初时眼见集会规模那么庞大,诸葛甝等人也是不乏懊悔,此前回拒淮南王邀请态度过于坚决,却是没有想到沈维周居然真的敢将淮南王带入那种盛大场合。

        不过,些许懊悔倒也谈不上什么追悔莫及,淮南毕竟是沈维周的主场,他们即便跟随淮南王出席,正面迎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而且其人也绝无可能好心到会让他们在那集会上有什么作为,当中还不知会蕴藏着什么样的奸谋。

        而且他们各自暗中交际也都有了突破,譬如此前几次邀见的陈留江虨,终于正面回应愿意见一见,只是会面地点不能选在寿春城内。

        关于这一点,诸葛甝自然有极大不满,早年在都下时,就算他父亲还未名列辅臣,但往来俱是显流,又知江虨何人?

        可是如今际遇流转,江虨已是天中盛名之士,哪怕在江东时誉略逊,但诸葛甝等人想要在淮南有所作为,拉拢江虨这一层面的人物才是最快捷途径。

        不过尽管心中虽然颇有不满,但诸葛甝也意识到江虨既然提出这样的条件,肯定也是了然彼此面谈内容不可明示于众,因此才有这种掩人耳目的要求。既然其人已经明白到这一点,且还愿意碰面会谈,肯定也是有了想法。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诸葛甝自然不愿错过这一机会,决定亲自前往见面。不过他们初来乍到,一时间也很难准备一个合适的会面场所。

        最终还是江虨做出了安排,将会面地点选在位于城西将军岭附近、淝水近畔的一座庄园中,而后才派人将地址送来,顺便安排了两个向导。

        为了不引起注意,诸葛甝也不敢携带太多护卫人员。前往赴约时,恰逢淮南乡众大量集聚城外,道路拥挤难行,且沿途诸多淮南卒众设卡盘查。当抵达庄园时,已经时近傍晚。

        一路行来,虽然颇积愤懑,但想要稍后便可与江虨进行实质性的深谈,在沈维周心腹之中埋下隐患,诸葛甝一时间也是颇为激动。然而当抵达庄园后,却被一盆凉水兜头浇落,园中庄丁出门告知,江虨清晨至此,久候客人不来,已经先行离开了!

        白跑一场却没有见到人,诸葛甝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失魂落魄登车返回,途中已经忍不住怒骂江虨其人实在太过狂悖!明明已经答应会面,居然敢提前离开放了自己鸽子!

        “不过家门破败,投于貉奴门下一走狗罢了,竟敢如此待我!”

        心中虽然怒极,诸葛甝也不敢在这时候与江虨彻底交恶,归途中已在盘算约定下次会面。

        他不担心江虨不答应,因为他也留下了江虨的把柄,约定会面的亲笔书信,还有派来作为向导的仆人,眼下都被诸葛甝捏住。若江虨还敢出尔反尔,那么这些人证物证自无保密的必要,届时披露出来,倒要看江虨该要如何自处!

        归途中天色已晚,行至八公山附近恰好又撞上夜中巡守的淮南兵士,因为诸葛甝不能证明自己身份,结果竟被直接扣留下来。而后又派人往他们所入住的戍堡取来印信,一番折腾后,诸葛甝归来时已经到了后半夜。

        这一整天奔波劳累却全无所获,诸葛甝也颇感精疲力尽,倒头便睡。

        一直到了第二天上午,诸葛甝才被门生急报惊扰起身,却被告知昨日失约的江虨今天居然主动登门来见。

        昨天被放了一场鸽子,兼之自忖手握江虨把柄,诸葛甝也不打算让对方好过,慢条斯理起身洗漱用餐,顺便询问门生一下昨日事情。

        他最关心还是淮南王,但淮南王方面也没有消息传来,门生也还不知八公山集会详情,知隐约查探应是集结各方人众号召捐输助军。

        诸葛甝闻言后不免嗤笑一声,这沈维周看样子真把自己当作时流领袖了,难道以为凭其勋望在身,就能说动那些重利商贾毁家纾难?

        不过由此也可见淮南今次胜的也并不轻松,沈维周如此举动收效如何暂且不论,最起码是自曝其短。来日台中大可以此为突破口,逼迫沈维周交出淮南。虽然台中也无大量钱货筹码,但却可以卡住江东物货北输啊!

        这一念头刚刚生出,厅室外却突然传来蔡系的叫嚷声:“伯言兄,大事不妙……”

        “发生何事?”

