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185 妆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家不同意苑中提议的拜时之礼,彼此只能再作协商。

    因为公主名号已定,台中又下诏以平原华恒为太常,与太宰、宗正西阳王司马羕共理公主大婚之事。同时选官充任丹阳公主家相、家令等职官,协理此事。

    公主府僚属虽然有家臣的属性,但亦为少府属官,尤其公主乃是规格的大封,地近京畿,像家相这样的位置,几乎等同于建康令,因而僚属的职位也颇炙手可热。趁着跟庾亮的关系尚算融洽,沈哲子便索性活动一番,给任球争取了一个公主府家令的位置。

    任球在吴中名气虽然不低,但终究寒门出身,屡不应辟自然能保持一个然姿态,但若一旦起念入仕,根本不可能谋到什么清职。做个曹掾吏,晨昏埋案牍之中,少有小错便要引咎于身,反而不及隐逸然。若放其到老爹沈充的会稽郡府任事,则不能挥此人在丹阳的人脉优势。

    而公主府家令,简直就是为任球量身定做的职位。处在这个职位上少不了要与诸王宗亲、高门勋贵打交道,同时还要打理公主封邑中诸多琐碎事务,既要长袖善舞,又要精于庶务,需要的是钱凤那种复合型人才。

    但钱凤早先是跟着大将军王敦混的人物,连如今温峤这样的重臣名士对其都不敢小觑,按在这个位置上未免大才小用,况且其身份也实在见不得光。

    任球族籍丹阳,在此地多亲友故交,人脉极广,其本身也有交际才能,又非一个完全耽于务虚的袖手名士,简直就是一个简化版的钱凤。由其担任公主府家令,可谓人尽其才。

    任球对于这个安排也相当满意,虽然家令之位分属卑流,清流士族不屑为之,但却不能否认其重要性。丹阳公主规格的大封,配偶又是沈家这样已经成了气候的吴中门户,可以想见未来几十年内待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无人敢小觑。虽然事情多,但是钱也多,而且离家近,便于照顾家业。

    任球自然不可能甘心做一辈子家臣僚属,有了这样一个起点,安心在家令位置做上几年,有了一番成绩后,自然可以谋求归朝担任诸曹郎官,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谋求一任边郡,便已经名列千石高官。对于他这样的寒门人家而言,如此仕途已经是最为理想的快车道,能够给下一代铺就一个更高的起点。

    这就是出身门第带来的巨大鸿沟,像沈家如今的家世和势位,加之帝婿的身份,沈哲子如果想担当一任边郡,入仕两年之内就可以做到,交广湘之类又或虚置侨州,由其选择,这便是平流进取。而像任球这样的寒门出身,则需要大半生的努力奋斗,还要有不小的运气得贵人扶持,才能侥幸如愿。

    沈哲子虽然有感于皇帝的临终遗愿而颇觉愧疚,但并不妨碍他往公主封邑里掺沙子,嫁妆还没入门,已经开始动手脚,可谓少廉寡耻。给任球谋求一个家令位置只是第一步,接着他又在随行入京的少年营子弟中选了几名优秀的,如那个马明马行之,一并塞给了任球。

    这几个少年天分、悟性都不低,若只困在家中当个书吏培养,难免有些浪费。公主府虽然不及外廷那么波澜壮阔,但见识面又比沈家广阔一些,足够历练人。

    在没有自己的地盘供人历练的时下,沈哲子是将公主府当做一个预备役的培训中心,夫妻两个何必再分彼此,虽然公主还没有入门。

    除了这些事情之外,便是打造各种礼器。庾亮送的那个章目卷轴帮了沈哲子不小的忙,时下婚娶各种礼仪器具,也并非越奢华便越气派,真要拿出千万钱、几百金做聘礼,豪气倒是豪气了,不用第二天整个建康城都会知道沈家是傻逼。

    奢华之外,尚有礼法的要求。譬如迎亲的卤簿、幢麾,即就是仪仗队,定员多少人,马匹的毛色、数量,车驾的造型、规格,所佩仪刀仪剑的形式,既要彰显隆重,又不能逾越礼法规矩。

    还有就是聘礼、嫁妆中的漆器、玉器,衫裙饰,羽葆鼓吹,宅帑家俬。虽然其中有一部分是由皇室赏赐作为公主的嫁妆,但是沈家也要打造预备一部分。

    建康物价远比吴兴要高得多,加之打造这些器具的材质和技艺都有极为苛刻的要求,甚至其中有些只能由专门的人去打造。虽然这些烦琐事情不必沈哲子亲力亲为,但是钱却要他出。由吴兴家中带来的几百万钱水泼一般的往外撒,到了这时候,钱简直不叫钱了。

    单单为公主打造的各种饰,尽管材料沈家自己都能提供,但是要请到专业的匠人,工钱少则千数,多则万余。单单这一方面,连工带料花出去就有将近两百万钱!

