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506 探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已经与一部分坞壁主取得了联系,但是真正会面之前还是又经过了一连几天的往复波折。杜赫这里所提供的会面地点,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可,而他们各自也都有提议,但又被另外的人给否决。

    就在这往来拉锯中,又有两家态度本就不甚坚定的坞壁主又退出。单单选择一个会面地点,便迟迟不能达成共识,可见彼此之间的猜疑心有多严重。

    眼见再这么争执下去,可能退出的人会更多,让这场会面流产,不了了之。沈哲子不想白跑一趟,索性便作出大的让步,由那些人家自己商定会面的地点,可谓诚意十足。就算是这样,也还是等了两天,才最终敲定会面的地点和时间。

    到了会面这一天,沈哲子行出营房,便看到杜赫正带领四百余名骑士整装待发,不免有些讶异。虽然对于杜赫这里,沈哲子也是竭尽所能的予以支持,但有的事情并非努力就能一蹴而就,还需要时间的积累。

    江东本就缺马,江北虽然情况要好一些,但马匹作为绝对的战略装备,也不是予求予取。杜赫过江时不过带了近百匹马,这已经是沈哲子能够调度支持的极限,再多了且不说粮草的耗用,单单要运送过江来便是不小的压力。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骑兵所拥有的机动性是无与伦比的。所以过江后杜赫也在竭尽所能的搜罗马匹,或是缴获,或是高价购买,眼前这些已经是他如今所拥有的全部。

    “只是去简单会面一次,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吧?”

    看到杜赫所摆出来的阵势,沈哲子忍不住笑语道,这可是把家底都带上了。

    杜赫闻言后便苦笑一声,不乏怨念道:“最好是多此一举,但也是有备无患。人在混乱世道里浮沉日久,心迹如何实在莫测。驸马愿意情好于众,只怕是有人会不识高眼。”

    听杜赫这语气,似乎巴不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见怨念之深重。

    相对于杜赫多少还有一些年轻人的意气,郭诵要更显冷静,他沉吟道:“那些人虽然是忸怩作态,但察其行迹终究还是不肯放弃与驸马见面的机会,可见并非无欲之人。只要他们有所欲求,对驸马来说便有太多手段可布划,早晚都要他们受制于罗网之内。”

    听到郭诵对自己的称许,沈哲子也不知是该自豪还是该羞愧。这话确是不错,那些坞壁主们或是崖岸卓越,或是孤芳自赏,他们如果要一味的闭门自守,打造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桃花源,沈哲子一时间确实也奈何不了他们。但只要他们有需求,那便有机会。

    杜赫这里四百余名骑士,加上沈哲子的几十名龙溪卒亲卫,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营地。会面地点定在了由此往西偏北几十里外,一个名为鹤岗的地方。途中,杜赫又对沈哲子介绍了一下这个鹤岗的细节。

    这个鹤岗能获得许多坞壁主的认可,自然也不是什么寻常地。原本那里不过是一片荒岭,多年前戴渊出镇合肥以制衡祖逖的时候,将之开辟出来作为人力、资用的一个转运点。

    后来祖逖病故,加上王敦谋反收斩戴渊,这布置便没了用。那地方虽然不再有驻军,但却并没有就此荒弃,因为左近道路畅通便捷,因而左近人家便常汇集于此,互通有无。渐渐地,那个鹤岗便成为了涂中区域内一个交易区。

    早年郭默镇此的时候,恃强军而霸占那里,盘剥买卖双方,那地方一度曾经荒废。后来郭默离开,加上各家总有互通有无的需求,才又再次启用起来。

    一行人清晨出门,过了午后才到达鹤岗。这么大队的骑兵队伍靠近过来,很快就引起了左近游弋之人的注意。沈哲子他们尚在数里之外,便看到许多人从那木石营造的营垒中涌出来,架起了一排排的拒马,警惕意味十足。

    见此状,一行人便停了下来,杜赫先派斥候上前通传。等待片刻后,营地中又冲出二十余人的骑士小队,穿过前方的防御布置,很快就到了近前。

    那一队骑士中,为首者乃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披两当轻铠,未着兜鍪,发结散髻随着其奔行而跃动不已。当其人还在十数丈外,已经大声叫嚷起来:“哪一位是郭吉阳郭侯?”

