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726 祖氏识奸

0726 祖氏识奸

        早在中山王石虎争取领军南下的时候,祖约便极力帮忙促成此事。如今也随军而出,总算宿愿得偿。

        他一介降将,身份又是尴尬,自然不可能有独立领军的机会,只是被禁养在石虎军帐左近,身边虽有兵卒听用,但同时这些人也负责监视着他。

        祖约心内也明白,石虎其人看似勇傲,实则心内倍存猜忌,这一点如赵主石勒如出一辙。所以今次得以随军,他也不敢奢望能够重复往年的权位气象。故地重游,聊慰失望之情,也希望能够找到机会改善一下他在奴国处境。

        石聪谯国之败,消息传入军中后,祖约心情可谓复杂。他与石聪也算宿敌,早年隔淮对峙,互有交战,甚至于他疯狂之后的败亡,都是由其人并石堪这两员乞活残余之将促成。

        得知石聪战败,祖约最开始是不乏幸灾乐祸的。早年若非石聪等人攻其不备,他未必会沦落到如今这个下场,极有可能与苏峻分掌内外,瓜分江东大权,位极人臣!彼此之间说是仇深、不共戴天也不为过。所以,石聪处境越凶险,他的心里便越高兴。

        但另一方面,无论他承不承认石聪其人之才干,他总是败于此人之手。可是早年这个曾将自己陷于万劫不复的仇敌,如今却被江东一个小儿辈击败,这让他情理上有些接受不了。

        早年他继承兄业,称霸淮中,震慑江东的时候,吴兴沈氏不过江东一土豪门户而已。就连沈士居都不在他眼中,更不要说区区一个吴中小儿。

        可是现在,昔日方伯霸主,如今已成寄人篱下的劫余伧徒。而原本寂寂无名之徒,不只占据了他的旧基业,而且还击败了曾经打败他的宿敌。

        这让祖约心情一时间有些沉重,且不乏懊悔纠结。但眼下的他,甚至就连躲在角落里独品这一份失望落寞都没有资格。

        豫南之败不只影响到大军士气,对于境土人心也有搅动。中山王石虎转以绥靖姿态向地方略作示好,许多乡宗门户多迫于军势纷纷入军求见。每当这时候,石虎便多让他也出席接待这些人家。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祖约旧镇豫南,但凡稍有势力的乡宗门户俱都认识。有他居中为联络,自然能有事半功倍之效。另一方面,石虎大概也是想要以此来震慑这些乡宗:就连他这个原本的豫州刺史,如今也只能卑事石虎,自然能够打消许多乡宗人家的对抗之心。

        然而这样一来,祖约情感上自然难以接受,以落魄之身屡见他往年治下之民。那些人无论是虚礼关怀,还是嗤笑讥讽,都令祖约羞惭欲死,情难面对。

        但是很可惜,他并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只能任由石虎摆布玩弄。唯一廖感欣慰的是,看到儿子祖青在石虎身边越来越受重用,虽然年只在十多岁,但却仍能得以随军,甚至石虎每谋大事都不作退避。

        父子两个表面上仍是作态,恨不能致对方于死地,以满足石虎那畸形趣味,但私下里也已经有了稳定的交流渠道。许多有关石虎的深谋,祖青都暗里传递给祖约。这能让祖约更加了解石虎的心迹,每有献策都能得用,也一点点改善着他的处境。

        这一天,祖约又在军中接待了几名旧部,将人送出的时候恰好看到秦肃秦子重正率几名兵卒巡营经过,当即便指着远处的秦肃说道:“方才与君多言旧事,感慨实多。我记得你家姻亲庐江秦氏,如今秦家正有子弟秦子重在军中任事,要不要帮你引见一下?”

        那人听到这话便循着祖约所指方向望去,眺望良久才摇头道:“祖公大概是视错,若是旁人,我还不敢确认。但若说秦子重,早前此人在黄权麾下任事,两年前我还见过一次,绝非对面那人。”

        祖约听到这话,脸色便微微一变,又引着这人行往旁处低声询问几句,听到那人再次确言,这才将人送走,继而便若有所思的回了营帐。

        到了夜间宿营的时候,辛宾刚刚归营卸甲,旋即便有中军内卒来传讯说是祖约有请。他也不疑有他,当即便起身跟随往中军宿处而去。

        进入营帐后,见祖约时服于席,辛宾便上前见礼。

        “子重你不必多礼,快到近前来坐。”

        祖约笑着对辛宾招招手,示意他到近前来,凝望对方少顷,然后才笑语道:“早前是我连累了子重啊,大王虽然用我,心内仍存戒备。此前诸将勇出猎功,因为子重你是我所荐,反而不能得出,拘禁营中,错过了外出猎功的良机啊。”

        “祖公何出此言?若非明公举用,仆至今不过卑伧于下,绝难有今时之任。幸进至此,余愿已足。更何况虐乡求宠,人所不齿,本非壮士所为。”

