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95 新年

0295 新年

        大凡事发前让人惊恐到寝食难安的事情,一旦发生后,反而会给人一种不过如此的错觉。

        历阳起兵就是如此,早先姑孰被攻破时,京畿又掀起一阵逃亡风潮。但是随着这一件事情过去之后,历阳方面却始终没有什么大动作,每天或有小船载人沿江而下,在城外叫骂,然后被宿卫用弓箭射退。

        往复如此,渐渐地,人们的注意力都从这件事情上转移开,不再予以过多关注。一时间,逃亡在京郊附近的民众反而有了回流的迹象,尤其在年关将近时,不乏有整户人家拖家带口的归城,准备迎接新年。大凡此类人,往往会遭到固守在城中者的嘲笑,也只是讪讪一笑。

        大人物的较量层次太高,谁能想到,电闪雷鸣之后,不过是零星雨点两三滴。

        沈哲子守在宣阳门,对这种氛围感受最深刻。这些台臣们本来就是时下对时局感触最敏锐的一群人,早先出入或是长吁短叹,忧心忡忡,或是沉吟不语,寡欢少乐。

        但是随着事态始终停滞在眼下,这些人渐渐又恢复活力,每每大叹历阳色厉内荏,不过如此。更有甚者,已经急不可耐的撺掇中书早早发兵,将乱事解决在新年之前,不要把晦气带到第二年去。

        对于这些人的盲目乐观,沈哲子也真是无语。他也没有闲心去管别人,只是加紧将都中一些动乱中或会招灾的财货物资转运出城,尤其南苑更是不顾众人反对关门歇业。这让一些权贵人家有些不爽,他们还打算临近年关往南苑去大肆采办一场,如今一时间却是没了好去处。

        年尾除夕,虽然绝大多数台臣还在中书严令下留在台城,但也有不少无关紧要的闲职纷纷归家庆贺新年。沈哲子自然也不例外,他与家中这一群门童,乃是整个台城最无关紧要的角色,也没有多少人会关心他们有没有出勤。

        叛军盘踞在大江上游,若说完全没有影响那也不尽然,但都中的节庆气氛却还算是浓郁。许多世家子弟如结束了冬眠一般又活跃在秦淮河两侧,通宵达旦的宴饮欢庆。沈哲子虽然被夺爵,但终究也是建康城内排得上号的纨绔,此类邀请受到不知多少,不过他全都予以回绝了,安心留在府中度过新年。

        公主府今年的春节,较之以往数年冷清了许多,一个外来的宾客都无,只是一家人闭门小庆。除夕清早开始,沈哲子和公主两人坐在正堂上,接受自家相刁远一下一众家人参拜道贺,而后一一予以赏赐。

        气氛虽然稍显冷清,但赏赐却是以往数倍有余,寻常小厮都得千数钱,绢数匹。但凡稍有职事者,所得的赏赐几乎不逊于台中六百石的官员,自然让上上下下人等欣喜非常。

        这样的气氛,对于习惯了热闹氛围的兴男公主而言,难免有些不适应,神态间颇有几分落落寡欢。但今年好歹还能留在都中,身边有人陪伴,若是真的回了吴中乡土,肯定更加失落。这么一想后,公主心内的失望便荡然无存。

        到傍晚时,爆竹声渐渐响起,更增加了几分节庆氛围。沈哲子要赐食家中一众部曲仆役,从前庭到中庭,摆了满满当当的几百席,他端着酒杯在席中游走,对每一人都报以衷心的感谢。来日他的身家性命,便要托于这些忠心耿耿的部曲们,等到下一年欢聚一堂时,不知还有几人能够列席。

        而在内庭之中,兴男公主也在宴请家中一众女眷,列席的还有杜家人。由于杜赫在中书官署担任职事,哪怕新年也无暇归家,只能一直将家眷留在公主府内。

        夜深时,夫妻守岁。兴男公主合衣趴在沈哲子怀中,能够感受到沈哲子心情有些沉重,低语道:“夫郎是否因被大舅夺爵不能释怀?明日入苑时,我再在母后面前力请……”

        沈哲子听到这话,嘴角不禁泛起笑容,且不说他本就不将这件事放在心里,即便是还想复爵,方法多得很,哪需要这小女郎回母家力请撒泼。他将日趋玲珑的娇躯抱在怀里,叹息道:“我只是有感于人命卑贱,明明已经是活得谨小慎微,诚惶诚恐,却偏偏还要为不是自己的罪过而枉送性命……”

        “沈哲子,你是说来日还会有大兵事?那么京畿……”

