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194 肃家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公主这细若游丝的声音,再看这小女郎可怜巴巴的眼神,沈哲子真有同病相怜之感,忍不住要掬一把同情泪。』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他虽然不清楚今天公主经历了什么,但由自己堪称酷刑折磨的体验,他也能明白公主这一天过得实在不轻松。

    本是应该欢庆的大喜之日,结果两名主角却身心饱受折磨,丝毫感受不到一点婚庆的乐趣,这也真是让沈哲子不解。

    眼见沈哲子沉默不语,公主又小声加了一句:“我坐在房中,一整日都不能动弹,不得进餐……”

    沈哲子听到这话,心中便有几分不悦。他要在外游街给人欣赏观礼,因而纵使难捱,也要忍耐。但即便这样,在去觐见皇帝时,仍能休息进餐一会儿。公主居于室内,又无外人观礼,又何必这么刻板的恪守礼数?一整天枯坐在这里粒米未进,这让一个十岁小女郎如何受得了!

    略作沉吟后,沈哲子便转头望向那两名女史。他也看出这两人乃是室内执事之人,其他府内宫人都要看其脸色,听其吩咐。

    “既然却扇礼毕,闱中又无外人,不必过于执礼。今日有劳女史,不如就此散去,公主也要传膳进餐。”

    沈哲子微笑着说道,对于公主府内执事人员的构架,他倒也听任球介绍过一番,知道这两人乃是皇后派来,相当于公主府的内管家,因而对其态度也有几分和蔼。

    听沈哲子这么说,其他奉器宫女们脸上都禁不住流露出一丝解脱喜色,她们一动不动站在这里一整天,实在也有些熬不住了。

    那两名女史听到这话后,眉头则微微一锁,继而脸色更加肃然,其中一人沉声道:“何作何息,俱有礼章。我二人受皇后诏旨任托,不敢有违。还请郎主勿要妄议乱断,以免坏了礼章定制。”

    沈哲子听到这话,眉梢便忍不住微微一挑,心内便生出些许不满,冷声道:“我倒不知却扇有何定礼,既是权宜之策,礼行权宜,因人而便,这应该也不算乱典吧。”

    另一名女史往前一步,肃然道:“礼因俗成,南北殊异,郎主不闻礼俗,亦不足为奇。礼章所定,却扇礼毕之后,郎主应退居别处,请郎主现在就安歇去罢。”

    沈哲子本来还道这两女史恪尽职守,心内虽然有些不满,但也并未太介意,可是听到这里后,渐渐品出一点不同寻常的滋味来。他不知这两人是得了皇后的吩咐还是自作主张,要谋求公主府内话事权,因而刻意要给自己难堪以立其威。

    他倒知道其他朝代驸马境况堪忧,就连要见公主一面都要受人钳制,但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遭受这种待遇。不要说这两人只是仗了皇后之势,哪怕皇后亲至,自己要何时见公主,岂容旁人置喙!

    他缓缓站起身来,掸了掸有些歪斜的衣带,继而望着那两名女史,冷声道:“你们是在斥我退下?”

    那两女史倒没想到沈哲子这么敏感,对望一眼后,其中一人才说道:“礼章所定,不敢有违。”

    “算了,我不饿了……”

    公主也察觉到室内气氛有些异常,扯了扯沈哲子衣角,低语说道。

    “公主稍等片刻,我去为你备餐。”

    沈哲子笑了笑,拍拍公主扯住自己衣角的手背,继而便又听到两名女史疾声道:“郎主请自慎,大礼未行!”

    沈哲子冷笑看了她们一眼,继而便走出房间。一俟行出房间,他便招招手将候在门外的刘长唤来,低声耳语几句。刘长听到沈哲子的吩咐,脸色却是一变,低声道:“郎君,今日大喜……”

    “这是谁的大喜!别再废话,去!”

    沈哲子皱眉道,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他今天就要打狗给主人看!就算是皇后,也别想干涉他的家务事!

