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610 殷融丧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同于羊聃的只得虚令,殷融前往寻阳,乃是率领了实实在在三千余兵众,由王舒帐下司马陈孺率领,为的是填补寻阳这个门户之地防务空虚。

    因为要等待兵众集合、筹措需用,殷融要晚了一段时间才上路。而且殷融也并没有直扑寻阳郡治寻阳县,而是中途绕行寻阳县东面的湓城。

    对此,实际负责统率兵众的司马陈孺与随行的殷浩都有些奇怪,要知道使君的命令是吩咐他们速抵寻阳,配合周抚尽快将寻阳防务经营稳固。

    面对陈孺,殷融的说辞是:“荆江素来不睦,周抚宿将,又是陶公外亲,我等重兵直趋,必然会令周抚自疑。若是其人自虑难安,有抵抗之意,则不免贻误使君大事。不妨暂且陈兵寻阳近畔,由我亲往见他,倍陈利害,释其疑心,届时再兵入寻阳,自会顺利得多。”

    而在私下面对殷浩的时候,殷融才对其道出心中思虑:“王处明欲大治江州,然则仍恐四方忽视,尤其荆州傒狗一旦南顾,则必变故丛生。今次遣我前往寻阳,其实已经对周抚生疑,甚至暗嘱我可度机取代。寻阳军镇,我家却是清声相传,本不欲往。然则如今世道渐坏,不许人择善静处。我家再也不能落于人后,得此良机,正宜奋进。”

    讲到这里,殷融更是神采奕奕:“早年傒狗无罪而逐你父,如今我逐任寻阳,陈兵其肘腋之畔,正要让他知晓人未可轻侮!”

    听到叔父的算计,殷浩却还有些不安,皱眉道:“周抚乃是久从军旅的宿将,我恐叔父所谋未必能成啊。”

    “所以才要置兵湓城,届时我择地召他来见,他此刻只怕也是心忧难安,若是不来,说明已生贰心,正可鼓而攻之,顺势入郡。若是来见,也必然不敢多率部从,以作自清。届时我在席中言激其人,渊源你率众陈于外,待其有所悖礼,你听我号令,将之擒于席中!”

    殷融讲到这里,已是笑语道:“荆江素来交恶,傒狗若因此怨望东进,届时王处明尚要仰仗我镇守门户,阵前易将乃是兵家大忌。彼此对峙日久,傒狗必然不敢轻进,待到怨平,则我已安居寻阳久矣!”

    “可、可是,若使王使君要将我叔侄交出以平陶公怨气……郭默之事,不可不鉴啊!”

    殷浩仍是有些忐忑,此一类事他素来没有经历过,自然难免有些不安。

    “渊源你还是太年轻,世事难作深望。一者我家怎可与郭默卑伧之徒并论,二者郭默之亡,已令王处明部众生疑。譬如同行之陈孺,他是久从王处明,今次又得领兵之任,我转往湓城,其人虽有异议,却无固持,正是自虑不敢担当。即便有错,尚可推诿于我。哼,这一点自谋之算,又怎么瞒得过我!”

    殷融讲到这里,已是满脸不屑笑容。

    湓城也是大江中游一个极为重要的节点,早先舟船商旅往来频密,但是随着江州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商旅已经渐渐绝迹,但原本的诸多营建却保留下来。因而殷融所部数千众驻扎于此,倒也并不显得局促。

    一俟安营下来,殷融便即刻让人往寻阳送信,为了消除周抚的顾虑疑心,甚至将会面地点安排在了两地中间的一个位置,诱其入局之心昭然若揭。

    湓城、寻阳两地间隔本就不远,这一份信很快就送到了寻阳县内周抚案头。

    接到信的那一刻,周抚心情陡然变得恶劣下来:“殷融狗贼,居然妄想陷我!”

