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63 江河水沸

0663 江河水沸

        从夏日开始,京府周遭水道便日益繁忙起来。大量载满货品的舟船源源不断沿大江溯游而上,转入涂水。

        对于这一情形,京府诸人也都不觉意外。毕竟驸马都尉沈哲子在京府人望也是极高,其人一举一动在此境都是广受关注。驸马要大力经营涂中,自然要从京府抽调物用。

        可是渐渐的,人们便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水路繁忙之态从夏日开始便一直持续不断,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原本每日数艘大船离岸,规模渐渐扩大到十数艘,而且一旦开始便没有了停歇,一直持续几个月的时间。这架势已经不是从京府抽调物用了,简直就像是要把京府搬空!

        京府城南如今大片货栈林立,仓房如山峦一般此起彼伏,不乏民众自豪有问这些仓房里到底存储了多少物用?似乎是听到了这些民众的疑问,源源不断开拔的船队给了他们一个度量的机会。

        京府临江几个大型的码头统计,由此向北调度的物用,单单盐米一项,便已经超过百万斛!余者货用,更是数不胜数!然而这还不是终点,近乎恐怖的运载仍在持续着。

        一时间,整个京府都略有惶恐,不乏传言说到吴中商盟将要抛弃京府,转而大举经营梁郡。这个流言一出现,给人们带来的冲击不可谓不大,无论士庶俱都涌向吴中商盟于此的总部砚山庄园。

        要知道,京府如今的繁荣,与吴中商盟的物资交流关系极大,假使断了吴中的资货涌入,整个京府发展态势都有可能被腰斩,几十万民众都将无所衣食,彻底崩溃!

        砚山庄园反应倒是敏捷,很快就给民众以答案:持续几个月的资用调度,与商盟整体无关,只是沈家自己在调用资货。而商盟则始终坐镇京府,并且照常接纳订单,配发货品。

        有了商盟的回应,京府人心才安定下来,可是很快又有另一桩震撼涌上心头。如此庞大的运载量,仅仅只是为了调度沈氏一户的货用?这江东豪首之家,究竟有着怎样雄厚到令人咂舌的积累!

        这一个问题,给人带来的震撼极大。然而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沈克却无暇沾沾自喜,梁郡那里传来的口信是,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尽可能多的往涂中调运物资!

        哪怕沈克坐镇京府,也已经算不清楚这段时间到底往涂中发了多少物货。然而单单支付民夫的费用,折粮便已经超过十万斛!

        如此庞大的资用调度,单凭沈氏一家自然做不到。虽然京府周边如今也已经有了全面的开发,他家所掌握的田亩,或是自持,或是由人代持,也有间接控制,已经超过万数顷。

        但前期的投入,加上这些年也陆续在市场出售,而且前年行台于此加上组建发动义军也有大笔的花费。所以这庞大运量中,真正属于沈家的物资所占甚至还不到三分之一,余者尽是拆借。

        商盟内部自有拆借的约定,利率较之外面要低得多,但毕竟也是需要还的,而且商盟还要维持整个京府的市场运转,所以尽管各家都给面子愿意拆借,但压力也是刻不容缓。

        沈哲子在梁郡可以不管不问,只是催促。但京府这里过半货仓都被搬空,而广陵和建康方面却有许多大宗订单将要到了交货期限。沈克这里也是焦虑得很,频频发信给吴中,要求尽快调运物资来此。

        经过数年之久的磨合,吴中水运网络早已经打磨成熟。作为京府下游的重要转运中心,太湖附近近来也是忙碌得很。大量的物用北上,单纯水路甚至已经满足不了这样庞大的运量要求!沈家也是四处出动请告,相好各家俱都发动仆役牛马,帮忙转运。

        而在吴中乡土,场面则更显壮观,分布在原野中各个庄园里民众们或以舢板竹筏、或是牛车人力,少则三五斛、多则百十斛,自发运输到龙溪等几个大型的码头。粮运至此,即刻装船,船满之后即刻起运!

        以往沈宏坐镇乡中,也是一个极为注重风度仪容的人,可是近来却渐有不修边幅,身后带着十数家人,或是在乡中各个庄园游弋,或是在码头上亲自指挥装船起运,每天忙得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再好的涵养也在这长时间的繁忙中被消磨殆尽,每每遇到阻滞,乡言俚骂便是脱口而出。

        除了竭尽所能满足京府频频发来、催命符一般的催运单据以外,沈宏也在连连往东扬州发信,向大兄沈充告急诉苦,若是东扬州物货还不赶紧运上,按照京府催货的架势,这往后一整个寒冬,全家老小只怕连粥都喝不上了!