    当然,如果是寻常娶公主,自然不需要如此高昂的花费。但沈哲子已经决意尽善尽美了,在这方面也就不再节制,只是打定主意这些花费日后都要敲骨吸髓榨取回来。只要钱还在江东,就流不到别的地方去!

    比较让沈哲子满意的是,苑内对于公主的婚事也非一毛不拔,少府近来大肆采购,花费比沈家只多不少。

    尤其将乌衣巷一所大宅赐为丹阳公主府,沈哲子专程抽空去看了看日后他在建康城的新家,虽然没有琅琊王氏那么宏大的规模,但比沈家在建康城的老宅还要大一些,乃是东吴一位孙氏宗王府邸旧宅,只要略加修葺,便是一座豪宅。

    时下都中物价再涨,连带着房价也是飙升。像小长干、东西外郭这样还不算繁华的地方,原本一座寻常两进民宅,以往不过万数钱、几十匹绢的价格,如今已经翻了倍余。而像朱雀桁南长干里等繁华地,更是飙升数倍都不只。

    至于乌衣巷这种高门云集的地方,哪怕小门小户都几十万钱往上开,而像公主府这么大的规模,那更是有钱都买不到!唯一让沈哲子有些不爽的是,这座府邸产权不在自己家,还保存在少府,一旦他和公主去世,则就要收回去作其他用途。

    让任球担任公主府家令,好处就是能对公主府的产业了如指掌。除了乌衣巷的大宅之外,苑中对于公主的嫁妆置办也是极为大手笔,秦淮河两座园墅、长干里的几个皇家庄园,已经统统划入公主府名下。还有侨置琅琊郡的许多良田园林,也都毫不吝啬的赏赐下来。

    皇帝如此豪奢,简直让沈哲子感动无比。东晋立鼎未久,局面刚刚有所平静,内府库帑本就没有太多,其中优质的产业则更少,赐予公主的这些已经占了不小的比例。

    与庞大产业相配的,则是大量的仆役随员,名册上的赏赐倒是不多,但是私下派来的男女仆役却有数百人。沈哲子都怀疑公主一嫁,太子登基后或要举家喝粥。

    人常言富可敌国,但一家之财力,怎么能与一国向抗衡。哪怕如今皇权羸弱,但苑中为公主准备的妆奁,都让沈哲子这胡花海花惯了的富家子动容。他结这一次婚,虽不至于省了半生奋斗那么夸张,但这一笔妆奁,绝对能让时下任何人家都不得淡然。

    原本凭沈家家底,沈哲子是有足够底气和心理优势去面对公主的,但看到公主府名下越来越多的产业,底气也越来越不足。人家是带着人带着钱出嫁的,并不需要靠沈家养活。尤其在这一笔妆奁之外,尚有丹阳两县的庞大封邑。

    不过对于沈哲子这种脸面可以随时装起来揣兜里的人而言,失落只是片刻,既然不能在财力上压倒公主,那么就快转变心态,靠老婆不丢人,尤其老婆身份既高、财力又雄厚。须知就算倒插门的赘婿,也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

    但被皇帝这么哄抬一番,沈哲子再看自家准备送入宫中的聘礼,则不免有些寒酸。原本他是有些顾忌物议他家以财力而幸佞帝室,因而处处遵循礼制,不敢逾越。但既然皇帝都不理这些了,他也没有什么可留量的。

    于是除了礼器、衣帛这些定制之外,沈哲子也大笔一挥,像嘉兴的盐田、吴兴那些私设的渡、埭、栈库之类产业,统统置于公主府名下。这些聘礼不走官方礼书,自然也就不尽为外人所知。这样一添加,账面上瞬间便压过了公主的嫁妆。

    沈哲子这么做,其实也是有些不妥当的。如今他老爹还健在,他就公然吞没家产去填自家小金库,幸而老爹根本就不管这些家事,而能跟他争家产的小兄弟沈劲还没断奶,未来会不会再有别的兄弟分一杯羹也未可知。况且这些产业账目早就捏在沈哲子自己手里,这么做倒也不会引什么兄弟阋墙的人伦悲剧。

    之所以这么做,面子上的因素倒是不大,他本就是个没有廉耻的人,更不会做无谓攀比。主要的意图,第一是为了让皇帝安心,自家也是下了血本,皇帝可以不必担心自家日后苛待公主。另一方面的原因则就有些难以启齿,沈哲子是为了避税。

    他可是知道,庾亮当政执权之后,可是大力推行察察之政。像沈家如今在吴兴这么搞,有虞潭施加包庇,眼下问题不是很大,但日后换了一任跟沈家不对付的吴兴郡守后,如此规模则不免要受到苛责打压。随便一次土断,就要让沈哲子手忙脚乱的调整许久布置。

    也是张家搜罗沈家罪证给了沈哲子提醒,把这些产业置于公主府,可以多加一层庇护,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纠纷麻烦。

    这么一想,沈哲子感觉这个老婆娶得太值了,不只给他家带来政治上的利益,还有大笔的嫁妆,居然还能帮他洗钱。兴男公主,真的是一个值得一生守护的女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