    寻阳、豫章两地,中间虽然隔着彭泽,但也绝非道阻且远,早数日前,周抚这里便得到豫章镇治的军令,命他准备接待兵众入郡。

    殷融有一点没有料错,王舒在这个时候增兵寻阳,的确让周抚有些惊疑不定。但在权衡利弊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受此军令,腾出营盘,等待豫章援军入驻。

    然而殷融这一部,行军缓慢且不说,居然还避开了寻阳转往湓城而去。周抚如果还看不住其中有古怪,那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也是白混了!

    如今殷融这一封又摆在他面前,周抚的心情可谓跌落谷底,乃至于一片悲凉。他也算是为王家卖过命,甚至于赌上自己的前程,从乱于王敦。再得太保举用安排在寻阳要冲之地,也是心怀感恩,不与荆州暗结。

    但他这一番苦心,居然还不能换来王舒的点滴信任!

    权衡良久之后,周抚还是决定前往赴约。

    一则他仍怀疑殷融此举乃是自作主张,未必是王舒的意思。他是知道荆州厉兵秣马,早已经虎视江州良久。王舒即便不知,应该也能感受到这种气氛,未必会以如此愚不可及的举动来逼迫自己。

    二则寻阳这里不过千余疲敝之师,若殷融真的集众来攻,也抵挡不住。届时他若顽抗则生机渺茫,若外逃则正入其彀,人地两失,陶侃那里情况同样复杂,未必会有自己立身之处。

    “贼子欲要加害,看你是否有这本领!”

    作出决定之后,周抚当即便召集亲信,准备动身。可是在动身之前,还是吩咐人盯紧了仍然留在寻阳的陶弘。一则担心陶弘胆大妄为,暗劫殷融,未至穷途极处,周抚还是不愿与王氏彻底交恶,即便将要悖行,也要让王太保明白他的苦衷。二则他也不愿这外甥犯险,察觉事态不妙,即刻送走。

    周抚出行,并未携带太多人马,只带了十几名亲信家人。提前一日到达约见地点,却并未知会殷融,而是绕着湓城观望一周,有了底气之后,才让人前往通知殷融,自己已经到达约定地点。

    殷融选择的地点,乃是位于大江之畔的一座庄园,这庄园原本属于左近人家,内里还耸立着大量的货仓。殷融至此之后,便不客气的将之征用过来,做了不少的布置。

    待到约定这一日,殷融早早便等候在庄园门口,身上披着厚重的锦衣,这是因为要掩盖内里的软甲。他在殷浩面前虽然言之笃定,但真正事到临头,心内其实也不乏忐忑,毕竟这种事情他也没有经验。

    他心情有些复杂的徘徊门庭左近,频频抬头仰望日光,这天气也真是奇怪,阴霾几日居然放晴,随着日中渐近,殷融也渐渐汗流浃背,频频抬手擦汗。

    过了午后不久,外布眼线才来回报,周抚正从大道快马而来,所率十余众,并无余者跟随。

    听到这回报,殷融才松了一口气,他今次之谋不敢让陈孺得知,私下笼络了几名兵尉,加上家中仆童,凑齐了几百人,眼下俱是带甲埋伏在庄园内仓房中。若周抚所部只有十余众,倒是足够围杀了。

    不多久,道路上烟尘激扬,马蹄声由远及近,周抚一行已经出现在了眼前。殷融转过身去,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脸颊,然后这才示意身边数名悍卒充当的侍者靠近自己,缓步迎了上去。

    “周侯迟到了,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待到周抚马行近前,翻身而下,殷融才笑着往前行去。

    “郡中颇多杂务,抽身不易,不如殷君安守清趣,有劳久候。”

    周抚面对殷融,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一者二人本就不熟,二者今次前来也不是攀交情的。

    殷融心内暗骂,脸上却还保持着笑容,上前想要拉起周抚手臂,却被其侧身避开,而后便干笑一声,转身虚引:“园中已经备下美酒餐食,周侯请随我来。今次我奉王公之名前来辅助周侯,但素来交浅,难免有所惶恐,唯恐辜负所遣。今次礼邀,也是希望能与周侯一饮叙欢,彼此坦诚。”