    听到这叫嚷声,沈哲子和杜赫都下意识转望向郭诵。郭诵脸上不乏疑惑,拨马上前半丈大声回答道:“我便是郭诵。”

    年轻人闻言后,蓦地勒僵停马,止住冲势,一手按住马背,凌空一个翻跃,继而便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可见骑术之精湛。

    他站在那里望向郭诵,双目发亮,对着郭诵深深作揖,然后才不乏恭敬道:“后进晚辈淮南邢岳,久闻郭侯威名,一直渴慕拜见!郭侯早年逞威于洛口,家父幸过近畔,归家后倍言郭侯之勇武!晚辈幼来便以郭侯为此生所望,今日终于有幸得见!”

    听到这年轻人的话,郭诵精神略有恍惚。早年他在李矩麾下为将,与当时羯奴石生对峙于洛阳附近,以兵众五百余大破石生数千众,可谓北地难得的一场大胜。可惜所部兵众实在太少,并不能籍着这一场大胜而扩大巩固战果,心内长有抱憾。

    那时候的郭诵,年龄与眼前这个年轻人邢岳差不多,都是风华正茂年纪。不知不觉,十余年已经过去,蹉跎日久,鬓发染霜,早已锐气内敛,却没想到仍有人对自己这昔年旧事铭记至今,一时间可谓感慨良多。

    那年轻人对郭诵的崇敬可谓真诚,乃至于面对其人时动作都有几分拘谨,他将佩刀解下丢给身后人,然后上前探手要抓住郭默坐骑缰绳:“能为郭侯执缰,是我毕生荣幸。”

    眼见年轻人如此热情,郭诵不免有些尴尬,继而便转头望向沈哲子。

    沈哲子虽然被彻底无视,倒也并不气恼,他在江东几乎已经成了全民偶像,像郭诵这种旧功彪炳的勇武之将,在江北有着几个崇拜者那也再正常不过了。

    略一走神,胯下坐骑已经被扯出丈余远,郭诵连忙翻身下马,对那年轻人说道:“多谢郎君盛意,不过今次我是随驸马沈侯至此,礼不越主从。请郎君暂且留步,我来为你引见驸马。”

    年轻人听到这话,原本喜笑颜开的脸上便略有阴郁,看那模样,不只对沈哲子毫不上心,似乎还隐有敌意。不过郭诵既然开口了,他便也勉为其难转过身来,遥遥对沈哲子拱拱手,神态语调较之面对郭诵时更不相同:“北地寒家,少闻江东俊迈。乡人们早集于此等候多时,请沈驸马入营吧。”

    如此态度悬殊的差别,可谓无礼,旁边的郭诵已经隐有尴尬,而沈哲子旁边的杜赫更是不满,扬眉道:“你若不说,我道是营中无人。驸马亲自过江来见,可谓诚意十足,如此礼慢,可有地主姿态!”

    那年轻人邢岳听到杜赫的呵斥,眉梢也是飞挑,冷笑道:“你就是杜道晖吧?不要以为清剿一二蟊贼,就可以小觑涂中无人!至于你家这位驸马,他过不过江来,涂中都是如此,也没人要请他过来!进或不进,那也由得你们!”

    郭诵原本对这年轻人有几分好感,可是在听到这话后,脸色也是陡然一沉,后退一步行至沈哲子近畔,凝声道:“驸马其人如何,不由小儿臧否。你退回吧,究竟见还是不见,回去请示过长者,再来认真作答!”