    刘长见沈哲子动了真怒,不敢再怠慢,忙不迭匆匆行去。沈哲子立在廊下,耳边听到前庭宴饮之欢声笑语,心情却有几分恶劣。他倒不是一点委屈都受不了,一定要在今天难,只是公主府内人员构成过于驳杂,要在伊始阶段就树立一个不容撼动的权威,绝不给刁奴兴风作浪的余地!

    府内华灯之下,诸多人影脚步轻盈靠近这一处院落,很快就将之完全封锁隔离出来。又过片刻,刘长疾行而来,身后还跟着公主府的家相刁远和家令任球。

    “郎君,此地已被完全锢住,就算杀……呸、呸!”

    刘长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才又说道:“总之依郎君吩咐,这里无论生何事,都不会惊扰到外间宾客。”

    “好。”

    沈哲子点了点头,继而望向刁远和任球,说道:“这么晚请两位过来,是要请两位做个见证,我要教训两个僭越而行的奴婢!”

    任球也知沈哲子脾性不会无的放矢,任意而为,既然做这些事,必然有其原因,只是心内略有好奇何人招惹了这位郎君。他为公主府家令,若无他的手令,如今府内尚有众多宿卫不曾撤离,沈家诸多家兵也很难顺利将此地封锁起来。

    至于刁远,他是皇帝亲自指派的公主府家相,乃是早先被王敦驱逐而亡的刁协族人,早在先帝镇藩琅琊郡时便在王府中任事,对皇室忠诚无虞。但是对于沈哲子,他却了解不多,此时看到少年一脸狠色,心内便是忡忡,忍不住开言道:“今日良辰,乃是公主与郎主大喜之期,府中宾客诸多,宗王命妇,各家高门……”

    “所以我才让人隔绝此地,稍后生何事,绝无可能外泄!家相勿需再劝,我虽年浅,亦是家中嫡长,恭而知礼之人,岂可受奴婢折辱!”

    沈哲子说这话时,脸上挂着些许做作的愤恨姿态,显得已是怒极不堪忍受。而后伸手指了指刘长,说道:“随我来!”

    说罢,他便转身再行向公主所在房间门前,示意众人暂停片刻,让已经被集中起来的沈家婢女先行进入。

    沈家诸多侍女鱼贯而入,在房中人诧异的眼神中对公主礼拜道:“请公主安坐片刻,郎君稍后即入。”

    说罢,一众人便扯起布幔屏风,将房间中分开。房内宫人们正诧异之际,两名女史刚待起身训斥,却见几名魁梧甲士冲进房中来,顿时大惊失色。她们还来不及有所反应,手脚已被擒住,就连嘴巴都被捂住,不出任何声响。

    须臾之后,冲进房中的沈家家兵已经将那两名女史缚出,她们趴在地上奋力挣扎着,两眼则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刘长上前一步狞笑道:“郎君,这二人该如何处置?”

    “且先禁在府中,稍后再做处置。家相与家令若好奇二人因何至此一步,稍后可自行盘问。”

    沈哲子看那两名惊恐女史一眼,旋即便移开视线,继而对刘长道:“今日于此与事者,稍后尽数抄录名册,若有片言泄露,小心你的命!”

    刘长肃然领命,旋即便率领家兵将那两名女史押了下去,至于封锁内外的警戒却仍未撤离。

    沈哲子又对家相刁远露齿一笑,说道:“公主要传膳进餐,我对府内却还不算熟悉,还请家相予我几人指引。”

    刁远这会儿心中既惊且疑,他可是深知那两名女史来历,自恃与其主亲近,就连自己这个皇帝亲自指派的家相都颇为看轻。没想到这位郎主一出手便要对付这两人,简直让他难以置信,心中已经迫不及待要弄清楚缘由。若这位驸马乃是一位无端生咎、迁怒于人的暴戾之主,他则要考虑自己该如何自处,才能立于善地了。

