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965 千金邸

0965 千金邸

        沈劲总算在杜赫这里得到准确的保证,心情可谓亢奋不已,当即也不再久留。未免乐极生悲,当即便循偏僻路径离开了都督府。

        都督府内因为有山遐这样一个执法酷吏,氛围多少有些压抑,少有欢脱过分的时候。哪怕是沈劲,因为并非都督府正式属官,如果被山遐麾下的巡察队发现不得手令而在都督府内闲游,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离开都督府之后,沈劲便即刻翻身上马,与几名随从快速离开金城。最近寿春城诸多访客云集,沈劲若是在城内被发现,又不知要被耽误多久的时间。

        若这些人真的是有什么耽误不得的秘要事务需要商谈处理,沈劲就算自己处理不了,也会酌情帮忙引见。但他自己也明白,这些人赶在这一时刻来到寿春,目的绝不单纯,沈劲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去趟浑水。

        随着都督府在豫州几郡经营越来越稳健扎实,淮南地区也就变得越来越安全,繁荣日盛,早已经不复往年百战废土的破败景象。或许较之江东丹阳、晋陵、三吴、豫章等大郡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整体上已经是江东朝廷治下名列前茅的大郡之选。

        在寿春城南将军岭一直到罗渎之间,环境优雅,有许多大小不一的园墅疏密有秩的分布在山水之间。

        淮南都督府、尤其是作为大本营的寿春管辖范围内,是绝对不允许私人圈地造园、兴筑别业的,所以这些大大小小的园墅,所有权全都归属于淮南都督府。

        而这一片园墅也正是淮南都督府组织修建,提供给都督府内大大小小属官安置家属之用。其中一部分也向外租赁,一些往来于此的南北豪商,还有当地乡宗土豪人家,只要身份背景无疑,都可以成为此地租户。

        至于这一部分租赁所得,也是都督府一项比较重要的收入,用于日常行政消耗并支付官员俸禄和各项贴补。

        因为并没有大规模的圈划土地以打造那种可以自给自足的大型庄园,所以这一片园墅区住户虽多,防卫起来也并不吃力。有两座淮南军戍堡位于周边,基本上已经可以杜绝有什么盗匪乱民靠近侵扰的隐患。

        不过近来由于丹阳长公主在这里一座庄园中产子休养,所以周边防卫又加强几分。整整三千名淮南军将士被安排在周边,禁止任何闲杂人等靠近,甚至就连原本的住户出入之间都要受到许多限制。

        左近这些住户们,可以说是如今淮南都督府下比较上层的人家,虽然出入多有不便,但也并没有唠叨抱怨。沈大都督在淮南,那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和权位,绝不仅仅只是王命重臣那么简单。

        甚至有的人家为了避免打扰长公主并沈氏小郎君的静养,干脆搬离此间稍作回避。而许多外来者也因此才发现,尽管沈大都督在淮南已是贵极,原来也并没有完全的离群索居以保持威仪,家眷们居然就安排在这种寻常地域。

        是的,这一片园墅区对寻常小民而言已经是难以涉足的区域,但对一些想要拉近与沈大都督距离的人而言,也只是寻常。无非租金贵了一些,但对他们而言,这些许付出也实在算不上什么,要知道时下不知有多少人单纯为了想要求见沈大都督一面,千金之重都在所不惜。

        所以很快,许多云集于此的南北各家族人们又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在这一片园墅区租赁一处园墅,以求在地理上与沈大都督更加靠近。尽管沈大都督眼下还未归镇,但一旦返回,肯定是要回到这里。

        在大量时人趋之若鹜的哄抢之下,这一片园墅区中还剩下的十几座庄园很快就被抬高到令寻常人为之窒息的高价。

        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报价,在别的地方甚至可以用来置办规模更大的园墅都绰绰有余,可是在这里却仅仅只是有着时间限制的租金而已,整个园墅还不归各人所有,甚至就连想要改动园墅格局都还需要向都督府请示报备,可谓限制重重。

        但这都不足以打消人的热切,虽然由于高价令许多人望而却步、退出争夺,但剩下那些却全都是势在必得,可谓豪爽到了极点。

        之所以发生此类情况,自然也是因为这个微妙的时机。沈大都督的声誉并权位已经不必怀疑,尤其在如此壮功的情况下,未来只会越来越高。

        这些南北蜂拥而来的人家,自然不可能只是见面寒暄虚礼一番,必要的贺礼在所难免。但贺礼是轻是重,也实在让人费尽心思。

        若是太轻了,泯然于众,又凭什么让沈大都督在这些云集的贺客中注意到自己?

