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48 唯功是举

0648 唯功是举

        待到众人到齐坐定,会议正式开始。

        首先便是这一战的斩获和折损,由于战斗主要发生在沈哲子所部方位,倒也不需要再等待合肥方面的统计结果,单单涂水这里的结果便可以视作整场战役的最终结果。

        此一役,斩获首级一千三百余,俘获三千余人,战损则与斩获相仿。单纯从斩获和战损数字上来看,似乎难称大胜,但从双方的兵员构成以及最终战斗结果来看,却可以称得上是一次罕见的大胜。

        敌方从主将黄权以下,几乎所有将领兵长尽没于此役,除了极少的几个隐匿于溃卒中被生擒之外,余者首级都已悬在帐外。

        说到这一点,庾怿也是不乏郁闷,明明黄权已经被生擒,结果他看到的还只是一个首级。黄权此人在南面虽然威名不著,但毕竟曾经也是石勒的假子,几乎可以说是近年来南面所获级别最高的将领,而且还是生擒!

        毫无疑问,活着的黄权较之死了的意义更大,更足夸功。若将生口押送到建康,这一场战役的战果之辉煌则更具说服力,说明豫州军是占据着绝对优势,对黄权所部是全面的围击和碾压,甚至主将连败逃和自杀都做不到!

        更何况,来日归都报捷献俘时,阵列中有个活着的敌营主将敬拜皇帝陛下并台辅诸公,无疑更加能够彰显威仪。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完了,黄权首级都已经开始腐烂了。所以庾怿也只是私下里对沈哲子抱怨几声,并且一再重申强调,下次再生擒这种级别的羯胡将领,一定不要图一时之快意而斩杀,暂留活口。

        这一场战斗,沈哲子所部可谓将械用之精良发挥到了极致,双方几乎没有多少短兵相接的机会。至于战损,则主要集中在胜武军偷营最后正面冲阵的时候。

        胜武军两营兵卒冲营,由于羯胡反应迅捷,没能及时撤出,两营兵众几乎全没,只有沈云并几十名家兵冲出来。由这一点也能看出,胜武军想要成为真正的强兵劲旅,仍是任重道远。

        哪怕沈哲子心比天高,也不得不承认,江东兵在野战中较之羯胡真正的精锐,还是要逊色一筹。毕竟羯胡兵是在四方征战中磨练出来,而江东则主要捡取流民成军,除了少数军头的私兵部曲战斗力能够匹敌,在整体上战斗力是要稍逊。

        至于俘虏三千余众,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沈哲子所部本就占据水路便利,当敌阵被凿穿击溃时,舟船疾驰,水陆并进,最大程度上将这些溃卒一网打尽,避免他们窜逃出去之后遗祸地方。

        这样一份战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亮眼,所以营帐内沈哲子所部众将一个个也都神采飞扬,骄傲的仿佛斗胜公鸡。

        但沈哲子心内却无多少喜悦,因为在这一份战果总结之外,他还有另一份更加详细的战报。在这斩获的一千三百余首级中,真正的羯胡只有不足五百人,甚至于就连俘虏中的羯奴都被拎出来斩杀!

        换言之,黄权这三千多嫡系军队中,包括黄权在内,绝大多数都非羯胡!

        诚然在战场上无分种族,只要是站在自己对立面的,都是敌人。但一想到来日还要面对更多的汉人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彼此以命相搏、流血厮杀,而为数不多的羯胡则站在那里冷笑,沈哲子就从心底里感到一阵的绝望。

        人皆苟且而活,包括沈哲子在内,他一直都在试图用最少的代价,来完成汉人在这个乱世年代的整体蜕变。而不是杀杀杀,凭一腔戾气用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暴戾手段,与旧时代做一场血肉撕裂的诀别。

        但凡对这个民族稍有信心,但凡对这漫长历史长河的起起伏伏稍有认同,荣耀要铭记,沉沦也不必急于抹杀遗忘。重要的不是我们曾经怎样的卑微绝望,而是我们始终存在着!

        黄权之辈,可以说是权欲熏心,以同胞血肉性命来为自己堆砌一个上升之阶。这样的人,沈哲子杀之毫无负担。但是更多的降人,他们仅仅只是为了生存活命而已,手段或许暴虐残忍,但沈哲子清楚并不应该完全归罪于他们。

        一个世道之绝望,在于无论身份高低、贤愚与否,人人都在用自己可用的方式去戕害他人,荼毒世道。世道恶于人,人恶于世道。如此一个恶劣纠结的循环,要杀多少人,才能看到一丝希望所在?

