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158 仁祖妖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晋时人,审美意趣最为强烈,对美好的事物往往抱有极大好感。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因而这一个时期对历史人物的描述,容貌往往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衡量标准。

    譬如《晋书。庾亮传》,开篇便是美姿容,容貌俊美,然后才是善谈论。南渡移鼎以来,庾亮能够带领整个家族快崛起,终结琅琊王氏执政局面,除了本身帝戚之家外,其个人的素质同样至关重要。俊美的容貌,优良的谈吐,深厚的经义造诣,使其能在江左快扬名,成为仅次于王导的名士。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看长相的年代。沈哲子虽然年龄所限还未长开,但相貌仪态已经不俗,加之远胜于同龄人的谈吐,因而被纪瞻看重收为弟子,继而成为扬名吴中的开始。

    若他本身长得就有碍观瞻,哪怕谈吐再如何清奇,纪瞻也未必就会动念收他为弟子,日后一切言行所产生的效果则不免要打一个折扣。

    在沈哲子身边便有一个明显的反面案例,桓温相貌虽然不算丑,但也远远归不到美姿容那一类,因为眼珠微微激凸,双眼炯炯有光,虽然限于年龄未养足气势,但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总让人心里略感毛。

    否则,谯国桓氏虽然不列高门之中,但凭其父厮混半生挣得一个“江左八达”的名士头衔,桓温多多少少都会受惠分享一点薄名,而不会像现在这样籍籍无名。至于后世言道桓温襁褓中便被温峤赏识盛赞,继而以“温”为名,则就有些穿凿附会。

    温峤扬名还要在渡江之后,中朝以前与桓氏素无交际。而等到温峤名气大到称赞一个婴儿都会被人津津乐道的时候,桓温都已经能出门买盐打酱油了,怎么还会等着用温峤之姓做自己的名字。

    因为长得不够俊美,不能让人眼前一亮,所以同龄人在竹台上受人瞻仰,桓温只能蹲在树杈上,这就是以貌取人啊。

    眼下在沈哲子视野中,那个缓缓登上松亭的花衣年轻人便有几分让人眼前一亮的美态。其人拾阶而上,与周遭郁郁葱葱的园林景色融为一体,仿佛万绿丛中一点红,分外夺人眼球。

    这年轻人仪态沉静,头顶一个玄色小冠,花色招展、色彩绚丽的衣衫并未喧宾夺主,反而更衬托出年轻人俊逸不凡的相貌,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难以言述的从容飘逸。当其行至松亭内室,一阵微风凑兴卷来,更将其衣袍撩起,仿佛陡然盛开一般。

    这是一个深谙装逼之道,同时又能恰如其分表达出来的人!

    看着那年轻人坐在了松亭内,沈哲子不禁微微颔,觉得自己以后不能只专注于嘴炮,仪态也要留意起来,要时时刻刻保持一种自己乃是众人瞩目焦点的觉悟,把这种风姿仪态融入到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举手投足都要保持一种赏心悦目韵味。

    随着那花衣年轻人登上松亭,周遭不乏人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一时间就连围观竹台清谈的一些观众都转身望向松亭,偶或有人感慨道:“如此玉人,非是尘埃中该有的姿态啊!”

    那年轻人在松亭内坐了片刻,似是与松亭内伶人笑语几句,而后一名伶人便将手中琵琶递给了年轻人。年轻人站起来,背靠在松亭栏杆上,挥手轻轻一撩,便有泠泠仿佛清泉流水一般的乐声自其指端荡漾开来,于是便有更多人被吸引了过来,驻足松亭之下翘以望。

    沈哲子也跃下了石槽,行至那松亭外。到了近前看清楚年轻人相貌,才现这年轻人虽然也俊美,但较之庾条那位挚爱南二郎终究气质相异,没有南二郎那种矫揉姿态,更仿佛本身便有一股令人忍不住驻足围观的韵致。

    虽然被众人围观,那年轻人却恍如未见,只抱着琵琶从容而弹,那种旁若无人的姿态更让人不忍打扰。

    沈哲子本身便没有欣赏音乐的雅致情调,并不觉得年轻人的技艺有多高。他在松亭下略一转目四顾,便看到庾条并几名资友从远处疾行而来。

    庾条脸上带着一丝狂热欣喜神情,似乎唯恐一转眼对方又不见了踪迹,甚至懒于回避行人,直接让人将围观者推搡开,径直行到了松亭之下,仰着头两眼痴痴望向上方那个年轻人。

    看到庾条那熠熠生辉的神采,沈哲子顿感一阵恶寒,这家伙哪里是对南二郎旧情仍炽,分明是对松亭中那年轻人移情别恋。

    看到这一幕,沈哲子原本还想学那年轻人姿态卖弄技艺吸引眼球的心情顿时冷却下来,想想假使有一天自己被一个躲在暗处的龌龊男人任意歪歪,那也是颇让人不寒而栗的。

    年轻人一曲终了,松亭下便爆出一阵连绵不绝的喝彩声,甚至有人还高声要求这年轻人再弹一曲。听到这些需求呼声,年轻人倒也并不故作高冷,便又接回了琵琶再弹一曲,只是这一曲要比上一曲短一些,乐调也明快了一些。

