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44 布策曲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失之寸利,予之寸利。”

    沈哲子微笑着说道,然而纪友听到这话,眉头却大皱起来,这话听着没毛病,但正因没毛病,才是废话。

    “曲阿大县,即便析出数乡,在籍户数仍有数千之多!人人失之寸利,人人予之寸利?沈维周,你还在戏耍我?”

    纪友神色颇多不满,忿忿道:“不要说我家并无如此豪富,即便是有,居官一任,竟然如此为政,财帛之利谄事小民,千古以后也要为史家讥笑!”

    “你又急躁什么,我既然安排你去曲阿,自然已有通盘考量。”

    沈哲子确是对曲阿觊觎良久,因而对其地情况也了解颇多:“此地南北乡民所争者,两山五埭三渠而已。只要能避开这几处,旁处仍是大有文章可作。”

    朝廷在丹阳侨置琅琊郡县,也并非完全罔顾南人情绪。许多人烟稠密,平地良田以及丹阳各家聚居之处都腾出来没有分割出去,而一些山岭沟渠荒野等地,则尽数被划分出来用以侨置渡江的琅琊籍北人。

    但这样强行分割旁人乡土,即便再小心,又怎么能尽善尽美。尤其时下封山锢泽蔚然成风,那些荒地山岭早被此地各家视作自家的储备产业,只是没有闲余的人力物力开垦而已。如今却没想到朝廷一纸诏令,竟然就将这些潜在的产业划归旁人,情感上怎么接受得了。

    抛开这些士族人家的因素,于乡民而言,荒野薪柴、引渠灌溉也都是生活、生产必不可少的便利。如今这些资源都被侨人横刀切去,自然会有诸多不便。

    而那些侨县乡民客居异乡,诚然不乏情感的失落,财产的丢失,当中也确有一部分弱势群体。但更不乏的却是仗势欺人者,非但不守礼乡中,反而颇为放肆。其所仗的势,自然是如今的一等高门琅琊王、葛。

    对于这些鸡毛零碎的纠纷,沈哲子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解决,除非将一方完全逐出乡土。否则只怕百数年后,此类纠纷仍不会少。但沈哲子有办法补偿这些乡民们不如意的失落感,让人的情绪平复下来,不再那么焦躁。

    至于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酌情削减公主封邑子民应缴爵秩赋税。时下的爵秩税率并不怎么稳定,通常而言,越是偏远荒僻的封邑,所需要缴的税率便越高。像是湘州、荆南、江州等地,那里有颇多蛮族可供剥削压榨,通过高税率驱使乡民将负担转嫁在蛮族身上,也算是发动群众的一种方式。

    但像丹阳、三吴这样的地方,税率便不会太高,一方面是为了稳定局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地方本就富庶。

    沈哲子打算整体削减一半左右的爵秩,虽然封国爵秩由中枢所定,但若受封者自己有要求,中枢通常也不会拒绝。乡民生活艰难,勉强糊口而已,任何一点负担的减少,都会给生活带来巨大改善。

    单凭这一点,沈哲子就有把握能平复众多乡民们不满的情绪。虽然如此一来会造成公主封地收入锐减,但仍然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弥补。只要能在曲阿立住脚跟,沈哲子就有把握逐步将之改造成为一个原料产地,一个屯兵之处。

    之所以这么慷慨,也是因为沈哲子思忖再三后觉得,即便自己不主动请求,用不了多久,庾亮也肯定会在诸王食邑上动手脚,以打击近来过于活跃的宗室,到时候不想削减都不行。既然如此,那么不如抢先一步为此善举,还能邀买一些人心。

    至于此举或会招惹宗室们忌恨,沈哲子才不在乎他们的想法。

    听到沈哲子如此大手笔的打算,纪友也是惊了一惊,没想到沈哲子为了帮他坐稳曲阿这么下血本,心中充满感动:“维周,我、我真是……唉,这么大的事情,你与公主商量过没有?”

    沈哲子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黑:“我家的事情,自然由我做主,何须妇人置喙!你只需安心去曲阿就任,其他问题都不必担心。”

    纪友干笑一声,他时常出入公主府,对于沈哲子这豪迈宣言满是质疑,不过既然沈哲子敢这么说,便肯定能劝服公主,至于背后所用手段,却非他能猜度了。

    有了沈哲子这一点许诺,纪友便对出任曲阿之事不再过分惶恐。不过心中仍然有些疑惑:“先前维周你也说,曲阿乱象,主要是利益所涉各家鼓动乡民闹事,就算封国爵秩削减,也只是小民受惠,各家仍是无涉分毫。”

    “所以才要你去就任曲阿,你家世居丹阳,乡望本就隆厚,又有外亲家帮衬。整个丹阳,哪一户人家敢小觑了你?”