    因而听到沈哲子的话之后,他随手指派两名脸色颇为惶恐的宫人,然后便对沈哲子拱手告退,随着刘长匆匆而去。

    任球落后一步,眼带疑惑望向沈哲子,沈哲子这会儿神态又归于平和,笑着说道:“一桩小事而已,稍后还要劳烦先生帮我仔细查查这两位女史境况。既是皇后宫人,总不好完全不留余地。”

    任球闻言后点点头,而后便也告辞离开。

    做完这件事后,沈哲子才对身后宫人吩咐几句,让她们去备餐送来。接着,他才迈步走入房中,吩咐自家这些侍女将屏风尽数撤走,然后便露出了公主与一众大惑不解的宫人。

    “沈哲子,你家人在……”

    兴男公主已经饿了一整天,难免火气有点大,继而视线在房中一扫,脸上顿时露出诧异之色:“咦,那两位女史去了哪里?”

    “我对她们以礼相劝,她们也终认识到错误,惭然而退。餐食稍后便送来,公主可以安心进餐了。”

    沈哲子笑着走进来,公主听到这话后,脸上却露出浓浓疑色:“你是谎言诈我,我都没有听到你和她们说话!”

    少了两个碍眼的家伙,沈哲子也不必再拘束,他坐在公主下,笑语道:“总之她们今夜都不会再来烦扰公主,公主可安心休息了。”

    听到沈哲子这话,兴男公主已是笑逐颜开,就连那浓浓的妆容都显出少女该有的生机活力,整个人都轻松下来。刚待要开口,又看到室内众多宫人,便摆摆手说道:“你们也各自退下歇息去吧。”

    宫人们虽然尚有迟疑,但既然是公主吩咐,也都如蒙大赦一般,施礼退下。

    公主还要拉着沈哲子询问究竟,转却看到又有宫人进房来,手中捧着餐盘,两眼顿时放出光来:“雪胜烙饼!”

    不待宫人将餐盘放下,公主已经站起来,一手抓住一个蜂蜜酪炙、色如堆雪、松脆香甜的面饼,那涂着鲜红唇色的嘴巴已经叼住烙饼一角,视线才又看到坐在她对面的沈哲子,脸色不禁略有烫,讪讪将另一只手里的烙饼往沈哲子面前举了举:“你吃不吃?”

    沈哲子笑着接过那张饼,公主脸色却有些不自在,看了看餐盘里并不多的几张饼,又乜斜着沈哲子:“你今天也没吃饭吗?”

    “吃的不多。”

    沈哲子已经拿起烙饼吃起来,他哪里听不出公主言外之意,笑着说道:“公主放心,稍后还有金乳酥、炙鹿尾、水晶糕、粉鲊……都会6续送来,足够我们果腹。”

    “都是我……谁告知你的?”

    公主听到沈哲子的话,眸子越来越亮,继而便有些狐疑的望着沈哲子。

    见公主这副模样,沈哲子便知他在苑中猜测皇帝的用意确是如此,心内不禁又有几分感触。他笑着将一份甜酪推到公主面前:“既然已经是夫妻,彼此心意相通,我怎么会不知公主所喜。”

    “骗人,我就不知你的喜好!”公主嘴角瞥了瞥,继而低头专心进餐,不再纠结此事。

    待几道餐品吃完,公主渐渐有了活力,有心情关心别的,便又问道:“你是不是将那两女史着人拿下去了?”

    沈哲子笑着点点头:“我家庭门之中,岂容仆役放肆!她们不许公主进餐,便是我的大敌!”

    “哈,那我倒要谢谢你。”

    公主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继而脸色却蓦地一变:“你这么说,是觉得我怕了她们?我才不会怕,不过她们是母后派来,母后待我很凶,但我知她心是疼惜我……唉,这些事情,同你也说不明白。总之,你可不要害了她们,让母后气恼伤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