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65 王于出征

0665 王于出征

        究竟要做什么?

        沈哲子近来也频频面对这样的问话,除了各方前来询问的使者之外,部下众将们也在频频有问。

        此前因为人力物力俱缺,所以诸多事务还略显保守。可是随着营建规模变大起来,资用更加源源不断的涌来,简直如同巨浪一般。如今梁郡所储物货,已经达到一个极为惊人的数量。余者难悉全貌,还在猜测他是勇而进取,想要再下一城。

        但像纪友这一类主管后勤的属官们则知道,如今梁郡所储物货,已经远远超过再次发动一战的需求。哪怕后路就此打住,眼下所储也足够大军三月之需!而后路运输却仍未中断,虽然已经不及汛期那么汹涌,但也保持着一个极高的运输量。

        大军在外,钱粮充足,诚然能够予人安心。但如果太多了,反而成了让人不能安心的源头。若使这些粮草有所闪失,未来数年之内都难再有如此厚储!

        所以,纪友等人也是不乏抱怨,乃至于战战兢兢的夜不能寐。虽然前线屡屡深入刺探,已经知晓淮南军力的分布情况,很难越过梁郡深入到后方来。但是这些溢出的存储安放在此,也实在是一个没有必要的负担和隐患。

        面对外人的询问,沈哲子也只是随口应付过去。不过对于部下众将,则直接告知他们要做好战斗准备,而且并不仅仅只是一场,极有可能会是连场大战。所以,趁着眼下还有从容,广储辎重,未来都会用上!

        冬日之涂中,气候较之江东要寒冷得多。寻常沟渠早被冰封,就连涂水上都浮冰成片。然而寒冷的天气并不能打消人的热情,过往几个月以来,梁郡成为整个江东都在关注的焦点,所以前来观望者极多。

        这些来访者,有的是各方派遣人员前来刺探,有的则只是单纯的好奇。这些人所关注的无非两点,沈哲子耗费这么多的资用,到底将梁郡经营成了什么样子,以及接下来要做什么。

        冬日的某一天,沈哲子作为梁郡太守,亲自出面在梁郡城下宴请各方人员,而且透露出来要为各方解惑。

        所以,这一天梁郡城下也是来客云集。这当中既有原本在此逗留之人,也有闻讯后匆匆赶来,成分也是复杂,既有江北各方军头使者,也有乡土各家族人,当然也少不了台中和江东各家所派遣来人。

        足足数百人,在约定时间之前早早便聚集到了梁郡城外已经搭建起的高台。虽然朔风酷寒,但这高台有牛皮大帐遮风,内里也多置炭盆,烘烤的暖春一般,寒风难侵。

        一直到了正午时分,沈哲子才在兵将们簇拥之下行至高台,他今日未着戎甲,只是一身锦袍大裘,少了许多威仪,但却风度倍增。他并非独身来此,而是与兴男公主联袂到来。

        兴男公主今日也是眉眼开朗,笑意盎然。她已经北上数月之久,但与沈哲子还是甚少见面的机会,难得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所以心情可谓雀跃。

        今日与众人言道只是宴会,所以沈哲子也并不避讳携带家眷。公主来到这里,其实对梁郡整体局面都有极好的影响。

        早在梁郡防线还未完全打造起来的时候,他要广引江东人力至此其实不乏障碍。虽然前一战赢得漂亮,但毕竟梁郡新复之土能否守住还在两可之间,所以对江东时人是欠缺吸引力的。

        不过兴男公主都亲自来到这里,无异于从侧面说明了梁郡的安全性是有保障的。单此一点,便已经胜过千言万语。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沈哲子真的要多谢兴男公主对他的支持。

        如果没有一个这么好的榜样示范,也很难大肆吸引江东人家北来。没有人力的注入,即便是有钱粮源源不断的支援,也很难将这一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当这夫妇二人到达高台,场面便瞬时间热闹起来,来客们纷纷起身相迎礼见。由于兴男公主在此已经不是秘密,所以这里也是不乏女眷出席。稍后男女分席,沈哲子自上高台正中,示意众人各自坐定,这才徐徐入座。

        虽然名为宴席,但却不置酒水,羹炙待客,倒是足堪果腹。不过在座众人也实在不是为了吃食才出席,虽然坐在席中,但却频频望向沈哲子,眼见沈哲子用餐完毕,便也忙不迭放下餐具,各自正襟危坐。

        “今日宴请诸位,一者恭贺晋祚昌盛,王师不负所用,江北建功!”

