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943 老雀厌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氏大宅内府阁楼里,两人相对而坐,一者白发苍苍,老态明显,一者盛年方过,峥嵘内敛。

    沈充出身虽然是土豪武宗,但本身并无寻常武人给人那种稍显粗俗的模样,额宽隆准,相貌堂堂,戎装披甲则威风凛凛,燕居时服则不乏风雅,单凭其人调教前溪伎号为吴娃翘楚、色艺双绝,便可显示出其人素养极高。

    这也是早年他何以被王敦看重且引为臂助的原因之一,因貌论才乃是时流积弊,若非早年门第实在不高,大概也会是一个幼得时誉的吴中俊彦,不至于完全沦为武卒。

    而沈哲子之所以能够誉满江东,甚至早年被人嘉许为吴中玉郎君,也与父母的良好基因脱不开关系。

    从这方面而言,沈劲觉得父母亏待了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沈哲子是父母遗传的超常发挥,那么沈劲就可以说是有点敷衍了事的味道,兄弟之间要彼此相抵,才能达到一个遗传的平均线。

    往年身为武将,兼之时人一时间也不能完全接受沈氏的崛起,所以对于沈充的评价还是不高,只觉得此人幸生麟儿,余者则无可夸。

    可是近年来,沈氏的崛起已经渐为世道接受,加上沈充也入台任事,如今更是显居三公,所以也就为时人所接受,乃至于被称作年长德高的表率。

    但王导并不这么觉得,如果眼下有人在他面前如此夸赞沈充的话,他说不定会忍不住反驳暗啐。这个沈士居,年越高越奸诈,往年是奸诈于腠理,一望可知,如今却是奸诈至骨髓,皮厚腹黑。

    王导自觉得也算是喜怒不行于色,城府深阔,但哪怕是他,自觉也做不到如沈充眼下这般,在耍弄满城人之后,尚能恬然安坐,向王导介绍一些吴中风味的同时,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询问一下此前府上台辅诸公的反应。

    明明始作俑者乃是沈充,可是谈论起来的时候,反而是王导感觉分外尴尬。大概是身处局外少了那些俗尘利害牵绊,王导自然有了一种明心见性、返璞归真的觉悟,很难再作态至斯。

    一壶佳酿饮完,沈充等王导净面之后,才相携移席饮茶,这会儿才开口说道:“方才太宰所言,时望得来不易。此言充是深有感触,我本吴中卑流,家世未有显声,素来为时流所鄙。幸得嘉儿维周,才有清声鸣于此世……”

    听到沈充这么说,王导一时间也是感慨更多,不要说时流,哪怕早年他自己都未有正眼加于沈氏,甚至当王敦向他夸赞沈充时,都颇有不以为然。沈家父子以南人武宗出身,能够做到眼下这一步,这当中的付出也实在难于细数,当中一步不慎,可能就会前功尽弃。

    “屈子曾歌,新沐弹冠,新浴振衣,不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往年不乏悖行,泰半身不由己,今日既得清流濯缨,岂肯再受浊流濯足。这是人之常情,太宰应知无伪。”

    王导听到这里,便默然颔首,表示认可沈充此言。沈氏清声得来不易,因此更难说丢就丢。沈充今次所为无论收效如何,就算能够成功扼制住褚翜等人的图谋,未来名望多少也要受到影响。

    沈充又苦笑一声,继而说道:“我家巨室豪富,这一点无需夸言。人言千金之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我家生麟儿,时流无有可比,满仓珠玉皆可舍,只求我儿安康常享。”

    王导听到这里,眉梢便是一跳,明明沈充一副倾谈模样,但这话落在他耳中,总觉有几分刺耳。尤其因此勾起他思念亡子之痛,更是忍不住长叹一声,而后不乏动情道:“或有远俗者不惜怀抱中物,但若情挚于极,只恨不能以身为儿辈禳祷。”

    “我儿虽然壮功于北,但我这为父者却起居难安,饮食无味。人皆诵其贤,我独忧其苦。所以若能为儿辈祛灾,我身不足惜,名亦可舍。”

    沈充讲到这里,语调显出几分冷厉:“太宰所言,无有相忍之心,但对我来说,若是儿郎能得自便,我又何须相忍?人以戎事为玩物,以名器为樗蒲,何曾有相忍之念?因是我直取卢彩,绝不相让!”

