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159 另眼相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庾条被妖冶风流的谢尚迷得情难自已,但旁边总有人尚能保持清醒。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或因心折于谢尚的翩翩风度,不忍其被无妄刁难戕害,因而便低语提醒道:“庾兄,南二郎……”

    这话如一桶冰水兜头浇落,瞬间将庾条心内刚燃起的火热旖念浇灭,整个人复又变得颓唐起来,可见南二郎之死在其心内埋下多大的阴影,绝不敢在大兄庾亮监视之下故态复萌以重蹈覆辙。

    不过他终究还是不能死心,沉默半晌后叹息道:“谢掾名流之后,乃江左第一等的风貌人才,若不能与这等人情投相契,于人而言,确是一桩难以释怀的憾事!”

    这么念叨着,他眸子蓦地一亮,继而喃喃道:“谢氏渡江南来,想来立业应是艰难。我等隐爵隐俸之事,不正是为此等人家而作?是了,若能将谢掾引为资友,自有长久相对倾谈的机会!”

    听到庾条这天马行空的思路,沈哲子心内为之点赞,搞传销都不想着拉人入伙,还谈什么爱情?

    有了这个想法后,庾条复又变得振奋起来,眸中异彩闪烁,大概在思考要如何将谢家拉入他的资友群中。

    又过片刻,庾条才想起招呼沈哲子过来的正事,先是歉然一笑,然后才说道:“我等既然来此,于礼应当面贺主人,哲子郎君可愿同往?”

    沈哲子听到这话便点点头,到这庄园也有半天了,还没见到主人东海王,去见一见倒也无妨。

    于是几人便结伴行入竹棚,于此穿行而过,便行到一座颇为宏大的殿堂前,庾条上前对门口卫士道出身份,等待通传。过了片刻后,殿堂内便行出两名身穿翠色衫裙的侍女,将几人引入殿中。

    沈哲子行入殿中后,便看到殿中央一座彩绢装点的高台,台上正有美貌伶人载歌载舞。那曲调轻灵欢快,将殿中气氛烘托得颇为欢庆。大殿前方尚有朱色围栏,围栏外站满了等待上前面见东海王的贺客。

    托了庾条的福,入殿不久便轮到沈哲子他们上前。一行人越过众人,自围栏行入殿中,趋行向前行过那歌舞观台之后,便看到一座屏风摆在了殿内正中央,阻挡视线,让人看不清屏风后高榻上究竟有没有人坐在那里。

    看到这一幕,沈哲子便觉得那位东海王可真会省事,连坐在那里等待众人恭贺庆生都不耐烦。不过先前在园内游荡许久,沈哲子也看出来了,来到这里的宾客名为庆生,其实心里还是各自有目的。

    像这样大规模的交谊场面,整个建康城一年只怕也没有几场,更多人到此的目的还是交友亦或扬名,至于真正为东海王庆生而来的,则只是少数而已。

    殿中人依次上前,大多对着屏风施礼,说几句恭贺之类的吉祥话,然后便被人引领转入侧廊,或是请进偏殿里,或是直接送出殿外去。有条不紊,度也很快,马上就轮到了沈哲子。

    他行到那屏风前施以深礼,学庾条说两句吉祥话,正待要举步离开,屏风后突然疾步行出一名年纪在十七八岁左右的美貌侍女,对着沈哲子欠身道:“郎君可是吴兴西陵公家的沈哲子沈郎?”

    沈哲子点点头,站在原地等待那侍女下文。

    “大王早有吩咐,若沈家郎君前来的话,要善加礼待,请郎君随婢子来。”那侍女笑吟吟对沈哲子说道,又加一句道:“郎君若有同行伴当,亦可同来。”

    沈哲子听到这话,不免有些诧异,旋即便思忖自己因何被东海王另眼相待,想来想去也只有备选帝婿这一个可能。莫非今日到场还有什么司马家重量级的宗室,要借这一场宴会观察点评一下几个备选的人才?

    他与庾条等人一起入殿,就连刘猛和任球都留在了外边,略加沉吟后便对庾条说道:“庾君可愿随我同往?”

    庾条闻言后笑道:“今次正为陪伴郎君而来,同去同去。”

    于是两人便与另几名同伴暂时告别,然后便在那侍女引领下自侧廊向后行,穿过一条不长的廊道,便行入了大殿后方。

    这里似是整座庄园的建筑中心,有一座高达数丈的木塔耸立,周围错落有致分布着亭台阁楼等各种建筑,错落有致,格局井然。有一汪狭长的池塘,水清荷绿,很是清馨。

    侍女将沈哲子两人引至此处后并不急着离开,而是侍立在沈哲子身侧,笑语道:“此处有诸多雅戏,亦有静谧居室,郎君若要闲游或是倦怠休憩,吩咐婢子便是。稍后大王自会亲自宴请郎君并尊友。”

    听这侍女如此说,沈哲子更觉得自己猜测应是无错,当即便微微颔,转问庾条道:“我倒是没有什么闲情逸趣,不知庾君对什么有雅兴可供消遣?”

