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855 三番四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不是正式的礼庆场合,所以整个围圃内气氛也都不算严谨。整个场地中分成十多个大小仿佛的射场,到处都设火炬灯盏,因而光线也算充足。年轻人们或是在各个场地之间游走欣赏,或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切磋竞技,类似谢艾这样独身一人的也都不在少数。

    谢艾本非中州人士,之所以想要入场主要还是想要获取一些酬赠供他前往书阁借阅《馨士馆志》。其实他本身射技倒也不算太过出众,只是生在凉州边蛮之地,多少都要有所接触。兼之乡射所涉除了射技之外,对于礼制上还有颇高的要求,而这是他的长项,早前在凉州学里常常因此拔得头筹。

    位于围圃最中央有一座射场面积是旁处数倍都不止,而这里也聚集了最多的人,里里外外差不多有数百人。这里便是主要较技决胜的地方,凡胜者都可以获得一份礼货。

    谢艾一路行来,也听旁人议论馨士馆时常都有此类活动,选拔贤能之余也是为了补贴一下许多寒士用度,民风并不耻于言利,甚至觉得贤能之人困于贫寒反而是一种耻辱。要么是沽名钓誉、根本无益世之才,要么是性情乖戾、不能合流于众之徒。而真正德才俱备者,就该去奋力争取与自己匹配的境遇和名位。

    当谢艾抵达此处的时候,场上已经进行了几番较量。由于不是正式的乡射礼,所以器用的提供也都各随所便,既有礼仪中所用不满一石的礼弓,也有军中标准规制的一石大弓,甚至还有一些超过两石的强弓。

    提供的械用虽然不同,但较量的流程还是参照乡射的基本流程,即就是三番四射。参赛者共较量三轮,每一轮可发四矢,记筹领先者获胜。其中第一番既是暖场热身,也是对射技姿势等方面的练习,并不计入成绩。

    此时场中正有一名体态魁梧,身穿紧身袍服的壮年者担任教习,其人持弓行至场内,立在地上的射位符号上,先面向西,继而转首望向正南三十丈外的标靶处,双目平视靶心,而后缓缓将弓平端身前,拉弦引弓至于满处,蓦地飞矢而出,只听笃一声轻响,箭矢正中靶心至于白矢。所谓的白矢便是箭矢劲力充足,入靶极深以至于箭头都被摩擦发白。

    “好射艺!”

    围观众人见到这一幕,俱都拍掌叫好,而旁侧也有人开始介绍这一位壮年教习的身份:“这一位就是沈都督麾下胜武军莫兵尉,虽然言之兵尉,但如今已经积功任为胜武军军主。其人出身士家,全因勇武得用,早已名爵加身,前年南阳奔袭一战,便是这一位莫兵尉率领三十陷阵勇士直冲叛臣王国中军,将叛臣直斩帐下……”

    旁侧众人听到这话后,俱都是啧啧称赞。魏晋以降,士家兵户子弟乃是世道中最劣出身,向来受人鄙夷,哪怕近年在淮南都督府下这一状况有所扭转,但世道长久鄙视之风却非一时间能够扫除。所以无论何时,言起这一位莫兵尉,都是淮南都督府下一个传奇人物。虽然后续也有兵家子获得举用,但讲起影响之大、传颂之广,仍然无人能够超越。

    听到周遭众人议论,谢艾一方面也是有感于淮南沈都督对人才拔用不拘一格,另一方面也深感中州实在人才济济。他眼见那一位莫兵尉所用强弓远超两石,但在其人手中却是举重若轻,余力甚多,区区一个兵家子居然有如此勇力豪武,也难怪能够获得敬重举用。

    教习演示完毕后,六名参赛者分作三组登场。首先登场的两人年纪俱都不大,其中一个是早前门禁处的陈郡谢氏子弟谢万,其人仍是那一身稍显浮夸的打扮。至于另一侧一个少年人,面目俱都掩在兜鍪面甲之下,一身明光铠罩在明显尚未长足的身躯上,在灯火照耀下倒也熠熠生辉,颇为威风。

    这两人一丝不苟行入场内,模拟着刚才那位莫兵尉的动作,左侧的谢万先射,箭矢同样正中靶心,但却并未白矢,看得出技巧虽然有了,但是劲力却还未足。而后便是那覆面少年再射,如是四箭射完,命中率而言,覆面少年略胜一筹,但这也没什么,这一轮并不计成绩。而后两人对揖退场,换了另一组两人上前较量。

    第二番射相对第一番射,姿势上要求倒是没有那么严格,但却要正式记筹,不独命中准度,对于力道也有要求。至于第三番射,则就要开始起乐,较技者必须恰在礼乐固定的节点才能发射,若是错过节点,虽中不计,难度较之第二番要更强了数倍。

    首轮这六个参赛者,年纪俱都不大,但成绩却是非常亮眼,除了第三番射有两人错过节点和脱靶之外,余者俱都命中靶心,而且偶尔还能射出白矢。

    这一轮较技完毕之后,周遭围观者们已是满堂喝彩。射艺虽然是君子之争的较量,但真正精擅于此的却实在不多,或是失靶或是失乐。就算是凉州广选士子入学,但每年举行乡射的时候,真正能得上佳者却也只是偶尔有出。像这样六人俱有可观,实在是很少见,可见这六个年轻人肯定也不是寻常之人。

    果然三番射毕后,主位上一人起身介绍这几个参赛者身份,除了那个陈郡谢万之外,余者也都是南北世家子弟,要么是都督府属官家眷,有的已经在都督府任事。尤其当那个与谢万较技的少年人除下兜鍪面甲之后,主持者还未介绍其人身份,周遭围观者已是轰然喝彩起来。

    “如此年纪,如此良射嘉礼,可知必然不是凡类!果然,这一位郎君便是沈都督嫡亲幼弟,江东沈仆射次子沈阿鹤!”

    听到周遭人众如此激烈的喝彩声以及兴致勃勃谈论那一位少年郎君的身份,谢艾心中也是有些好奇,他心内对于沈都督的好奇已是炽热到难耐,也想通过其人嫡亲兄弟风姿一窥些许面貌,可是当他挤到人群前方时,那几个年轻人却已经施礼告退离场,不免让谢艾大感遗憾。

    场中比试仍在继续,但是有了此前六个年轻人的惊艳亮场,剩下的比试却难免乏味,虽然参加者众多,但却也再没能取得那么亮眼的成绩。虽然偶尔也会有让人眼前一亮者出现,但像此前那样六人俱都出色者却再也没有了。毕竟乡射所考校除了单纯的射技之外,还必须要对礼法礼制有着充足的熏陶。所以,乡射礼也被视作是对德行和力技的双重考验。

    谢艾在场中等待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轮到了他。上前录过乡籍名号之后,他便与另外五人等待轮上。谢艾本身并不以力量见著,况且他也并不打算在这里有什么一鸣惊人之举,所以只选择了寻常礼弓,待到轮上他这一组之后,便上前行云流水的完成了三番射击,成绩自然不出意外的拔得头筹,尤其在第三轮乐射中更是无可指摘,三番十二箭俱都白矢中靶,也因此赢得了周遭满堂喝彩。

    “阿鹤,这个人可用,刚才我已经查过,他是凉州远籍之人,此前也不在馆里出现过。”

    正当谢艾挑选礼酬的时候,却不知另一侧阴影早有人盯上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