        若是太重,又该重到哪一个度?

        众所周知沈家本就有江东豪首之称,近年来王事、家事俱都兴旺,若单纯只是财货之礼,时人只怕倾尽家财也难令沈氏动容。而且进献太多财货,反而会因过分引人瞩目而弄巧成拙,若不巧被都督府中那酷吏山鹰盯上,则更是得不偿失。

        而斥巨资在寿春城南租赁一座园墅,本身就能获得与大都督更多亲近的机会,而且也是等同于另一种形式的捐输,以及对整个都督府的支持。这要比单纯的财货进献要巧妙得多,收获自然也会更多。

        或有清高者不耻此类近似谄媚的举动,以此鬼祟之心迹去玷污沈大都督高洁之胸怀。若人果有其才、确有益于世,即便没有这些举动,沈大都督也会举贤而用。

        类似狂狷之言,听起来或是有道理,但其实却实在不切实际。个人本身贤或不贤暂且不论,沈大都督又有什么义务一定要举用你?

        别的不说,单说沈大都督自己,如今显才已是南北共推,时人咸知。但在未曾显迹之前,谁人又知这南人豪宗嫡子将是未来社稷功臣?

        还不是因为王氏逆乱时,沈氏能够拨乱反正、捐输家财助国渡厄,日后才有肃祖慧眼识珠,甚至不惜以嫡女适配,这才一步步成就如今的高誉国士?

        所以,纵有囊括宇宙之大才,但却被掩盖与皮囊之内,平素便无亲昵,人又如何得知?既然无从得知,谁又会给予你去显露才能的机会?

        淮南都督府下文武时贤众多,其中不乏广负大誉者,难道是因为这些人生来便秉赋奇异,此世再无野贤可作比肩?

        还不是因为他们追随于大都督,有着更多表现才能的机会。譬如群星拱月,相映成辉,近贤者自生馨香,近达者自得扶助。

        当然,抛开这一点德行是非的讨论,也有人不乏理智的分析,眼下大可不必急于相近。毕竟河洛旧都都已经光复,虽然未来王业是否移居尚未定论,但洛阳天中帝邸,沈大都督之后极有可能会移镇河洛,毕竟这更加有利于对四边胡虏残众的追击清剿。

        所以眼下急求相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实在有些不值得。

        这种自觉高智的论调,听在那些仍在竞争的人家耳中,暗里更是嗤之以鼻。如今王业光复之兆更加炽热明显,天下大势须臾有变,凡有志者俱有时不我待之感。

        洛阳旧都久经战乱,已是残破不堪。最起码两三年内,沈大都督即便有心,也很难移镇。两三年的时间有多珍贵?

        就在三年多前,羯国尚是一统北地,国势鼎盛,大军南来几欲摧垮晋祚最后残余。当时即便以沈大都督之能,也不过只是困守于淮水,甚至已经做好为晋祚捐躯死战准备。

        如今又如何?羯国分崩离析,已经难称大患,王师十数万众用兵北伐,势如破竹,已无能挡之辈!

        在如今这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区区几年之内便大势翻转。在沈大都督还留镇淮南这段时间里,又会有多少人获得一个毕生难求的机会,谁又能做定论?

        正是在此类心理之下,随着寿春城南那些空闲的园墅渐渐有主,剩下的竞争便越来越激烈。而淮南都督府眼下也是诸用匮乏到了极点,北面的王师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汲取着淮南的民脂民膏,对于这一桩意外进项,自然也是欢迎至极。

        所以在官、民共同推波助澜之下,一座广阔十数亩的园墅,仅仅只是租金,一年价格便被喊到了数百万钱!这样一个价格,足以令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但剩下的竞争者仍是激烈竞争着,全都不肯放弃。

        一时间,这种现象也令观者无不咂舌。这样一个价格,如果不强求地段之类,甚至可以置办起一个广达数十顷的庄园,成为一户人家累世相传家业所在。

        所以在一些不了解的时人眼中,那些竞争者们无疑是疯了,简直就是不拿钱当钱!就算他们肯花这么多钱逢迎沈大都督,也绝无可能获得对应的回报!

        正因为这样一场风波,原本没有什么固定称呼的城南这一片园墅区,如今在寿春有了一个新的称呼:千金邸。

        当然对于一些不耻于那些豪强挥洒金钱以作阿谀的人而言,他们更乐意宣说此名得来原因是由于大都督于此喜添嫡子。如此家世出身,沈家这位新添的小郎君,足可称作千金郎。

        :。:

  https://www.65ws.com/a/70/70150/313750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