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莽山传 > 第二十三章 生死历练

第二十三章 生死历练

        “北氏兄弟误我!”

        虽然公子羽对金鳞蛇的弱点知之甚详,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除了一身临时炼制的法袍护体之外,莫说是修士的飞剑,就连寻常刀兵都没有半点。如果用剑气对敌,依照此刻公子羽的身体状况,又能支撑几个回合?

        到时候就算未必死在金鳞蛇口中,也会被活活耗死。庆云百花袍上虽然刻画了浮空阵图,可莫说是公子羽,就连一些灵寂期修士,都不敢随意再莽山山林中御空而行。

        只因为不到金丹期,未曾修习爬云之术。寻常修士御剑飞行虽然看似神奇,可是不仅飞不甚高,飞行的速度甚至还及不上寻常的身法遁术。再加上山下大阵中还有玄武岭的两人,公子羽哪能舍弃不理。

        还不待公子羽想出应敌之法,金鳞蛇却是已然发现了他的存在。天大的机缘落在自己头上,那蛇原来是一腔的高兴,谁想自己还没有将那团jīng血完全炼化,就有修士找上门来。才离洞口,便中了敌人暗算,如今又见到自己的洞府模样大变,哪里还能抑制心中的怒气。

        “嗡嗡嗡……”

        蛮兽生xìng嗜杀,怒火难平的金鳞蛇顿时昂首长鸣,声音低沉凄厉,瘆人毛发如同牛吼。霎时间,rìsè暗淡,惨雾弥漫。那蛇猛然使劲将身子向上一蹿,它生的本就长,这一用力登时蹿起来有五六十丈,张开大口向着公子羽咬去。

        公子羽立于山峰之上,石山虽不甚高,那蛇这一跃也是徒劳,不过蛇口中令人作呕的腥臭之气却是顿时迎面袭来,公子羽心知不好赶忙闭气急退。

        “打蛇不死必受其害,这蛇明显已经恨上自己,或者说将对那对兄弟的仇恨也算在了自己身上,要不然刚才那一击,金鳞蛇绝对不会选择离地而起,将自己腹部的分水白线暴漏出来。那对玄武岭的兄弟,到底对这条蛇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暴行?不过这尺寸也不对啊……”

        金鳞蛇经过生死缠斗,终于将龙族jīng血吞入腹中,可是就在炼化的关键时刻,北氏兄弟却寻上门来,这阻人蜕变的大仇,那蛇心中怎么可能不怒?

        而且,天地间众多生灵,除了人族以外,便唯有蛇属生灵最是记仇,今天公子羽被这条金鳞蛇盯上,已然是不死不休之局。他虽然骄傲,却并不会因为傲气而冲晕了头脑。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曾经有一位叫做扯掉尾巴做人的哲人也曾经这样曰过:“明知不敌,还要做那搏命之举,那不叫热血,那叫傻!”

        公子羽虽然没有机会见到这位哲人,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此刻体内气血两衰,即便赌上xìng命硬拼也绝对不是这条金鳞蛇的对手,只有尽量的拖延时间,等待其他族人的到来。想到这里,公子羽手中再不迟疑,体内真元快速运转,单脚一塌地,身体已经升起十余丈。

        右手中指与食指交并,以指为剑,刷刷刷连续三道剑光攻刺金鳞蛇的双眼,只听咻地一声,剑气未出,寒霜已至,未及落地的金鳞蛇感觉双眼吃痛,再想合上眼睑已经来不及了,金线蛇双眼的眼角上一阵鲜红的溪流流淌下来,月光下被蛇血染红的地面上,升腾起一阵阵诡异的雾气。金鳞蛇的双眼,已被公子羽的兵戈之气刺破!

        虽然刺瞎了金鳞蛇的双眼,公子羽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放松。相比其他生灵,凡是蛇属,灵觉尽皆天生发达的同时,双瞳的作用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虽然金鳞蛇脆弱的双眼被公子羽刺破,却也只是致伤绝不致命。

        甚至所谓的致伤,也不过是皮外伤,连金线蛇的一丝本源都没有伤及到。

        公子羽如此施为,也没有妄想过能够一击致命,只不过是想抢个先手。两者生死相搏,自己手中没有飞剑御敌,近身交战胜负往往在毫厘之间,金鳞蛇的伤多一点,公子羽取胜活命的机会自然也就多一份。

        感受到自己双眼处不时传来的痛楚,金鳞蛇虽然灵智未开,却也知道自己先机已失,落地的瞬间快速的盘起蛇身,用鳞甲护住周身的弱点,不再继续抢攻,而是开始慢慢的吞吐着口中蛇信,再不复先前的那般轻敌大意。只有那不时发出的低吼,宣泄着心中对于公子羽不散的怒意。

        全身云气缭绕,像一只雪白仙鹤盘旋在半空中的公子羽,看到金鳞蛇并没有因为双眼受创而激起凶xìng,反而盘成蛇阵严守以待,这时越发的不敢大意,专心致志,跟金鳞蛇一样等待着出手的最佳机会。

        一人一蛇大约对峙了盏茶功夫,金鳞蛇心智本就有限,连番遭遇早就心有不耐,如今看到公子羽迟迟不曾落下,心中怒气哪里还能压制。瞧准公子羽半空中盘旋的轨迹,猛然将蛇头一起,呼的一声,丈许长的异火登时从蛇口中喷出。

        看着眼前妖火袭来,公子羽立刻收身下坠,趁着金线蛇蛇劲绷直,难以回身之际,指间剑气如铁喙一般,点在金线蛇脊椎骨相连的骨节之上,溅起无数火星。

        金鳞蛇虽数异种,可在褪去腹部分水白线,完成化蛟之前,通体只有一条贯穿全身的经脉存于脊椎骨中。而脊柱骨的骨节,便是金线蛇真元汇聚的窍穴所在。金线蛇鳞甲坚硬,公子羽一击虽然无法截断它体内真元循环,却也让金线蛇真元震荡。

        公子羽并不恋战,只是一晃眼间,便已再次飞入半空中,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欣喜,甚至有些莫名烦躁。他体内的真元虽然充盈,可是他的道体却已经支撑不下去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过去了那么久,除了自己之外,竟然没有一个族人看到北氏兄弟发出的预jǐng讯号赶来。

        当然不会有人看到预jǐng信号二赶来,因为这是静竹无心按照尊者的意思,为公子羽安排的试炼,而且是一场不计生死的试炼。为的,就是要让公子羽戒骄戒躁,对万事万物怀有应该的敬意与谨慎。

  https://www.65ws.com/a/7/7979/2480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