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163 孤男寡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哲子听到这话,心内便是一奇。这庄园内最尊贵者便是东海王,已经坐在殿中,又有贵人相请?

    沈哲子下意识想到莫非是西阳王司马羕这种宗室长者?单独邀请自己又是为何?

    那侍女云脂原本话极多,这会儿却惜字如金,绝不多言,只言道去了便会知晓。

    沈哲子略一沉吟,便决定去一次也无妨。无论对方是谁,既然在东海王庄园内相请见面,应不至于有什么恶意。况且这殿上仍是杯觥交错,宴饮正酣,沈哲子再待在这里实在有些无聊,于是他便对庾条耳语几句,然后顺势起身,退出宴席。

    庾条见沈哲子离席,倒是打算起身相随,只是侍女云脂却低语道:“贵人只是邀请沈郎君一人,还望庾君见谅。”

    “庾君且在席上安坐,稍后殿外再见。”

    沈哲子摆摆手示意庾条不必如此,然后便与侍女云脂自侧廊行出大殿。按照今天这个气氛态势,若真是司马家宗王相请,应是与备选帝婿一事有关。沈哲子倒不寄望借这些宗室成事,但若太过不近人情,这些家伙坏人好事也是个中好手。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一行出殿中,沈哲子便看到庄园内竹棚另一侧已是灯火通明,欢歌笑语、琴瑟和鸣之声不绝于耳,气氛较之殿中还要更热烈几分。时人别的本领或许有缺,但自娱自乐却各有手段能得意趣,并不因没能成为东海王座上宾客而怅然若失,郁郁寡欢。

    沈哲子不免有些担心自己那些随员,便问了一声。那云脂只是言道王府自有妥善安排,不须沈哲子操心,语调有些低沉,全然不似午间时那么话痨活泼。

    见这少女如此模样,沈哲子不免有些好奇,便笑问道:“云脂娘子可是心有烦扰?若是方便告知,我倒乐意为你开解一二。”

    云脂听到这话,神态更显忧苦,几番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忍住叹息道:“婢子言多引咎,岂敢再多言,以后身入……唉,这都是我自己心结,实在不能絮叨坏了郎君兴致。”

    听她这么说,沈哲子倒也不方便再追问。他虽然颇欣赏这少女人前不怯的口才,但也实在不方便过于干涉旁人私事。

    一路再无话,那侍女云脂引着沈哲子在园内穿梭,前行不久,便到了一座小楼前。沈哲子站在门口,下意识往两侧望了望,这附近巡逻游弋的甲士比旁处都要多一些,可见楼内人身份应是不凡。

    小楼正厅内摆设极简单,几方坐具案几,一面屏风横在主座前,因光线幽暗,看不清楚内中情形。

    侍女云脂将沈哲子引入座中,然后便悄然退下。沈哲子往那屏风望一眼,能听到后方略有轻微喘息声,除此之外却无旁的声响。对方既不开口介绍自己的身份,也不交谈寒暄,似是打定主意故弄玄虚。

    这倒让沈哲子有些猜不透对方究竟在打什么玄机,于席中对着那屏风拱拱手,问道:“吴兴沈哲子应邀而来,未知贵人有何见教?”

    他话音一落,便听到屏风后方隐有衣袂摩擦之声,又等了片刻,仍不闻人语之声。沈哲子心里便渐渐有些不耐烦,于席上长身而起,缓缓行向那屏风,要看看是什么人存心在耍自己。

    可是当他将要行到屏风前时,突然一个清脆略带稚音的女声自屏风后响起:“沈哲子,你可知罪?”

    听到这声音,沈哲子便是一愣。这女声稚气浓厚不似成人,语调略有傲慢直接亦不似自家侍女瓜儿那种小意温婉,应是惯于颐指气使的语气。再联想诸多,沈哲子脑海中便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难道这屏风后乃是自己必欲娶之的那个兴男公主?

    只是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他又有什么罪状值得对方逾越礼数相请而面斥?

    心内诸多念头涌起,沈哲子反倒有些拿不定主意,便蓦地往前一冲,先要看清楚对方究竟是不是兴男公主。可是当他头颅探出屏风时,眼前一幕却让他大惊失色。

    屏风后一个作男装打扮的娇俏女童站在那里,模样之类尚不在沈哲子注意范围内,最让他心惊的是这女童手中正引弓待,寒芒流转的箭锋恰好指住自己所在的方位!

    这是一见面就要谋杀亲夫的节奏?沈哲子心内大汗,忙不迭抽身回来,真怕这丫头一时手滑把箭射出。他退至屏风前有些尴尬的再退几步,拱手有礼道:“小民不知公主于此,失礼唐突,还望公主见谅。”

    “你识得我?”

