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876 打草惊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临淮太守糜统,乃是徐州军体系中新近崛起的一名强势军头。

    永嘉之后,晋祚中兴于江东,羯胡石勒则做大于河北。原本青徐之间尚有曹嶷、邵续等流民帅割据自立,兼之祖逖北伐收复大片河南之地,所以那一段时期与羯胡对峙的前线主要还维持在淮水以上、黄河南北之间。

    可是接下来邵续、曹嶷等人接连败亡,祖逖身死,兼之那一段时期王敦作乱,原本徐淮之间的许多实力军头们也相继加入到江东的权斗中。而当时镇守徐淮的又是济阴卞敦和王舒的胞弟王邃两个庸类,两人怯于迎战,直接放弃淮北大片城池土地,退守到了淮南盱眙。

    自此之后,晋军虽然与羯胡军队交攻不已,但却始终未能在淮北建立稳固据点,甚至就连盱眙、淮阴等淮水南岸的重镇都相继失守。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数年前淮上那场大战,石虎败退,羯国崩乱,情况才终于有所扭转,晋军终于踏足绝迹十多年的淮北之地,收复郡县疆土。

    糜统就是在这沦陷十年中渐渐壮大起来,等到羯胡败退之后也并未尽忠到底,率先举义率众归降,而且因为其人归降,徐州军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收复淮北徐州大片疆土。而因此举义之功,其人也被郗鉴任命为镇中相当重要的临淮太守,辖区从淮水往上直接下邳,乃是淮北徐州精华之地,坐拥万余兵众,乃是徐州军内首屈一指的实权军头。

    糜统驻军宿预,乃是徐州收复淮北境土之后在沛郡和下邳之间新筑一城。由此也能看出其人还是不得信重,更往北有彭城、下邳两座重镇,西面沛郡也不乏坚城,再往南便是泗水入淮的要津泗口。周边诸多要塞俱都不许,却将之安排在了泽野之间的平坦地带,就连城池都是新筑而成。

    这一类的安排其实无可厚非,糜统虽然率先归义,但毕竟也在羯国羽翼之下经营多年,郗鉴不可能对之信重不疑。而糜统作为一个降将,在战将如云的徐州也不敢奢望能够坐治要塞,他如今的权位,已经算是降将之中际遇最好的,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

    虽然本身乃是一名势大军头,但糜统却不是什么孔武勇壮之类,本身颇受齐鲁冠带之风影响,望去更像是一个中正平和的中年儒士。然而人不可貌相,能够在这混乱世道挣扎出头、跃居人前者,自然不可能是腐儒之类。事实上糜统其人不独弓马娴熟,其人上马击槊技艺更是号称徐北槊首。虽然武事夸显不算清誉,但也由此可见其人武力之高。

    糜统其人有三子,号为淮北三秀,各自都有超人武略战技,也是他得以掌控部众的得力臂助。糜氏父子加上他们的姻亲故旧,便组成了实力不算最强但也绝对不弱的淮北乡党武装集团,一旦彻底动员起来,最少可以集结起两万甲士。

    乱世之中,唯兵强马壮方可安寝,这也是为何徐州那些旧军头虽然看他们这个淮北小集团不顺眼,但却不敢有实质性敌对举动的原因之一。

    诚然哪怕他们就算集结起来,实力上也不如徐州原本那些军头们的联合。但一方面那些军头根本不可能彻底联结起来,另一方面如果敢于用强的话,他们就算是败了,也能凭着深厚的乡土基础将淮北徐州地彻底搅乱。所以双方俱都保持克制,即便有争执也不会撕破脸。毕竟军头们也只是求存求显,而不会没有意义的乱斗偕亡,同归于尽。

    此时位于宿预城中糜统官署内,有十数人集合在此,这些人便就都是糜氏的中坚力量。而在厅堂之下,则有一人跪在下方,其人上身赤裸,肩背上俱是淤肿杖痕,有的地方甚至还渗出血水,显然是刚刚受刑完毕。这一人便是糜统的长子糜孔,其人脸色惨淡,叩拜不语。

    “为何不战而退?”

    糜统眼望着长子,眸中闪烁着凶光。昨日刘徵乱军进攻下相淳于安,正是出于糜统的授意。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派遣长子糜孔率领千名嫡系部曲私兵南去隐藏在下相周边,务求要将淳于安全歼。结果糜孔居然不战而退,让淳于安存活下来!

    “伯英武勇敢战,也非莽撞轻率之人,之所以避战,应是自有筹算……”

    旁侧一名高冠老者眼望糜孔受刑惨状,心内颇有不忍,当即便开口说道。只是话讲到一半,便被糜统冷哼打断:“亲翁不必为这劣子周圆,我若不是因念或是另有隐情,这劣子单单不遵军令一桩,便足以受死!”

    糜孔听到这话,双肩蓦地一震,下意识抬头望向那高冠老者,老者乃是他的丈人,名为刘续。刘续刚刚被糜统不客气的打断话语,这会儿也是不乏尴尬,实在不便再开口。

    “儿子绝非怯战,只是心内存疑,不敢轻进。淳于安此人薄知兵事,武备不修,刘满率众数千往攻,本是必胜之局,结果反被淳于安杀败,可知必有强军入援,或是徐镇别部助战。儿所率区区千众,若下相有暗谋布局,即便趋战,未必得功。儿死战何惜,却恐亲长不知危局,更……”

    “蠢物!下相周遭,俱有哨望,若是淳于安真有强援,如何能避过诸多耳目?即便是通信回报,三五卒用即可,又何须你率众归报?”