        沈哲子说着便站起身来,面向建康方向徐徐下拜,席中众人也都纷纷起身随礼面向江东拜下。

        起身之后,沈哲子脸上却是笑容敛去,转为满脸怒色,慨然击剑道:“臣祷君上,面向偏南,此古来未有之悖礼!王业客寄江表,凡我冠带之士,可有问心无愧?”

        众人陡闻这声色俱厉斥问,一时间俱有愕然,不知该要怎么回答。突然,大帐外响起雄浑鼓声,继而高台四方便有整齐洪亮的吼声响起,声震于野:“壮士持戈,奉王归国!”

        “神州陆沉,俱是旧谈。今日飨食于众,是要新声革旧!愚本卑微,显用于时,国恩厚重,难以言抒。惟请时贤诸位监我,夸武于此,以示不负所用!”

        沈哲子站在高台上挥臂高吼,继而台下便有数将行出,阔步齐行至台前,各自俯首军礼以见,从沈哲子手中接过虎符令旗,继而便昂然退下,各自乘马,飞奔而向四野。

        众人眼见此幕,各自都有疑惑。有些早先得信的人这会儿便在席中对众人讲解道:“今日驸马飨宴诸位,是要共观王师诸军军容胜态。”

        外间鼓声愈烈,在最急促之时蓦地戛然而止。耳边顿时鸦雀无声,众人刚刚感到些许不适,视野中已经有了变化。

        高台下那辽阔平坦的大校场上,有黑线缓缓涌出,继而便渐渐壮大起来。众人由此望去,便见一道钢铁洪流迎面而来。视野中轮廓渐渐清晰,可以看到乃是一个个甲衣玄黑的刀盾兵卒,正严列阵型,阔步向此行来!

        咔!咔!

        整齐划一的声音,千名甲士所组成的方阵,刀切一般平直,脚步声更是浑然如一,半点杂音都无!当这方队行至近前时,高台上众人已是喑声哑然,不知该用何种言语来抒发内心的感触。

        “末将曹纳,所率千卒,俱列帐下,请将军检阅!”

        曹纳身披明光铠,率两名副将阔步上前,台前下拜道。

        听到这话,席中众人才又有骚动,频频探头望向曹纳,口中不乏低语:“这就是那位擒获奴将黄权的曹纳?军容雄壮,足堪观瞻,难怪能建此功……”

        又不乏人笑语道:“这曹纳原属徐州,人多言郗公识鉴颇明,如今看来,却是错失良将啊……”

        席中自然也有来自广陵的徐州刺史府使者,听到这话后脸色自然变得古怪起来,不知该要怎么回应这些蠢声。不过在看到曹纳所部军容时,脸色也是变得严肃起来。

        这阵列整齐还倒罢了,无论什么样的兵卒只要勤加操练,假以时日俱能收效。真正能否看出精兵与否,还是要看结阵变阵、临机应对是否敏捷。

        但这些军卒们械用之精良却实在让人侧目,两个方阵整整两千名兵卒,俱有被甲!虽然只是半身扎甲,但已经要害俱有防护,再以结阵应敌,便是一部顽师!

        似乎是为了回应那些人的心声,曹纳起身后令旗一展,那些阵列甲士便轰然应诺,刀柄击盾继而飞快切阵,三士、五士乃至前后错落的七人阵、十人阵,快速结成拆解变幻。

        这一动起来,席中那些不悉兵事者便难免叹息,觉得不如早前默立的方阵整齐好看。可是在一些有军事经验的人看来,神情则不免更加严肃。因为战斗永远是动态的,只有动起来,才能真正显示出兵员个体与军阵整体的协调性和默契度。阵型再整齐,但却一冲即垮,那也只是样子货。

        虽然眼下的结阵变阵因为没有直接的对阵冲突,很难显示出具体的战斗力。但是如此频繁的切换,仍能保持一个整体节奏,已经无愧精兵之名!

        军阵演练持续了小半刻钟,待到曹纳令旗收起,这些刀盾甲士们复又归于方阵。虽然已经不如最初那么整齐,但变化也还不大。

        沈哲子对此也极为满意,抛下一个甲字令牌,朗声道:“归列罢!”

