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61 水火际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牛车上之人正是任球,而听到他的话,道旁的褚季野和杜赫神情皆是一滞,而后脸上便都泛起喜色。尤其是杜赫,早先神情已是灰败到极点,听到任球的话后,眸中顿时迸射出强烈的希望之光!

    “道晖,千万不要自误啊……”

    褚季野见杜赫神态如此,哪会猜不到他心中在想什么,连忙拉住他手臂,在其耳边低语提醒道。

    杜赫听到这话,身躯顿时一颤,旋即便僵在了原地,神情变幻不定。那位沈郎虽然没有发来请柬,但却派公主府家令亲自来邀请,可见对他的重视,必然是他投献之书获得对方的欣赏。

    这本是杜赫梦寐以求的结果,若能得沈氏之力相助,使他在都中声名鹊起,在江东立身建功,重建家庙,人生可谓无憾!尤其现在他已沦入彻底途穷之中,一众忠仆身陷囹圄无法搭救。凭沈家如今在都中声势,若肯施援必然能将他家人解救出来。南顿王纵使再如何固执,大概也不敢太跟如今这江东望族过于计较。

    然而现在,杜赫却陷入两难之中,不知该如何取舍。就连褚季野这种至交知他家人为鼠窃劣行都是勃然色变,那沈郎只是欣赏他之才而已,彼此都还未面谈深交,若得知他家人如此劣态,是否还愿意予他提携?

    是放弃那些忠仆们去邀取名望继而重振家业,还是顾念旧情、拼却前程不要而去求对方出手相助?

    褚季野见杜赫神情纠结已是陷入两难,心中不禁一叹,作为挚友,他有义务提醒杜赫三思而行,但却也不能越俎代庖代替对方做出决定。

    杜赫还迟迟未决,褚季野却不好让任球久候,行上前去对任球说道:“有劳任令久访,我与杜道晖确是通家世好,其人出身京兆大宗,家学传承渊源深厚,于北地素有才名。不意甫一渡江便得沈郎青眼,也确是颇感荣幸。我身边这一位便是杜道晖了。”

    任球自然知道杜赫是哪一位,此前几日早将此人入都之后种种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先前只是故作不识。虽知此人时下处境已是困顿到极致,但任球却少见郎主对一个人流露出如此欣赏重视,可知纵有窘迫,脱困显达也是须臾之间。

    因而任球对杜赫也不敢怠慢轻视,连忙下了牛车,行到杜赫面前笑吟吟施礼道:“我家郎主得览北地贤良高论,早已急不可耐要面睹杜君风姿。只恐猝然强邀唐突贤良,因而令我先行礼见杜君,若杜君近日有暇过府相叙,我家郎主必虚席恭候。”

    若换个时间听到这邀请,杜赫应是要忍不住笑逐颜开,可是现在这礼节周全的邀请入他耳中,只是更增心中焦灼两难,益发不知该如何选择。

    他看一眼默立在一旁垂首不语的仆人,又看了看神态亦不乏焦虑的褚季野,蓦地将牙一咬,迎上满是和善笑意的任球,拱手涩声道:“所谓贤良,实在受之有愧……”

    “道晖,你……”

    褚季野听到这话,已经忍不住色变出声。

    杜赫苦笑一声,先对褚季野长施一礼:“季野兄,我心意已决,怕是要辜负贤兄拳拳善意。我本劫后苟活,若无这些生死相随家人护佑,岂能有命南下此乡?他们不以我愚鲁不堪而轻弃,我岂能因此而见疏!若为此禽兽之态,余生只怕都难释怀!”

    说罢,他不再理会褚季野,而是望着任球继续说道:“所谓贤良,实在受之有愧。沈郎青眼相待,此誉我实在不敢轻受。烦请任君归府转告沈郎,假使沈郎觉得杜赫尚堪一用,惶恐拜请沈郎能施援手,助我家人脱出囹圄?”

    “杜君家人竟在都中犯禁?不知缘由为何,是否方便相告?”

    任球又作关切状问道,同时留意杜赫神态的变化,稍后归府后都要向沈哲子详细汇报。

    杜赫闻言后神态便有几分局促为难,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此节虽是难于启齿,但也不敢人前隐恶。我轻身渡江,资用即将告罄,家人不忍见我市易先人遗物,因而于都中盗伐林木以取资用。行迹虽劣,心迹却是赤纯。此事皆因我才不足自立,却非家人惯行卑劣……”

    任球听完之后,当即便长声而笑,指着杜赫说道:“我道是何要紧事情,原来只是这么一桩小事。杜君肯坦诚相待,不隐小恶,可见也是心仰礼法,如此门户之内,岂会有生性卑劣之人。人行于世,总不会一路坦途,或有困蹇眼前而一时计差踏错都是难免,只要纯良不失,小节不必过执。杜君不必为此烦忧,我自为你释难。”

    杜赫听到这话,神色已是大喜,不过想到自家所招惹的是何门户,不免又有几分迟疑:“我家人所伐林木,乃是南顿王苑中之物……”

    “无论何人门户之物,以草木而刑罪于人,都是不吉。杜君家人如今可是在郡府之中?”

