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079 定品

0079 定品

        牛车辘辘而行,车厢内朱贡面沉如水,心若死灰。

        哪怕再如何迟钝,今日之遭遇,他也已经梳理出一个大概。沈家那小子承认有心加害于他,这一点朱贡毫不怀疑。这小子知他前些时日服散几乎丧命,今次指使人再诱惑自己服散,居心可谓叵测!

        沈哲子对其恶意极大,这一点朱贡深知。然而更让他不敢细想的,则是为何丘家人甘为其驱使?究竟是那个丘和一人主意,还是丘家已经与沈家暗里勾连?

        这个问题一旦浮上心头,朱贡顿有如坐针毡之感。时下吴兴有粮之户,以丘家为最。参与围堵沈家购粮的家族中,丘家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否则,单凭朱贡一人之力,如何能营造出如此大的阵仗?

        如果丘家与沈家有了勾连,那这个打击沈家的联盟,将不攻自破!而朱贡博上家业的这一场豪赌,必输无疑!

        “再回弁山山庄去!”

        朱贡疾声吩咐车夫道,他迫切想要弄明白这个问题,丘家那个老匹夫,究竟有没有背弃他们之间的约定,私下与沈家串联?

        车夫诧异,连忙收住牛车,继而转向。

        车厢颠簸一下,朱贡腹内翻腾,突然一个酒气浓郁的嗝泛上来,那辛烈醇厚的气息在他唇齿之间扩散开。这让朱贡心绪陡然一沉,继而又想到刚才沈哲子所说的话。

        武康山中并无矿藏,却有醴泉……

        与此同时,徐匡当日一脸神秘向自己报告这个消息的画面又涌上心头,朱贡蓦地醒悟过来,自己这一次确被那沈家小子害惨了!只怕徐匡那个匹夫早已投靠沈家,继而转回诓骗自己!

        一俟明白这一点,朱贡便是悚然一惊,声色俱厉道:“不去山庄,快去武康,快!”

        如今武康不只屯下他所收购之粮,家中积粮还有财货统统囤积在那里,他匆匆来到乌程,那些事情则交付徐匡代为打理。徐匡已不可信,自家产业岌岌可危!

        车夫听到主人声音如此凄厉,不敢怠慢,忙不迭又转向武康方向而去。

        此时朱贡心里已是万念俱灰,原本开阔明朗局势陡然变得扑朔迷离,四面楚歌。他已经不需要再去询问丘澄究竟有没有和沈家串联,再去也是自取其辱!

        局势已经很明显,沈家由武康山发现酿酒佳泉,故布疑阵,刻意夸大粮困之危,继而私下与丘家串联,做出一个局势来,目的就是诳自己入局来图谋他的家业!

        至于丘家为何如此,朱贡很快也想到了答案。乌程酿酒传承悠久,丘家更是吴兴首屈一指的产酒大户,沈家突然得天之助,掘出醴泉继而炮制出品质上佳的真浆,不吝于动摇丘家立业之基。丘家因此与沈家谋求合作,这再正常不过!

        那醴泉真浆之效用,旁人或还只是推断,朱贡却有切身体会。沈哲子所言,专攻散毒,攻无不克,确无虚言!他长久服散,接连性命垂危,可是今次服下那醴泉真浆,发散效用远胜以往,身体从未有过的舒泰。此真浆对服散之人而言,确有起死回生之神效!

        沈家以此筹码要挟,丘家岂有不低头的道理!

        这时候,朱贡已经方寸大乱,并不觉得自己这番胡思乱想颇多荒诞,实为自己吓自己。他已经忘记了沈家缺粮之事尚是他自己推波助澜营造出来,也忘记了与沈家势不两立的恶劣关系起因在他宠妾灭妻之举。以自己之心去猜度沈家,越发觉得这是彻头彻尾针对他的骗局!

        有此猜想后,他更觉得沈家狠辣卑鄙,为了谋夺他家业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丝毫不顾念姻亲情分!

        “沈士居,我有何得罪于你,竟要如此苦心孤诣图谋我之家业!难道真要将我逼至死地,你才会甘心罢手!”

        口中忿忿而言,朱贡更感觉自己被笼罩于一个全无生机的阴谋中,继而醒悟过来,沈家费尽心机诳他入局,如今他再急吼吼冲去武康,岂非自蹈死地?

        “不去武康,快,快回家!”

        听到主人又改了主意,车夫已是彻底凌乱风中,不知究竟要去向何方。他并不着急转向,只是放缓了车速,等待主人再改主意。果然又过半晌,车厢内再次响起朱贡略显颓丧的声音:“不回家了,还是先去武康吧。”

        之所以又改了主意,是因为朱贡已经近乎绝望。无论沈家是否苦心布局以图谋他之家业,他自己宠妾灭妻之行为确凿,就算赶回家中乃至于求助朱氏本家,吴中虽大,已无他立足之地。与其再徒劳挣扎,不如就此认命。

        正如那沈家小子所言,明年春日,究竟食酒还是食祭,只在他一念之间。如今他所有退路都被堵死,本家对他未必就会比沈家手软。惟今之计,只能低头。

        “你们分出一人回家报信,把两位郎君带去武康,要快。”

