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713 耻于人后

0713 耻于人后

        谢奕在密林外跳脚打骂萧元东不讲道义,甚至于将自己部众都召集起来,准备再冲回林中去。

        今次诸将外出猎功,他的表现虽然尚算优异,但功事谁又嫌多。更何况缴获战马在诸多事功当中本就名列前茅,若能得获百数匹战马,论功要比他早前斩杀一个羯奴护军还要高得多。

        毕竟羯奴在地方上军职泛滥,大凡奴将只要稍拥数百千数兵众,都可得一将军号,又或护军、城主之职。如果不是奴众中极负威名者,也根本算不得什么,无非一颗腥臭奴首而已。

        但战马则不同,以往在淮南,这方面的需求还不算太大。可是一旦过了淮水,淮南军在这方面的短板便暴露无遗。骑兵规模太小,不足形成大规模的冲击,因而必须要仰仗水军的后援和补给,对水道的依赖实在太严重。

        谢奕等人近来在淮北之地游荡,也多受此困,明显的感觉到那些奴兵们也窥破了淮南军的缺陷,活动地域尽量远离水道,越来越难遇到合适的对手。且就算是遭遇到彼此交战,一旦战事不利,奴兵便能仰仗机动力而快速脱战,极难全歼。

        如果有足够的战马组织起大队骑兵,淮南军近来在此境扰敌战果还要远胜当下数倍有余!

        然而无论谢奕怎么叫骂,密林内都无声息。他又不能真的率众攻打进去,一时间倒有些无计可施。

        过了大半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萧元东才施施然行出密林。

        谢奕见状,更是气急败坏,冲上去提拳就要打。而萧元东却一脸怡然自得,笑吟吟道:“你在这里吵闹什么,也不觉得累,反让淮北乡民见我王师各部不谐,我又没说不携你一程。”

        谢奕初时还是怒目飞挑,待冲至近前便听萧元东此语,挥起的胳膊骤然顿住,攥起的拳头也舒展开,手掌轻轻拂在萧元东肩畔,温情脉脉道:“元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之间,难道只有这些话可说?早前得你告急之讯,我是五内俱焚,肝胆……”

        萧元东退开一步,打落谢奕手掌,似笑非笑道:“那你刚才在林外辱骂?”

        “只是温故知新罢了,又不是在骂你。似你我这类寒卒,又无庾三、沈五那么无耻,总要精勤于技,互为臂膀,才能稍争一二啊。”

        谢奕干笑一声,神态温顺无比,两手虚搀,一脸谄媚:“方才那乡人所言猎马,不知是……”

        “你我之间,不是并非只有这些话可说?我倒想听听还有什么别的可说,你说吧。”

        萧元东闻言后却是呵呵一笑,今次总算有筹码可以拿捏谢奕,想到这小子早前归营在他面前诸多炫耀,大有吐气扬眉之感。

        谢奕眉弓已是颤了一颤,情知这小子必然要趁此为难他一番,本来脸面与他而言只是身外物,但开始便被逐出林外,根本不知能获多少。若只得一二十匹战马,那他这脸面可就丢的太可惜了。而且还不会算完,以后这损友必会以此没完没了的以此嘲笑。

        心内略一转念,谢奕便直起腰来,一脸旷达淡然之色,傲然道:“你既然不愿多谈,那也无谓勉强。我谢无奕如今在这淮域也非无名之辈,功事但凭自取,绝无强人所难。”

        “你是担心所获太少,不足低头吧?我不妨道你一二,今次若能成事,镇中或能再集一军骑甲,届时你若愿意至我麾下,这也好说。”

        萧元东笑声更大,神态十足自得。

        谢奕听到这话,眸光已是透亮,疾问道:“莫非能得数千战马?你不是在诈我?”

        “信或不信,凭你自决了。”

        萧元东哈哈一笑,继而便皱眉道:“先前你说我无道义?”

        “是这么说过,不过你若肯改了,倒也不必自责负疚。”

        萧元东听到这话后,笑声却是戛然而止:“你说什么?”

        这会儿谢奕却是一脸淡然之色,呵呵一笑:“你要恭顺一些,仔细将乡人告你之事讲给我听,我才考虑要不要助你克成此功。难道你以为单凭自己所部,就能得此奇功?”

        “谢二,你……”

        萧元东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谢奕的无耻,一时为之气结,不过在稍作沉吟后便冷笑道:“罢了,你与我所统也是仿佛,加你不多,弃你不少。这么一想,我还是去寻庾三讨论此事更加妥当。”

        说罢,他便转身复往林内行去,而身后的谢奕则是一脸僵态,片刻后已成幽怨,语调也转为凄楚:“萧郎安忍弃我?庾三不过一个恃众行凶之徒,怎比你我同境同愁!你身困至此,又是何人救你?我是一时失态浪言,但其实心迹如何,你难道不知?”

