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0016 胆气万仞,气度如渊

0016 胆气万仞,气度如渊

        最好的骗局,是让人上当之后还有成就感,哪怕事后被人拆穿,入局者仍然信之不疑。

        看到庾怿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模样,沈充忽然有一种冲动,很想告诉这家伙眼下这局面早经过他们父子的精心推敲,否则这主仆三人怎么可能悄无声息靠近王含的使者。

        不过,就算说了,大概对方也只会以为只是自己事后的遮羞之词。

        尽管心情跌宕,事态发展总算有了突破。

        沈充保持着冷峻的神情,手提利剑一步步缓缓逼近庾怿主仆,脚步仿佛有千钧之重。

        庾怿站在血泊当中,心跳恍如擂鼓,倒不是因为惊惧,而是精神亢奋所致。只是脸上还维持着平静的表情,不卑不亢平视沈充近乎喷火的目光。

        “庾君,佩服!先前多有怠慢,充在此致歉。”

        凝望对方良久,沈充缓缓抱拳,语调略显沙哑。

        庾怿矜持一笑,飒然回礼:“客随主便,沈将军庶务缠身,我并不怪你。不过,现在难决之事已经解决,将军可愿与我把臂畅谈?”

        锵!

        沈充作勃然大怒状,抽出剑来遥指对方,低吼道:“庾叔预,安敢如此陷我!世间岂有如此恶客,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杀或不杀,全凭将军自裁。我只是不愿见将军耽于孤忠,却损于忠义大节。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王氏悖逆之门,沈将军难道真要为其区区小惠而自损于世?”

        庾怿双目炯炯,并不因刀兵加身而自屈气势。

        沈充默然良久,垂首低眉望着地上那两具尸体,半晌后徐徐叹息一声,收剑换鞘,转身不再面对庾怿:“我亦非化外蛮邦,何用班超之勇?罢了,壮节之士,杀之不祥。来人,送庾君回营帐,不可轻待了他。”

        庾怿洒然一笑,气度卓然,在甲士引领下昂首离开这里。

        沈充带着一干亲卫返回中军大帐,待其他人都退下,只剩心腹宗亲幕僚时,他才蓦地抚掌大笑起来:“庾叔预果然有任侠之气,北伧中少有的胆壮之人。”

        帐中几人或还有些疑惑,只有从头参与到尾的虞奋深知内情。在看到庾怿手刃王氏使者后,他心中之震撼无以复加,他是亲眼看着庾怿从一个置身事外的局外人,被一步步诳入局中来,到现在再想抽身已经绝无可能。

        将这过程再回味一遍,虞奋心中只剩五体投地的佩服,对沈充说道:“明公深谋远虑,算尽人心,让人钦佩,实为当世之贾诩贾文和。”

        “我又做了什么,全靠我儿青雀……”

        沈充讲到这里,话语蓦地一顿,不想外人知道这计策全是儿子一人筹划。这倒不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颜面,而是沈哲子年方八岁,若负诡谋之名,于长远计,有害无益。

        虞奋却不知内情,闻言后也感慨道:“小郎君以冲龄之年,行此周密之策,细微处的把控,某不如也。”

        沈充笑笑,不多做解释,心里却是喜忧参半。儿子在此事中显露出来的特质,以他这为父者看来,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不免又担心早慧夭寿,心里暗暗决定,等到渡过眼前难关,无论花费什么代价,都要让儿子强健起来。

        “对了,怎么不见青雀?”沈充环顾一周后问道,对于后续的计划,他还想征询下沈哲子的意见。

        “小郎君还在酣睡。”兵尉刘猛上前禀告道。

        沈充听到这话,不免哑然,他可是提心吊胆大半夜,唯恐事态不向预划中发展,却没想到那小子却是睡得酣畅。半晌后才感慨道:“我儿沉静雅量,实在让我羞愧。”

        沈哲子倒没想到老爹会这么评价自己,他何尝不担心,实在精力不济。早上起来听到这个消息,乐得一窜三尺多高,旋即心里便懊恼没能实时看到庾怿的风采。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已经没有什么疑难,沈家可以说已经彻底从王敦之乱的动荡中抽身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颍川庾家在朝廷中上下运作了。

        无论庾氏愿不愿意,其实庾怿的举动都提前让他们与琅琊王氏对立起来。就算没有了王敦,琅琊王家当下掌握的力量也绝非颍川庾氏能够匹敌。而今沈充所掌握的力量,便成了他们唯一的武力强援。

        对于自己祸水东引的做法,沈哲子并不觉得内疚,所谓的门阀政治,终东晋一朝,无非是一家强一家起,他不过是提前推动庾氏与王氏争锋。

        保存自家的力量,还能在未来几年后的兵祸中有所作为,为江南之地多保留一些元气。

        沈哲子走进中军大帐,看到老爹还在跟一干手下谋划不停,双眼隐有血丝,显然是一夜没睡。

        “青雀来了,昨晚睡得可好?”