    沈哲子又笑吟吟说道,这也是他选择纪友的主要原因。纪家本就丹阳望族,子弟多充宿卫,文武兼备,宗族势力颇强。而纪友又与丹阳薛氏订婚,可谓有了双保险。丹阳这些人家总要给些面子,不敢闹得太过难堪。

    至于侨门方面,沈哲子也有安排:“王长豫几番邀请我去他家金梁园为客,早先一直无暇。稍后赶在文学你就任之前,我与你同往他家去通气一声。还有,今次你去曲阿,是庾道安耍的手段,他哪能坐视旁观,肯定要帮你周圆一二。有了这一番帮衬,侨人亦是无忧,若你还不能善治曲阿,我也只能说对你很失望啊!”

    纪友听到这话,神态便益发振奋起来。沈哲子这么一布置,如此一来琅琊高门王、葛便都有了通气的路径,不会完全不给面子,他实在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原来维周你早已经思虑周全,那我还有什么可顾虑。若连这样都还不能居稳曲阿,不要说维周你失望,我自己都会看轻自己!”

    纪友已是完全笃定下来,有了如此周密的保驾护航,他在曲阿只需收取政绩声望,简直就是世间罕有的美差。

    不过出于对沈哲子的了解,他既然这么大费周章将自己安排在了曲阿,必然也有所图谋,因而欣喜片刻后,纪友又问道:“那么我在曲阿,有需要做些什么?”

    沈哲子听到这话后便叹息一声:“建康居,大不易,来日我在曲阿将有诸多产业要经营,届时都要文学你帮我照应一下。”

    彼此已经熟不拘礼,纪友听到这话也不觉得被冒犯,当即便点点头道:“这都是应有之意,不过维周你确也应该收敛一下。你家虽是豪富吴中,但近来诸多花费实在太惊人,也实在是无此豪奢必要。兴家置业,终究要细水渊流才能得以长久啊。”

    “钱财总要花出去才会有效用,积粮盈仓,不过是养肥了庭中硕鼠。财散如奔流,客来如云集。我亦不求人人能如文学这般交心,勿使金樽空置,勿作一人调弦,于我而言,已非虚耗。”

    沈哲子心内的想法,就算面对纪友也不好讲解的太分明,因而听到纪友的规劝,只是笑着应付过去。

    “维周你虽年浅,却总谋深。难怪葛世叔要言你……唉,与你为友,对我而言幸也不幸,总是难免有形秽神昏之叹。”

    纪友感慨一声,而后又笑语道:“我也将成家在即,届时也要有诸多开销维持。维周你可不要厚彼薄此,我还要仰仗你提携呢。”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只要持身自正,也不必讳于言利。待到文学大婚之日,自有厚礼相赠,足够你为官一世,清澈如水。”

    沈哲子对身边人向来不会亏待,不要说与纪友的私谊,单单他家承受了他老师纪瞻那么大的恩惠,便值得对纪友照顾有加。

    听到沈哲子这么说,纪友反而有几分尴尬:“戏言而已,维周何必介怀。我家自有田亩产业供养内外,又何须……”

    沈哲子笑着打断了纪友的话:“这都是应有之意,文学你才不要放在心上才是。不过,往曲阿任去虽有诸多布置,你也不要以为太安闲,能够闲坐垂拱而治。来日局势若有板荡,你身在曲阿,可是大有可为啊!”

    “维周你的意思是……”纪友听到这话,心中便是一凛,沉声问道。

    沈哲子叹息道:“中书为政察察,皎皎不群于众,变生肘腋未必不能。我也不瞒文学,我家于句章亦有布置,等文学到了曲阿,还需要你策应周圆。这一件事才最重要,文学你可千万不要懈怠啊!”

    纪友心内对于时局虽然同样不乐观,但若说像沈哲子这样笃定会有乱事发生,则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时人大多与他一般想法,虽然认为时局有隐患,但早先王氏为乱都被平定,并不觉得这些隐患能酿成什么大祸。

    不过这话是由沈哲子说出口,纪友下意识便信了几分,继而神态也凝重起来:“维周你放心,我虽不敢进望大功,但既然有此职便,必然要保两家安然无虞。”

    “如此那就最好不过。”

    针对于或会发生的乱事,沈哲子也是先求稳再进而望功。

    两人商谈完毕后,一同起身往前庭行去,可是刚刚行过拱门,便又听到前院里传来一个悲愤无比的声音:“沈维周,安敢陷我!”

    沈哲子听到这声音,便笑着望向了纪友。纪友心领神会,酝酿片刻情绪,继而便冲向前庭大吼道:“庾道安,我何时得罪过你,居然如此害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