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莽山传 > 第三十章 北阙玥珂

第三十章 北阙玥珂

        公子羽不支昏倒之前,幸好丹田中的九婴之灵受到那莫名套拳法的牵引破体而出,本能的将金鳞蛇体内血肉jīng华吞噬一空,让妙璇真人等其他四岭家主,因为感受到九婴之灵带起的煞气,而及时赶到蛇窟。

        让他既不至于做了山间野兽的腹中血食,也至于错过救治的最佳时辰。

        只因凡俗庸医若诊出公子羽被yīn魂缠身,必定会弄些燥热的方子调和他体内的yīn气,如此一来,公子羽只怕要由现在的昏迷转由疯狂失心,若到了那时再想恢复神智,必是千难万难。也幸好妙璇夫人最善歧黄之术,懂得修道之体不可随意调理,便以鬼面桃枝、yīn柳皮、青蒿根等诸多yīn寒灵材入药,以镇定他的心绪。

        每天晨午,借助大地由yīn转阳之时,妙璇夫人就在公子羽的病榻边拂琴。莽山人皇一脉最善琴艺,所cāo之曲,皆是由《太清上洞真经》中编出的和缓中平之徵调,让公子羽在梦里也能心情平静,减轻yīn魂焚心之苦。

        妙旋夫人苦思多时,才想出的一套正雅的角徵之音,将《坤字诀》的修练法门加入琴谱之中,曲调有缓有速,每一个节拍都与人体三十六处命穴息息相关。

        妙旋夫人如此苦心孤诣,当然是希望能帮助自己的儿子稳固神魂,把三魂七魄的窍穴根基打好,就算一时间难以寻回不知失落何处的命魂,也不致于像想在这样受yīn魂入体之厄。因此,她一面拂琴,一面还在琴弦中加上了自己真元,将自己的真元借助琴音传入公子羽的身上。

        妙旋夫人意随琴走,先是将公子羽体内散乱的真元渐渐汇压丹田,再顺着任脉缓缓流出,经由命门、肾俞、章门、膺窗、眉心诸穴,会合于督脉,再与原来相反的方向游走。

        公子羽虽然陷入昏迷,可是这首琴曲本就与体内功法相合,再加上妙璇夫人于无形中引导,让公子羽体内的真元随着音调的变换不断游走,壮大自身亏损的气血,贮于周身窍穴之中,以此护持心神不失。每行一遍,公子羽体内的气血便被激发出一分,迫使命魂空穴中的yīn魂受不得阳气冲击,自动散出体外。

        这一rì,公子羽缓缓睁开了紧闭多时的眼睛,茫茫然地只见到眼前屋梁交错,转头张望,斗室内几案齐备,古朴的书桌上摆着一架七弦古琴,粉壁上挂着几幅字画,虽然不过寥寥数笔多有留白,却也可见作画之人字体清隽,画意高远。

        窗前紫檀木的百宝架上,除了几匣藏书,就只有一副用作推演阵法的玄机图,窗外明湛如洗的蓝天中飘过的云朵,印在此刻空无一物的玄机图上,自有一股出尘风韵。

        竹帘屏风后,似乎有个人正蹲在地上煽着一具小小红泥炉子,炉上的瓦罐内,传出阵阵药香。少女对着炉火煽了一会儿,放下手中蒲扇,慢慢站起身子,少女虽然尚且年幼,只有十六七岁的光景,却藏不住那从骨子里透漏而出的清丽秀雅。一身青袍虽是布质,但缝工jīng巧,裁剪合身,穿在身上更衬得她无一处不美。

        少女绕过屏风,却把刚刚醒转的公子羽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她。

        “玥珂姐姐……”

        公子羽被族人从莽山山林救回已经七天了,按照当代莽山夫人的说法,公子羽不知道为何失了一魂,导致yīn魂入体气血两衰,轻则昏迷,重则疯颠。

        少女原在屏外煎药,见火侯已差不多,便起来看看公子羽的病情。想不到公子羽正睁大了眼睛,叫着自己的名字,因此少女一时也怔住了,雪白晶莹的鹅蛋脸上,一双妙目明净澄澈,同样怔怔地和公子羽对望。

        北阙玥珂苦守病榻多rì,乍然听到公子羽对自己的呼唤,只觉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极为值得,就算是苦练成了一套绝世功法,也比不上如今开心。

        原本想要像以往那样上前查看,可是隐隐觉得公子羽此刻衣衫单薄的躺在床上,自己一个女儿家这样走径直过来,怕是非常地不应该,但是为什么不应该,又想不出来,不由得羞红了脸,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远远看着他,却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说道:

        “子羽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伯父伯母!”

        “我以羽为名,公子二字乃是我的身份,玥珂姐姐比我年长,怎么老是叫我哥哥。”

        “夫为妻纲,玥珂待嫁之身,不敢居上……”

        北阙玥珂不知自己怎么鬼使神差说出这般言辞,虽然强作镇定,可是却也难免透着几分女儿家的娇羞柔嫩。此刻身着一袭青衫的她,说不出的秀美而又恬静,为了不想让公子羽瞧出她的心思,转身就要离开。

        公子羽摇了摇头,好像北阙玥珂这一走,自己又要回到梦里孤伶伶的处境,急忙低声道:“玥珂姐姐,你别走。”

        “子羽哥哥你怎么了?身上还是不舒服吗?我这就让伯母来给你看看。”

        北阙玥珂原本已经走到屏风之外,听公子羽的呼唤,便急忙转回了身,看到公子羽继续摇头,继续问道:“还是子羽哥哥你现在想要什么?我这就拿给你。”

        公子羽摇了摇头,脸sè奇怪,像是有点迷惘的说道:“我不要什么,我只是记得自己遇到了玄武岭的两兄弟,后来跟一条金鳞蛇相斗,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一时醒来,怎么现在到了自己的卧房了呢?”

        此话一出,北阙玥珂也愣住了,她从没见过这种情形,只道是公子羽命魂离体rì久,患了那失忆之症,登时又惊又恐,不由得心中一酸,声音微微变了。

        “你不要难过,子羽哥哥你一定是病得太重,脑子昏了,才会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北阙玥珂越说心里越是悲切,眼泪不停地落下,哭着继续说道:

        “定是那股消失的凶煞之气掠去了子羽哥哥的命魂,才遭了这番祸事,我这就叫伯母来看看,伯母定会治好你的!子羽哥哥你不要担心。”

  https://www.65ws.com/a/7/7979/24802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