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38 彼苍者天

0238 彼苍者天

        “时下时局微妙,举动皆有人窥探揣测,诸多无谓纠纷。大兄他也非刻意为难,应是不愿哲子涉入太多乱事。毕竟你还年幼,许多事情不能见知深刻。”

        听到庾怿为先前的尴尬圆场,沈哲子微笑着示意自己并未介意。他也知司马家那群宗王们确实乏甚人望,自家如今势隆,与之行的太近,难免会招惹许多有的没的猜测。这些猜测对他家而言或是好坏参半,但对于执政的庾亮肯定是不利的。

        宗王与方镇行的太近,传递出来的信号只有一种,那就是正有阴谋在酝酿。但沈家不可能跟宗王有所勾结,一方面是这些宗王们底子太劣,根本不值得投资,一方面也是根本没有必要。沈家如今也是帝戚之家,何必再跟那些宗王勾结,邀取什么政治资本。

        这一点,庾亮肯定也是深知,早在数年前沈哲子的选择就可以说是已经表明了心迹。但这家伙仍要严厉训斥,面子礼数上的一点往来都不希望有,斤斤计较到如此地步,那种迫切掌控一切的心态已是毕露无疑。

        虽然面对庾亮的责问,沈哲子可以不作回应,但在庾怿面前,倒也不妨解释一下,避免误会越级越深。他家注定是不可能与庾亮一条道走到黑,但庾家也并非只有庾亮一人,像庾怿、庾条这两向来与自家关系密切的,仍要保持多多沟通,不至于完全对立起来。

        于是沈哲子便笑着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会与西阳王行在一处,当听到西阳王如此礼遇只为财货,庾怿也是哑然失笑,旋即便不免叹息道:“大行皇帝离世,新君甫立,大兄他要把控全局,心态难免颇多急躁之处。但其实这又是何苦,不过是为难了自己罢了。似西阳王这等庸者,又能激起怎样动荡?”

        沈哲子闻言后亦是赞同,庾亮执掌中书多年,不可能这点眼力都没有。但眼下却是紧张过度,非但于事无补,反而弄得人心惶惶。如今台中众臣彼此之间割裂的严重,对局面的平稳过渡更是有害无利。

        查其原因,大概也有出于对大行皇帝的愧疚,以及急于证明自己的缘故,可谓当局者迷。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沈哲子自然不认同庾亮的做事方法,但由此也颇得教训。大行皇帝去世后,留下的是一个虽然不算太平但尚算安定的局面,北面没有太迫切的胡寇威胁,内部各方彼此牵制,没有一家独大。这种暂时的平稳达成不易,也极为脆弱。任何人想要跃起打破,必然要令局势崩盘继而遭受反噬。

        目的是目的,手段是手段。在这样一个微妙的平衡中,目标越是宏大,手段反而需要越发平稳。人心各异,得意时勿太张扬,总有人等着看你怎么死。流星灿然却只一瞬,但身份地位不同,这一瞬或就能给世道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

        人们总热衷于传颂一些壮人胆魄的英雄故事,但古来英雄绝少善类,激昂之外若能有从容,才算是第一等的国士。若连自己都无法节制自己,无论事迹再如何耀眼,不过是适逢其会的意气匹夫而已。换一个性情相类的人去做,未必又会做的比他差上多少,不值得崇敬。

        略过这一节,庾怿便对沈哲子所言西阳王有求的隐爵之事颇感兴趣。

        此事虽是庾条弄出来,但庾怿所闻只是皮毛,因而便笑语道:“这隐爵果然获利丰厚到西阳王这种贵人都难淡然?我只是听幼序偶尔言及,还真是不曾深知。过些时日,我或将转任晋陵,少不得要与此类多有交往,届时还要仰哲子替我多多周圆啊。”

        听到庾怿此言,沈哲子心中便是一动,益发感受到庾亮那种安全感的缺失以及迫切的心情,急于布局天下,谋求一个安全环境。以江州制衡荆州,以吴郡观望三吴,以晋陵牵制徐州,似是面面俱到,但这更多只是场面上的较量,实则无一处不处在劣势之中。

        庾家劣势在于方镇,没有自身可靠稳定的基本盘,这是庾亮执政的最大劣势,也是早先沈家能与庾家行到一处的主要原因。

        所以在得势之后,庾亮首先要做的便是经营方镇的力量,早先派庾怿往豫章,继而在应詹病亡后进一步争取到了江州。这都是非常漂亮的布置,按部就班经营下去,执政高门的威望和风采便会越来越浓厚。

        但庾亮的手段太激进了,江州重镇绝对值得倾其全族之力耐心经营下去,实在不宜在此时分力去图谋一个场面上的布局。沈哲子深知自家稳居会稽的不容易,诸多手段用上,至今才算略成气候。若不能牢牢掌控一个基本盘,人去而政消,又有什么意义?

