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87 教子

0687 教子

        武士们的居住区与石虎并其亲眷居住的内府尚有一段不远的距离,而且这中间防事周全,守卫极多,完全不逊于一座坚城。除非调集大规模的兵众攻打,否则很难小规模的突入进去。

        可见这个中山王虽然热衷于豢养悍卒凶徒,但也深知这些武力一旦失控的危害程度。而在这一路行入的过程中,辛宾也明白想要刺杀石虎真的很困难,尤其对当下的他而言,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后,他转而开始思忖石虎因何突然召见自己,而自己又能通过这一机会达成怎样的目的?

        虽然身在中山王府,行动上有诸多不便,但通过与那些武士们的接触交流,辛宾对于外界的讯息也并非一无所知。江东朝廷在江北战事的全面突破,尤其是驸马沈侯接连收复重镇,对他们这些身在敌国险境中的部下们而言,更是一种极大的鼓舞。

        石虎王府中所豢养的这些武士,成分本就极为复杂,并不独限于羯奴和晋人,各族杂胡同样占了很大的比例。简而言之,就是北地一群唯恐天下不乱,存心趁火打劫的亡命之徒。

        而这些人对时局的某些看法和推测,稍加留意总结便能得出一个结论,随着江东朝廷在南面战事的突破,石赵内部处境堪忧。

        虽然王师眼下尚在汉沔、淮水一线,仅仅只是恢复了些许早年的对峙形势,还没有直接进攻到中原地区,但对人心的震撼却是极大。

        过往这些年,石赵虽然将北地许多割据势力一一剪除,已经占据了华夏之地,但人心的归附和局势的平稳却非朝夕之间能够完成。单纯从法统性而言,继承了中朝遗泽的江东朝廷无疑还是具有优势,乃是晋人正统所在。

        石赵虽然国势兴盛一时,但其正统性却还远远不够。在大多数人心目中,赵主石勒不过只是一个趁着天下大乱而跃起的胡酋而已,而在一些不甘居人下的人看来,彼能为之,我亦能为之!

        高位重权,兵强马壮者居之!就算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无逐鹿中原的野心,但毫无疑问,只有天下复归于动荡,他们这些亡命徒才会有更多的出头机会。讲到武勇暴虐,他们未必落于如今赵国中居于高位的那一群,所欠者唯独机会而已!

        可以预见,石赵如果没有什么强力的举措,实在很难震慑住内内外外许多骚动的人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石虎召见自己,目的可想而知。极有可能此人是想了解一下淮地形势,或许已经有了领兵与南面作战的想法。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辛宾心内便有几分焦虑。虽然他在石虎府中只是一门客武士而已,但是单凭自己所见浅表,已经能够感觉到单纯从兵事而言,赵国甲兵之盛是要远远超过江东。若石虎真的要率大军南向攻打驸马所在,实在不是一桩幸事!

        “要不要稍微夸大一下淮地形势凶险,让石贼不敢南掠?”

        辛宾心内自然浮现出这个想法,而这时候,他已经穿过一道牌楼门庭,身在王府内域。

        “且先在此等候,不许随意走动,若是犯禁,即刻丧命于此!”

        那引路之人将辛宾领到一间厅室门前,随手一指于内,言中不乏威胁,匆匆吩咐一声便转身离去:“稍后大王若是有暇,自会使人召见。”

        辛宾探头一望,只见厅室中已经坐了二三十人,大概都是等待召见者,心中不免自嘲一笑,暗觉自己先前那想法实在有些托大。

        他不过王府一门客而已,能不能得召见还是未知,更不要说去影响到石虎的想法。不要说他,只怕他那个名义上的主公,已经丧身南土的黄权只怕也难做到。

        于是他也不再多想其他,当即便行入室内,摆出一个凶悍姿态,在厅室内安然坐下。

        中山王府内一殿堂中,石虎正在宴请桃豹等一众族中旧将。从时间来看,这些人是在从建德宫退下不久后便来到中山王府,早先主上那一番不乏严厉的训斥,或是不解其意,或是根本就不在乎。

        酒热正酣,一群胡将们言辞也越发放诞起来。

        席中一名虬髯胡将醉眼迷离,手捧酒器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先是大笑两声,而后才叹息道:“主上权位越高,胆略反倒不如以往,今次南虏浅进,不过一桩小事而已,主上居然就忧虑难当,不能安心!纵然主上已是年高,但国中尚有我等英豪,难道还能让南虏兵入中原?”

        这话一出口,殿堂内原本喧闹的气氛陡然一凝。虽然众人心内多半此想,但公然臧否君王终究还是不妥。因而一时间无人敢于接口,俱都偷眼望向上席中的中山王石虎。

        石虎怀揽酒杯,通红的脸庞看不出喜怒,然而坐在其席畔的长子齐王石邃,神态已有几分怒色,手指扣在腰际刀柄,已是不乏跃然而起之势。

        “张劢醉了!”

        坐在侧首的桃豹起身拉住那人肩膀,用力拍了两下将他头颅按低,这才垂首对上方石虎父子说道:“我等不过粗鄙武用,何敢自称英豪!国中自有大王并府下几位殿下,俱是当世天命所贵,又怎么会有南虏争国的忧虑!”

