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206 乡望势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入七月,天气越发炎热。哪怕安坐室内,仍是汗如雨下,纵有几缕细风,也都绵软无力。

    竹林内流水潺潺绕亭而过,竹亭四周垂以轻纱阻挡蚊虫。亭中众人只披一件凉衫,席地而坐各居一角。亭子正当中,摆放着一个硕大的竹桶,桶内盛放着满满的酸梅绿豆汤,汤水中尚有许多冰块在其中漂浮着,整个桶周围都漂浮着丝丝缕缕的白色水汽。

    庾条站起身行到竹桶旁用竹勺舀了满满一杯汤水饮下,酣畅的呼一口气,嘴里尚叼着一块不大的晶莹冰块,伸个懒腰感慨道:“这天气……”

    “噤声!”

    亭中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中年人一手捧着账目卷宗,一手拨打算盘,间或腾出一只手来在另一份空白纸上书写运算的结果。满脸汗水汇聚在下巴上将落未落,有侍女轻盈行上来,用沾了冰水的帛巾轻轻为其擦拭汗水,继而便又快速的退回去。这过程中,算数者头都不抬,而侍女也不发出一丝声响。

    受了斥责,庾条讪讪一笑,又退回了自己书案旁。若以往被人这么呵责,他肯定要勃然色变,只是身在这专注又专业的气氛中,心态下意识平和起来。过往这段时间,他是亲眼见识到这些核算师之能,足足几大车的卷宗,竟在区区一两天内便理算清楚,分毫不差。

    对于这群专业的人,庾条也是打心底里佩服,更是充满羡慕,打心底里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么一批人才可供他听用差遣。

    落座之后,庾条手摸着书案上那个打磨光滑的算盘,神态间又不乏惊叹之色。这算盘操作较之算筹要复杂得多,过去几天他一直把弄学习,至今都还不能熟练运用。但运算能力和准确度又远非算筹可比,而且一旦熟练运用来,端坐案后,手指轻拨,声音清响悦耳,如素手调弦,姿态之美观较之伏在案上摆弄算筹又雍容美观得多。

    心里这般念着,庾条视线便忍不住望向左侧一位满脸疤痕的中年人,他不知这人名何,只是听旁人唤之钱先生。这位钱先生初望去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有些恐怖,但仪态谈吐却不俗,较之名门子弟不遑多让。尤其对方拨弄算盘时那娴熟又极富韵致的姿态,让庾条深感艳羡。

    这段时间来在沈家看到诸多新奇之人并事,让庾条惊叹诧异之余,更深感于沈家这江东豪首之名的实至名归。也只有在这样善于经营操持的环境中,才能培养出沈哲子这种早慧非常、智近乎妖的少年俊彦。

    可惜沈哲子听不到庾条诸多心声,否则便要赞一声这家伙今非昔比,确是已经有了识人之明。

    距离大婚已经过去了七八天,诸多来访宾客大多都已经离开,老爹也已经回到了会稽任所。家中虽然仍在日日宴饮,款待乡人,但诸多事务也都再次归回正轨。

    悠闲几日后,沈哲子又投入繁忙的劳碌中。夏税押运与早稻收割撞在了一起,都是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的事情。

    尤其早稻收割,农事集中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沈家东宗本身的田亩虽然削减了下来,但因为合作社纠集太多乡人,县中数万顷的稻田收割,人力统筹、稻禾运输、脱粒存储,全都需要沈家安排。

    幸而沈哲子也不用事必躬亲,这些事情都有相应的人员构架配置。但他身上的担子仍不算轻,往建康去的这几个月积攒了大量的事务。钱凤虽然可以分担其中一部分,但其身份毕竟见不得光,许多事便积压下来留待沈哲子处理。

    旧的事情忙完之后,转头又投入到新的事务中来。如今家中这些核算团队们,就是在运算俚清京口和吴中两地各种物价的差异,还有搜集过往几年京口一线众多商贾往来的数目以估算出京口市场一个大概规模。这些数据,杂乱繁芜,收集已经不易,清算出来则更困难。

    多赖庾条帮忙,还有京口一线那些资友提供资料,如今沈哲子收集到的数据,虽然不可能完全没有遗漏,但也是八九不离十。这么大的一个运算量,因数据缺失而产生的一点疏漏,尚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些资料,稍后都要拿来参考用于商盟的构架。如今沈家准备联络吴中各家组建商盟,往京口转运物资销货的事情已经在三吴传开,诸多人家都流露出想要分一杯羹的意思。老爹正因此烦不胜烦,所以才早早拍拍屁股回了会稽,将这些事情都丢给了沈哲子。

    眼下商盟仍然只是一个框架构想,具体的细则尚未敲定。但即便是如此,已经有诸多人家张口要预定股份,股资更是从沈哲子一开始所定的十万钱一股节节攀升,到如今已经上升到五十万钱一股!

