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47 都中三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咸和三年,盛夏时节。

    一艘客船缓缓停靠在建康城南后渚码头,船上诸多乘客口音、衣着都不类都中民众,一望可知应又是北地过江而来之人。

    看到这些乘客,码头上往来诸多人,神色间都下意识流露出来厌恶之色,不独吴人如此,就连早先过江已经在都中安家下来的侨人神色间都有一些不满,无人处低骂几声伧子。

    这两年局势渐趋平稳,建康城也一天繁华过一天。无论南北,每天都有大量人来这江东首善之地,或是投亲,或是乞食。太多人蜂拥来此,建康左近地价已是一日高过一日,衣食用度诸多物价也是飙升数倍。

    这对原本的居民而言,自然增添了许多原本不必承受的生活压力。加上各级官府不能有效对这些新来者进行妥善安置,致使许多衣食无靠的难民们终日在城郊左近游荡,不免便酿生出诸多惨事,坊间每天都有新的此类恶事在流传。

    “不是说历阳骄横,在上游拦江大掳人丁?怎么就没把这一船伧子掳去,居然还让他们东进入都?”

    小民们不关心天下大势,只知道这些人一旦来到建康,便就要与他们争抢生存资源,因而对这些新近入都者充满排斥。

    不过人心脾性不同,倒也不乏豁达无争者看到那些新来者神态衣着颇多凄惨之处,忍不住叹息道:“听说北面又有大乱事发生,这些人想必也都是糟了灾,能够逃过江来,已经是十中无一的大幸了。”

    那些乘客们陆续下船,有的自有投奔之处,或早早便有亲友等候在码头,一俟相见,便对望垂泪,感慨身世飘零,倾诉思念之情。但更多的则是一脸茫然悲怆站在码头上,望着眼前这繁华城池,不知将要何去何从,默然流泪。

    这时候,人群中涌出几个壮汉来,向着那些无人接应者行去。

    看到这一幕,那些人便不禁色变,脸上流露出些许惊惧悲愤,颤声道:“你们要做什么?我们只是遭灾失家劫余之人,又无太多财货傍身……”

    “各位千万不要误会,我等实在没有恶意。”

    那几个壮汉举动虽是气势汹汹,但神态却不乏和蔼,行到近前时更是满脸热切笑容:“你们历经重重劫难,能保住性命渡过江来,可见也是积善有福人家,神灵庇佑,害之不祥。不过都中虽然繁华,安居却不容易。你们颓然站在这里,想必也是未有去处吧?”

    那些人神色仍是充满警惕,一群人下意识凑在了一起,听到这话后更是忙不迭摇头道:“我们自有亲友迎接,舟行失期或是错过,不过很快就能相会。”

    “各位不必谎言欺我了,我们这些人常年在此处码头行走,来客有无投奔之处,一眼便能望之。你们自己也言,劫余之人并无财货傍身,我们对你等也实在没有什么可图谋的。非只如此,反而要送给你们一个安家前程,若是错过了,以后盲流都中衣食俱乏肯定要悔之晚矣!”

    那几名壮汉努力作出和善之状,然而这些新来者对未知地域风物本就充满警惕,怎么会相信有人这么好心,一众人沿江而行,不敢再与这几名壮汉纠缠。

    “这世道真是做好人都不容易,不妨明白告诉你们吧。我们都是为都中贵人之家做事,绝非害人的歹类。与你们说话,确是要为你们指点一个好去处。”

    壮汉们见这些人如此疏远,仍然不放弃,也不用强,只是跟随在这些人身后高声道:“你们留在都中也不会有什么好去处,但是左近曲阿县中却有贵人良产亟待招收佣工。你们若去了那里,或工或佃,只要肯做事,不需数年,便能在县中安顿下来,就此安居江东!”

    那一群人大多数都是茫然,听到壮汉们的呼喊声,下意识便停顿下来望着壮汉们问道:“你们不是在骗人?”

    这时候,码头左近也有一些船夫艄公帮腔道:“他们确是没有骗人,这些人确是在为贵人家招揽工匠佃户,曲阿那里也确是安居善土。你们若是不信,可自去码头北面市监登籍,到时也会有吏员问你们愿不愿去曲阿。去了那里,只要肯做事,温饱茶饭轻易可得。若是有一技之长,工佣更是加倍。”

    壮汉们听到这帮腔话语却是急了眼,忙不迭出言呵斥那些插话者,旋即又对那一众新来者喊道:“你们若真去了市监,要等待排期安置,旬月都没有结果。若跟我们去曲阿,即刻就能安顿下来,我们在贵人庄上都有相熟门路,自然也会给你们安置一个好差使。旁的都不说,只要答应跟我们去,即刻便有半丈麻布、五斗粳米送上!”

    听到这话,那些新来者当中老成稳重者还能矜持,一些年轻人却已经按捺不住,不顾阻拦越众而出:“我跟你们去,米粮布匹现在就要!”