    那年轻人见状,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郭诵,良久之后才嘿然一叹:“错眼识人,说的就是我啊!缘浅未必不幸,今日才知郭侯何人!昔日虎慑中原之勇将,原来也只是一个阿谀曲从之辈,不能坚守于北地争雄,却要南向媚事权门,不知郭侯可有面目再自视故己!”

    沈哲子看到这年轻人脸色惨淡阴郁,颇有一种偶像幻灭的悲愤,忍不住微微一笑,这却将那个邢岳视线吸引过来,满脸厌弃之色说道:“你这貉子又有什么可值得得意!你们这些吴人,自己弄事于江东就罢了,却将猛将收罗豢养,原本一个驰骋纵横的英雄,如今已是消磨成庭门走狗,夺人志气,实在可恨!”

    听到这里,沈哲子才隐隐有些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何对自己抱有敌意,原来问题还是出在郭诵身上。看来这个邢岳对郭诵确是钦慕有加,认为自己一个南人不配驱使如此英雄人物。再转头看到郭诵满脸的尴尬难表,沈哲子大概能体会狂粉给偶像所带来的困扰。

    “我与郭侯情义如何,本就不必对闲人多言。倒是刑君你,我猜这营内应该没有你家亲长在内。”

    邢岳听到这话,脸色不禁一变:“你怎么……莫非你在这营内早已经布下暗桩?貉子果然奸诈,你将人召集于此,究竟意欲何为?”

    听到这小子一口一个貉子的叫嚷着,沈哲子的耐心也荡然无存,摆摆手道:“先擒下这蠢物,敢有反抗者,生死勿论!”

    “你敢……”

    那邢岳刚刚叫嚷半声,声音便戛然而止,已被郭诵轻身纵至身前,将之咽喉扼住夹在了腋下不得动弹。

    “快快放开我家阿郎!”

    眼见此幕,那邢岳的部众们纷纷抄起兵刃想要往前冲,然而已经满腹闷气的杜赫早已经纵马上前,率人将这二十余众给团团包围起来。

    “郭诵,你自甘堕落……”

    邢岳被郭诵捏住喉咙,脸庞已经憋得通红,牙缝里困难的挤出一丝浊气,充满了怨念。

    郭诵心情有些复杂的望这年轻人一眼,叹息道:“人心多险恶,你能识之多少?驸马言道你家并无长辈在此,那是因为但有一二智计,都不会如此见恶于驸马。营内那些人,是派你来试探驸马,你就算死在了当场,他们也不会为你报仇。”

    “你、你……”

    那邢岳张口欲反驳,可是眼角余光却扫见那些拒马后虽然站着许多兵卒,虽然各持兵刃,但只是引弓虚张,丝毫没有要上前帮忙的迹象,心内已是冰凉。

    “让你的人弃械下马,否则只是徒增伤亡。”

    见这年轻人已经明白到自己的处境,郭诵才将人给放开,继而又对他低语道:“旧事承蒙高眼,但你若因此而有放纵失礼,我也不会对你客气。驸马才器宏大,非你能赏,以后也不要再妄作毁誉。”

    那邢岳虽然被放开,但却有些失魂落魄,怔怔站在那里,待听到其部下伤亡惨叫声传来,才悚然一惊,忙不迭高声喊道:“我没有事,郭侯只是戏我!速速弃械,不要再厮杀!”

    片刻后,骚乱停止,邢岳那些部众都纷纷弃械下马,被圈在一个范围内。

    看到那营地内还没有别人到来,沈哲子派人将邢岳提溜到自己面前来,笑吟吟望着他:“刑君有没有兴致猜一猜,我会不会杀你?”

    “你、沈……沈侯,我是得罪你,但我家人都是无辜,你、你……”

    那年轻人原本还想说些硬气话语,可是看到自家部众被团团围住,而拒马后的乡人们则视而不见,心意灰冷,实在难舒意气。

    “我知道你们刑氏也在南塘左近治业,闭门自守,与人疏于往来。我先杀了你,再灭了你家,你猜你那些乡人们会不会为你家仗义发声?”