    其中有些恃着跟沈家交情源远流长者,诸如乌程徐家等早先踊跃跟随老爹造反的人家,已经早早将钱货送来龙溪庄中。于沈哲子而言,也是一桩幸福的烦恼。他对时下人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度和自家的声望仍是小觑了几分,看这个架势,像他原先预定的两百股,根本不够吴中这些人家瓜分!

    沈哲子原本的计划是集资两千万钱,但仅仅在吴兴一郡,有意向的资财已经超过了五千万钱!单单如今被强送来的财货,在龙溪庄中便堆积了千数万。早先是民财私藏各家难以撬动,如今随着吴中交易频繁,各家囤积的财货都涌动上来,但是苦于商品不足,在吴兴甚至出现比较明显的通胀情况,这也是沈哲子始料未及的事情。

    但由这件事情上已经可以反映出来,最起码在吴兴一地,沈家的号召力甚至已经超过了郡府乃至于朝廷对此地的掌控力。

    吴兴今夏一季的市易税收,甚至已经远超以往全年赋税总和!可以想见,当今夏赋税入库后,虞潭又会有新的加官封赏。尤其市税其中一大部分都要归于台省官员们俸禄的台资,市税大增对于虞潭而言,绝对是一桩能够争取大量印象分的政绩。

    老先生宦途再次焕发第二春,早先在台城本来是宗正卿病退归乡,若再升回台中的话,或要直入尚书、中书,最低起步也是九卿。老爹离家前,沈哲子请他跟虞潭深谈一番,不希望老先生离开吴兴。彼此之间配合已有默契,若换一任新的郡守过来,这默契仍要重新培养。最起码在商盟运作成熟之前,沈哲子不希望虞潭离任。

    幸而虞潭也没有陆家二公那种一门心思往中枢钻的想法,在吴兴任上虽然存在感稍低,但政绩却是丰厚。加之与沈充易地而治,彼此合作基础很深厚。活少功大离家近,虞潭甚至已经打算在吴兴任上养老了。就算台中想要他离任,也不能不征询他本人的想法。

    乡土局面一片大好,到了如今这一步,沈家才可以说是真达到了平流进取、坐至高门的快车道。只要不发生什么覆亡社稷的大祸,便再也无法阻止家势的崛起。

    庾条终究没有埋首纸堆、把弄算盘的耐心,枯坐片刻后又轻手轻脚来到沈哲子身边,手里尚捧着一杯漂浮着冰块的酸梅汤,低声笑语道:“盛夏饮冰,真是消暑佳品。只可惜我家并无太多冰窖储冰,取用难得尽兴。”

    见庾条一脸陶醉的喝着那酸梅汤,沈哲子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告诉这家伙这些冰块的真正来历。

    冬日取冰窖藏,夏日饮用消暑,这是时下各家大族的惯常手段。只是建造维持一座冰窖却并不轻松,花费人力物力甚大。因而哪怕再豪富的人家,夏日用冰都省俭,但这却不包括沈家。

    如今沈家不只主人可以任意取用冰块,仆人每天也都有不少的用冰份额,甚至田间耕收的众多庄人,都有大量的沁凉汤水供应。土法制冰是沈哲子穿越最初便想要付诸实现的手段,这两年来工艺终于打磨纯熟,可以批量生产。

    至于所用的硝石,最初是往年翻修庄人居所收集到的霜白土提取出来,但这也是少量。加之沈哲子还有一颗攀科技树的心,研发火药消耗了一部分。至于现在用来制冰的硝,那都是庄园里的“集硝官”们刮厕所收集来的。虽然再经提纯萃取可以祛除杂质,而且制冰时也是隔层制冷,但来路实在太过粗鄙。

    所以庄人们虽然用冰用的开心,但也大多都不知道所用的冰,那也是他们一泡尿一泡尿的冲出来的。

    制冰的硝石是可以循环利用的,因而夏天的冰块,也是沈哲子准备在京口售卖的商品之一。

    一个人影在凉亭纱帐外徘徊好一会儿,才从纱帐后探出头来,乃是公主房内的侍女云脂。沈哲子见状后起身行出来,便听云脂小声道:“阿姑着人唤郎主和公主去用餐,公主让婢子问一问郎主这里何时能得暇?”

    沈哲子看一眼亭中仍在忙碌的众人,摆手道:“让公主先行吧,我这里还有许多事情,抽身不开,稍后自与庾家小舅一同进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