    糜统虽然也好奇为何刘满不能杀灭淳于安,不过对于儿子这一借口仍是不能接受。他抬手一指席中次子,冷哼道:“将这蠢物带下去,禁足不得放出!”

    待到两个儿子离开后,糜统才叹息一声,又吩咐属下急召淳于安来见。他知在座众人或是不解他为何要与淳于安那个仁懦之辈过不去,一定要将其人置于死地。不过内情如何,他也实在不好告知于众。

    简单来说,就是被他刻意圈在野泽中的刘徵乱军渐渐有失控之势,他将要有玩火焚身之危。所以他要借用一个事件,将刘徵置于死地,同时也想取得下相这个地方,继续往南去渗透抵达淮水。

    下相这个地方本身他并不看在眼里,但是如果能够将之掌握在手,他就可以突破郗鉴对他的封锁,直接威胁到淮水南岸的盱眙,而且也能跟淮南直接进行交易,大收其利。无论是在生存环境上,还是在实际利益上,都会有极大的好处。

    对于糜统而言,他其实并没有是要做羯国臣子还是要做晋臣的觉悟,他所有智慧只是想获得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往年在刘徵的羽翼庇护之下壮大起来,羯国虽然败了,但他却没败,反而顺势华丽转身,正式甩开刘徵登台成为边郡太守。

    这也更让他感觉到自身拥有实力的重要性,他根本不必考虑羯国势大还是晋祚势大的问题,只要壮大自己,无论未来归于哪一方,旁人都要礼待于他。

    除掉刘徵对他而言意义颇大,一者可以掩盖掉他勾结乱军的罪证,二者可以因此得功、兼并刘徵部众壮大自己,三者则能取代掉刘徵,若是来日石堪再壮大起来向河南发展,需要联合的便是他了。

    然而刘徵也不是什么庸类,讲到旧日在淮北之地的威望甚至还超过了他。虽然此前糜统见机得早投降得快,借着南面徐州军威很是清扫了一批乡土为敌者,但他仍然能够感觉到除了他之外,还有人也在暗地里资助刘徵的乱军,而这些人极有可能就出自他的麾下。

    从内心而言,糜统是打算彻底搞掉刘徵这个旧日恩主。尤其眼见郗鉴日渐年迈,他虽然不清楚江东朝廷的政斗具体如何,但也知道每当边镇易帅,必然会有一系列的动荡,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酿生大乱,而混乱便是他这种人的机会。

    大概刘徵也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以求翻盘,所以他要尽快解决掉刘徵,然后集中精力为此准备。至于到时候是拥众自肥于乡土,还是倒向新一任的徐州刺史,又或者干脆夺下彭城勾结石堪南来,就要到时候看具体情况了。

    刘满所率的乱军在下相落败,弄成虎头蛇尾。糜统本身对此倒并不觉得如何,但是对于长子不敢直入下相,先一步抢占此处,这就让糜统又失望又愤怒。他本来打算坐收渔利,却没想到演变成打草惊蛇。

    此一战后,可以想见稍后郗鉴必要增兵于下相,让他更加不好谋求此地。打不开南面的封锁出路,他就没有左右逢源的底气。须知他的部众也非铁板一块,长久被困于这个四野无险之地,假使南北迟迟没有什么大的变故,他这个小团体很快就会被瓦解消化掉。

    他之所以急于要见淳于安,就是为了打听下相一战内情如何。如果郗鉴早在他眼皮底下布下一个狰狞陷阱,那么所图不仅仅只是刘徵乱军,或许还要带上他。如此一来,他就要考虑是否要和刘徵更深入联合一下,兴兵作乱了。

    这一些想法,糜统自然不会对人言。无关乎信任与否,只是没有必要弄得人尽皆知。一边沉思着,糜统一边命厅中众人各归所部,接下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肯定都会有战事发生。所以需要各部尽快集结人马,以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变化。

    高冠老者刘续离开太守府后,便有一名中年悍将快速行上前来搀扶着他将他送上牛车,继而低语道:“丈人今次入议,府君可有口风透出?”

    中年悍将乃是刘续的婿子,名为高仲,原本并不属于淮北这个小集团,而是广陵一个游食首领。刘续诸子俱亡,因其武勇兼孝顺,将其招为婿子而重用,此时听到高仲的问话,便叹息道:“糜子纪从乱日久,实在难于恭从。其人若久在位,必将祸我桑梓,我虽与他旧谊深厚,但也实在不愿受挟从乱。你所言之善归,究竟有几分可靠?”

    高仲听到这话,眸中顿时晶亮:“我与丈人已是一体,怎敢欺瞒导于恶途。旧年我因狂悖恶于梁公,梁公大义释我。另如今涡口镇将徐茂徐邃然,本也是我旧日恩主。若非丈人深眷,我早已入投淮南。还有一桩,丈人可知因何下相能胜?淳于安其人所恃,正是淮南强援!此事徐邃然密信道我,绝对无疑,而且乃是郗公请援……”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可迟疑。稍后你去将几家至亲接来,我实在不忍见他们跟随糜子纪奔往死地。”

    刘续闻言后便长叹一声,继而又在牛车上望向已经渐渐离远的太守府,淮上之地地久乱,生民哀号,好不容易休养几年,就这么安稳过活不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