    等到再一曲完结,那年轻人却不再理会旁人呼声,将琵琶交还回去,自己则准备由另一侧行下松亭。

    沈哲子听到身旁许多人出颇为失望的叹息声,再转头才现桓温已经不知何时立在他身后,望着年轻人的身影感叹道:“谢仁祖才情绝伦,风姿不类凡人,实在让人心生倾慕,久观不厌。”

    沈哲子略一沉吟,才想起来那年轻人身份,乃是同为江左八达之一的谢鲲之子谢尚。得知对方身份后,对其先前那一番做派倒也没有了疑惑。

    谢尚素来有妖冶之称,放达率性之处并不逊于其父谢鲲。这个年代能够兼顾外表和内里的名士不多,因谢尚之故陈郡谢氏得以位列方伯,出将入相,能够引人瞩目,倒也在情理之中。同为江左八达名士之子,单单在眼下的仪态和风度来看,桓温是要远逊于谢尚的。

    “如谢仁祖这等风流人物,沈郎于吴中应是不曾多见吧?”

    桓温笑吟吟对沈哲子说道。

    听到这家伙在自己面前秀地域上的优越感,沈哲子也是有点无语,略一转念然后回答道:“神态优雅恣意,谢仁祖确是自得其乐。但若讲到壮节咏志,如我家二兄那种慷慨而歌,侨门应该也是绝少。意趣不同,确是不好一概而论。”

    被沈哲子一句话怼回去,桓温神态颇有讪讪。若非沈哲子此前言谈颇契他之心意,这会儿已经不好再谈下去。他倒也并无轻视南人之心,其本身便是在江左长大,只是从小所接触皆为侨人,南北之隔阂潜移默化的稍受影响。

    沉默片刻后似是为了证明什么,桓温在沈哲子身边低语道:“我等自有乡土,有生之年定当挥戈北行,岂能老死江左异乡之地!”

    沈哲子听到这话便会心一笑,刚待要开口回一句,便听到不远处另一方向庾条呼喊自己的声音。他笑着应一声,然后转头问桓温:“我几位有人在那里相聚,桓兄可愿与我同往结识一番?”

    桓温笑着摆摆手:“我自有相伴同来,稍后便去寻找,沈郎请自便吧。”

    沈哲子闻言便也不再勉强,示意随从递给桓温一个自己的名帖,说道:“我尚要在都中暂留些时日,若得桓兄不弃,闲暇时可来我家为客,必扫榻相迎。”

    桓温收起名帖,彼此拱手为别,然后便转身行向别处。沈哲子站在原地片刻,看到桓温身影消失在人流中,然后才举步行向庾条那里。

    今次能见到桓温,确是一个意外之喜,虽然限于年纪尚未显露峥嵘,但也没什么可失望的。一个人才具气势养成总需要一个时间的积累,这样的人格局一成,自会在这世道中脱颖而出,不会泯与众人之中。

    侨门二代中出色的人才本就不多,像这样注定不平凡的人,沈哲子倒也未想过预先去打压人之锋芒。不过如今兴男公主沈哲子已是势在必得,桓温未来的崛起只怕未必会如原本那样通畅。

    行到庾条那里时,沈哲子便看到打扮花团锦簇一般的谢尚正站在庾条身边,其中一只手腕还在被庾条紧紧攥在手中,彼此正谈笑甚欢。看到这一幕,沈哲子心内便生出一股促狭,若是这谢尚知道庾条因何待他有出礼节的热情,不知心内会作何感想?

    谢鲲调戏邻家之女被投梭打断牙齿,如今他的儿子则被人把臂言欢、动手动脚,可见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报应不爽。

    见沈哲子行来,庾条倒是有所收敛,放开拉着谢尚的手臂,笑着与对方介绍道:“这一位吴中玉郎君,向有诗赋文采,我来为谢掾引见一下。”

    听到庾条的介绍,谢尚望向沈哲子时,眼神内倒显出几分异色,但也并未有多热切的表示,只是微微颔示意,稍显冷漠。

    沈哲子对此倒也并不感意外,南北素有隔阂,自己这一点才名还远未到南北通杀的程度,而谢家如今也只在侨门中经营人脉,对于江东豪的沈家也并无太过迫切的需求。

    彼此又寒暄几句,谢尚便告辞离去。他家如今在政治上主要依靠琅琊王氏,其本身便是王导司徒府掾属,实在不宜与庾家来往过密。

    望着谢尚离去的背影,庾条忍不住感慨道:“不见谢掾,未知世间有如此玉质男儿。昔日冰清玉润之卫叔宝,只怕也未必过于此态罢。如此玉人,岂能为鞭下小吏?我当为其张目!”

    公府掾属一旦做事有错,便要承受鞭笞之类刑罚,因而庾条称为鞭下小吏。听这家伙分明色迷心窍要帮谢尚另谋官职,沈哲子心内便是一汗,忍不住想到谢尚会不会也步那南二郎后尘?若真如此,陈郡谢氏一家还不恨透了庾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