        凭势而掌握晋陵、吴郡,看似是很漂亮的布置,能够给京畿提供一个稳定的后方,但这两地都是豪强林立,民多不驯,一旦真的有事发生,又能指望在这两地获得多大的助力?

        或许历史的缺陷真的在于人性格的缺陷,庾亮的能力确是出众,而立之年未久便掌中书,与王导这种生于高门、耳濡目染的政治国手较量起来都不落下风,有来有往,甚至还能略占优势。

        但且不说其性格过于的强势,单单履历上缺乏经营地方的经验,便是一个致命的缺陷,过于看重中枢赋予的大义名分,只将方镇作为棋盘上棋子。但殊不知这些棋子一旦被激怒起来,都是一个个獠牙锋利的噬人猛兽!

        对于这种刚愎自用之人,沈哲子知道劝也没用,况且他也已经渐渐的见恶于庾亮,随着日后争执增多,彼此之间关系会更疏离。至于把庾怿安排到晋陵,于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庾怿不会像庾亮那样固执,要好沟通的多,对于京口正在蓬勃发展的事业也是一桩好事。

        但沈哲子最担心的是,庾亮过于执迷于在中枢布局天下的那种乐趣,渐渐地罔顾了实际的问题,继而激起兵变。虽然这是必然的,但沈哲子却希望能够将事情尽力往后压,以给商盟和隐爵争取一个平稳的发展时间。

        一边与庾怿谈论着晋陵如今不同以往的人情风貌,沈哲子一边在心内思量着,有必要给庾亮上一上眼药,让他那激进的步伐放缓一些。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庾亮同他想到了一处,也觉得这少年过于跳脱,应该要遏制一下。

        第二天便是大殓之日,沈哲子早早便起身。朝哭之后到了上午,一众宗室台臣们跪在东堂殿外,随着内侍一声声尖利的唱礼声而爆发出一阵阵的嚎哭声。

        作为大行皇帝的女婿,沈哲子亦被引入殿中换上齐衰之服,跪在殿中看着大兴皇帝的尸首被正式装入棺木之中。一代英主,就此天日永隔。

        随着钉木声声响起,殿内殿外哭声大作,沈哲子也看到了泪眼迷蒙的兴男公主,她从殿后冲出来,挣扎着要去见大行皇帝最后一面,然而却被宫人们死死拉着往殿后扯。

        “你们放开我!我要再看父皇一眼……沈哲子,沈哲子你帮帮我啊!”

        公主极力挣扎,看到跪在殿内的沈哲子,便叫喊着求助。然而这时候沈哲子也不能放肆,只能看着公主被人拉向后方,许久之后仍能听到她凄楚的嚎哭声。

        大殓之后,大行皇帝棺椁移至宫苑前堂,正式接受宗亲外邦吊唁。但时下内忧外患,方镇被隔绝在外,邦交亦少,留出这个时间,只是为了给皇陵争取最后一点修葺时间而已。

        老爹不能入都,只能让沈哲子二叔沈克代替,率领都中一众沈氏族人入宫吊丧。沈哲子念及公主骤然又清减许多的面容,趁这时候连忙让家人备下许多这女郎平日喜好的美食,趁着公主出苑接待夫家族人的时候,让宫人们带进宫去。

        见面只有短短半刻钟,公主只是埋首沈哲子怀中啜泣不已,看到随行来几名太后宫内神态刻板的宫人,沈哲子亦能猜想这女郎在苑中处于怎样压抑气氛,打定主意一等国丧归葬完毕,就把公主接出宫来,不让这女郎再受那繁琐礼节折磨。

        十天之后出殡之日,满城挂孝,群臣护棺前往太庙立祭,并于这里正式为大行皇帝确立庙号肃祖。

        飒飒秋风之中,送葬队伍徐徐行出建康城,在城外绕行一周后便向北行往皇陵。沿途众多人家摆设路祭,伏于尘埃之中,号哭盈野。

        武平陵位于建康城北鸡笼山下,练湖之畔,由此可直望大江。当送葬队伍徐徐攀上高坡的时候,突然有人指着远处大江所在惊呼出声。

        沈哲子随众人转头望去,只见那辽阔的江面上横着数艘大舰,大舰上白幡招展,依稀有苍凉的歌咏声伴随着滚滚浪涛传来:“交交黄鸟,止于桑……彼苍者天,歼我良人……”

        听到这歌咏声,沈哲子略加沉吟,旋即便望向了队伍最前方的几名辅政之臣。王导神色寡淡,目光幽幽。庾亮牙关默咬,握拳袖中。余者诸人,神色各不相同。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1469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