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044 隐爵隐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郎君,近来多有资友困惑咨询,言道不知如何生利。因长久没能见你,我便自作主张告知众人,时下乱象频生,皆因武备不修。朝廷虽有此心,财力未济,便作议许民间各输钱粮,修整宿卫。只因顾忌各方持节心悸难安,因此不曾明发诏令,事成之后,才会公之于众,议功论赏,与事者皆封妻荫子。”

    庾条真将此事当做一个正经事业来做,因此态度很认真,又恐自己计短,所以一得到机会,便征求沈哲子的意见。

    沈哲子听到这话,心内不由得对庾条刮目相看,这哥们儿是搞此事的奇才啊!他早先只是提出一些理论,至于真正付诸现实的步骤,却还未详谈,庾条却能举一反三,自己捣鼓出这么一套说辞,当真难得。

    芸芸众生,向来不乏阴谋论者。如传销这种大杀器,最显著特点便是有一个阴谋论的理论前提,譬如国家要做什么大事,诸多顾忌不能公开施行,因此调集民间资本来推动。这种说法在常人看来拙劣不堪,但加以诸多细节性描述,总能将许多人引入彀中。

    在没有沈哲子指导的情况下,庾条居然能够捏造出这样一个符合特征的阴谋论调,脑筋不可谓不灵活,而且正符合时下人的接受度。

    使民输钱粮以济国难,其后论功行赏,这不是什么罕见之事,历朝皆有援例,更通俗说法就叫做卖官鬻爵。前不久朝廷还下诏征三吴钱粮以输京畿,沈哲子老爹还因筹粮之功得封亭侯,当然这只是一个明面上的托辞,沈充也看不上眼而推辞了。

    庾条这套说辞尚有些粗劣,而且一旦扩散开隐患不小,但却给沈哲子指点了一条明路,那就是在时下人心理中,官爵是比钱财更好的诱惑。

    沈哲子终究是个穿越者,很多时候都难站在土著民的角度考虑问题,得到庾条的点醒,横亘在心头一个最大问题迎刃而解,那就是因为货币状态混乱,不知如何计数返利。在时下这个世道,就有一个很好的参照标准啊,那就是朝廷的官爵俸禄系统。完全不必依托后世经验,明码标价的去推行。

    一俟打通这个障碍,沈哲子心里很快就有了一整套的变通之法,沉吟片刻后对庾条说道:“庾君此论,虽然略得深意,但尚有几处不足。”

    接着,他便详细点出这套阴谋的不足之处,譬如朝廷若不修武备便太容易被拆穿,一旦流言扩散将引发动荡不安,而且单单官爵诱惑对许多人而言吸引力并不够大。

    诸多隐患一一罗列出来,听得庾条汗流浃背,他捏造出这谎言,也是惴惴不安,因此不敢与家人谈起,只敢在沈哲子面前和盘托出,以求斧正。如果大兄知道他散播这种流言,不知会怎么处罚他。

    “哲子小郎君,你是天授才具,一定要教我救我!”在沈哲子面前,庾条已经没有了年龄和家世带来的优越感。

    沈哲子笑笑,示意庾条稍安勿躁,这才开始讲述起自己的理论。

    “欲交天下资友,眼界须得放长远。何者才是举世共仰,人皆有责的大事?北伐胡虏,克复神州,兴我家庙!”

    沈哲子说道:“朝廷始终不忘恢复社稷之志,然则江东地狭民疲,府库空虚难用,实在力有未逮。因而有意调集民财,以资国用。此为国之大事,未免泄露于胡虏使其警觉,因而只在野秘传,私相授受。若有大肆宣扬者,则以国刑诛之!”

    庾条听到这里,脸色顿时振奋起来,沈哲子这番说辞,比他的格调不知高出几层。而且恰恰吻合实情,他自己听到后,都甚至要仔细想想朝廷是否真有此意。

    沈哲子的北伐之论,受众其实很大,首先便是大义所在,拥有了政治的正确性。历次北伐虽然掣肘颇多,但那是高高在上的当权者权术利益的较量,民间不得势者对于北伐的呼声却始终未减。

    试问有谁愿意背井离乡,颠沛流离,甚至连祖宗的坟墓都沦于胡虏践踏中!后世王羲之闻祖墓被毁,悲愤而作《丧乱帖》。以他家显赫门第,仍然不能豁免罹难,那些普通人家难道就没有这忧虑?没有情感的控诉?

    政治上是正确的,情感上是契合的,接下来就是利益上的诉求。

    “因为要保密,不能有名爵实赏,但却绝不负毁家纾难之义士。因此以捐输之数而立隐爵,虽无符印仪仗之赐,却岁有隐俸以养家室。克复神州之日,诸隐皆公于明堂,各具封赏!”

    隐爵隐俸,听着就比什么业务经理、销售分成逼格要高得多,也更符合时下人的观念理解。庾条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击节赞叹:“难怪纪公垂死之际仍要将哲子郎君你收入门下,此为谋国之论,郎君可称国士之才!”