    屏风后兴男公主略显诧异道,继而缓缓自屏风后行出,只是手中弓箭仍然遥遥指着沈哲子,冷笑道:“我问你知不知罪,你还没有答我!”

    被个小丫头用凶器胁迫,沈哲子心内略有恼意,语调便有几分生硬:“小民未知罪在何处,公主持弓引箭,遥指于人,这不是该有的礼节。若无旁的见教,小民便告退了。”

    能在此地见到兴男公主,于他而言确实是个意外之喜,小丫头虽然没有长开,但眉眼五官确是玲珑精致,这让他心内略定,颇感欣慰。只是眼下这场景却不符合他的想象,他倒不打算就此离去,只是被人用凶器指住总不是一件愉快体验。

    原本他惯带了佩剑,只因要入殿见东海王解下来交给刘猛,如今已是手无寸铁。现在敌强我弱,哪怕要振夫纲,眼下也不是个好机会。于是他便慢慢后退,先去门外找几个帮手再说。

    “你再动一步,我就要射你的腿!”

    兴男公主却不打算放过沈哲子,一边持着弓一边慢慢靠近过来,口中说道:“你不知道自己罪在何处,那我就告诉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同我之间已经不清白,这难道不是一桩大罪?你逃啊,不管逃到哪里都难脱罪!”

    听到这个神逻辑,沈哲子顿有耳目一新之感,他不过在这厅中坐了片刻,与这丫头之间便已经不清白了?他倒是想来点不清白的,可是眼下这状态,还有彼此的年纪,又能不清白到哪里去?这丫头脑回路如此别致来污蔑自己,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见沈哲子神态略显僵硬,兴男公主嘴角微微一扬,似是颇为得意自己的布置。她收起弓箭来一指旁边座席:“你安分些坐在这里!”

    见这丫头收起弓箭,沈哲子心内略定,他实在拿不准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但对方既然摆出要谈一谈的姿态,他心内倒也不憷,于是便又移步走回座位去坐定。

    兴男公主也不去别处,就立在了沈哲子的面前,垂望着他说道:“你既然进了楼内来,这里又无旁人,生什么便说不清楚。想要自己安稳无事,你就要听我的去做。”

    “倒要请问,公主有何吩咐?”沈哲子忍着笑意问道,小丫头这计策虽然拙劣,态度却是极为郑重,他确有几分好奇对方有何想法。

    “你从吴兴来都中,为的何事倒也不用我多说。”

    兴男公主虽然年纪不大,性格又强势,言道此事终究有些羞赧,因而言辞含糊略过,继而又指着沈哲子说道:“我要你答应我,无论如何自己都要被选中!”

    沈哲子听到这话,眸子顿时一凝,心中惊讶溢于言表,继而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是被这小丫头给强撩了。

    兴男公主说出这话,已是鼓起了不小的勇气,她见沈哲子迟迟不语,心中羞意渐渐转为恼怒,继而手中小弓又再抬起来:“你是不愿答应了?好得很,我现在便射死了你,保住我自己的清白!”

    “我……”

    沈哲子哪怕自负辩才无双,这会儿亦不知该如何作答,实在是这丫头言行大异于他的认知。待见那弓即将又被拉满,才连忙说道:“小民不敢想能得公主青眼赏识,受宠若惊,必不辜负公主所托!”

    听到这话,兴男公主绷紧的小脸才渐渐缓和下来,她将小弓丢在案几上,自己则坐在了沈哲子旁边的座席中。这时候沈哲子才看到那张弓依稀有些眼熟,继而想起来不正是老爹入都时携带礼货中的一件?一有这个现,他心内顿生懊恼,有种挖坑自跳的感觉。

    “我倒不是非要去你家中住,只不过你是父皇心许的人,若是不能胜过旁人,那是有辱君颜!”

    听到小丫头一本正经的矫饰,沈哲子深以为然,连连点头,不动声色的往前挪了一挪,保证自己距离那张小弓更近,这样心里觉得安全一些。

    见沈哲子神态也是端正,兴男公主心里才满意一些,又说道:“你连深公**师都能驳倒,要胜过旁的人自然也简单。但若是你不能胜出,我就要把今天的事情道出来,看你还有面目立于世上!”

    “尽力而为,必能功成!请公主放心!”

    沈哲子大义凛然道,倒不觉得小丫头强要嫁给自己的心思有多突兀,毕竟他就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锥处囊中,脱颖而出,全靠同辈的衬托啊!

    兴男公主看一眼暗爽的沈哲子,神态却有几分不满:“你那是什么样子?真讨厌!唉,我同你之间,本来都不相熟。可是已经没有旁的可选,只能请你过来一次。这次你帮了我,以后我自然会报答你。”

    沈哲子听到这话,心内顿时有种抢到小弓射这丫头一次的冲动,实在太不顾及旁人感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