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宋的智慧 > 第四十一章最后的一根稻草

第四十一章最后的一根稻草

        陆翁要求云家人全部搬到他家的桃林别院里去住,彭蠡先生也要求云峥快快躲到锦江书院里来,都被云峥一一谢绝了,借口就是自己需要照顾的人很多,不能一走了之,理由非常地高尚。

        大雪只要多下一天,危机就变得危急一分,对大雪没有多少经验的成都人忽然发现,雪停之后才是大麻烦,太阳在猛烈地照射,大地上却越发的寒冷,等到冷雾起来之后,成都府冻死人的事件就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冻死的人其实不多,大部分都是些无家可归者,可是一大早衙役们拖着板车从街头巷尾往板车上扔尸体的情形,看的人心里发寒。

        等到官府发现这样的事情会刺激到更多人,改成临晨捡死尸的时候,为时已晚,整个成都府都笼罩在恐惧的阴云之中。

        “开始死人了!”笑林的脸比外面的寒雾还要阴冷几分。

        “这其实不严重吧,我看过地方志,成都府每年都有寒雾降临,起寒雾的时候总会冻死人的,比如前年就有僵尸一十六具。”

        云峥把一碗热粥递给笑林,还吩咐腊肉给笑林重新那一双足够厚的靴子来,这家伙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路,七八天的时间,一双鞋子就跑的稀烂,黝黑的脚上都已经起了冻疮。

        笑林喝完了热粥,"shen yin"一声,从墙角拎过来一坛子酒,往粥碗里倒了一碗,一仰脖子就喝的干干净净,放下碗疑惑的对云铮说:“很奇怪,这一次的祸乱也不知道是谁在引导,我一路追查。总是找不到线索,那个捞石人上来的渔夫,竟然没有人见过,没有人记得石人从江里捞上来的场景,但是每一个见过石人的渔夫都信誓旦旦的说确实有这样的一个人。而且十个人嘴里能说出十种样子,山里面的冬雷,也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后面接踵而来的大雪将所有的痕迹遮掩的无影无踪,

        贫道估计这些人都是心怀不轨者,如今已然潜伏起来。等待事情发展到不可救药的程度之后再振臂一挥立时从者就会蜂拥而至。

        今年已经冻死百十人了,咱们知道这是寒雾造的孽,可是百姓不知道他们会以为是饿死的,官府其实已经给这些人发放了一点粮食,有的人冻死了,身边的粮食袋子里还有粮食。恐慌。现在成都府最大的问题就是恐慌。”

        腊肉给笑林拿来了棉靴子,笑林捧在手里长叹一口气,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这些天无休止的操劳,已经把他累坏了。

        腊肉抬头看着自家少爷担忧的问道:“成都府会不会出现民乱啊少爷,咱家刚刚稳定下来,要是发生民乱。抢走咱家的粮食,那些妇人都会饿死的。”

        云峥歉疚的看着腊肉说:“不会的,不会的啊,如果那些商人的心真的是铁石做的那就让民乱早点到来吧,钱多只能证明你富足,不能说明你可以罔顾他人生死。”

        腊肉听不懂云峥的话,很迷惑的去了陆轻盈那里,准备问问夫人是不是明白少爷说的话,云铮再一次走进了寒雾之中,手刚刚伸出去。就冰寒彻骨,这样的寒雾以前在豆沙寨遇到过,至今还记得自己抱着云二裹着破被子发抖的场景。

        艰难的摇摇头,中国的百姓其实是最善良的,也是最勤劳的。只要有口饭吃就会对统治者感激不尽,这场灾难远远达不到造反的程度,因为没有农民加入,他们去年的收成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害,所以家中的粮食勉强够他吃到下一个产粮的季节。

        没有农民参与的造反,是成不了事情的,云峥这一次只想造一个假象逼迫官府和富商开始卖粮食,现在看起来,这些人的心比云峥预料的要硬的多,如果没有进一步的逼迫,他们不会有任何松动的。

        成都府有卖火油的,贫苦人家都是拿来点灯用的,油烟极大,云家也有,是工坊里的用的,榨取香料的时候做成火把,非常的耐烧。

        云峥将这些黑色的液体蒸馏之后,得到了七八瓶子淡黄色的液体,说不上是汽油还是煤油,总之,云峥知道一点,这东西点着之后不用沙子根本就点不着。

        延时装置难不住云峥,香头遇到硝石的时候就会有明亮的火焰生成,六个时辰是极限……

        张家卖的粮食里开始参杂沙子了,这是浩二告诉云峥的,他家的粮食库房里已经有好多的粮食掺杂好了沙子,寒雾退去之后就打算开始做买卖。

        本来心中还有愧疚的云峥听到这些话之后,仅有的一点愧疚立刻就消失了……

        于是张家的粮库开始着火了,火焰非常的大,从开始发现烟雾到火势变大的时候,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而着火的时间就在张家打算开门营业的时间。