    庾条闻言后便笑着摆手:“哲子郎君这么问,倒让我有些情难自处。我又有什么雅兴,最适意便是一众友人列席宴饮畅谈。此处静谧之所,还是不要唐突了这一份祥和。”

    他对于被引来此地也有如沈哲子一样的猜想,因而性情有所收敛,不想在自己这里给沈哲子跌了面子。

    “既然如此,那就逛一逛这园林。”

    沈哲子示意那侍女在前方引路,又礼貌问一句:“不知这位娘子该如何称呼?”

    “婢名云脂,尚与郎君之家略有渊源,王府内琴师徐嫫便是沈郎家前溪出身,一直教授婢子们音韵。”

    那侍女倒是颇为健谈,一边行走着一边介绍园林内种种,在其口中一草一木都似乎有了渊源,比如那围塘之石取自弁山,较之旁处之石有何优异之处。塘内荷花又是何品种,花色香气较之别种又有什么区别。

    原本在沈哲子眼中只是寻常的景致,由这侍女云脂口中道出,便有了几分不一样的鲜活颜色。对于这侍女的口才,沈哲子也觉别开生面,能在人前不怯场侃侃而谈,哪怕忽略其容貌,在后世应该也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导游。

    似是察觉到沈哲子望向自己的眼神略有异状,那侍女讪讪一笑,继而小声道:“是否婢子言语太多,扰了郎君清趣?”

    “云脂娘子人前言谈自若,博采众说,引据典俚信手拈来,言辞翔实生动,出口已不逊于清丽文赋,让这满园景致都因你之妙解而鲜活,可谓是雌中太冲。”

    沈哲子笑语道,对这女子口才确是有几分欣赏。

    那侍女云脂听到沈哲子这么说,俏脸便是微微一红,但眸中却有几分喜色:“往常婢子都因言繁意琐多受冷眼,屡经训责却秉性难改,若非今日宾客众多,亦难行前幸侍郎君。尚是第一次被人赞许,实在欢喜得很……”

    沈哲子听到这话更是一笑,这女子确是健谈,自己不过随口一说,便将她往常话多遭责等等诸多事都勾动出来,虽然话多但却难得的条理不识,确实是一个人才。一时间,沈哲子倒有兴趣把这个稀有人才挖过来,安放在自家在秦淮河畔将要兴建的园墅里做一个女管事、女导游。

    不过眼下尚连东海王这个正主的面都未见到,便动念要挖他家的人,倒是有点于礼不合。于是这念头也只在脑海中掠过,等以后再有来往,倒可以试试问一问东海王。

    似是因那一番夸赞刷到了好感,那侍女云脂在行过一处小楼时,便对沈哲子低语道:“琅琊王氏王胡之郎君并其两位兄长,正在这楼内与戴仆射坐谈。”

    戴仆射名为戴邈,与其兄戴渊俱有显名,虽然是南人,但在中朝混得不错,同为司马越霸府幕僚,渡江后各得朝廷重用。

    这就是门第的巨大差距啊,沈哲子攀高爬低在外边与骑树大司马聊天的时候,人家王氏兄弟已经与尚书省高官谈笑甚欢了。

    似乎觉得这点情报不足偿谢沈哲子先前对自己的赞许认同,那侍女云脂又指了一指池塘对面另一座小楼,说道:“张氏郎君亦已到此,正在那里听深公论经。”

    沈哲子听到这话倒是一奇,他对张家那个张沐兴趣倒是不大,之所以感兴趣还是侍女口中的深公。所谓深公名为竺法深,乃是时下江东为数不多的高僧,据说乃是琅琊王氏子弟出家。

    沈哲子本身对佛道信仰都无兴趣,不过既然适逢其会,倒也不妨去听听时下高僧讲经与后世有何不同,信或不信,增长一下见识也是不错的。

    于是他便转头征询庾条的意思,庾条本身也无太感兴趣的事情,便与沈哲子一同绕过池塘行向小楼。

    到了近前,沈哲子倒是被小楼内黑压压的人头惊了一下,看来那位深公讲经在时下颇受欢迎啊,竟然比外间河边竹台上的清谈观众还要多得多。

    虽然挤不进去,但那深公坐在小楼二层的露台上,倒也并不阻碍听讲观瞻。那侍女云脂招呼几名王府仆从在小楼外空闲处摆下两张胡床供沈哲子和庾条坐下,自己刚立在沈哲子身后,便看到不远处有人对她打眼色示意她过去。垂看看沈哲子并未留意到自己,那云脂便悄然疾行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