        待到这一刀盾方阵退场,而后有陆续有方阵行来,刀盾、枪弩、弓槊俱有。这些兵众们所展现出的械用精良,以及极高的纪律性,实在是让人侧目,感触十足。

        然而这一下午,所检阅的军队仅仅只是一部分,沈哲子最大力建设的骑兵和胜武军都还没有出场。

        随着天色渐晚,高台上众人枯坐一夜竟然不觉疲惫,仍是意犹未尽。如果说梁郡周边的各类营建仅仅只是显示出来沈氏的财力雄厚,那么今日一场演兵检阅,则是正式向外宣告,豫州强军劲旅可恃!

        北风虽然凛冽,但却难以扑灭火热的心情。大校场四周篝火熊熊,将梁郡城下这一处区域照耀的白昼一般。

        夜中安排较之白日的军演要少了一些严肃,多了一些活泼。日间军演出场各军分驻校场周边,团坐篝火中,各以军号军鼓呼应,此起彼伏。

        高台上沈哲子兴之所至,披甲持槊阔步行下高台,两臂槊锋一挑,遥指向北:“北望杀奴,谁人共伍!”

        “愿为将军提缰!”

        “愿为将军持槊!”

        “愿为将军控弦!”

        “……”

        呼喊声此起彼伏,呼吸之间,场内已经冲入十数名将领,而校场周边,更是呼喝雷动。许多人甚至不知在喊叫什么,只是身在这样的氛围中忍不住仰天嘶吼。

        “休言国无人,此乡有壮士!山河养筋骨,平生多狂志!华夏本故国,寸土不敢弃!胡奴乱我境,惟以剑示之!长驱三千里,擒贼共分炙!胡儿多禽兽,剖心和血食!正在今日,恰在此时,儿郎敢战否?”

        沈哲子横槊而立,长发散漫于烈风之中,振臂高歌,睥睨左右。

        “战!战!战!”

        四方将士振臂响应,声震于野,一时间就连浮云都为之所慑,月明中空,纤毫毕现!

        眼见如此壮烈,高台上众人也都各受鼓舞,纷纷振臂高吼,加入这声浪洪流中。

        这当中不乏久疏于军事的世家子弟,此时一个个也都眼眸透光,大感军中自有壮阔,风声烈烈,壮志狂歌,振臂一呼,万众唱和,这才是大丈夫雄姿,远非谈玄论雅可比!

        兴男公主身在高台女眷席中,眼见到自家夫郎张扬恣意,狂态挥洒,一颗心已是挑动的擂鼓一般,眸中已经满是热泪。她自席中站起,唇角微微翕动,拼命忍住泪水,不在军前流涕,不顾其他人的目光,对着沈哲子的方向连连挥舞双臂。

        “公主,该走了,舟船已经备好,今夜便要起行归都……”

        旁边崔家小娘子崔翎此时起身在公主耳边低语道,只是视线也是频频望向被众将簇拥中的驸马,虽然已是极力忍耐,但美眸中还是控制不住的异彩流转。

        公主听到这话,双肩蓦地一颤,两手抱在胸前,频频向天祷念,只是再睁开眼的时候,却见夫郎已经在诸将簇拥之下上马,渐行渐远。

        高台上气氛仍是热烈,不乏人虽未饮酒,但是已有醉态,手中如意击打着桌案,口中则在颂唱连连:“王于出征,以匡王国……共武之服,以定王国!”

        众人还沉浸在那壮武的氛围中,突然冷风来袭,才觉寒夜已晚,再转望旁侧,却发现正有兵卒在拆除周遭的牛皮大帐,便明白到此宴已经结束。众人纷纷起身行下高台,转往左近却没有了驸马的踪迹,而夜幕中则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车声脚步声。

        “杜世兄,驸马去了哪里?今日之壮武姿态,足堪流传久远,我等正要与驸马竟夜长谈,受此鼓舞,来日也要景从驸马共襄盛举!”

        正张望之际,众人看到杜赫率着十几名属官随员匆匆行过,忙不迭追上去笑语道。

        杜赫闻言后便顿足,转过头来拱手道:“将军已经率前锋各营发兵而上,收复淮南。行前军务颇多,无暇当面告辞,着我致歉。诸位若要随军观阵,今日归宿后请稍作准备,明日随中军同上。”

        “发、发兵而上,收复淮南?已经发兵了?”

        众人听到这话,已是瞠目结舌,愣在了那里,这会儿才想起驸马方才高歌,正在今日,恰在此时,原来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啊!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5529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