        在这一条繁忙的运输网上,下一个重要的节点便是余杭舟市。舟市作为南北运输的一个重要节点,货运量之大不可想象,万木陈江,千帆竞过。单单每年的舟税便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也是台中如今最重要的财政支柱。

        谢尚早前出任钱塘令,分管舟市,职事虽然不高,但其重要性甚至还要超过一些小州刺史。舟市包税以来,庶务自有乡中各家分管,每年都会超额提前完成任务。所以职事虽然重要,但谢尚反而比较清闲。

        可是随着江北梁郡那里线头一拉,谢尚的悠闲时光便一去不复返。东扬军直接入境接管了舟税货仓,原本用来发往建康台城的台资被直接挪用,仿佛雪融一般消失在舟市中。而北上西进的几条水运码头,也仿佛张大口的凶兽,将那些载满资货的舟船统统吞噬,有进无出。

        谢尚在这任上,除了要与台中催缴台资税款的诏令扯皮以外,还要频频南下与东扬州府交涉,好歹手里撒出一点余粮,以慰台中那些嗷嗷待哺之人的饥渴。

        东扬州倒也爽快,钱粮是有,只是无运力。台中如果已经穷得揭不开锅,可以拖家带口来会稽就食。要不然干脆直接向鼎仓借贷,待到明年运力有缓再将台资起运。

        忙碌的不只是吴中这一条运路,江州鄱阳郡中也是忙碌的鸡飞狗跳。吴兴沈鲜担任太守以来,几乎连镇所都没入住,便忙得翻山越岭去征发境中山越、傒蛮,大量藏匿在山岭、湖泽中的丁口被驱赶到平原上,然后往南北发放役使。

        其动作之大,甚至连坐镇武昌的陶侃都给惊动起来,以为沈家要在江州搞什么大动作,调集几路人马将鄱阳团团围住。因此重兵环绕,沈鲜的事务反而更加好做,原本还有几个蛮部自恃人多略有不驯,结果察觉到这态势后以为江州又要有大事,反而不敢妄动,只能乖乖配合。

        ——————————

        最近几个月来,梁郡城可谓吹气一般的壮大,自出现直至成为虎踞在涂水上游的一座雄城,就连那些眼望着此城雄起的豫州众将,言到用时之短,都是难免咂舌。

        如今的梁郡城,横于涂水近畔,内外俱置营垒,城池倍显雄阔。左近一座水寨码头,加深加阔的河湾上,常有十数舟船停泊待发。水寨与城池之间,乃是七八座山峰一般高耸的仓垛,存储着大量的谷米,还有弓甲刀箭等诸多军械。

        在城池东北方十数里外,是一条巨石堆砌、夯土充填的护航大堤,与大堤隔水对望的则是几座水量惊人的河埭。河埭周围重屯两军之众,营房牢固不逊坚城,一者与梁郡城呈犄角共防之势,一者沿水护埭,保证水道畅通无阻。

        而围绕着梁郡城周边诸多形胜地险,也都俱有大大小小的营垒设立起来,将此一区域牢牢的环卫起来,不再是孤城空悬于外。

        这么短时间内,如此大规模的营建,当中所需人力物力的耗用之惊人,已经难以想象,绝非亿万之数可计!而且在这营建的过程中,还要应对淮南奴兵频繁的骚扰,能够达到如今的局面,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随着天气渐凉,围绕梁郡城的营建也渐近尾声。即便淮南再有来攻,也绝难轻易撕裂如今的涂水防线。而沈哲子始终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稍稍放松下来。

        一俟放松下来,他才有心情整理近来为了营建这一防线,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言起耗用,沈哲子本身还无多少立场,反正是能够抽调出来的人力物用,俱都投入其中。

        而他家坐镇乡土的三叔,沈云之父沈宏,日前来信诉苦,因为这段时期不计成本的投入,吴中乡土几乎连过冬之粮都有告急!都中粮价翻了一倍有余,而京府那里则更夸张,已经陡翻三倍!

        数年之积累经营,可谓是在这段极短的时间内完全爆发出来!沈哲子即便不炫富,也不得不承认,单凭台中如今的钱粮收入,哪怕厚积数年,也不可能支撑得起这段时间的耗用!

        如此庞大物用的调度,本身便是实力的展示。如果说往年人还不知沈家究竟豪富到什么程度,那么如今的梁郡防线便是一份答案!虽然只是一隅之地,但是因为要求的时间,耗用要比寻常从缓建设成本翻了两倍有余!

        从江州到吴中,所牵涉的民力之用,便超过三十万人次!如此一个惊人的调用力度,而且还有如此流畅的物流通道,无不显示出沈家所掌握的力量之大,远非表面上看上的那么简单!

        为了抢时间,避免那些没有意义的争执,沈哲子完全是将梁郡当作门户私土来经营,不管外界周遭一切喧哗闹腾,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建成这座江北前进的桥头堡!

        他这一份急迫,就连家人包括老爹沈充都有些不理解,屡屡来信劝他一定要稳扎稳打,千万不要贪功冒进。毕竟如今的沈家已经不同以往,无论成败,所造成的影响绝不只限于一家之得失。

        而沈哲子也不得不承认,真正上升到筹划天下大势的层面,一家之私力,即便再怎么强,所产生的效果也真是微乎其微。单单经营梁郡一地,已经让他家米仓都在跑耗子了。但钱粮积攒再多,就是要用在需要用的地方,巨大的投入便意味着巨大的回报。

        虽然眼下沈哲子还未具体与台内谈论战争成本的分摊问题,但假如台内真的只是置身事外,以为他小胜之后便开始陷入癫狂,想要一毛不拔坐望成败,那这些人也是做梦。沈哲子眼下只是没有时间,等到抽出精力来,会跟台城算一笔细账!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5529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