        听到这话,公主娇躯不禁一颤,有些恐惧的望向沈哲子。

        “天下的大势,不是眼下的我们能左右的。能保全自身,已经是分外艰难。”

        沈哲子现在也不再诸事都瞒着公主,他握着这女郎柔荑轻声道:“明日入苑恭贺之后,我想公主能留在苑中……”

        “为什么?我近来一直都听你话,也没有做什么错事……”

        公主不满的在沈哲子怀中扭了扭身躯,嗔望着他问道。她如今对苑中,实在是没有了多少归属感,偶尔进苑中去,母后总说一些让她忿忿不已的闲言,久而久之,益发疏远。

        “你进苑中去,可不是无事,来日江东安危,或都在此一行。”

        沈哲子按着公主双肩凝重说道,继而低声详细的将对公主的安排讲述一遍。这女郎初时神态还有不悦,可是听着听着,脸色便也渐渐凝重起来,身躯都变得有些僵硬:“来日局势,真会那么严重?”

        “最好是没有,但也有备无患。”

        沈哲子复将女郎揽入怀中,肃然道:“我说过的事情,公主一定要谨记,届时千万不要任性为事。关键时候,能舍则舍,务必要保证你自己的安全!”

        “可是、可是你在城内会不会有危险?沈哲子,我怕,我真的怕……”

        小女郎埋首在沈哲子怀内,娇躯微微颤栗,眼眶内已经蓄满了泪水。

        沈哲子轻抚她额迹安慰道:“我在外面,自有诸多家人护卫,哪会有什么事。但我会一直在外面候着你,若约定之时你还未出苑,我可能真要遭刀剑戮身……”

        “不、不会的!我一定遵照约定,你放心!”

        公主死死抱住了沈哲子,口中却喃喃道:“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祸患……”

        第二天一早,公主府内家人们便又都忙碌起来,一方面要准备入苑的礼货,一方面也在打点行装。一些没有战斗力的妇孺,包括杜赫的家人并其他人家托付来的亲眷,统统要在今天离都转移到曲阿。一旦都中局势再有糜烂,还要进一步往京口转移。

        到了午后,偌大一个公主府,已经仅仅只剩下寥寥百余人,顿时显得冷清起来。

        沈哲子与公主一同入苑去拜见皇太后与皇帝,昨夜除了交待公主之外,像公主身边的韩翎和云脂等人,也都一一叮嘱。

        之所以让公主入苑,也实在是无奈之举,他要在中书眼皮子底下布划,终究太多不便。尽管不缺人手,但如今整个內苑都被宿卫掌控,再多布置也只能围绕內苑周围,顶多安排到距离內苑最近的通苑,再进一点都力有不逮。

        不过只要公主能够遵守约定,如今都中人手近半都围绕在內苑布置,无论发生怎样变数,最起码都可以保证公主的安全。这一点信心,沈哲子还是有的。就连公主身边的那些仆妇,都是挑选的力大勇武妇人,必要时发放武器便不逊于战兵。

        今次入苑,皇太后倒是对这个女婿和蔼了一些,甚至还准许沈哲子在其殿中进餐。进餐途中,则不免板着脸教诲几句,大意就是要沈家谨记肃祖之恩,一定要辅助中书共渡国难。

        享受着早先未有的殊荣,沈哲子不得不感慨这兄妹两脾性真有相似之处,都是管头不顾脚,事到临头想起来烧冷灶。他家又非新近才显重起来,早年肃祖施恩便不乏如此深意,听皇太后语气,大概是到了近来才明白肃祖厚结吴中豪门的深意。

        这丈母娘早先冷淡是冷淡,一旦热情起来也让人难消受。不只赐食,过后更让沈哲子留宿苑中,到了晚上甚至还派宫人前来侍寝,长得还不错,似乎要将过往数年的冷落一次补足。但沈哲子这种持身自正者哪会被美色诱惑,只让宫人留在寝室外听用。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清白无垢的身子,哪能交给不相干的人去玷污。

        今次入苑于沈哲子而言倒是颇愉快的经历,唯独一点不爽就是皇帝早间指着他笑得贱兮兮:“朕听说姊夫已经是白身啦,白身而尚长公主,这可是中朝未有的殊荣啊!”

        沈哲子有心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但一想到来日这小子多舛的命途,还是暂且忍耐下来。

        新春过后,中书终于受不了台臣们的撩拨,排遣宿卫数军前往历阳邀战,数战皆负。这让都中原本有所缓和的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起来,而中书也终于松口,准许江州起兵勤王至寻阳,至于徐州和三吴方面的勤王请求,仍是不予理会。

        元月末尾,历阳部终于在横江而渡,向京畿挺进而来!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17158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