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13 舟市波折

0213 舟市波折

        座中这些人长居此乡,又多依赖舟市盈利为业,况且这函文上对于包税的各种举措也描述的很详尽。所以不需要沈哲子多做提醒,很快便意识到这件事所蕴含的利润和意义。

        这件事能否成议,还不是这些人家需要考虑的层面。他们首先关心的是,如果此事能够运作成功,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影响。

        朝廷对余杭舟市的管制,除了市监直接收取过往舟船通行之税外,还有盐铁等特殊商品的加派赋税,也包括舟市沿岸邸舍货仓的使用收费。收税项目虽然极多,但真正能够收取的有多少,其实大家各自心知。

        像沈伊这种市监属官,各自乡土中都有纠葛,交好各家船行至此,能行方便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反正都是慷他人之慨。无谓为了朝廷交待下来不切实际的任务而见恶乡土,征集乡土民资去奉养台省那些侨门诸伧。

        至于朝廷新拍下来的市监,民风门路都不熟悉,若有心同流,那边也共逐富贵。但若态度强硬,要行什么察察之政,那各家也都不会客气。常年行贾各方,谁家没有一二人脉和豢养的豪侠之辈,要用点手段将人逼走,那也并不困难。

        余杭舟市勾连四方,舟船往来频密,各家虽然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若依足朝行政令收足赋税,那么所得钱粮将比眼下翻了数倍都不只!如今每年所供奉的赋税,其实都是在临缴税之前,由市监属官与此地众商家碰头商议,确定一个数额,由各家按照所经营的规模补足,上缴朝廷以应付过去。

        一旦余杭本地人取得舟市的控制管理权,那这其中的利润则实在可观。就算比照往例再翻一倍缴税,也大大的有利可图!他们长居此地,对于往来商旅避税的门路实在太清楚,就算不苛待为难乡人,单单别郡商旅应缴赋税,便足够让人赚得盆满钵满!

        而在这利润之外,更让余杭各家心动的是掌握舟市后,随之而来的地位和话语权的提升。他们各家虽然通贾江东,各自都家财殷实,但说实话在整个吴中士族中地位并不显重,甚至许多人家都被视为没有门资的寒门素族。

        但如果能将这南北通衢掌握住,哪怕门第一时不得提升,话语权却变得显重起来。

        沉吟片刻之后,已经有人家表态道:“沈总裁此议,于国于民都是大利,若真能成事,我等甘附骥尾!”

        总裁是沈哲子给商盟总管拟定的一个称谓,也算是他的小小恶趣,汇总裁决商盟诸事。他也幻想有一天自己到台前接掌商盟后,能够任性的到处承包鱼塘,虽然现在已经做到了,但还是想要这么一个霸道称谓。

        但仍有人尚有几分迟疑,沉吟道:“商盟奉股人家诸多,所涉尤广,若统理舟市事务,或会有诸多不便。”

        沈哲子听到这话,便知其人是担心商盟势大,若再包税管理舟市,或会侵夺他们的谋利空间,喧宾夺主。这些人虽然也在商盟奉股,但只有分利权,却无管理权,顶多加上一个订单优先供货权。尚有很大的独立性,并不能说完全与商盟利益相同。

        因而沈哲子便笑语道:“我家叔父于此也有话要我转告诸位,商盟事务庞杂,单单四方集货与京口转运便分身乏术。之所以要谋议这个扑买包税,也只是想在余杭舟市这里多得一些货运通航的便利,至于具体的经营,尚要依赖此乡各家。诸位都是我商盟之友,休戚相关,托付给你们,想必各家都不会有意见。”

        “而且,各位也不必担心税额难足,商盟舟船所过,季末年末,都会来与诸位洽谈疏资。至于其他,想必诸位长居此乡,心内应该也有筹算。若此事能成,如何经营维持,商盟稍后会有专人来与诸位商谈此事。”

        沈哲子先是做出商盟不会过多干涉的许诺,然后才对众人说道:“只是若要成事,除了商盟发力之外,叔父也希望在座诸位能够附议。有各位乡人门户出面倡议,台中再有权衡,此事多半能成。”

        众人听到这话,倒也不觉得为难,想要得利,自然要出一份力气。此前他们或是没有想到这般大手笔大计划,就算想到了单凭他们也根本做不成,现在有吴中商盟出面,他们不过在旁边添一把火去促成此事。至于事成之后的经营乃至于分利,那都是要与商盟再做沟通的事情,舟市在余杭,他们占据地利,于此不乏底气。

        “这都是理所应当之事,我等断无推脱之理。不过此事过于重要,不知沈总裁近来可能抽出身来,我等往乌程去拜会请教。”

        虽有沈哲子的许诺,但各家迫切想敲定此事,还是要有沈克这个沈家执事者面授机要,才会安心。

        在南下之前,沈哲子早与二叔有沟通,闻言后便笑道:“忙过了眼前,诸位何时要北上,叔父都虚席以待。”

        一番深谈后,深夜时众人才各自离去,离开的时候手里都紧紧攥着那份捂得发烫的函文,准备回家召集家人,发动各自人脉去促成这件对家业有极大裨益的事。

        待众人离去后,沈伊却皱眉道:“哲子,我总觉三兄这事思虑尚有欠妥之处。商盟自是我家执话权,要促成此事得益必然不少,但所耗肯定也极多。虽然经营舟市要多赖本地人家,但我家耗费巨大筹划此事,何必尽数交于人手?”

