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70 身陷绝地

0670 身陷绝地

        这一次战斗,尽管已经极为小心,尽量避免与对方直接的交战,但仍然损失百数人众。彭彪的心情也实在算不上好,更加觉得对方在野战中实在是一个难以战胜的对手,如果真的直接正面交手,即便他所有兵力全都压上,也未必能够取胜。

        这一场战斗,也让彭彪放弃了集结兵力转而偷袭梁郡的想法,行旅已经让他无可奈何,坚城也实在更加不好下手。与其劳师远奔,不如打定主意将兵力重点集结在淮南一线,与对方进行缠斗以拖慢其行军速度。

        而且从稍后对方的布置安排看来,并未将民众驱散,而是携带同行,可见对方主将不是一个心坚如铁之辈,对方行军速度无疑会更受拖延,而且后勤压力也会变得更大起来。

        虽然彭彪也明白他这种驱赶平民送死的战法实在是有伤人和,哪怕在他们如今赵国内部,如果传回后方,也有可能会被人拿去当作攻讦他的借口。但眼下也顾不了那么多,对方并非可以正面战胜的对手,他若不能在援兵到来前保住寿春,所受责难无疑会更大。

        所以在引军而退后,彭彪甚至没有再试图努力守住虎梁戍,而是直接引军再退,与后路上前的人马汇合,重复此前的集民举动。

        虎梁戍周遭的情况也流传开来被人知晓,因而一时间淮南那些坞壁或是自发的聚集起来据险而守,或是干脆放弃家园,化整为零往山野逃遁。

        这也给彭彪带来极大的困扰,明白自己今次所为可谓是饮鸩止渴,自乱阵脚。无论这一战胜负如何,来日国中若还想稳治淮南,必须要有强兵屯此,否则必然是叛乱连连,不得安生。

        从这一方面来说,此一战彭彪如果还不能取胜,那他前途实在堪忧,失土而又失众,主上数年德行之治,最起码在这豫州之地收效将会大打折扣。所以,他更需要有一桩大功在身,才能保护他事后不受清算。

        此前一战,让彭彪更加了解到敌方主将沈哲子的性情,或是仁慈,但也有限。单纯驱赶民众上阵,并不能给对方造成什么冲击,而且因为那些民众的混乱,反而会给自己所部造成不小的困扰。

        所以接下来,彭彪也不再刻意集众前去冲阵,而是将主力抽调南来,大肆击破境中坞壁,制造大量流民队伍往南冲击。此一战无论结果如何,未来他都很难再在淮南立足,所以也就无所谓未来的淮南会是怎样残破局面,只求能够竭尽所能的制造战机胜算。

        然而如此肆虐地方,彭彪也很快就尝到了恶果。

        淮南之地,本无太多奇险形胜之地可守。江淮丘陵至此地势已经渐趋平稳,偶有浅坡涂塘,也都不是什么人畜难过的险地。但若真要挑选驻守所在,也并非全无选择,位于淮南偏南位置的罗渎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罗渎所在,乃是将军岭一个余脉荒山,也是淮南诸多水域当中淝水和洛涧的一个分水岭。而罗渎便是贯通山岭,勾连两河的一条不长的水道。

        夏日水盛时,这里可以作为连接两河的一条水道,而冬日水竭时,此地便没了通航的便利,因为两河夹流于此,反而成了隔绝南北的一道横沟。早年祖约与江东朝廷交恶时,便曾经于此处兴筑戍堡工事,屯兵于此以备南面。

        彭彪通览左近,最终选择了罗渎所在当作与豫州军对峙交战的主战场,一方面派人深挖正在枯水期的罗渎,拆除水渎上几座石桥,另一方面继续抽调兵力在水道北面的戍堡集结。

        至今已经于此集结了四千余众,这当中仅有两千余众是彭彪自己的嫡系人马,余者则为寿春当地兵力。

        这些人多为昔年祖约部将,或不可信,但在抵御豫州军北上方面,与彭彪意图倒是一致。毕竟早年若非他们背叛祖约,寿春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被赵国攻破。一旦江东朝廷收复寿春,无论是追究他们据城投敌,还是早年跟随祖约作乱,都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

        因为在此投入太多兵力,如此一来,寿春城中彭彪部众已经不足两千人。这已经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数字,但眼下彭彪也不得不如此,只能在心里期待援军早来,或是于此大破对手。

        左近人众,大量驱赶向南。彭彪也是派出了大量游骑在罗渎南面游弋,一者刺探军情,一者驱赶民众。

        豫州军北上速度越来越慢,这对彭彪而言倒是一个好现象,他们北来一分,后勤的压力就会加重一分。即便军中车驾强盛,但有了那么多的流民投靠,想必粮草也快告急。所以南去的游骑们,还担负着伺机骚扰对方粮道的任务。

        罗渎再往南,可谓一片人间惨剧,大量民众被驱逐于野,野地中到处横陈着尸体,有的是饥寒交迫倒毙途中,有的则是被后路驱赶的羯胡骑兵打骂杀害。

        或许是也明白了自己一方处境不妙,羯胡骑兵们在驱赶民众的时候,手段态度便加倍的暴虐。他们甚至不允许民众久作驻足,一俟发现队伍停滞不前,便冲上前来追逐打杀一通。

        凛冽的寒风中,缓坡上有一队两百余人的流民队伍正缓缓向南而行,他们似是一整个宗族,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也都脏污破损。一些壮力者或背负着老人,或怀抱着孩童,单薄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口中则喷出大股的白气,整支队伍艰难前行。

        这时候,后方突然响起急促的马蹄声,这对于队伍中人而言,不啻于催命之声。随着那马蹄声越来越近,队伍中老弱俱都瑟瑟发抖,妇孺也多垂首哭泣。而壮力者则努力加快步伐,脚步已是踉踉跄跄,摇摇欲坠。

        然而双腿又怎么比得上四蹄迅速,很快七八骑身裹皮袍的羯胡骑士们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这些奴兵原本只是漫无目的的在野中游荡,可是在看到这一队流民后,眼眸中便闪烁起残忍光芒。

        一个个拨马从后路追赶上来,挥舞着马鞭俯身抽打那些落后者,口中则发出或胡语或汉话的叫骂声,以及残忍的笑声。

        “阿奴速行!”