    壮汉们见拉到了不少人,脸上顿时涌现喜色,拍着胸口保证道:“这都没问题,只要随我们来,答应的货品即刻就能到手,等凑够了一船人,咱们即刻便往曲阿行去!”

    一名气度不凡、衣着考究,望去不似凡类的年轻人站在甲板上,身边有几名随员护卫着。看到岸上这一幕,年轻人脸上不禁便流露出奇异之色,请人唤来船上的船工,指着岸上那一幕笑问道:“老丈,那些豪奴所言是真是假?莫非都中真有贵人家普集庄客,助其安家?”

    那船工有些拘谨,听到这问题后,连忙回答道:“正如郎君所见,都中有千金沈郎于曲阿等县置业,需要大量庄客佣工。那些豪奴要抢在市监前面将人接走,送去一人便能在贵人府上领取一份赏钱。这秦淮周遭码头,不乏有人常年以此为生,所获颇丰。”

    年轻人听到这话后却仍不怎么相信,他由北面往南来,所见最不值钱便是人命,自然不相信江东会有人家居然肯花钱雇人而且还善待之。因而听到这话后,年轻人便笑语道:“若曲阿真是良善去处,老丈你为何不去投奔,还要在这江波上奔波往来?”

    船工听到这话,脸上便流露一丝无奈:“只因伧门太气人,逼迫沈家只能用伧……只能用北人为佃,才许他家在左近州县立业。卑下祖居丹阳,无缘投奔乐土。”

    年轻人听到这话,神色更异,还待要发问,便听仆下汇报道:“郎君,褚君已经到来,着人上船引领郎君前往相会。”

    听到这话,年轻人脸上顿时涌出喜色,也无暇再去追问以满足心中小小好奇,吩咐仆从给这船工一些赏钱,然后便在随员簇拥下了船,疾行去见友人。

    码头之外便是一片开阔平地,有一片专门修筑供士族官员们迎来送往的凉亭矗立在那里。年轻人行到近前,便看见一个身穿青衫、神态简傲的士人站在凉亭前,脸上更是涌现喜色,大步迈开行到那士人面前,还未开口,语调已经隐有哽咽:“不意我还有幸能在江东见到季野贤兄……”

    那前来迎接友人的士人乃是河南阳翟褚裒褚季野,如今官居吴王文学,乃是名满都中的侨门名士,素有皮里春秋之称,喜怒不形于色。此时见到故交,神态虽然平淡,但眼神却也生出几分涟漪,拉着年轻人的手臂便返回亭中,示意仆从以纱帐隔开尘埃,摆出早已经备好的酒水。

    “年初我便得信,每人遣人在都中各处渡口等待道晖,日月流转,心中已不敢多想……天幸道晖总算安然抵达,使我不负旧谊!”

    褚季野拉着年轻人的手感慨说道。

    这年轻人名为杜赫,京兆人士,早年随父祖滞留关中。随着今年关中形势急转直下,父祖俱为所害,幸得故旧营救,辗转过江而来。

    彼此坐定后,年轻人言到这大半年来所遭受的磨难,以及家人大半流离,讲到了动情处,已经是忍不住潸然泪下。褚季野见状,感慨之余,也对杜赫温言安慰。

    “季野兄,如今北地板荡,刘逆已亡,然而石贼已经势大难当,西据关中,东望沧海,其势无人能遏,或恐有南窥之意,朝廷应该早作防备啊!”

    良久之后,杜赫才渐渐稳定住情绪,继而便神色忡忡言道如今北地的形势。匈奴伪赵已经灭亡,取而代之的却是更加凶残暴虐的石氏羯胡。如今羯胡势大难制,早已经占据北地大半河山。

    “我行过历阳时,所见其部诸多彪悍骄横,更是拦江设栅,隔绝东西水道,盘查过往客旅。北地阴云渐浓,江东却仍内外失和,恐非社稷之福啊……”

    褚季野闻言后,神态间也掠过一丝忧色。只是他心里纵有什么想法,也向来不习惯在人前宣讲,沉默半晌后便扯开了话题:“收到道晖的书信,我也派人四方打听,得知尊府于襄阳还有流散家人,已经派人前往去寻访,不日应该能有消息。只可惜穆侯早亡,若知有宗人南来,应该也会振奋非常。”

    听到这话,杜赫神态又是一黯,他家在关中也是望族,只是自家这一支卷入匈奴内斗而受殃及。原本他打算渡江以后投靠族兄杜乂,却没想到杜乂早已经病亡,如今孑然一身,却不知要如何在江东自立。

    褚季野也看出杜赫心中忧虑,便笑语安慰道:“道晖你出身名门,素有清趣奇志,一时或有艰难,久而人知你之贤能,要在江东立身也非难事。”

    “是了,倒要请教季野兄,如今江东有多少出色人物?想必季野兄已是显于当世了吧?”

    抛开心头那些烦绪,杜赫笑语问道。

    褚季野听到这话,却是微笑着摇摇头:“时下都中有并称三甲,与这三人相比,余者也只能敬陪末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