        粮食不能被火烧掉啊,挤在张家店铺外面的百姓拎着各色的容器开始救火,人多力量大,火被扑灭了,张家人感激不尽,掌柜的正准备说两句感谢的话,一个壮汉走出来,用自己的木桶装了满满一桶夹杂着烧焦的糙米的粮食对莫名其妙的掌柜说:“您不用感谢,既然是老子们救了你家的粮仓,老子拿走一桶米不算占你便宜。”

        说完之后扭身就走,掌柜的刚要阻拦,就发现刚才还在帮着自己救活的百姓,都在兴高采烈地装米,每个人都说这是自己救火的酬劳。

        然后现场就乱了,不管是救火的,还是没有救火的,都会说一句感谢掌柜的话,然后就开始抢着拿自己的那一份粮食。

        衙役赶到的时候,面对已经陷入癫狂的人群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场没有任何秩序的抢劫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掌柜的声音凄厉的就像是丢失了小崽的母狼,狂怒的上前想要阻止这些疯狂地强盗,也不知是谁推了他一下,掌柜的吧唧一下就摔倒在地上,立刻就有一只大脚踩着他的身子向背后的的粮仓冲了过去。

        掌柜的开始还有声音传出来,渐渐地随着踏在身上的大脚越来越多,鲜血如同溪流一样的从嘴里喷了出来,他竟然被活活的踩死了……

        赵知府带着永兴军赶到的时候,张家的粮仓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糙米。和烧焦的木材,当然还有掌柜的那具死不瞑目的尸体,赵知府悲怆的仰天长啸,而后斩钉截铁的对书吏下令道。

        “传令下去,告诉那些粮商,如果再不按照秋初的价格大量的卖粮食,官府将无力保护他们,从明日起,常平仓不再限制百姓购买粮食,但是需要里正带队,相邻之间互保,保证每家每户都能买到粮食……”

        太阳晒了三天,寒雾终于消退了,难得有一个好日子,云峥和陆轻盈正在窗前一边享受着午后的暖阳一边下棋。

        陆轻盈虽然娇媚,但是下起棋来却大刀阔斧,最喜欢劫杀,云峥的棋风依旧平淡无奇,当陆轻盈努力的截杀掉云峥的一条大龙之后,却发现云峥已经把先前零散的地盘悄无痕迹的连接成一大片,陆轻盈这才不断地开始占地,可惜,能用的地方已经很少,先前截杀掉的那条大龙所据有的地盘,也在争目的时候损失不少。

        云峥将最后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然后就用白手帕擦擦手说道:“毫无疑问,我赢了,夫人这一次还有何话说?”

        陆轻盈愤愤不平的扔下棋子说:“你耍赖!两军交战,你不是堂堂正正的作战,而是在不断地侵占地盘,和你下棋最是无趣!”

        “下棋就是看谁最后占领的地盘多,而不是看谁杀掉的棋子多,你夫君从来都不是好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事情长干,只要最后的目标达到了,谁会去理睬你用了什么手段,更何况,夫人的香唇总是那么的香甜。”

        云峥霸道的搬着陆轻盈的脑袋重重的吻了下去,既然是收赌注,柔情蜜意那一套就免了……

        品尝了香唇,云峥就揣上一小包茶叶去了成都城,这两天城里很热闹,到处都是买粮的人,街面上熙熙攘攘的,街面上的粮商虽然哭丧着脸在卖粮,但是价格却被稳稳的控制在初秋的水平。

        茶馆里的人很多,好多的富人都是到街面上看买卖的,只要路上的行人笑脸比哭丧脸的多,他们的心里就多了一份安慰,没人愿意活成老张的下场,不但人白死了,还落下了一个为富不仁的名头,死的时候身上到处都是脚印,五脏六腑都被踏出来了。

        云峥一进茶馆,掌柜的就立刻迎了上去,云峥掏出怀里的茶叶,放在掌柜的手中,就坐到自己早就预定好的位置上。

        刚刚坐定,就有人围上来小声的说:“听说了吧?老张家的那把火其实就是知府派人放的,只有死一个粮商,他老人家才好下令命粮商们开门,也只有这样才不会有言官告状。”

        云峥诧异的说:“不会吧,赵知府在蜀中可是有清名的呀,这一次下了严令,乃是救万民于水火啊,你看看街面上这些穷鬼高兴成什么样子了。”

        这位非常熟练的从云峥的茶壶里往自己的杯子里添满了茶水说:“你年纪小,人心有多黑根本就不知道,前些天辖骑满街的时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https://www.65ws.com/a/7/7989/35523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