        队伍后方一人搀扶着老迈妇人,另一手则拉着年幼孩儿发足狂奔,可是那孩子却失足跌倒。恰在此时,一奴骑纵马冲上,马足恰好踏在挣扎要起的孩儿后背,那孩儿喉中蓦地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继而滚烫血水便从嘴边沁出。

        “我的儿……”

        旁边一妇人看到此态,两目中热泪滚滚涌出,翻身扑向那已经抽搐渐止的孩儿。然而马身上奴兵看到这一幕,当即便抽出一柄长刀,顺手一划,妇人即刻倒闭身亡。

        “啊……”

        前方壮丁听到声响转头望去,已是目眦尽裂,口中发出惨烈的咆哮声,继而蓦地两手一推将老妇人往前推去,跪倒在地泣声悲呼道:“儿子不孝,不能再奉母向南!”

        说罢,他便就地一滚,从地上抓起碎石,正待扬手砸向已经纵马冲来的奴兵,斜里蓦地飞出一箭,直接横贯他的咽喉!此人神态狰狞惨烈,身躯巨震中仍然俯冲数步,待那奴兵挥刀斩来,两臂一合攥住刀背,这才重重的跌落在地!

        奴兵没想到此人临死之际爆发如此大力,一时间被拉扯倾身险些跌落下马,身躯一拧正待稳住身形,蓦地后脑被重物飞撞彻底从马背上跌了下来。原来是那老妇人纵身扑来,用身躯将他撞倒!

        “老奴该死!”

        奴兵咒骂一声,松开仍深贯在尸体身躯内的刀柄,转手攥住老妇人头发顺势勾住其喉咙五指蓦地一收,老妇人喉骨顿时断裂再无声息,只有那激凸的浑浊双目直勾勾望着奴兵。

        饶是杀人如麻,奴兵见那恐怖视线仍觉心寒,忙不迭翻身而起正待要再上马,身后却有疾风袭来,一块岩石正中他的额角,热血霎时间涌出,挡住了他一眼视野。与此同时,急促脚步声响起,耳畔一股热气喷来,继而便是剧痛,整只耳朵已被利齿撕掉!

        旁侧五六人翻身冲来,一个个以血肉之躯扑上,那奴兵很快就被扑倒在地,手足虽然都在剧烈挣扎,但周身凡可下口之处俱都传来剧痛,瞬间便成一个血人,哀嚎戛然而止!

        “住手,你们这些贱民是不想活了!”

        旁侧奴兵见状,已是骤然一凛,挥刀上前想要解救同伴,然而他自己坐骑马首却被人直接将马首抱住,死不松手。稍一停顿下来,旁侧便有人嘶嚎着扑上来,以手挡刃,以牙噬人!

        两百余名流民,绝境中终于爆发出来,左右都是一死,宁死也不能再由这些肆虐乡土的奴兵猖獗!各以血肉之躯,硬撼奴兵铁蹄。

        奴兵受此围攻,被人以命搏命的拉下战马,厮杀扭打大半刻钟,八名奴兵尽数死在当场,一个个死无全尸,胸膛都被剖开,血浆肝肠洒落一地!

        类似的场景绝非孤例,在这寒冬原野上屡屡上演,杀人者人恒杀之!随着派出的游骑伤亡陡增,加上豫州军骑兵们也频频疾行前来接应流民,一时间彭彪居然不敢再派小股游骑南去!

        又过三天,豫州军主力终于出现在了罗渎南岸,一俟出现,车阵便沿着干涸的水渎摆成战阵,一副要于此长期驻守对峙的架势。

        彼此对峙两日,对方却无强攻的举动,彭彪不免心有狐疑,他扼住豫州军北上通道的同时,其实南去的道路也被封住。待到第三日登高窥营,却蓦地发现对方军阵中已经没有了骑兵!

        略一沉吟之后,彭彪脸色已是大变,即刻派出游骑沿洛涧往东行去,少顷便得来消息,位于洛涧东北数个戍堡通道昨夜遭受袭击,如今已经被豫州军拿下。换言之,彭彪所部东、南两条出路俱被封锁,而西面则是冰封的淝水,根本没有渡处!

        “寿春……”

        一俟明白自己的处境,彭彪脸色当即一变,一旦寿春失守,他所选择狙击对手北上的位置,便成了一个四面包围的绝地!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对方之所以缓行徐进,只怕还不只是单纯的辎重拖累,更有可能是要将他主力吸引向南,给别部制造奇袭寿春的时机!

        可是,对方如果敢这么干,难道就不怕国中后路援军及时到达,再将寿春给夺取回来,顺便与自己两路夹击,全歼对方的别部兵力,同时打破这个看似绝境的包围?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55293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