    任球笑着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待得到杜赫肯定回答后,当即便唤过一名随员来,吩咐道:“持我名帖去求见纪丞,请他将杜君家人放出,只言稍后府中会再来人处理首尾。”

    杜赫眼巴巴望着公主府仆从持着名帖疾行如郡府衙署之中,而褚季野见状也不免有些讶然,他是深知如今都中气氛微妙,并不怎么相信凭任球区区一个公主府家令就能将人讨要出来。

    然而过了不足一刻钟,郡府侧门便打开,先前进入的任球仆从又匆匆行出,在其耳边低语几句,任球微微颔首,然后便笑着对杜赫说道:“杜君放心,已经无事了,稍后尊府家人就会释出。”

    话音未落,郡府侧门便有神色委顿的十数人鱼贯而出,正是杜家一众部曲随员。

    眼见此幕,杜赫已是激动得无以复加,先与部曲们言谈几句,确定已经无虞,然后才疾行到任球面前,长施一礼动容道:“任君高义大恩,赫实在不知该如何相报!”

    任球连忙弯腰搀起杜赫,笑语道:“杜君何必言此,不过小事一桩。杜君若是仍有疑难,不妨一并道出。说起来,我对杜君亦不乏歉意。早间郎主便已嘱我,只因闲事缠身不得及时来见,还请杜君你不要介怀。”

    须臾之间,心绪便经历了大起大伏,这会儿杜赫更是不能平复心情,甚至都拙于礼答应对。褚季野益发惊诧于沈家在都中所具有的能量,一件能将他们愁苦得无计可施的事情,竟被一个家臣随手解难。诧异之余,他便也上前替已经激动得口不能言的杜赫礼答几句。

    又闲谈几句后,任球笑语道:“如此我便与杜君约定,今日尊府尚有小事要理,择日定会再过府相邀。若是杜君没有异议,我便归府复命了。”

    听到这话,杜赫连忙又施礼道:“有劳任君了,任君实在不必再繁礼相邀,若是沈郎有暇,赫随时可往拜访。”

    “若是如此轻慢,我家郎主怕是要归咎于我了。”

    任球笑语一声然后又问道:“是了,不知杜君目下暂居何处?我先时曾往杜君所言之地去,却被告知杜君已经搬离。”

    褚季野回答道:“长居于外终究不便,道晖眼下正居我家中。”

    任球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登上牛车缓缓离开。

    待到任球离开,看到褚季野有些好奇的眼神,杜赫才将先前投书之事解释一番。

    得知原委后,褚季野才明白为何沈家突然对杜赫如此礼遇,对此他也替杜赫感到高兴,只是在看到杜家那些神色委顿的部曲之后,脸色不免又是一沉:“今次之事,道晖可要铭记于心,以此自戒。幸得沈郎义助,否则若因此小错而辜负先人遗泽,悔之晚矣!”

    “季野兄所言正是,我日后绝对不会再犯此等错误!”

    杜赫心中也是后怕不已,如今才觉后背已是沁出一身冷汗。

    事情已经解决,一行人才离开郡府,行往褚季野位于秦淮河南青石巷的家宅。可是在到了其家附近,却看到有一众豪奴早将褚家不大门庭围个水泄不通。

    两人对望一眼,心中皆是一惊,还道是南顿王心中不忿派人前来寻衅,连忙匆匆行上。

    到了近前后,对方那一众人当中有一名青衫中年人越众而出,对两人拱手施礼道:“可是褚文学与京兆杜君?仆下刘长,奉我家沈郎之命,已在此恭候多时。”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两人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褚季野上前道:“刘仆至此可是为邀道晖?先前我等于道途偶遇尊府任令,已知沈郎礼邀,来日必当过府拜会。”

    刘长如今已是颇有气度,闻言后微微一笑:“正因任令归府复命,我家郎君才让仆下来此。郎君素知褚文学清雅廉洁,甘于静室,因而特令仆下前来邀请杜君另择住所,不扰褚文学清趣。”

    听到这话,杜赫神态更是激动,沈家人来得如此迅速,由此可见那位沈郎对他的重视。一时间,长久以来在都中饱受冷眼的忿怨顿时烟消云散,对于沈哲子已是大生知己之感。

    “沈郎盛意拳拳,实在不便相却。我之随员众多,也实在不便过分叨扰季野兄。”

    听到杜赫这么说,褚季野也只能点点头。他对杜赫虽然感情颇深,但确也不愿让杜家那些劣迹部曲们住进他家中,毕竟他家也非深宅大院,况且还有不少女眷,也实在不便相留。

    沈家来人极多,加上杜家原本的部曲,很快便将杜赫的行李都装上了车。旋即一行人便行出了青石巷,转往城南长干里。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队伍停在了长干里内一所颇为宏大的宅院前,刘长上前对杜赫说道:“此处虽是略有喧嚣,但胜在可便于杜君居近照顾尊府亲眷。稍后请杜君派一随员与我同往郡府,将宅籍地契转入杜君名下。”

    杜赫听到这话,神态更是惊异,一方面诧异于沈家的考虑周到,一方面则是震惊于其手笔之豪迈。如今他对都中物价颇有了解,如长干里这种繁华之地,如此规模宅院最少要在数百万钱往上,而且还要等待良久才能等到交易。

    见杜赫要张口拒绝,刘长又说道:“我家郎君有言,男儿不可居无所,寄人篱下,久而伤志。杜君之才,足堪此居,若是拒绝,乃是自轻,贤者不取。”

    杜赫听到此言,心中波澜骤起,几近口不能言,他徐徐转身,面向沈园所在方位深揖而拜,再起身时,已是泪流满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