    眼见沈充如此决绝,王导张张嘴,已是失语。褚翜等人欲以淮南王持节过江为大都督,抢攻意愿彰显无遗,若是前线将帅对军队掌控力不足,引起将士抵触、哗变都有可能。

    当然褚翜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建立在心知沈维周对淮南军掌控力十足的基础上,若是换了荆州的庾怿和徐州的郗鉴,他们也未必敢在大胜之后、临战之前搞出这么大的动作。

    沈充所言这些人无有相忍之念也不恰当,因为这些人是寄望于沈维周能够相忍为国,以自身威望压制住淮南军众的抵触。

    沈充这番话虽然声色俱厉,但其实也是留有余地的,只要那些人不越过底线,他也不愿将事情做绝,但他们若还无收敛的话,他必拔卢反击。

    听到这里,王导便猜测莫非沈充今天特意邀他相见,是希望他能从中游说,将这一层意思传达给褚翜等人?若真如此的话,王导虽然也不愿再趟浑水,但也不愿意几个执政门户彻底撕破脸,这对江东整体局面是极为不利的。

    然而接下来沈充的话,却彻底打破了王导觉得此人还有大局观念的想法。

    “我儿书阁曾有戏言,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是深以为然。幼笋出土,层层弃壳,节节拔高,世事涨消,正在于此。雏凤清啼,老雀厌声。我是所谓举贤不避亲,为王事计,我儿维周便是当然之选。老父无能,唯有相约同侪,坐望太平。”

    沈充讲到这里,又咂咂嘴巴,饮一口茶,颇有意犹未尽之感。

    然而王导这时候已经没有了耐心,他总算听出来沈充为何邀他相见了,完全就是为了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夸耀自己的儿子!

    什么叫老雀厌声?哪怕王导再有涵养,听到这话也是忍不住颌下胡须频颤,偏偏又拉不下脸来去反驳。

    相约同侪,坐望太平?如果王导没理解错的话,沈充的意思应该是他已经后继有人,也不指望自己能有多大建树,所以余生精力就要用来给那些台辅们捣乱,让那些人也甘心认命,束手坐望那些小辈建功。

    体会到这一层意思后,王导连表面的客气微笑都难以保持,他阅历可谓丰富,与无数人打过交道,但像沈充这种全无底线夸耀自己儿子的却是平生仅见,乃至于无从招架。

    “老雀何止声厌,百病丛生,老眼昏聩。”

    王导干巴巴回了一句,算是表达自己的不满,而后便站起身来说道:“都下风物渐变,老马不能识途,眼下天色已晚,若再不归,恐怕家人担忧走寻,只能告辞了。”

    沈充听到这话后,满脸遗憾之色,站起身来不乏遗憾道:“今日与太宰相谈甚欢,大恨日短……”

    王导听到这里嘴角又抖了抖,险些忍不住要问沈充哪只眼看见自己相谈甚欢了?老雀厌声,大概说的是他自己吧,一副骄狂嘴脸,仿佛整个天下只有他才有儿子一样。

    沈充却似感觉不到王导腹诽,一直将他送到中庭,然后才立足说道:“眼下我抱病在身,不便远送,还望太宰勿罪。待到来日康健,必定登门拜访,再叙旧论。”

    王导袍袖一卷,连最后一点客气都不顾,直往前庭迈步登上自家车驾,行出一段距离后才对车前家人说道:“来日若沈士居登门,不必内禀,只需告知我归乡养病、归乡怡情。”

    到了他这个年纪,终究还是对病痛之类下意识感到抵触避讳,更没有必要为了躲避沈充而诅咒自己。

    只是在将近家门的时候,王导才在车内幽幽一叹,沈充方才那一通炫耀可以不作理会,但那种态度还是值得咂摸的。虽然那一番话语让人接受不了,但其实也是有几分道理。

    沈氏父子内外配合,若单凭沈维周自己的话,就算褚翜等人今次所谋不能成,也能极大程度打乱其人节奏,为了收取河洛之功,不得不稍作忍让。

    可是现在却被沈充连消带打化解开来,虽然手段令人诟病,即便能解一时之急,来日也会令内外局势更加紧张,令人更加敌视沈家。但王导隐隐觉得,若褚翜等人错过今次的机会,未来再想施加掣肘,只怕更加为难。

    返回家中后,王导了无睡意,他今天以看客身份所见诸多,哪怕看得再透彻,也无济于自家之困,正是因此沈充才全无顾忌的与他闲谈良久。

    室中静坐良久,王导再续起自己的思路,让家人找来他日间没有写完的那封信继续写。这一封信是写给荆州庾怿的,希望庾怿能以征西将军府名义将自己次子王恬召入府内担任一个从事。

    虽然王恬如今已经官居中书侍郎,如果外放,一郡可期。但王导自知这个儿子的脾性,并不适合担任守牧之官,征西府从事品秩虽低,但却能够予人历练。他虽然已经不在位,但这点面子庾怿应该还是要给的。

    王恬有了这一份资历,未来哪怕没有自己的庇护,也能允内允外,或是避过一些莫测之祸,当然他是不指望这个儿子能够直追沈维周……

    “吴中老貉,鲜矣仁!”

    脑海中浮现起沈充今日嘴脸,王导手腕一抖,原本将要写完的一封信顿时遗下一摊墨迹,他将手中毛笔一摔,恨恨说道。

    任谁有了他今日这番经历,只怕也难保持淡定,尤其在无言以对的情况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