    “你、你敢……我不过是言语冲撞,又非什么大仇,何至于……”

    邢岳听到这话后,又惊又怒,片刻后便涩声道:“我也知沈侯门高势大,日前多杀丹阳人家。可是、可是我家居在江北,一水相隔本就没有牵扯,沈侯何必要小隙而大罪。今次来到这里,本是我自作主张,要见……罢了,是我犯了错,乞求沈侯罪我一人,我家人自固门庭,实在是无害于沈侯。”

    “事到如今,我也不再欺瞒。杜道晖过江来,江北各家早有关注,已经派人过江打听清楚,此事台中并无公议,只是沈侯一人所为。涂中本就纷乱,若沈侯能够勒令所属守于此乡旧俗,不过是乡中再多一家,各家也能小纵。但若沈侯行事过于激奋,乃至于屠戮我家,诚然乡人不足恃,但如此强硬,难免会让人……”

    “会让人如何?我管你乡中有什么旧俗,我本是晋臣,不伏王统者,杀之无妨。”

    看到营地内终于有十数人行了出来,沈哲子也就不再多言其他,指着邢岳说道:“今天我可以释你之罪,是因为你能慕于郭侯旧功,可见也是一个勤事之人,只是性躁智浅,欠于磨练。”

    邢岳听到这话,脸庞已是燥热难当,但听到对方不再追究,还是松了一口气。早先他有莽撞,那是因为自恃有大江阻隔,还有乡人可以为援,也不惧沈氏。可是现在才明白,如果真的交恶,乡人们才不会为他家出头,单单杜赫那一部人马,他家就抵挡不住。

    这时候,营中第二批人已经到来,为首者七八人,后方另有几百持枪的兵众,可见也是有所提防。彼此隔了两道拒马,七八丈的距离,对面有一个中年人已经大声喊道:“沈驸马可曾到来?既然是彼此持礼相见,为何还没有行入营垒,便要擅动刀箭。”

    沈哲子看了杜赫一眼,杜赫便点点头,上前几步回应道:“驸马已经在此,极愿与诸位座谈言欢,只是还没来得及通传,便有狂悖之人迎上,言辞颇多放肆无礼,因而小惩。”

    对面沉默半晌,然后才又喊道:“我等忝为地主,未能远迎,接待得宜,实在惭愧。沈驸马高标雅量,还请不要因此介怀。先前出营者,乃是乡中后进,或是疏于礼教有所冒犯,稍后乡中长者自有致歉,实在没有必要动武啊!”

    被乡人们摆了一道,邢岳本来就已经满怀怨气,若是对方真的不留情面,他们现在赶来又哪里是劝和,已经是需要收尸了!再听这些人自己推脱的干净,当即便要张口要喝骂出声,只是刚一开口,便被郭诵扯到了一边去。

    彼此隔着拒马呼喝半晌,对面才撤除了这些防御工事,开辟出一条道路来。眼见到杜赫所部骑兵,神态不免复杂。他们虽然在乡中深植经营日久,但本身已经是囿于门户之内,根本没有更大的潜力可挖掘,既没有需求、也没有底蕴维持这么大的骑兵队伍。

    正如那邢岳所言,他们这些人家早将杜赫和沈哲子的关系打听清楚,心内也是喜忧参半。喜在没有朝廷的支持,杜赫即便过江来,也不敢有什么大的进望。所忧则在于,既然不是公开的行动,那么彼此之间发生利益碰撞时,对方也就有可能不按规矩来。

    尤其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沈家乃是吴中的土豪,乡基深厚冠绝江东,可是为什么这个驸马要派人来过江经营?如此公然踏过界,背后所隐藏的意图,也实在是值得人深思良久。彼此处境不同,秉性不同,对于沈家过江经营的态度也就各不相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