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819 世道表率

0819 世道表率

        淮南队伍午时入城,一直到了入夜,城外欢迎之众都还没有散去。等到沈哲子入城后脱了戎装再换时服,出城再见,民众们才总算心意满足,有秩序的次第散场。

        早前的梁郡城作为军垒戍堡,规模算是不小,如今兼以民生商用,城池便又从原本的基础上有所扩增,外延出很大一部分,甚至有一座涂水上的水埭过半都被吞纳入城,成为傍城的一片湖泊,周遭颇有几分江东临水而居的情景。

        在这湖泊周边,已经多有民户定居。而且因为直通涂水,周遭也多商户买地修筑仓房货邸之类,已经是境内最繁华区域之一。虽然较之江东建康、京府之类大都邑不可相提并论,但如今的梁郡还在快速发展,未来能够达到怎样的极限,无论此境民众还是外来人员对此都是充满乐观。

        梁郡民众对于驸马到来的热情之高,不独体现在万众出城迎接的大场面,对于驸马起居也都热念在心。在归城途中,庾条便不乏暗羡道:“新年封诏下达,此乡生民得知能够奉食维周,俱都欢欣鼓舞,争相献用。新府已于仲月落成,便在东塘岸畔,恰逢维周行途归封,今日便可入住居养。”

        说话间,队伍便抵达城东湖畔,迎面便望见广阔的府邸,高耸壮观的牌楼仪门,单单正面便占据了水埭入城近半湖岸。沈哲子看到这不乏壮阔的府邸,心内则是有些不悦。他虽然一直勤于营建,不独白地之上兴建梁郡城,早年在都中也多造沈园、南苑等壮美园市,但那都是自有其意图目的。至于对自己真正居室如何,其实他是不甚在意。

        而且如今梁郡作为淮南的后补,虽然已无兵灾祸患,但是民用也要搭配淮南的军事大计划而投用。更何况梁郡虽然已经成为他的封邑所在,但其实他也根本没有时间于此常住,实在不值得劳民伤财,兴建广厦屋舍。甚至就连在寿春,他也仅仅只是居住在祖约旧邸,并没有再建宅邸。

        更何况他的封赏诏书是在新年正月才下达,传到梁郡后至此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此规模庞大的府邸便已经建成,工期如此紧迫,可以想见劳民伤财必然更加严重得多。

        庾条以降一众梁郡官员们见沈哲子只是立在府邸门前,脸上却殊少受用神态,反而眉头微蹙,大约也能猜到他心中所想。在郡府任事的沈氏门生马明匆匆行出,侧跪于途恭声道:“郡府自知郎主热于王事,惜于私用,实在未敢劳民损财。新府落成,实在是乡人踊跃,要报偿大恩,献土献用,不耗府库丝缕公帑,也未罢阻郡中一二事务。”

        此时籍在涂中的刑氏等乡宗首领们也都纷纷上前,拱手深拜道:“梁郡所治,俱承使君德政广施。早年若非使君入境创建,安有此境如今盛态!幸在王命嘉恩,分我乡民奉食使君,人心思慕,难忍使君居宿郊野,略作薄献,只望使君能够起居得宜。”

        庾条站在沈哲子身侧也是略作解释,梁郡为沈哲子兴建府邸的事情他真是不知,从年初他便入都又要参加各种典礼,一直到了上月沈哲子归期落实才归镇准备迎接。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这座府邸已经建成了大半。

        沈哲子听到这些话,脸色才略有好转,继而便说道:“乡人重赠,本是却之不恭。然则我也王命遣用,纵有一二补益乡野,都是分内之事,决不可恃此而大享私馈!马行之你是门下旧人,不能力阻乡人盛情捐用,稍后自来门下受训。另册录建府劳用,来日俱都备礼返偿!”

        旁侧众人见状还要再劝,但沈哲子又正色道:“盛情我是深领铭记,然则封用俸食,自有典章规定。此事就此言定,还望乡老群贤爱我,勿再软迫。”

        这一座宏大府邸的来由,或许真的不是郡府出面组织建成,但如果说完全没有郡府的影子,沈哲子也是不相信。梁郡态势较之淮南虽好,但物用基础仍是薄弱,如此一座府邸在这么短时间内建成,耗用钱粮甚至可达千万之数。乡人们无论再怎么敬爱他,也不可能如此没有尺度。

        既然府邸已经建成,沈哲子也就接受下来,但是凭他家家境,实在没有必要再如此侵占乡民财物,所以下令耗用俱都偿还。也是通过这种态度,打杀一下江东传过来的时弊世风。虽然世风的扭转并非朝夕之内,但他也是不能容许自己能够话事的地方这种风气越演越烈。

