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86 府中养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蹄声疾若奔雷烈鼓,长街上行人闻声后俱都回首转望,视线只是一晃,数十名骑士已经纵马冲至近前。

    哪怕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这些骑士们也无半点减速,所过之处行人鸡飞狗跳的躲避,偶有躲避不及者或是被马身横撞起来,或是跌倒在街面上被马蹄踩踏而过,哀嚎不已。

    或有壮力者自恃勇武于街旁怒骂,换来的无非是一记强力流矢又或明晃晃刀刃迎头劈落,即便没有横死当场,也会被穷追不舍,最终倒毙巷尾。

    血水腥风在这街道上弥漫开来,直到骑士们消失在街尾许久之后,街面上骚乱仍然久久不息。有亲人丧命在这骤起骚乱中的,只是捂着脸忍泣悲鸣,甚至不敢上前收捡尸体。

    国人虽有优待,但敢在国都之内如此恣意张扬的,唯有一家而已,便是中山王府。

    果然,这一队骑士在街上飙行良久,便停在了一座宏大近似城堡的府邸前。

    这府邸便是位于襄国的中山王府,而那一群骑士,便是王府中豢养的一众武士。他们下马之后,自有大量仆役从侧门涌出,将那些马匹牵引至马厩中。中途稍有懈怠,便会迎来一顿踢打辱骂。

    中山王好养猛士,而王府中也尤以勇武当先,在王府内常养的千数武士当中,这一队骑士未必有多出众,但是讲到性情暴虐,也都是恐落人后。

    至于那些仆役之人,不过王府中最卑劣之下吏,不要说打骂,即便是失手杀死几人,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反而可以用来当作骁勇敢战的标志。

    “今次游猎,到此为止。诸位归府之后,各自取乐休养,以待来日集合。”

    下马之后,一名看似首领模样的人击掌说了一声,众人或是应和,或是置若罔闻,各自散开。而那首领也不以为忤,率着十几名亲信匆匆往王府内行去,似是前去汇报游猎成果。

    这一支队伍中,胡汉俱有,但总得来说,还是胡人占了多数。但这当中又有七八名晋人聚在一起,似是一个小圈子,便显得尤为醒目。

    但这几名晋人,各自也都壮硕勇武,眉目之间不乏危险光芒,行途中少有人敢去招惹,甚至所过之处,诸胡都有意识的避开,可见最起码在实力方面,这几个晋人是让同伴都倍感忌惮。

    另一侧又有一群十多人的杂胡小队,当中一人行出对着晋人当中一个略具胡人血统的人招手,行至近前笑语道:“秦奴今次所获不少,真是可贺。”

    “郊野游荡,本无可夸。我还是更乐用于王事,逐战四方。”

    被唤作秦奴之人,便是几个月前得入石虎府邸的辛宾,化名为早前黄权那个便宜婿子秦肃。面对对方的寒暄,他神态却无多少变化,不乏倨傲回应一声。

    那杂胡头目闻言后干笑一声,又说道:“秦奴壮志,原来也是欲以麻秋自比。但若要得大王看重,眼下却还未足。不如来日你我汇作一处,集众出猎,好过眼下为他人驱使!”

    “这也未尝不可,那就来日再叙。”

    辛宾稍作沉吟之后,便点头应下,拱手作别,而后便率众离开。只是在转身之后,神态间鄙夷厌色不加掩饰流露出来。

    这一座王府占地几十顷,不逊小城,武士们居住的区域位于王府偏西南侧。辛宾等人很快便回到了住所,一座独立的小院,进了院子之后,几人才各自卸下衣甲弓刀,入室休息。

    入了房间之后,辛宾才稍显松弛,侧耳听到院外诸多胡人们肆无忌惮的笑语欢呼声,脸上厌色更浓,低斥道:“禽兽之徒!”

    数月前他以黄权使者为名,前来求见石虎,进入这王府倒是顺利,然而至今也没有见到石虎,只是被闲养在这府邸中。

    这府内武士极多,辛宾等人在这当中倒也并不算特别出奇。王府虽然提供给他们提供住所衣食,但武士们之间斗争也是频繁,私斗乃至于互搏伤命都不禁止,简直就像一群豢养的野兽一般,只有勇武过人之辈才能留下来。

    初来时因为心中有所忌惮,不敢过分放肆,辛宾等人也是吃了不小的苦头,几乎被人逐出去。但很快便发现了此地生存之道,只要不杀伤太多人命,便不会有太多人来过问。适当展露出实力,反而有助于他们的潜伏。

    于是接下来辛宾便改变策略,凡有挑衅,俱都予以痛击。他自己本身便是一个健武之人,又率着十多名龙溪卒,俱都骁勇能战,精擅搏杀技击,渐渐便在武士中脱颖而出,受到一些人的关注。