        那个名为张劢的胡将也觉出自己失言,尤其看到齐王石邃不善的目光,再多醉意也都随冷汗喷涌而出,忙不迭就势跪在地上想要补救:“大王自是英明豪迈,当世无人可及!只有从于大王麾下,才觉平生无惧!主上是苍天眷顾,门户之内自有大王这种雄猛之选镇国,又何必去担忧区区吴蜀边患!”

        石虎听到这话后,已是哈哈大笑,蓦地探手抓下儿子腰际那佩刀,摆在两手之间垂首摩挲。众人看到这一幕不免绷紧心弦,唯恐这位大王不能释怀,挥刀劈死那失言之人。而那个张劢则更加胆颤,嘴角都有口水酒液涌出,很快便打湿了颌下浓密胡须。

        “小儿哪知上器难得!宝刀在手只是浪费,是要放在真正勇武之人手里,才能杀尽该杀之贼,世道都觉胆寒!”

        石虎说着,手掌已经握住那镶满宝石珠玉的刀柄,蓦地抽出利刃劈手斩落一角木案,而后才在那满头冷汗的张劢惊悸目光中还刀入鞘,手臂一振便将宝刀抛至其人面前,大笑道:“张劢正是这样的猛士!”

        众人见状,这才暗自松一口气,同时不免为那张劢感到庆幸。

        而张劢也是下意识擦一把额头冷汗,叩头如捣蒜,两手保住宝刀颤声道:“卑奴便是大王手中利刃,刀锋所指,勇往无前!”

        众人听到这回答,俱是拍掌大笑叫好,只有那齐王石邃,两眼仍盯住那张劢怀中宝刀,难掩不舍之色,而视线再落向其人脸庞时,已是忍不住的杀机流露!

        接下来气氛复又归于融洽,众将一边欢饮一边推崇中山王,多言大王若出,则天下无忧,富贵常享!

        又过一会儿,宴席才近尾声,众将或是告辞,或是被引至偏殿安排美人作陪继续享乐。

        石邃这会儿也站起身来,率着几名甲士壮仆从侧面往殿堂外行去,然而身后陡然传来一声厉吼:“你要去哪里?”

        石邃听到这声音后,神态不免一凛,转过头来便见父亲正大步向自己走来,还未及开口,硕大坚硬的拳头已经迎面而来,将他一拳打倒在地!

        石虎性情暴戾,教训儿子同样少有留手,拳脚交加,很快便踢打的石邃倒地不起,哀嚎连连,过了好一会儿才意犹未尽的甩甩手上沾染血渍,恨恨道:“真是蠢物!这些凶悍奴将,俱是你家家业柱石,门栏内的虎狼鹰犬,舍去性命护佑满门富贵,居然一刀难舍!”

        受这一顿拳脚加身,石邃已是遍体鳞伤,病犬一般趴在地上,脸庞都贴在了地毯上,连连叫饶哀声道:“儿子错了,儿子知错了……父王饶命!”

        石虎听到这话,不免更加气恼,一脚踏住儿子侧脸怒声道:“我若有心杀你,岂是乞怜能饶?蠢物生来不知人世多艰,这内外权位富贵,是你父辈舍命搏来!再敢作此可鄙姿态,我必将你斩杀庭下,不养家门败类!”

        石邃闻言后已是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当然他脸腮都被踩踏,也确实说不出什么,只是喉间呜咽有声。

        发泄一番怒火,石虎才摇摇摆摆复归于席,示意石邃起身入座。而石邃过了一会儿才爬回席位上,垂下的眸子里余光频频扫向席上父亲,不乏狠戾之色。

        “南贼偶有寸进,却致主上肝火大动,无非要给他家奴婢生养的劣子谋一个机会,想要大起国人南面建事!他这自肥之心,实在可恨!往年不过中原一旅游荡之师,要靠我悍卒勇斗,屡破敌虏,才有威震华夏之实!如今御者愈众,反而要罪我旧勋崇高,圈养国中!”

        听到父亲愤然之声,石邃便小声道:“大雅庸碌之徒,较之儿子都不堪远甚,又怎么能够比于父王!主上负义忘恩,因我父子勇武,反要目作仇寇。儿愿亲率三百殿下勇士,反囚主上于内,将父王送上应得之位!”

        石虎听到这话之后,笑容变得欢畅起来,再看向儿子时已经不乏赞赏,笑语道:“你父是以奋勇至今,儿郎也应常保此志!大雅忘我家本,纵有主上眷顾,早晚都是难得善终!不过以兵僭主终究太多不测,不至绝途,不能轻用!”

        “主上近年所为,实在忘本逐末。他若仍是武乡鄙夫,世道又怎会重他?因于兵事而起,反倒疏远旧人,这是自绝前途!人以性命与他共逐富贵,如今大事将济,反倒不能恣意而享。所以人情归我,名位岂能拱手让人!南事我本不愿多问,但他竟要以此扶植劣子,就要让他明白,这实在是妄想!”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5529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