        辛宾连忙说道,毫无抱怨姿态。

        “子重这么说,无非想让我安心无愧罢了。方今之世,士庶竟进,若能持节封侯,又何必在意手段如何。子重你身边不乏骁勇部曲,若能得以大展其才,绝不逊于如今大王帐下几名良将。今次大军南来猎功,乃是丈夫扬名显位的良机。一步落于人后,事事都受掣肘。”

        讲到这里,祖约脸上不乏歉疚,又对辛宾说道:“相识以来,我是多享子重助力,如今也是真心想再帮你一把。子重你不是甘于平庸之辈,如何猎功取位应该自有筹划,眼下也无旁人,不妨直接道来。若能帮得上你,我是绝不推辞。”

        辛宾听到这里,心内难免一喜,他是真的想要让祖约帮一帮他脱离大军。此前军纪虽然散漫,但是距离淮南还太遥远,他若贸然率部脱离大军,会有太多凶险。可是随着渐近淮南,军纪陡然变得严明起来,行营宿寝俱有严厉的规定,竟让他找不到机会脱离羯奴大军。

        随着路程越来越近淮南,辛宾心内也是多有焦虑。他这里已经探知到许多羯胡内部情报,甚至包括大军统帅石虎与郭敖的积怨矛盾都在往日祖约的絮叨中了解到不少,正该赶紧传回淮南去供驸马取舍判断,以做出相应的安排应对。

        可是现在看来,单凭他自己之力想要脱离大军实在是有些困难,他如今在羯奴军队中虽然担任一个幢主营长,但也并不算是什么显职。

        如今羯胡大军内多有滥赏滥封,比如石虎最亲近的几千中军督营将士,哪怕就连小卒几乎都有一个城门督又或裨将军职。至于杂胡义从中则更严重,就连正式的将军号都泛滥成灾。有的是正式行文册赏,有的干脆自拟,只求称呼起来威武,倒也无人深究禁止。

        迟迟不能脱离奴军南下传递消息,等到奴兵真的压境对寿春形成围攻之势、兵临城下,再想传递消息则更难,而且意义也已经不大了。

        此时听到祖约表态愿意帮忙,辛宾自然欣喜得很,稍作沉吟后便说道:“仆是卑是显,本不敢作更大进望。然则多受祖公提携恩用,若无一二寸进之心也实在愧对祖公。此前仆亦有浅思,淮南本我乡土,多有亲厚旧人在彼,所以便想先行一步,为大军招募乡中勇武以作策应。今日祖公有问,不敢隐瞒,只因人微言轻,不敢宣露于外。”

        “你是这么想的?”

        祖约听到这回答,便垂首思忖起来,眸中略有幽光闪烁,片刻后才又望向辛宾说道:“今次羯国大军几十万南来,乃是近年未有之强盛兵甲,雄兵力摧,实在不必再假偏谋。子重你这一想,倒是有些多余。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别的求功之路,仍须子重先往淮南。”

        听到祖约不认可自己的说辞,辛宾心内当即便略有失望,待听到后一句,脸上才又露出喜色:“祖公但有所教,仆绝不敢辞!”

        “淮南沈维周,本为江东小儿辈,不可谓之知兵,只是胆大妄为。今次羯国大军还未抵境,他竟敢过淮烈进邀战。石聪此贼太负恩用,居然不能抗拒,实在太辱军威。中山王为此大怒,欲选壮士潜伏过淮,寻觅机会将沈维周刺杀于镇。子重你本乡土久居,深悉地理,所部又多骁勇悍卒,正宜入选。你若有志于此奇功,我便在中山王面前力荐,不知你愿不愿意?”

        讲到这里,祖约便眯着眼仔细打量着辛宾,神态颇有几分高深。

        “刺杀沈维周?”

        辛宾听到这里,脸色已是陡然一变,忙不迭问道:“中山王安排几路人马?大军如此雄势,怎么能为这种阴谋刺杀邪祟之举?即便得手,这也会令四夷耻笑啊!”

        祖约听到这话后,已是摆手笑起来:“此谋生于中山王,旁人又怎么进言劝阻。我只是觉得这对子重而言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所以才问一问你,不知你可愿一行?”

        “我……仆当然愿意!还望祖公力助,能够抢发于前,不要被别的亡命之徒争得此功!”

        辛宾久在中山王府,深知王府中多养壮力游侠,若真的有此谋划,驸马可能真会有危险。即便不能成功,也必然会令镇中人心惶惶。所以他已是恨不能插翅过江,早早报告此事,令驸马有所防备。

        祖约听到这里,笑容中多了几分笃定,继而便摆手笑道:“这还只是构想,一时之念,未必就会付诸行动。更何况眼下淮上江防必然严密,也难泅渡过淮,更不要说以异类接近镇中方伯行险一刺。不过子重你也不必失望,稍后再有什么机会,我必即刻道你。”

        辛宾听到这话,确是又有庆幸又有失望,却还不知祖约只是在试探他,闻言后也只能心事重重的告退。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63617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