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11 荣辱与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游舫顺流而漂,沈哲子坐在胡床上,手里握着一杆翠竹鱼竿,视线却落在河道两侧的田野中,神态惬意,享受难得悠闲的时光。

    兴男公主坐在不远处,同样手持一根鱼竿,神态却极专注,两眼一瞬不瞬盯着漂在水面上的鱼漂,两手紧握住竹竿,指节都隐有发白,显然将这垂钓当做正经事情来对待。

    过了好一会儿,那鱼漂始终随波而浮,不见颤动,小女郎便有些丧气,将鱼竿丢给了身边的侍女:“云脂你来帮我盯着,我眼睛累。”

    沈哲子转过头,看到公主躺在胡床上揉着双眼,便笑语道:“顺流垂钓,只取悠闲意味而已,稍后自有鲜鱼煲汤供你饮用,何必这么认真。”

    公主抬起小脚蹬在船舷上,姿态虽不甚美观,神情却很爽朗:“这就是我跟你不同了,凡要做事,都要求个结果。若是劳而无功,我回舱小睡片刻多好。”

    “这可不是什么不同,我要做的事,擎天补裂,就算有结果,你也看不到。你要做的事,闺阁刺绣,一丝一缕的进益,都历历在目。这就是眼界和心境不同啊,小娘子。阴阳有殊,可不是你强求就能求得到。”

    沈哲子索性也丢下竹竿,横躺在胡床上,侧过身望着公主说道。

    公主也转过身来,一手托着腮,笑吟吟看着沈哲子:“你说起狂妄大话来,自己都不觉羞耻,让人差点就信了。这个本领,我确是学不来。”

    “哈哈,这是天生的禀赋,不要说你,世上又有几人于此道与我争雄。若非如此,哪得公主青眼信赖,朝夕以对。”

    沈哲子大笑着伸出手,想要拉住公主的手腕,却被这小女郎一把拍开。

    公主先是横了沈哲子一眼,转头看看旁边侍女们全都目不斜视盯着江流,才探出手来将沈哲子的手捧在眼前,半晌后呵呵笑道:“怎样的一双手才能惯行鬼文,阿翁都不教你写字吗?”

    沈哲子闻言后顿觉羞赧,蓦地将手抽回来,公主却将胡床移过来,凑在他耳边吃吃笑道:“沈哲子,我教你写字好不好?往后你进官任事,总要跟人函文往来,写成这个样子,实在太丢脸面。”

    沈哲子听到这话,狐疑着望向公主:“无事献殷勤,你是做了什么错事?”

    听到这话,公主小脸顿时羞红,罕有的露出几丝羞怯:“你都说夫妻一体,荣辱与共。我只是让你帮我做一件事,等到去了会稽,阿翁问起前溪上庄的事,你就说是你做的好不好?”

    “你把那庄子怎么了?”

    沈哲子见公主这副模样,心中更觉不妙,疾声发问道。

    “我、我只是把伶人遣散,许给庄人各自婚配了……”

    公主怯怯道,继而又补充一句:“这事阿姑和几个姨母也都是知道的,她们还赞了我。”

    沈哲子听到这话,顿生一阵眩晕感。前溪上庄伶人培养,从他爷爷辈就开始经营,到了老爹接手,更是色艺冠绝江东,吴中各家争相求访前溪伶人,就连东海王府都有前溪伎做府中婢女教习。哪怕他接手家业后并不扩大经营,也只是维持着一个规模。

    本来公主向他要上庄名册,他也没觉得如何,但却没想到几个妇人勾结在一起作了大祸,败坏祖业。老爹虽然宦居在外,对上庄之事也是极上心,几次传信给自己叮嘱不要短了上庄伶人的用度,那些色艺双绝的伶人在各家交际中也是扮演很重要角色。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先知会我一声?”

    哪怕沈哲子并不热衷于这些色艺舞乐,但老爹叮嘱过的事情,变成这个模样,终究不好交代。哪怕是他,也只是抽调几个伶人派往女工作坊做些记账的事情,却还没有做到遣散家人这么狠。

    “我若说了,你会答应?成天忙得不见人影,我都睡了还不见你回家!”

    说起这事,公主也是振振有词,继而又软语温言央求道:“你帮我一次,好不好?以后你总也有事要求到我,我都不会推脱!”

