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900 死战无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艾加入淮南都督府,算起来已有数月之久,而且刚刚加入都督府内,便担任主簿这样一个虽然位卑但却权重的职位,负责掌管整理都督府内军政文书,是绝对心腹的待遇。

    但加入都督府这么长时间,其人只是谨守本职,一直没有发出什么引人关注的言论看法,久而久之,都督府一众属官们对于这个所谓凉州贤士渐渐有所忽略。

    但沈哲子却是知道谢艾有着怎样的禀赋,而且也看得出其人尽责之余也在努力通过这些往来文书加深对淮南都督府的了解。对于谢艾这种态度和作法,他是比较满意的,随着淮南日渐显重,前来投靠都督府的人也越来越多,不乏以贤士自居者,每每豪言引人关注,颇有哗众取宠之嫌。

    然而谢艾乃是沈哲子亲自招揽入府,本身还能保持这种不骄不躁的态度,不以狂言彰显其能,实在难得。

    所以对于谢艾的首次进策,沈哲子也是分外关注,尤其这一进策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他是真的想听一听谢艾力据为何。

    “王师厚积数载,天南已成丰邑,北伐以来少有匹敌。此诚兵威已振,譬如破竹,数节之后皆迎刃而解。郭侯威慑成皋,萧郎俯拾酸枣,概如是也!上兵取势,正宜雄发勇振,不宜自守自遏。”

    眼见都督望向自己,谢艾也是略有慌乱,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发言进策,所以难免会有忐忑。

    讲完这一句话后,眼见都督目露嘉许,谢艾才略有淡定,继续说道:“壮士可用,此为其一。王师锐进,势不可遏,决胜以速,攻其不备,此为其二。”

    听到了这里,席中顿时有人举手表示不同意,乃是淮南老将乔球:“谢主簿所言王师军壮,这一点倒无可疑,王师北进旬月之间便饮马于河,诚是壮举。但若说决胜以速,攻其不备,这就略显自欺罢?王师北进以来,南北已经俱为所动,如今又连克河北石贼数城,怎么可能再取胜于不备?”

    听到乔球质疑,谢艾顿了一顿,然后望向沈哲子,见都督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然后才又说道:“乔将军所言确是常理,王师大举北上,贼众岂有不知之理,但观其跨河所置,言之不备也无过错……”

    沈哲子听到这里,心内已经忍不住暗有称许。此前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与诸将指定今次整体的作战计划的时候,其实都犯了一个不大的错,那就是过分将石堪代入自己的立场。在他们看来,石堪是必然谋求南来,而且形势应该极为紧迫。所以他们一直以来所做的准备,都是集结重兵于河南,而后与石堪展开大战,甚至在抵达黄河之前就有可能爆发大战。

    然而石堪或许对形势认知没有那么清晰,或许所辖部众掣肘太多,在河南所布置的兵力真的是微乎其微,而且就连这些兵力,只怕都是各部将领们私自派遣,首先在地域上达不到守望相助的防守需求,太过分散,其次在兵力上似乎也不是在将淮南军当作对手。

    这一点,督战扈亭的胡润最有发言权,在沈哲子示意下,将此战过程始末详细讲述一遍。从其描述中可知扈亭这一部敌军,无论是在军备武装上,还是在资用准备上,都不符合长期据守的标准。

    换言之他们应该根本没有意识到淮南军会在这个时间段发动进攻,否则那就太过自大了。虽然淮南军到达的仅仅只是前路万数人马,但如此粗疏的备战情况也真是找死。

    这样一个事实,分析出来其实并不困难,或许此前他们还不相信,但眼下已经兵临河南,所面对仍是这样的对手,可见事实确是如此,石堪真的没有将淮南军当作需要严阵以待的对手,或者最起码在这一个时间段没有。或许其人对淮南军有重视,但这一份重视并没有落实在具体的军事行动上。

    对于这样一个分析所得,淮南众将俱都有些无法接受,因为事到如今,淮南军的作战目标已经极为清晰,数万人马北上就是为了要与石堪恶战于黄河,但对方似乎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竟是一副不设防的姿态。

    他们自然不相信石堪会是这种识见不明的庸类,要知道石堪有今时今日的名位绝非侥幸,那也是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即便没有北上继承石勒部分遗产的际遇,早年在淮北也是将整个徐州死死压制住。

    “会不会是其人示敌以虚,诱人深入?”

    乔球继续发问道,毕竟淮南对于邺城的情况掌握也不太清晰,极有可能石堪故意在河南摆出不设防的姿态,而在河北陈设重兵,等待淮南军自投罗网或者半渡而攻。毕竟在地理上而言,黄河地近邺城,乃是石堪的主场,以逸待劳,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做出怎样的布置都不为奇。

    沈哲子听到这个问题,也饶有兴致望向谢艾,这其实也是他迟疑难决的原因之一。毕竟以淮南军当下实力,以及春末以来的大举动作,任是何人都不能如此忽视。就连更往北的石虎都有所洞见,主动将军力往河北收缩。石堪身处首当其冲之地,若真视而不见,那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若石堪非是不觉,而是不能,是否有此可能?”