        沈充见儿子走进来,起身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局势发展总算有了转机,因此他精神很是亢奋,摆摆手让众人先回去休息,而后才征询沈哲子的意见:“庾怿现在已经是泥足深陷,接下来咱们还要做些什么?”

        以沈充对时局的认识,心里未必没有一个腹案,只是见识到沈哲子的手段,没有儿子的认可,他信心难免有些不足。

        享受片刻老爹隐含钦佩的态度,沈哲子笑道:“当下应该着急的不是咱们,而是庾怿。究竟把父亲摆在什么位置才能对时局最有影响,庾氏肯定更有见解。”

        “唉,北伧当国,终究还是身不由己。”沈充忍不住叹息一声,心里还是有些介怀没能争取到更大的主动,但能达成当下的局面,已经远远好于此前吉凶莫测的混沌。

        对于老爹急于自立的想法,沈哲子也颇有体会。他虽然选择庾氏破局,但从未想过要跟庾家一条道走到黑,庾家起势迅猛,衰落得也快,烜赫一时后却不能换来家族长久的兴盛,这与庾氏兄弟的一些性格和做法关系很大。相对于晚年行愦愦之政的王导,庾家兄弟对时局的把控还是略有逊色。

        只不过,沈哲子也不方便说让老爹安心蛰伏几年的话,他能谋求这个局面已属罕见,若说还能洞悉到几年后的兵祸,那就太过骇人听闻了。

        与沈充一样夙夜未眠的还有庾怿,一时冲动后待心里的亢奋稍微冷却下来,他不得不考虑后续将要面对的问题。

        当然眼下于他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人身安全问题。他嘴里说着要学班超班定远,但班超敢为此事那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强盛的大汉帝国在撑腰,可是对于自家的权势能否震慑住沈充,他心里其实是抱有怀疑的。

        眼下这个局面,最好的发展自然是因使者之死彻底斩断沈充与琅琊王氏的联系,从而将之彻底拉进自家阵营中来。

        但眼下明面上的局势却是,王家除了台省内的王导之外,宗亲数人都在外镇执掌一方。可是庾家如今除了他兄长庾亮一人之外,值得称道的力量再也没有。

        所以说,沈充完全有可能押住自己这个杀人凶手,前往王家认错。若真出现这种情况,就算他兄长庾亮也救不了他,自身遭难不止,还要连累家族遭受打击。

        庾怿蓦地发现,就算他行险一搏,主动权仍然不在自己手中。虽然有些后怕,但是沈家所掌握的力量又实在令他垂涎。

        沈家所拥有的,并不只有江东豪首的部曲私兵,还有庞大的财力,以及深植乡里的宗族力量。这些力量对于无根浮萍一样的颍川庾家而言,都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在庾怿看来,王敦前次作乱能够进行的那么顺利,除了他们这些侨姓保持缄默之外,江东本地士人的支持功不可没。毕竟刘隗、刁协施政伤害利益最大的,还是这些江东本地士族。

        这么一想,内察自心,庾怿觉得他这次冒险还是值得的,眼下最担心的还是沈充的选择。

        所以,当沈哲子出现在他营房的时候,庾怿已经不复最初的意气风发,略带焦虑道:“哲子小郎君,你父亲可是有了决断?”

        沈哲子略带抱怨道:“明府欺我年幼,谎言诈我。您哪里是身有小恙,原来是要做这种事情。家父怪我没早送您出营,令他节义难保,如果不是家人苦劝,眼下就要杀我祭旗了。家父说若早知道您心有胆气万仞,敢于千军之中弄险,就不该请您入营,如今悔之晚矣。”

        “哈哈,我与你父亲虽然相交尚浅,但却早知他卓尔不群,引为知己。否则,我也不敢犯险。我这万仞胆气,也要遇上你父亲这种如渊气度,才能相得益彰啊!”

        听到沈哲子的话,庾怿已经明白沈充的选择,心中彷徨尽消,几乎要忍不住引吭长啸。一时无法控制情绪,他对沈哲子作揖笑道:“哲子小郎君,昨天是我有心瞒你,在这里向你道歉。你父亲若还怪罪,我替你一力承担!”

        “不敢不敢。”

        沈哲子连忙欠身道,又对庾怿说:“您胆略过人,孤身入营,迫得万众卸甲,必将名显当时,举世敬仰。营中诸多不便,家父只能略备薄酒,着我请您赴宴。”

        听到这话,庾怿更是大喜过望。

        在当下,名声绝对是比权势对人还要重要的东西,他孤身一人解万众之兵,绝对是震惊世人的壮举。行险一搏,名利俱收,实在是平生未有之快意!--本站免费APP阅读器正式上线啦!热门小说免费全部任您看!支持离线下载功能,让读者无网阅读更轻松!下载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xuanhuan11(按住三秒复制)安装手机阅读器!

  https://www.65ws.com/a/70/70150/19865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