        沈哲子如此态度,难免令氛围略有尴尬,众人也都讪讪住口,不敢再多说什么。该要进行的继续进行,一众人簇拥沈哲子行入这一座新的郡公府,府内已备盛宴,也如淮南一样并无酒水。因为刚才之事,众人难免各怀心事并警醒,在陪同进餐之后,也就不再久留,各自起身告辞,不扰驸马休息。

        待到宴席散场,沈哲子留下庾条,谈论一下梁郡如今的各项政务事宜。

        言及刚才之事,庾条不免叹息一声:“维周你日渐年长,风骨也是日趋肃正。你是胸怀广阔,不恋小利,然则世道如此,固执自清,难免要远于众啊。”

        庾家虽然不如沈氏豪富,但是庾条早年经营隐爵,本身也是家底殷厚,所以他入治梁郡以来,作风也颇清正。但是身在此世,蛛丝牵扯的人际关系,也谈不上清廉如水,只是没有必要主动去做罢了。

        沈哲子闻言后便笑语道:“小舅善言规劝,如今的我却是不能苟同了。如今南北形势已有逆转,人事不可再寻旧俗。兴复社稷,绝非独仰甲兵强盛,诸多时弊也要有所革除。时誉举我,以为表率,那么我便要以身作则,身重道义。即便有不解,也非远于我,而是远于义。大道功途便在脚下,若还迷于小利左右瞻望,那不过是恶鄙俗流,虽远不惜。”

        庾条听到这话,眸光也是微有光彩流转,在席中拍手笑道:“大道身执,能够不为众情所困,不为世风所扰,勇为表率,大概只有这样的气概,维周你才能兴创浩大功勋!如今江东不乏俗流,多以侥幸论你,我是深盼维周今次归都,能以壮气言行训斥那些愚蠢之众!”

        沈哲子闻言后便也笑起来,同时跟庾条讲述一下如今淮南一些法令规矩,虽然并不要求每一名属官俱都洁身自好,但是凡有馈赠领受,俱都要报备府下。虽然一开始施行起来的时候也是群情骚动,多有纷扰,毕竟时下人情往来风气实在太炽,无限南北,难以禁绝,但在施行一段时间后,也就成为定规,已经很少再有反对之声。

        庾条又在府内聊了一段时间,因为沈哲子不能常住,明日便要继续上路,也就不再打扰沈哲子休息。

        送走庾条之后,沈哲子才往府内行去。这座新建的府邸,占地十数顷之多,虽然建筑风格不及都内乌衣巷公主府华美,但是面积却要大得多。今次随行归都的沈云、谢奕等人不耐应酬,简直此前身在戎戍不得放松,这会儿早已经寻来船只从府内登船游湖去了。清凉月色下,隐隐传来这些人在湖面上的鬼哭狼嚎声。

        沈哲子在这座府邸中稍作游览,对于这个新的家院心内倒也不乏好奇,这也算是正式在江北安了家。日后他虽然不会于此常住,不过大可将家中子弟引过江来在此居住一段时间,适应了江北的生活之后再选入淮南镇中任用。

        行入内府之后,沈哲子看到兴男公主正坐在花厅中望着窗外夜色怔怔出神,神态略有几分萧索,心情看起来似乎不算太好。他便行过去坐在公主身畔,握住女郎那素白柔荑,温声道:“娘子自向淮南以来,便像有心事萦怀,今次踏上归程,愁容更多,你是担心我又要把你弃留都下?”

        “你瞧得出我有心事?”

        兴男公主听到这话,先作捧心,而后捂面,点了点头又摇摇头,片刻后才叹息一声,身躯软倒偎在沈哲子怀内,不乏丧气道:“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心事能瞒得住你!明明我都打算藏起不告你知,总要被你看破!”

        讲到这里,她语调便更显落寞:“夫郎你把我留在咱们这座新府,不要再携我过江好不好?”

        沈哲子闻言后便笑道:“往年我不愿携你赴任,那是因为军务繁重,你若居留军旅实在太多不便,南北风土又是殊异,担心娘子你会受不住。眼下军势扭转,你也没因风土变异害病。要是还想随我归镇,我又怎么会弃你。或许未来,我们便要常住江北乃至中原都未定。”

        “真的?”

        兴男公主听到这话后,眸子不禁一亮,心情略有好转,可是很快情绪又低落下来:“我也不是因为这事烦忧,你就算再把我留在江东,我也有办法再逐你而去。我不想过江,我、我只是、我只是……唉,我若不说,心情总是积郁,说出来又怕让你烦忧……”

        沈哲子听到这里后,心内已是一动,继而垂首低语道:“是不是台省内苑有什么风传异声,让你烦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73997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