        竭尽自己所能,予人一个改正的余地,予人一个更好的选择!所以对于那些降众的安置,沈哲子也并未一概将之发为罪卒,其中勇力敢战之众,俱都遴选录入甲士之中。他们或是一时难以接受境遇的变化,没关系,可以给他们充足的时间来调整。

        沈哲子归营之后,便让江虨等人前往降卒营地,与那些降卒一对一的谈话,了解他们的困惑,了解他们的诉求,以期能够找到一个能够将他们引为己用的方案。眼下或许用不到,但来日据于此乡,招揽淮南之众,乃至于挺进中原,与羯胡争抢丁口,都能收一个此长彼消的长功。

        这一战除了斩首和俘虏之外,资用的缴获反而不多,更加上沈云等冲入羯胡后营大烧一通。真正值得称道的便是近千马匹的缴获,这是在江淮之地用钱粮都买不到的战略物资,所以也称得上是一个极大的收获。

        战果交代完毕之后,便是拟定论功簿了。到了这一环节,帐内众将都不免精神一振。虽然这一次论功要呈交都内台中得到批复之后才算确定,但这一战可谓胜的无可挑剔,江东大乱之后的江北首功,呈交上的捷报如何拟定,台中也不可能会有大的更改。

        今次论功便是正式以甲功而论,一甲功便是一斩首或一俘虏,兵长将领按照级别另计,合肥方面所得丁口还未统计起来,但却复土极多。真正的论功当然也不可能具体到每个人的斩首,还是以营为单位来划分战功,各营兵长归营后再具体到每一个兵卒。

        这一场战事,收复江北大量失土。当拟定战报时,作为统率的庾怿和统兵歼灭黄权所部的沈哲子,俱以万甲论功排在第一序列。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后续众将的排序才是重点。

        紧接着的第二梯队,拍在首位的便是路永。如果不是路永所部用命而战,沈哲子所部根本就抵挡不住羯胡的猛烈进攻。

        路永在听到这个排位之后,也是惊愕半晌,继而便是狂喜,乃至于喜极而泣。他身为历阳叛将,被在都下闲置良久,心情不可谓不忐忑,倍感前途黯淡。实在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过江初战、江北首胜便能列名军功前列!

        众将皆击掌祝贺,不乏人在望向路永时充满羡慕。这一战功意义之大,还要甚于实际。路永有此一功,日后在豫州军体系中真是不愁机会。

        整个第二梯队中,列名者十数人,沈哲子所部诸将便得居七八席。包括江畔结阵力据黄权的胡润、率众袭营得手而退的沈云、率领骑兵凿破羯胡军阵的沈牧,就连俯拾大功的曹纳都列名其中。

        至于庾怿所部主力,因为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战事,真正大功者反而不多,毕竟复土大功已经记在了庾怿头上。至于这份功劳稍后该要怎么分配,那是庾怿这个刺史该考虑的问题,台中也难干涉太多。

        当大功者王愆期之名也被念出时,帐中包括王愆期在内,神情俱是一滞,整个帐内气氛都为之一凝。

        庾怿摆手,示意诵读军功名单的参军暂停,起身环视众人,继而便说道:“今次一战,自是王命殷望,台内诸公深眷,朝野内外共襄之盛举,但仍离不开镇内上下用命,将士戮力而战。凡有功,必有偿!不以人情、不以旧勋、不以前过、不以卑用,因事而论,唯功是举!”

        大帐中一时间鸦雀无声,哪怕庾怿已经讲完坐下,这一番话仍然仿佛回响在众人耳畔,良久之后才蓦地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喝彩声,久久难平!

        庾怿落座后再与沈哲子对望一眼,彼此眼中不乏欣慰。虽然仅仅一次论功不足完全消除顽疾世风之影响,但最起码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人世诸多可欠,唯独舍命搏杀之功不应贪墨!

        至于最后,则是整个豫州新复之土的经营镇守安排。这一次大胜,直接将占领地推进到涂水上游,临近淝水芍陂!整个豫州镇土,理论上陡翻两倍有余!

        由于此乡久战废土,城邑多废弃,民户多离散。所以自然不能再以惯常的手段来安顿经营,必须要大置侨郡来治理。

        虽然这种大事还需要台中首肯,但在沈哲子的建议下,庾怿还是决定先拿出一个方案来,避免台中插手太多。

        此前围绕历阳附近,便已经侨置颇多郡县,比如谯郡、颍川、包括沈哲子的封国乌江在内,便是属于南谯郡。但这些侨郡大多龟缩在历阳地近大江一畔,名之为县,不过数乡,名之为郡,不满一县。

        现在有了大量的土地,这些侨置的郡县自然也需要大幅度的扩充起来。毕竟虽然流离失所,但一个乡土旧称对民众的吸引力之大也是后世无法想象的,对于日后招抚流民整顿地方有着极大的好处!

        所以在这规划中,原本的豫州旧土俱纳入侨置颍川郡,即就是历阳并其周边,由庾怿镇守。至于原本的南谯郡,则向西转移到濡须口附近。围绕合肥侨置新昌、高塘等郡,暂由郭诵等将分领。

        至于沈哲子筑城所在的涂水流域,则侨置梁郡,治土囊括整个涂水流域,包括原本杜赫所在的涂中。而这个新置的梁郡,自然由沈哲子担任太守。

        同时未来豫州军也会进行大规模的整编,梁郡将会是最重要的驻兵地点,陆续充兵至六军之众,用以抵御且准备来年收复淮南!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5529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