    这些武士们半是放养,当中自有大大小小的团体纠集起来,以游猎为名间不时在近郊游弋扫荡,其实就是在劫掠。人丁财帛,凡能寇掠者俱都无免,因为有中山王府为后盾,哪怕禁军都不敢穷迫追究他们。

    而战利品除了队伍分赃,其中一半还要上缴中山王石虎,如果寇掠得多了,便能得到赏识提拔,乃至于石虎亲自接见举用。

    在明白了这些之后,辛宾心内顿生荒谬之感。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南渡之后白手起家,类似事情未必没有沾染过。

    但是中山王石虎,乃是赵国中屈指可数的高位之人了,可以说是赵主之下第一人。权位富贵至此,居然还要豢养群盗寇掠地方,也真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然而妙就妙在,竟然没有人感觉此事不妥,或许胡性多劣,又或赵主本身便是因此而起。后来辛宾也渐渐明白,不独中山王石虎,羯胡中其他权贵也大多豢养这么一批手下寇掠牟利。

    这些奴贼们虽然已是显贵,但却从无身为中原之主的觉悟,更不遵守什么律法规则,只是穷尽所能的残暴寇掠,一群冠带之豺狼,窃位之盗匪!

    辛宾本以为入了中山王府便有机会接触到石虎,但他似乎还是高估了黄权此人在石虎心目中的地位,或许其人根本就不知自己的到来。面对如此处境,早前一些计划和准备大半流于无用。

    石虎虽然豢养这些武士盗匪,但却并不亲昵,他们的居住地仅仅只是王府最外围,一旦贸然接近,内置精兵便直接格杀当场。所以虽然位置上距离不远,但中间却隔着跨越不过的鸿沟。

    为了达成目的,辛宾也只能用这些武士们的生存之道,毕竟身在此境,如果不参加游猎寇掠活动的话,连出入王府都做不到。

    这些武士盗匪们,虽然颇多勇武之辈。但辛宾等人也非庸者,尤其身边龙溪卒们,乃是江东豪首门户倾尽人力财力训练出的精锐之士,角抵搏击刺杀之能远胜那些只恃勇力的胡虏之徒,在这种小规模的游猎寇掠之中,表现堪称出色。

    他们十几人,就敢直接攻打数百乃至近千人的杂胡庄园部落,且能频频得手,在这些武士当中也渐渐有了名气,因而被更多人招揽拉拢,有了更多出入的机会和消息的渠道。

    这种恣意暴虐的生活,自有一股魔力让人不由自主沉湎其中,不能自拔。而当下的处境,其实也已经符合早前他所预计的程度。就这么循序渐进发展下去,成为这些盗匪的首领也不是不可能。

    但辛宾却不是什么寻常恃勇而骄之徒,他若执迷于财货之物,早前在京府就不会舍尽亿万家财投献求进。而在此地所见所闻,对于这个羯赵朝廷也是不耻到极点,虽有一时得势,但也必将因此疯狂覆亡!

    更何况他家小都在江东,而身边龙溪卒们对沈氏驸马更是忠心耿耿,他是既无心思、也无可能自立于此。

    所以辛宾也是不忘初心,除了在中山王府安身厮混之外,也一直在努力打听钱凤的消息,期望能够取得联系,以求下一步该要怎么做。

    钱凤仍然没有消息,倒是那位同行北上的严穆严师君名气愈大,事迹屡有所闻。但辛宾既无合适的机会,也是保持谨慎,不敢贸然接触。

    “以钱先生之能,要在此境立足只是小事,这倒不必担心。反倒是我,难道真要在此一直寇掠为生?”

    眼下倒是暂无短忧,但辛宾也是身负使命而来,甚至不乏幻想着一旦有接近石虎的机会,便舍命刺杀,一击成名!对他这类人而言,不怕壮年暴毙,却怕至死仍是寂寂无名!

    然而如今他只是在一群盗匪中略具薄名,能够眼见的前途也就是逐渐积功,或能得到石虎的青睐。

    在他之前也不是没有成功的例子,比如在盗匪们当中名气极大的麻秋,便是循于此途得到石虎的赏识,如今已被引为心腹,出入相随。如果不是眼下石虎本身都被闲置,那个从群盗中脱颖而出的麻秋只怕早就统兵作将了。

    辛宾尚在室内枯坐思忖,耳边突然听到一个叫嚷声:“这里住的是不是合肥来的南虏秦肃?大王召见,速速随我入拜!”

    听到这话后,辛宾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蓦地抬头转首看到旁边龙溪卒也是一脸惊喜之态,才知并非幻觉,忙不迭长身而起,顺手抓起一柄尖刃掩入袖中。

    “阿郎慎重啊……”

    旁侧龙溪卒见状,低唤提醒一声,继而辛宾也有醒悟,明白自己不可能怀揣利刃接近石虎。他也只是夙愿得偿偶有忘形而已,得了提醒之后,便又丢掉匕首,匆匆行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