    沈哲子的这套理论,植根现实,前景广阔,既给了参与者大义凛然的家国情怀,又满足了他们养家糊口的切实需要。一旦被洗脑,更加不可救药。

    但沈哲子并不因此负疚,因为后世那些说辞都是空泛之谈,只为敛财,而他则是真正要为此事,聚敛的钱财也都要投入到当务之急的实事中。

    在这样一个年代,要做成什么事情,虽然需要保持底线,但却绝对不能对自己有太高的道德要求。

    北伐名将祖狄就是一个恪守底线,但灵活应变的人。朝廷虽然许他北伐,却没有一点钱粮支持,面对这样一个情况,他只能纵兵劫掠以为军资。

    在这个年代,恃强凌弱,劫掠商旅流民的大有人在,上至宗室藩王,下到坞壁之主,有一个算一个,没有几个是完全清清白白的。但凭借一家之力,收复河南大片故土,使羯胡不敢南侵,维持数年安宁,惟祖狄一人!

    沈哲子只求敛财,不害人命,若通过这方法能聚敛大量钱财,则可以不顾掣肘在会稽大修水利,辟荒垦田,有了大量的田亩之产,才能返输京口从而渗透钳制,夯实一个北伐的基础。

    得到了沈哲子的指点,庾条热情高涨,几乎现在就要忍不住去找人说教,拉人入伙。可见一个人为自己的行动找到了正当性,会爆发出多强烈的动能。

    不过沈哲子还是拉住他,细节上还要多加雕琢,最重要的就是隐爵隐俸的确立,这是整套系统得以运转的核心。虽然可以参照时下官禄制度,但也不能完全照搬,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有所变通。而且也不能再收粮食,一者运输不便,二来生计攸关,求财而已,不能害命。

    虽然夜已经深了,沈哲子却了无倦意,埋头在制度的规划中,此前对于庾亮态度的忧虑也抛在脑后。

    他很清楚这套机制一旦运转起来,将会爆发出极大的能量。时下朝廷疲软,但国力不能说弱,大量的民力财力都被世家大族截留,并不能为朝廷所用。

    沈哲子这套机制,主要目的就是在这些人手中榨出钱财来,投入到真正于世道有所裨益的事情中去,而不是让这些士族囤而自肥,虚耗在诸多奢靡享乐中。

    一套北伐理论,主要针对于侨门中不得势的中底士族。但要凭之说动那些眼下煊赫的高门,其实还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这些家族不乏族人深刻参与国事,自然知道真伪,哪怕不能公开驳斥,私底下也会严厉训斥族人不要涉入其中。

    所以,针对得势高门,还要准备另一套说辞。

    庾条也是精神奕奕,为沈哲子拾遗补漏,补全整套理论。他家本就是得势高门,因此从其角度出发,很快就有了一个想法:“膏粱子弟不堪任事,惟得以厚利享乐诱之。时下物产之利,无过于寒食散!”

    他的想法是,以寒食散作为一个由头。时下服散之风盛行,来源却五花八门,有的自制,有的方士售卖,用料、工艺、品质都参差不齐,劣品充斥。庾条便深受劣品之害,偶尔幻想一统寒食散市场,精研工艺,扩大规模,垄断经营,甚至于让朝廷公开诏令由其专卖。

    朝廷盐铁专营,沈哲子还可以理解。但专营寒食散?不得不说这个脑洞之清奇,但也不得不说庾条实在有歪才。寒食散暴利是肯定的,且不论能否成事,单单这一个论调就足以吸引许多人。如果单从利诱的角度而言,甚至还要胜过沈哲子那套北伐之论。

    两个狼狈为奸、臭味相投的人,在房间中冥思苦想、兢兢业业,一点点充实他们的构想。

    不知不觉,夜已经极深了。沈哲子虽然身体逐渐强健起来,但也是渴睡年纪,自己先支持不住,便先睡下。

    躺在床榻上,耳边不时听到庾条偶尔瘆人的笑声,沈哲子不免想到,眼下尚能苟安一时的东晋小朝廷,会不会被他们搞得彻底乱掉?

    清晨时,沈哲子起床,看到庾条趴在地上鼾声大作,显然也是累得不轻。

    他没有打扰庾条,出门后便向庾怿告辞,正要返回纪府时,庾亮突然出现,拦下了沈哲子,让沈哲子跟他一同入台城,觐见皇帝。

    听到这话,沈哲子心内顿知不妙。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庾亮用意居然在此。

    觐见皇帝?沈哲子拿屁股想也知道这不是好事,此前借南士力量反击司马宗,本质上那是给了皇帝一个打耳光。还有早先老爹从乱王敦,先帝忧愤致死。

    新仇旧恨之下,皇帝一时间奈何不了老爹,难保他不会恼羞成怒对自己下手!

    沈哲子下意识想要拒绝,可是庾亮已经上了牛车,几名甲士气势汹汹上前,显然不给沈哲子退路。沈哲子明白了,他是被庾亮玩了一下狠的!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meinvmeng22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