        眼见蔡系急匆匆行入进来,诸葛甝眉头微微一蹙,心内对蔡系评价不免又低了几分,只觉得这些江东少进一茬不如一茬。讲到真正的时局少壮,还要属他所在的这一波,单单一个沈维周便胜过时流诸多。

        是的,诸葛甝虽然与沈维周无甚交集,且对其人跋扈多存不满,但他起家入仕时,正是沈维周声名鹊起于都下,勉强算得上是一波的少进时贤。

        蔡系却无暇体会诸葛甝神情异变,只是涩声道:“前日何博远往见山氏迟迟不归,原来竟被山氏扣留监押!今日山氏派人斥问博远此行是否大王所遣,还是其人私谋窥望军镇秘务?”

        “什么?”

        乍听到这一消息,诸葛甝反应并不比蔡系好上多少,甚至就连筷子都失手跌落:“山遐竟是如此孤厉寡情?速速持我手书,无论如何都要将何博远接回,千万不要让大王闻悉此事!”

        然而打击并不止于此,很快庾希也返回了戍堡,冲至诸葛甝面前疾声道:“伯言兄你究竟在做什么?昨日大王随梁公前往八公山,你怎么能由大王孤身前往?你可知……”

        “伯言兄,我家旧识道我昨日八公山集宴种种,你可知梁公邀集南北时流,一夜便聚亿万财货物用……”

        另一侧陆纳也匆匆行来,神态同样焦虑不已。

        诸多讯息一起涌至面前,且全都是令人惊诧不已,一时间诸葛甝也是完全消化无能,脸色变幻不定,许久之后才一拍食案怒声道:“江虨何在?速速将他引入见我!”

        过不多久,江虨洒然行入厅堂,面对着一众瞪大双眼望着他的淮南王属官们,拱手笑语道:“虨今日来见,奉大都督所遣,诸位时贤俱为都下旧识,此前劳于公务无暇盛待。今日特于府下备宴,若是诸位得宜,可往府下欢聚一场。”

        他顿了一顿,而后又对诸葛甝拱手道:“昨日邀见失期,还望伯言兄勿罪。实在位卑任重,不敢长久抽身事外。若是今日宴上得会,届时届时必捧酒请罚。”

        一直等到江虨离开许久,厅堂中都久久无人发声,过了好一会儿,诸葛甝才涩声道:“他这是在示威?”

        众人俱无应声,而后诸葛甝便拍手大吼集结众人议事。这会儿谁都不敢再去触怒诸葛甝,纷纷通知各自亲近者,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仍有诸人缺席,被山遐扣住的何放不算,袁耽不算府下属官,且据说夜归之后病情更加严重。

        另有一个缺席的便是刘胤,据说其人被淮南馨士馆邀请,摘句试讲经义,因此眼下并不在戍堡中。

        “速速派人传回!如此变故陡生,他却独立事外,算是何等长史!”

        情急之下,诸葛甝也不再维持对刘胤的表面客气,怒声说道。

        而后厅中仍是一阵长久的沉闷,倒不是说众人看重刘胤而特意等待,而是实在不知从何论起。在座者庾希在到达寿春后,便被亲长拎走约束起来,根本不知这几日同僚们在做什么。

        他只是羞愤于昨日那么盛大的场合,淮南王身畔竟无一名属官随行,且不说淮南王本身感想如何,时流又将如何看待他们这群所谓高配、但却全无存在感的淮南王府下掾属!

        至于陆纳等一众吴人,感想则不免更多。这次集会无论规模还是所涉内容之庞大,俱都骇人听闻,沈氏再次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其家当之无愧的吴人领袖地位!而他们这些人,是继续以一副看似孤高、实则落魄的姿态游离于外,还是要用心修补前隙,以期自己也能加入其中。

        刘胤匆匆返回,一如厅中便将众人视线都吸引过去。哪怕诸葛甝对其人心怀不满,这会儿也希望其人能够拿出一个挽回局面的计策来。

        刘胤归途中也详细了解诸多,此时自然明白众人所困,眼见众人望来便说道:“我等既是私情以访,情达即退,至于余事,还是应该回禀台省参详。”

        还是要尽早离去,折腾越多累事越多,也越丢人现眼。诸葛甝等人或是意气风发想要有番作为,但他们包括刘胤自己与沈维周根本不是一个量级,也根本未被其人放在眼中,其人所重视的唯有淮南王而已,甚至就连淮南王本身都不算什么。

        而他们留在淮南,也根本没有有效的手段阻止沈维周对淮南王的名位大肆利用。及早抽身,还能避免局面进一步恶劣下去,否则有可能连淮南王都陷于其中。

        “也是老朽厌声!”

        听到刘胤这么说,诸葛甝忍不住忿声道,而他自己也实在想不到继续留在淮南还能有什么作为,又有什么意义。

        :。:

  https://www.65ws.com/a/70/70150/313752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