        萧元东听他语气,顿生毛骨悚然之感,当即便回身摆手:“若想分食,即刻住口!乖乖随上来,明日助我将这些乡众送归营地,再说其他。”

        “都听你的!”

        谢奕谄笑着凑上来,又是一番挤眉弄眼,同时还不忘再说庾曼之几句坏话:“庾三那狂徒,有其丈人之势可仗,近来每发狂声。元东你若与他共谋,不过更增他狂态。怎如你我并肩,共取大功,届时倒要让其他人俗眼得辨谁是英雄!”

        “你也没有比他谦逊太多!”

        萧元东撇撇嘴角,扫了谢奕一眼。

        “是、是!我是豚彘乍肥,不知轻重。幸在良友雅量包涵,不至积重难返,来日必改,谦虚做人!”

        谢奕连连点头,一副自悔之状,又斜着眼小心问道:“真有那么多马力可取?但如此大事,怎会是寻常乡人能知?”

        “那个刘迪刘二郎可不是寻常乡野俗类,我是打算将他引入我部,不作寻常卒用。哈哈,谢二你恶声人厌,是招揽不到此等贤士来投的!”

        萧元东不乏炫耀的讲了讲那刘迪诸多异能,顺便又刺了谢奕几句,早前心内所积愤懑,顿觉一扫而空。

        谢奕眼下还盼与萧元东一起猎取大功,闻言后心内虽然已是颇多愤慨,但嘴上还是频频应声。

        两人再归林中,坐回乡人们在树林里作出的平坦营地,此时借着篝火之光,才发觉这营地虽然不乏简陋,但却颇成章法,于是对于萧元东言中不乏推崇的那乡人刘迪也颇好奇。

        此时萧元东也早不再将那刘迪视作寻常乡人,配以甲刀算是辟用,坐下后便将人唤至近前,又让他将先前所说之事在复述一遍,让他与谢奕能够共商。彼此旧谊深厚,寻常玩笑无伤大雅,但正事上却还知道轻重。

        于是刘迪便又继续讲述一遍,这又与他身世旧业相关。

        他早前所言与亲长在外觅食,其实是早年赵主石勒尚未一统中原时,曾在左近汝南葛陂制舟欲要南击当时尚未于江表建制的琅琊王司马睿。当时他家也是乡中巨室,因而家财人丁俱被奴兵征用。后来奴兵返回北地,他们一家便也只能随军离乡。

        一家人身陷奴部,后来脱离军中,便在北地贩卖私马兼职盗匪。当时北地尚有汉赵与石赵对攻,夹缝之间倒也能活。后来汉赵在关中覆灭,石赵便加大了清剿之力,加之部众出卖,他们这个团伙便被击破,或降或死。

        刘迪父辈不愿再事奴,便带几名亲众归乡,却死在了途中。刘迪秉承遗愿,最终护送骸骨归乡,虽然乡土早已人物皆非,但总算也是落叶归根。

        “早闻江东沈侯统王师收复淮南,本来打算除丧之后便过淮投军,却没想到身还未动,大灾已经临头。不忍抛弃乡众,只能受掳于此。”

        稍作叹息,刘迪才又说道:“年前外出置货,偶见早年共事旧人,正在谯国监任马事。牛马畜用,多在竹邑,城父之间。旧人曾邀我,但因不愿再受奴用,因而拒绝。奴本无马政,全以掳掠足用。今者王师少马,小民愿为刺探虚实,稍得资讯,供将军取舍。”

        谢奕听到这里,才知萧元东为何那么自得,这可绝对不是什么三五十匹马的小事情!要知道眼下谯郡奴兵本就在为即将到来的大军掳掠征集耗用,可想而知若是此事能成,所获将会丰厚的难以想象!

        此前他还自信满满以为萧元东没了他不能成事,可是在听刘迪说完之后,才发现就算加上他,单凭他们两部人力,也根本难以操作如此大事,甚至连试都不敢试!如果说此事或还有一成的成功几率,但要是打草惊蛇,那是绝无可能成功,到时他们也就不是有无功事的问题,而是大错了!

        想到这里,谢奕便恨得牙痒,其中利害,他不相信萧元东不清楚,他们能做的只有将这件事汇报上去,根本不敢私自有举动尝试。这小子分明还是在诈他,只是事情并不像他先前所想那么微小,而是大的超出他们的能力!

        “好得很!萧元东,这件事我记下了!”

        谢奕恨恨瞪了萧元东一眼,想到自己先前那姿态之低,都感到脸红,深以为耻。

        萧元东闻言后则哈哈一笑,神态可谓惬意,待见谢奕视线又在刘迪身上扫来扫去,不免便警惕起来:“你想做什么?”