        沈伊的这个疑问,最初沈克也问过。在时人看来,与别家有联合沟通可兴旺自家声势,倒也不必排斥。但真正干系重大的事情,终究还是自家人可靠。余杭舟市包税便是此类事情,正应该死死攥在自家手里,交付给嫡亲的族人打理,实在没必要让外人插手。

        对此,沈哲子只是笑语道:“我父于会稽已有规划,年后将于上虞立屯垦田。”

        听到沈哲子这话,沈伊再沉吟片刻,旋即眸子便渐渐闪亮起来,拍掌称妙。

        沈哲子又不是什么积德行善的菩萨之流,自家筹划这种大事,怎么可能让外人得利而成尾大不掉之势!他家如今声势正旺,若再南下插手余杭舟市,未免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过犹不及,咄咄逼人,对于刚刚建成的吴中商盟统一吴中阵线也不利。

        各家都有私心,共同发财可以,但若沈家摆明态度要争个一枝独秀、艳压众芳,事事都要干涉一脚,则不免会让人反感生厌,见恶乡人。

        而且在余杭,沈家虽然已经有些基础,但毕竟还算一个外来户,直接空降下来掌管最为重要的舟市,阻力不会小。

        所以现在,是要撺掇这些本地人家为此事奔走,事成之后交给他们打理,也更能平稳过渡。至于再往后,人都是逐利的,开始时或能保持适可而止,但渐渐则会食髓知味,继而便没有节制。等到这些人家胆气大起来,开始大肆搜刮过往商旅,必然会有所冲突。

        要知道余杭舟市可不独独只有吴中商旅过路,荆州、江州、浙西统统都要由此处过路,实力同样不容小觑。等到彼此之间矛盾加深,便需要强硬手段来稳定局面。那时候各家能够求到的,自然是近在咫尺的江东实力派沈充,届时收回舟市管理权易如反掌。

        说到底,沈家在吴中格局已成,吴中各家势强势弱都是在这个格局内做文章。只要南北呼应的格局不变,纵有人家一时煊赫,也只是在为沈家助推而已。既然如此,若事事强求即刻就要占尽好处,反而会毁掉这个来之不易的局面。

        在余杭庄园里逗留一夜,第二天天还未亮,沈哲子便被精力旺盛的小女郎拉出门来,要去逛一逛繁华的余杭舟市。

        昨夜谈事情谈到深夜,沈哲子难免有些困乏,登船后便躺在胡床上恹恹欲睡。而公主则站在晨曦中瞪大眼望着往来不断的舟船,不时大呼小叫,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实在是生机勃勃。

        所谓余杭舟市,便是浙江临近入海这一段,乃是天然的优良港口,河道宽阔,每年江潮倒涌都会冲走河底积淀的大量泥沙,平时则风平浪静,水波不兴。

        舟市虽然繁华,但景观其实难称美妙,放眼望去只见大大小小的舟船,各自携带大量大量货品,依次由江上竹栅水门行过,继而再行往四方。开始可能觉得新鲜,但不久后就会乏味。

        果然过了一会儿,小女郎那股新鲜劲过去后,便也流露出些许倦色,行过来要跟沈哲子争抢胡床。沈哲子则一伸手,将小女郎拉过来横置膝上,笑语道:“你安分些吧,我实在倦得很。待会儿到了岸上,我再陪你去采购四方珍货。”

        小女郎初时还在羞涩挣扎,待见沈哲子已经闭眼假寐,便也安分下来,用眼神斥退周遭侍女,而后便侧仰在胡床上,瞧着渐渐酣眠的沈哲子。

        小船在那些停泊的货船间穿行,很快便靠近舟市码头,已经可以看到岸上林立的货仓邸舍。兴男公主复又来了精神,悄悄起身站在船边,瞪大眼瞧向岸边。

        正在这时候,前方突然两根竹竿横出来,顿时将小船拦住。猝不及防下,兴男公主蓦地摔在了甲板上。沈哲子本就没有睡熟,听到声响连忙冲上去将小女郎扶起来,却看到公主侧颈已被甲板上凸出的木刺划伤,沁出血丝。

        “怎么回事?”

        他心中已有几分怒意,将颇有几分痛楚之色的小女郎扶回胡床,而后便横眉望向前方。

        持住竹竿的几人看模样似是豪族家丁,神态颇有倨傲,大吼道:“济南林氏于此做事,闲杂勿近!”

  https://www.65ws.com/a/70/70150/213068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