        又行半晌,朱贡语调更加颓然吩咐道。眼下他只能寄望于夫人尚念几分旧情,最起码为了两个血脉孩儿的前程,不要将自己宠妾灭妻之恶行宣之于众,如此或能尚有一线生机。

        今次他大败亏输,说到底只是自不量力,以为凭他自己就能撼动沈家根基,以致引祸于身。无论沈家是否真的已经粮尽,就连丘氏不逊其家的土豪之门都要低头做小,自己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

        弁山山庄中,乡议定品仍在继续,将近尾声时,形势越发开朗。

        沈家今次参与乡议雅集的子弟,尽数入品,其中确有才学的沈峻等寥寥几人,更是拔选四品。这已经是以沈家当下之门第,能够获得的最高品级。

        但是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沈牧。因其咏志绝句一首,场中众人一致决定将之推举到三品。这已经称得上是逾越了,能列三品者,最起码要是吴郡顾陆门户,又或侨门中王葛之家略有劣迹的子弟才能居之。

        但众人就是这样推举了,一方面借此向沈家示好,另一方面则是沈牧那咏志诗确实能激发吴人心中感情之共鸣。若其不列高品,只怕整个吴人圈子都要物议沸腾。

        沈哲子也投桃报李,将那徘徊在入品门槛内外的丘和举入品内。他的才情,众人有目共睹,早先喑声自晦,如今主动举荐一人,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因此,丘和非但得以入品,更被选为五品人才,已经是丘家今次最为出色的子弟。

        当然,各家商议的这个名单并非最终结果,还要中正官虞潭加以确认,才能最终收录郡府,呈交吏部,作为选拔任用官吏的参考。

        虞潭只要还没糊涂到底,就不能忽视吴兴士人整体的决议共识,若有异议,便是得罪了整个吴兴家族圈子。顶多在枝节处罢黜或提拔几人,真正的主体结果,绝不敢肆意涂抹修改。

        傍晚时,虞潭终于再次露面。较之早间,整个人都散发一股老迈颓丧气息,及至看到这个结果,这种气息更加浓烈。他知自己今次栽了一个大跟头,沈家气势已成,若他再枉做坏人,只怕生离吴兴都难!

        于是虞潭索性一字不改,当场批示认证,将这名单转交郡府长史严平。文书交接完毕,今次的乡议定品便正式落下帷幕。

        今次集会,沈家一枝独秀,与之交好者也是雨露均沾。其他各家,一如往年,几家欢喜,几家忧愁。

        本来集会后尚有宴饮庆贺,不过虞潭心灰意懒,表示身体抱恙不再出席。

        虽然中正缺席,但并未损各家兴致。因为他们心中尚记挂一事,就是沈家那能救人濒危的醴泉真浆。于是各家便转邀沈家众人,移步左近邱家庄园中摆宴庆祝。

        沈哲子对此已经没有了兴趣,趁着各家离开庄园之际,召集一干堂兄弟们不要多说关于醴泉真浆的内情。这些人已将沈哲子视为头马,惟其马首是瞻,吩咐下来,自然点头应允。况且,此事全为沈哲子一人经办,他们就算想说,也没什么可说的。

        沈牧等人各有斩获,自然要去宴会上显摆显摆。沈哲子便与相熟几家族长相伴离开,并不参加接下来的宴会。

        徐家族长徐丞与沈哲子共乘一车,一路上欲言又止,眼见家门将近,终于忍耐不住心中好奇,开口道:“小郎君今日示于人前那醴泉真浆……”

        “徐公有问,不敢隐瞒。此真浆效用神异,得之也艰难,重酎佳酿,窖藏百年,始能得一二。如今我家库存,不过数斗之间。”

        沈哲子笑着说道:“徐公若有意,稍后我遣人送府中一些。府内郎君有服散危急时,可作保命之用,只是切勿恃之而纵意。”

        “如此神异之物,自该春秋伟力才得稍许。如此,老夫却之不恭,多谢小郎君厚赠。”徐丞闻言,虽然略有失望,倒也不怀疑沈哲子这话的真实性。若这种神妙之物真能予取予求的量产,那才是真正的不可思议。

        应付过徐丞之后,沈哲子心内暗暗决定,从此后再不刻意吹捧醴泉真浆之名。任何奢靡享受之物,总要配合当时生产力。这蒸馏酒或能救服散之人危亡,但对粮食的消耗实在太大了。斗升之酒液,要废数户之口粮,在国运艰难的时下,实在不可取!

        今次他为此事,实在迫于无奈,其意只在朱贡。若渡过这次难关,便有了大把斡旋运作空间,完全不必再强推这种民力物力耗损极大的蒸馏酒,更鼓动加剧服散之风。

        至于那些服散者难免散毒戕害,既然强要服散,就要有不得好死的觉悟!人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若不如此,为恶者便无底线可言。

        所以,沈哲子决定归家后便封锁蒸馏酒的技术,绝不流传于外。自家也不再加量生产,顶多储备一部分酒精,留作他途取用。纵有别家图谋此法,沈家又会怕谁?

        想要生财牟利,他有太多选择,譬如盐田晒盐,既能把住食盐命脉,又能节约时下煮海为盐技术限制而消耗的大量燃料并人力,或还能顺便打击一下乡土竞争对手乌程严家。

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meinvmeng22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https://www.65ws.com/a/70/70150/199374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