        “我在想,你多半要空欢喜一场。若这刘迪所言属实,且能帮助做成此事,驸马未必会将他放在旅下遣用。”

        谢奕凑在萧元东耳边低语一句,待见萧元东神色略有异变继而便有纠结,心情便转好起来,继而便转头向刘迪询问其人在北时所历种种。

        这一夜再也无事发生,第二天一早,众人便就起行往江边赶去。

        淮南军自有后继补给,倒也不需贪图乡人这些口粮,多日以来终于得以饱餐,所以这些乡人精神也都极好,有一种得救的庆幸,对于来日将要被安排向何方,俱都欣然以往。反正再差,也不可能比早前要被奴众驱往赴死还差。

        将近午时,一行人便与水军会师,暂时可以算得上是安全。谢奕先行一步,赶往南面的临时营地通知请援接应,而萧元东则护送缓行。

        就这么再行两日,便到了他们这一军在淮北的临时营地。这营地规模并不小,原本是涡水上一处河湾,左近还有几座原本乡人们修筑的水埭,近日因王师至此,又招募乡人游食多有开掘,至今已经形成一处面积颇大的港湾,乃是徐州军与淮南军共用的一处水寨,共停泊大大小小战船数十艘,往来军卒也有数千众。

        乡人们自然有在外的军卒负责疏导安置,萧元东甚至等不及交接清楚,留下邢岳负责,自己则急不可耐引着刘迪等往营中行去。正行至半途,便见谢奕一脸贱笑的迎上来,与其同行者还有庾曼之。两人勾肩搭背,神情俱都促狭古怪,而谢奕也像是早就忘了对庾曼之诸多鄙夷的事情。

        “你做了什么?”

        萧元东见状,心内已经觉得有些不妙,满脸狐疑之色,怒视谢奕。

        谢奕则哈哈一笑,继而便转头对庾曼之笑道:“你瞧瞧这小子,似是穷人乍富,怀拥千金,看谁都像不怀好意。”

        而庾曼之也大笑道:“还是要有体谅,元东也不容易,诸多奔波,所获却少,不甘心来日任我麾下。哈哈,这却是难免啊!早前应二缀上一部奴师,与我前后共击,连杀并俘,所获几百,积功更多,可不是一时就能追上!”

        听他二人一唱一和,萧元东更觉不爽,眸子一转后冷笑道:“庾三,你真是俗眼昏聩!前日谢二还跟我说,你若非丈人掌兵可恃,必是积功位末,绝无可能跃前!”

        庾曼之听到这话,脸上笑容顿时荡然无存,胳膊也从谢奕肩上收回,满脸不善的望去。

        “他这是挑拨……”

        “你敢说你没说过此类言语?”

        “那你还说……”

        听这两人斗嘴,庾曼之脸色更黑,忿忿道:“你们这些庸人还有脸讥我?来日分营俱要做我帐下小卒,届时看你们还嚣张!再说我得自家丈人亲爱,又有何可笑?反倒是沈云貉……”

        几人正在这里打闹成一团,旁侧突然响起一声冷哼:“你们俱都已是兵长之选,却还如此浪行狂言,要让兵众师从何态?”

        说话间,沈牧从后方行来,身披明光铠,后方则有四五十名亲兵随行,可谓威风凛凛,不怒自威。几人见状,忙不迭收敛笑容,不敢再笑闹。话说回来,他们近来之所以如此热衷于积功求进,多半是被沈牧招摇所逼的!

        “哪一个是刘迪刘二郎?”

        沈牧震住了这几人,而后才转望向萧元东身后几名乡人,待刘迪行出见礼,脸上才稍有温和之色,对他招招手说道:“你眼下还非戎身,倒也不必拘礼。我率下这几兵长是有几分浪态,若有怠慢,不要在意。劳行至此,需不需要休息一下?若是不用,眼下可随我去见将主?”

        刘二郎闻言后自是忙不迭恭然应声,随行根上。沈牧又指了指萧元东,说道:“元东,你也来吧。”

        “哪一位将主?”

        萧元东闻言后略有诧异,继而便望向谢奕。

        “驸马刚刚入营……”

        谢奕行上来,笑语说道。

        萧元东听到这话,脸色已是一黑:“你报上去的?”

        “还没来得及……”

        谢奕不乏遗憾道,倒也坦诚不否认自己确有这个想法。什么叫他是招揽不到贤士来投?他是乐见萧元东也落一场空欢喜。

        “废话什么!无事在身就速速归营休息,稍后还有各军汇此,届时都要给新来之师腾出营房!”

        沈牧转过身来低斥一声,而几人闻言后目光皆有闪烁,凑上去低声问道:“诸军汇此,是要有大的捕猎?”

        “这不是你们该考虑的事情,若想早知军情,来日各自努力求进。一个个任诞无状,不知所谓,何日才能督治军马,得悉秘要!”

        沈牧一副高位者姿态,而后便怒其不争的叹息一声。

        待到几人离开后,庾曼之忿忿道:“你瞧他这狂态,不过先达一步,已是眼内无人!不过是年高几岁罢了,我如今已是积功之首,也都没有如此狂态!日后归都,他若再少财用,大家都不要借他!”

        “你也没有比他谦逊多少!”

        谢奕闻言后嘴角一撇,望着庾曼之一脸不屑道。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5947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