    周抚当先往庄园行去,只是在行过殷融身边时,侧首看看殷融身边那几名仆人,故作惊讶道:“素闻殷君家门清虚,身边听用倒是不乏勇壮姿态,让人好奇。”

    “不过家中寻常役用,如何敢当周侯夸赞。还是快请入内,若是醇酒散气,则寡味难饮。”

    殷融干笑一声,摆摆手让那几名佣人暂退少许,眼下最重要还是要把周抚诈入园中。

    然而周抚却仿佛对那几人兴趣极大,仍然站在那里,望着那几人笑语道:“我长从军旅,乐见勇卒。观殷君这几名家人,行止有度,体壮气凝,非是寻常门庭圈养出来。我门下亦不乏勇力者,可否与殷君家人角力互较一场。”

    “周侯将门良才,所驭自是满庭劲卒,我家人庸才,还是不要献丑了……”

    殷融笑容已经略显僵硬,然而此言一出,周抚却是蓦地色变,戟指殷融怒吼道:“殷洪远配称高士?我以礼见你,安敢如此恶言辱我?我家事于王命,任卑不辞,岂容你这狂妄匹夫言伤!难怪时人盛言老犬穷吠,实在可厌!”

    受此诘问,殷融脸色已是一变,方觉情急失言。但见周抚反应居然如此剧烈,甚至直言自己毕生最恨之丑事,当即也是怒上心头,袍袖一甩恨恨道:“言你将门,有何不妥?狂态至斯,悖礼之徒!”

    说着,他便故作愤怒大步往庄园行去,心内已经不乏警兆。

    然而他行出没有多远,身后却是疾风骤袭,忙不迭侧首望去,只见周抚已经厉色扑来,神态当即陡然异变:“你要作……”

    语调戛然而止,周抚已经单臂环住殷融脖颈,将之拖至身前,反手短刃横于殷融颌下,同时所部也纷纷抽出兵刃,将殷融那尚不知所措的几名仆人逐开。

    异变陡升,听到门庭外的喧闹声,园中殷浩等人自然明白计划出了纰漏,当即也顾不上隐藏,率众冲出。待到了门前,却见周抚等人已经翻身上马,叔父殷融则被捆在了马背上,蹬腿挥臂的呜咽挣扎。

    殷浩见状,脸色已是大变,牛皮大盾横置身前,疾声道:“我叔父受王使君命率部来援,周侯因何……”

    “住口罢!”

    周抚冷笑一声,纵马回掠半里余地,才勒马停在了道上,大声道:“殷洪远奸邪害我,使我不能自白于王使君面前,实在当死!速让陈孺卸甲见我,否则我便执此贼东进归都,自陈君王、台辅诸公座前,求一清白!”

    殷浩见状,神色不免更苦,有心想要命人冲锋夺回叔父,却见利刃横加其人颈上,一时间已是没了主意。

    “渊源速去!陈孺素无担当,他若失我难承使君责问,必定来救……”

    感受到利刃在脑后摩挲,殷融早已肝胆俱裂,连连叫嚷道。

    “那是要卸甲还是不卸甲……”

    殷浩额头上冷汗直涌,实在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待见周抚手中佩刀已经挥起,再也不敢多问,连忙让人搀扶上了马,率领十数人狼狈而去。

    周抚等人与后方几百人对峙着往后退去,待到大江近畔,即刻弃马登船。到了船上后,他才一把抓起了瑟瑟发抖的殷融,怒声道:“狗贼安敢陷我!”

    “周、周侯切勿冲动,此事我一人所为,王、王使君仍是信重周侯……切勿一时冲动,自毁所托……”

    周抚听到这话,神态更是恼怒,蓦地一刀劈下,殷融已是身首异处!早先他并无过错,王舒对他仍是提防见疑,如今发生这种事情,就算王舒言之凿凿信重无疑,他还怎么敢相信!小人不足成事,但却能够坏事,从殷融决定害他那刻起,他已经没了选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