    谢艾讲到这里,已是眸光闪闪:“向年都督力挫季龙,恰逢世龙新丧,羯部崩塌,石堪虽为世龙养子,终究远于承嗣之外。其人旧立淮北,绝非河北筹算之主……”

    谢艾分析良多,但核心只有一点,那就是邺城目下形势,已经接近失控边缘。石堪虽然是石勒的养子,但本身不具法统优势,兼之河北又不是他根基所在,或许已经丧失或者说部分丧失邺城的主导权,因此在河南才会出现如此让人猜度不透的局面。

    沈哲子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从席中立起,转身面向大帐中所悬挂的一份河北地图。这一份地图,并非出自淮南,而是早年河北之众劝进元帝所进献的图籍其中一幅,距今已经接近二十年的历史,实际上参考意义已经不大,但却是如今淮南甚至是整个江东所保存最详实的河北地图。

    此前淮南在进行互市商贸的时候,其实也在用心搜集关于河北的诸多情况,但指望通过那些蜗居一地的乡宗获取到准确的河北资讯,就算那些人敢说,也要沈哲子敢信。而且凭着那些片面信息,很难拼凑成一张完整的图籍。要知道江东朝廷已经二十多年绝迹于河北,哪怕是祖逖北伐之势最强盛的时候,也不能突破黄河一线。

    沈哲子包括淮南都督府如今所知河北形势,最确凿可信便是钱凤早前在河北活动所得一些讯息,所以越过黄河之后,整片河北之地对于淮南军而言,就是一片战争迷雾。几年前石虎率众南下,在这方面吃了不小的亏,就是因为根本不了解在那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沈哲子在淮南强势崛起,对淮南的情况判断失误。

    现在面对这一困扰的是淮南军,需要做出抉择的也是淮南军。谢艾的判断,大半符合沈哲子所想,他也觉得石堪最起码丧失了一部分对于邺城的掌控,否则不可能在河南全无布置。石堪如今的处境近似于日后的冉闵,但较之冉闵要更恶劣得多。

    最起码冉闵一直是石虎麾下颇受重用的将领,而且石虎的暴政已经令民族矛盾激化到一触即发的程度,而且在石虎在位期间对于羯族本身的军事组织包括河北晋人门户是持一种打压态度,他主要倚重的是苻洪和姚弋仲这些关中武装力量,在打压鲜卑慕容氏的时候,又无可避免将河北乞活军给扶植起来。

    所以冉闵在反噬羯胡的时候,一方面倚重于李农的乞活军,一方面通过民族矛盾,能够短期之内获得河北的主导权。当然这也是因为当时氐、羌武装力量急于返回关中,并没有加入到羯国权力斗争中来。

    石堪能够拥有如今的权势地位,本身已经是因缘际会,而且其本人的军事能力以及个人威望,又远远弱于后来的冉闵。作为一个从淮北内调到羯国核心之地的将领,本身就根基浅薄,所以谢艾这个判断,是完全有可能成立的。甚至包括沈哲子自己,其实也早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猜测。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首先石堪并没有在河南陈设重兵以防备淮南军包括徐州军的进攻,这极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部下有相当一部分是反对回归河南的。其次酸枣之众在得知扈亭被袭击之后,非但没有前来救援,反而主动放弃酸枣,更说明这些河南之众本身并没有一个统一部署,而且极有可能彼此已有积怨存在,以至于酸枣的羯胡军队以自保为主,见死不救。

    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在黄河北岸,石堪也极有可能根本没有置备足够兵力,黄河南岸的虚弱根本就是他力有不及,而不是所谓的诱敌之计。

    如此一来,淮南军如果出现在河北,极有可能引发莫大的变数,甚至于引发石堪军队的崩溃。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猜测,可以想象,但不可以此作为目标。

    原本这只是沈哲子一个人的猜测,而且他自己也不能肯定,因此心内分外纠结。可是现在听到谢艾与自己判断颇有相近,心内自然不乏振奋。其实要证明这一猜测是否正确也很简单,那就是投放一部分人马过河试探。但假使这一猜测有误,这一部分人马将会正入彀中,十死无生!

    旁人尚在消化谢艾这一判断所蕴含的信息,沈哲子已经有了决定,他转过头来望向谢艾,沉声道:“若我派遣主簿过河,是否敢行?依你所见又该投入多少兵力,方可打开局面?”

    谢艾听到这话,双肩蓦地一震,他能做出这一判断,自然也能想象到一旦判断失误过河之后将会面对怎样凶险的局面。但他之所以震惊,还不是因为引火烧身,而是因为都督似乎也认可他这一猜测。

    他已经熟悉淮南都督府构架如何,军政乃是两个独立或者说政事从属于军事的系统,他所担任的主簿看似乃是心腹之选,但其实根本不能涉入到军事中。可是由于所见相同,都督似乎要给他开出一道特例途径。

    “若得胜武军三千卒众,末将愿渡河复土,浴血河北,死战无退!”

    谢艾自知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同时也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信心,心知一旦抓住这个机会,他才会成为都督真正的心腹之选,因此站起身来,肃容说道。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