    沈哲子听到这话,倒是想起日后还打算在这女郎封邑之地做些布置,心内便是一动。他倒也不觉得公主这事做的有多恶劣,上庄之事他本就无暇过问,诸多伶人在庄内也只是虚耗钱粮。与其供养着做高门玩物,分遣婚配给自家再添人丁也是一桩好事。

    只是这女郎背着自己做出这么大的事,却不能没有一个教训。略加沉吟后,他才说道:“姨母她们惧人争宠,自然乐见你做这些事。我一年去不了上庄几次,身边足够听用,你又做这些无谓事情有何意义?父亲他在上庄也是花费了不少的精力才有如今规模,你这么做,可是罔顾了长辈心血。”

    “所以才要求你帮我啊!你们骨肉至亲,做错一两件事他也不会责你。我若让阿翁生厌,就只能回建康了,可我在这里还没住够。我舍不得你啊,沈哲子……”

    先是软语温言,而后公主语调便强硬起来:“你不帮我也休想置身事外,上庄名册还是你给的我!”

    “夫妻本应相濡以沫,你做错了事,我帮不帮你都难辞其咎。”沈哲子沉吟道。

    “对的,对的!”

    公主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只是且不说日后我有没有事情求到你,眼前之咎却要代你承受。现在我索要些报酬,这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你想要什么?”

    公主一脸警惕望着沈哲子,沈哲子则附其耳边低语几句,小女郎脸色顿时羞红起来,秀眉一扬:“沈维周,你……唉,去舱里好不好?这里好多人都看见……”

    沈哲子闻言后大笑,便站起身往舱室中走。公主在其身后银牙错咬,恨恨望着沈哲子背影,但最终还是站起身来,挪着小步随行进舱。

    船行一日,便达余杭。随着吴兴水道畅通,余杭作为南北货运周转,地理位置更加显重,左近河道屡经开拓,但往来舟船仍是拥堵不堪。沈哲子一行七八艘船,也被堵在这河道上,难得存进。

    眼见天色渐晚,沈哲子索性让人靠岸,让人通知在余杭的族人。过不多久,便有车驾来迎,总算在入夜前到达了位于此处的庄园。

    以往沈家在余杭产业不多,但是在剿灭乌程严氏后,严氏于此经营多年的产业尽数归了沈家。单单在余杭左近,便有数个庄园,再加上余杭舟市里的邸舍舟船等产业,足让沈家成为此地势力最大的几个大宗之一。

    负责在余杭打理自家产业的乃是沈哲子的族叔沈伊,以往沈伊都在会稽始宁经营沈家在那里的大片田庄,老爹到了会稽任上后更得地利之便,加之如今会稽各家与沈家关系也日渐融洽起来,倒也不需要再特意经营,于是便转来了余杭。

    沈哲子一行到达自家位于浙江水畔的庄园,沈伊早率领一众管事在门前迎接。托了公主的福,如今沈哲子在家里虽然辈分不甚高,但在面对长辈时也不需再伏低做小,站在公主身边还能沾沾光,看着长辈礼拜行礼,也是他近来颇为享受的一桩恶趣。

    公主尚记得在船上被沈哲子威逼胁迫的旧怨,下车后见他行过来,当即便冷哼一声,只是看到庄园前有那么多人,不能让他难堪。于是便站在那里,等沈哲子行上前时,接着衫裙遮挡探出手去狠狠掐了他一把。

    这一幕被后面的沈牧看到,登时便摇头叹息,以往在他看来多么从容淡然的兄弟,成婚后却摆布于妇人之手,实在是令人扼腕。继而便又想到自己今次往会稽去的目的,心情顿时灰败不堪,转而望向随队去看望葛洪的纪友,感慨道:“文学今晚无事,我俩再竟夜共邀一醉?”

    这时候,长须飘飘的沈伊已经行上来,先对公主行礼,然后才又望向凑在公主身边沾光的沈哲子,笑语道:“哲子你所作商盟,近来诸多资货调运,可是让我等余杭同僚疲惫不堪,苦不堪言啊!”

    沈伊除了打理余杭家业外,在余杭舟市还有任事。而余杭舟市乃是连接会稽与吴兴的特大转运站,江东货品半数经此,商盟近来所集货品航船更是云集于此,等待排期北上。

    听到族叔笑语抱怨,沈哲子也笑起来:“各家盈亏都仰叔父勤勉任事,任重道远啊。”

    “闲话少叙吧,请公主先行进庄。我来为哲子引见余杭各家,如今你可是江东豪主,集财散资,各家得知你来,都在这里苦候良久了。”

    又笑谈几句,一行人才进庄,沈哲子先将公主送入后宅安顿好,然后才又转回来与各家见面。商盟创立,余杭各家但凡有资格加入的也是分外踊跃的加入其中,因而今天也算是商盟股东一个规模不大的闭门小会。

    沈哲子要在余杭停一站,也是有事要与各家商议,所为之事便是余杭舟市。日后商盟将有大批货船要在舟市转运,因而沈哲子打算将舟市收编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