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莽山传 > 第二十九章 莽山之主

第二十九章 莽山之主

        “沉寂了那么多个元会,你那一脉终于要放手一搏了吗?以因果遮掩命数之法虽然高明,却还是不够好。以我二哥与西方教那两位的果决,他们如果施展血祭之法,用门下弟子的xìng命炼化此人身上的因果,到时候他的身份恐怕再也藏不住吧?

        既然尊者你将此子的身份让我知道,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那通天也让你看看我的诚意。”

        通天教主扬手对着碧游宫中的那面铜镜,随手一拂,铜镜上的宝光突然翻滚起来,喃喃道:“轮回镜啊轮回镜,自从你现世之rì起,便落在我通天的手里,虽然不负你极品先天灵宝的身份,却也难免让你宝物蒙尘许久,如今你命中的主人已入三界,也是你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了。”

        “去吧!”

        随者通天教主开口,当初的轮回镜,现在的轮回剑,当即化作一道冷冽的剑光,穿过无数的天罡大气,毫无桎梏的落入莽山秘境之中。

        一条全身布满绿sè鳞片,闪烁着碧玉光泽的一条青蛇,看着眼前出现的长剑,不断好奇的细细打量着,不明白为什么剑上怎么会散发一股着让自己生出一股想要亲近的气息。

        这股气息显然引起了其他蛇类的兴趣,一瞬间,原本潜藏才各处的无数灵蛇,开始向着轮回剑而去。碧玉青蛇感觉到自己的领地遭到了入侵,骇人至极的蛇瞳冷漠的扫过四周汇聚而来的蛇群。

        琴音殿中,莽山五岭当代莽山,公子羽的父亲妙璇真人端坐在正上方,目光凝重的看着坐在下手的几人。大殿上一共六人依次而坐,除了坐在当代莽山身旁的妙璇夫人北阙玄霜外,其余四人正是莽山其余四岭的家主。

        此时妙璇真人率先开口道:“今天召集大家来这里,想必也不需要妙旋多加赘述了吧?莽山一脉避居洪荒一角,不受世俗红尘所扰,只是那股凶煞之气出现的太过蹊跷,消失的也是更加蹊跷,难免成为莽山的祸患,所以几位家主心中作何想法,还请知无不言。”

        众人沉默许久,才有一个苍劲的声音率先发声:“几位师兄妹既然心存顾忌,那就让白石先开口吧!”

        说话之人是一个身材魁伟的老者,满头胜雪白发垂下眼角,双目中杀伐之气如电闪动,正是白虎岭的家主白石真人。

        “那股凶煞之气虽然一闪即逝,却让我的元神兽本能的感到恐惧,想来几位师兄妹的感应应该与我的感应如出一辙吧?我知道在座的诸位心中在顾忌什么,虽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但是这一次羽儿出现的地方实在太过诡异,让人不免产心生怀疑。此时与他无关最好,如果此时真的因他而起,为了不让血魔之事重演,我们必须要在羽儿走向邪路之前将他引回正途!”

        一瞬间,琴音殿中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似乎整个大殿中的灵气都在瞬间冻结!

        “羽儿是我们看着长大,他的品xìng大家都知道,当初的事情绝不会在他的身上重演!”南宫绛云主管对外交易,为人处世最是圆滑,刚绝到众人气氛不对,赶忙开口圆场道:

        “我觉得此事还是应该放在商家学派的商队之上,自从他们入山开始,我就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只是商家的货物中见不得光的东西太多,当初我也没有太过的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却是另有玄机。夫子,你认为如何?”

        此刻苍坐在大殿中的蒲团上不言不动,神sè漠然,似乎心驰远处,正在想什么事情。虽然身为苍龙岭的当代家主,却因为一段陈年因果不受复姓,单名一个苍字,身上穿的也不是修道之人的法袍,而是一身青sè粗布长袍。

        约莫四五十岁上下年纪,相貌俊雅,只是须发花白,双眉略向下垂,嘴边露出几条深深皱纹,与其说是一名修士,反倒像是一个略带衰老凄苦之相的中年书生,所以被戏称为苍老夫子。

        此刻听到南宫绛云开口询问,苍才木然的开口说道:“白石师兄既然已经把我们几人心中最不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我们几人也不需要再继续遮遮掩掩,毕竟我们谁当不想当年的事在莽山重演!

        苍不认为羽儿现在就有能力布置这一切,所以这一切必然有人在背后谋划。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羽儿昏迷不醒,在座的诸位也唯有白石师兄对凶煞之气最敏感,还请白石老哥与我亲往蛇窟一趟,仔细追查那股煞气的来源与去向!”

        说完,眼角的余光看向四岭家主中,唯一的一位女子,当代玄武岭家主北阙玄水。眼中似乎藏着无尽的愧疚,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再次恢复了自己那一副穷酸儒士模样。

        北阙玄水是看上去三十七八的年纪。虽然早已渡劫,位列仙人之位,却因先夫早亡,不冠散人之名,仍以北阙为姓。她脸上带着一层黑纱遮面,却遮不住腰肢纤细如柳,轻起眼帘似有水雾不时升起,这本应该温润如水的双眼中,却闪动着丝丝寒光,眼神凌厉无比,直透人心。

        “何须那么的麻烦,我们几位哪一个不是仙人修为,直接施展入门寻踪之术,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岂不是一目了然?”

        北阙玄水的声音很好听,可是在这甜美的声音下,却是丝毫没有任何感情的冷漠。不过在座的诸位家主。对于她的咄咄逼人却是无力反驳,更没有权力责怪她冷漠的态度。

        “玄水,够了!”

        “够了吗?公子羽是你的孩子,你自然不想我说下去。生为人母,我自然了解妙璇夫人的苦心,只是莽山夫人还是称呼我北阙玄水的好,我跟你可没有熟悉到那样的程度!”

        “你想让我称呼你北阙玄水,那我就称呼你北阙玄水!可是当初的事情已经过去两百年了,整整两百年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你自己!你以为你是在折磨我们吗?你是在折磨你自己!”妙璇夫人面如寒霜,似在训斥对方的不近人情,可是看到看到北阙玄水眼角的笑意,却是一字一句刻在自己的心上!

        放下吗?自己又何曾真正的放下过?

        妙璇真人看着气氛越来越不对,与当代莽山的身份,直接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若是其他时候,施展入梦寻踪之术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只是羽儿现在失了命魂,身受yīn魂焚心之苦,一旦出现变故,就有可能偏逆真元,轻则昏迷,重则疯颠,一时恐怕难以醒转。入梦寻踪之事,暂时只能由玄武岭的北氏兄弟代劳,还需玄水师妹亲自施为。

        南宫师弟负责莽山对外交易,确认此事是否与商家学派有关,自然不做他人之想。追查那股凶煞之气的来源,就麻烦苍跟白石两位兄长走一趟!”

        “本当如此!”

        白石真人开口应道:“此事刻不容缓,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能安心,白石告退!”

        “恭送诸位师兄师妹!”妙璇真人夫妇起身回礼道。

  https://www.65ws.com/a/7/7979/2480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