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莽山传 > 第十四章 十年之约

第十四章 十年之约

        “在下商家学派田千秋,赴奉天坪十年之约而来。这是商家与莽山共结文碟,有劳诸位代为传达。”

        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号,绵延数里的商队缓缓在一座大山旁停了下来,不再沿着原本山路前行。

        田千秋一脸和气的从车厢里走出来,将一张发帖恭敬投入眼前山林之中,而原本坐在车厢中的商家学派二公子范少伯,早就不见了踪影。

        田千秋虽然自认为只是范少伯的长随,可是商家二公子一系的众人,却不敢因为他的谦卑而滋生丝毫的怠慢。在众人看来,他们虽然奉二公子为主,可是二公子的才能却太过平庸,守业有余开创不足,反而田千秋更像是二公子一系真正的掌舵人。

        不过范少伯真正的嫡系却明白,田千秋不过是二公子为了韬光养晦,推向前台的傀儡。田千秋手中的权力虽然越来越大,可是却并不留恋,反而因此对范少伯越发的恭敬。

        只因为范少伯让他相信,范少伯rì后给他带来的,绝对比今rì付出的多得多。莫说只是区区的账房之位,自己借助范少伯身上的财运加身,rì后度过天劫,成为一方掌柜也未必没有机会。

        “是商家学派的商队啊!”

        “莽山好久没有机会可以这么热闹了,还真是期待接下来的交易啊……”

        “是了,已经是过去了十年,莽山的毒草已经长成,既然有利可图,商家学派自然也该来了。”

        作为莽山的巡山队长,马肖容肩负预jǐng之责,见识与修养,自然不是身旁那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能比。

        随着马肖容将真元的不断输入文碟,莽山一脉符印上人首蛇身的图腾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散发出盈盈的青光。

        巡山的莽山遗民,一个个接连上前,想要近距离看清楚,文碟上印着莽山符印。双眼中既有着对文碟上莽山符印的尊崇,又有着对于商家来临的欣喜。

        确认手中文碟无误,马肖容运满真元对着山外回应道:“商家的诸位远道而来,本当扫榻相迎,只是马某肩负寿山之责,不敢逾越。请诸位稍后片刻,马某这就派兄弟通禀。”

        不过片刻的功夫,那片平淡无奇的山林中,突然飞出一条头上长着犄角,全身翠绿的青蛟虚影,而后一只火鸦、一头白虎,一只旋龟的虚影也紧随其后,盘旋在莽山五岭的上空中。

        随着四条虚影的不断变化,四周的群山顿时辟易,一座气势巍峨的大城,逐渐出现在商家众人的面前。

        莽山五岭,其中外围四岭,应对天地四方,构成天然的四灵大阵,拱卫着人皇一脉的祖地。并且经历无数岁月,四岭的山灵已经呈现出先天四灵的初始形体,几乎不需要任何的照料,护山大阵便可自行运转,将莽山五岭隐没在百忙群山之中,不受山间邪物的侵扰。

        更因为四灵不时吞吐灵气,将百莽山群山中的灵脉引向此地汇聚加以封锁,使得莽山五岭灵气充盈不散,适于修士修行,堪比次一些的洞天福地。若非此地如此得天独厚,作为人皇伏羲的后裔,当初也不会选择在偏远的百莽群山中落户。

        正在商家学派的众人,惊异于眼前变化的时候,忽见远远参天巨木构成的山门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看男子年纪,大概四十多岁许,一身法袍上火云流转,想着商家学派的商队越走越近。

        还离着老远的距离,中年男子突然热情的对着商队开口,声调清越,可裂金石:

        “前方可是商家田千秋田执事当前,想不到时隔近千年,还能见到当年商家学派的千秋公子,真是幸甚!幸甚!”

        田千秋看清来者样貌,立刻双手抱拳,热切的回应道:“千年不见,南宫老哥一身离火之气更胜往昔。倒是小弟技不如人,却也输得心服口服,只是败军之将不可言勇,亡国之士不可图存,再不敢在世间称什么公子,如今的田千秋只是商家一行商而已。愧对老哥多年记挂,小弟心中实在是惭愧!惭愧!”

        两人言语间十分客气,竟像是离别多年的老朋友一般,只是这份友情,无论怎么看,都虚伪的很!

        “莽山五岭山高路远,烟霞古道之上多有邪魅挡道,不知老弟这一路行来可还顺利?”

        商家与莽山五岭不过是各取所需,虚伪的客套过后,南宫绛云适时的转移了话题,毕竟相比起一个千年前见过一面的好友,他更关心莽山一脉未来十年,甚至更久的生活用度。

        听到南宫绛云的询问,田千秋自然不点自明。看了一眼身后的车队,面露苦涩的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

        “今年虽然有蛮貔貅兄弟随行,震慑山中邪魅。本应一路顺风顺水,谁知却碰到了一群被血海浊气侵蚀神智泣血蝙蝠,虽然人手没有太大的损失,不过马匹车辆在结阵对敌时却出了些许的纰漏。”

        说到这里,田千秋语气突然一顿,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南宫绛云后,才继续无奈的说道:“南宫老哥也知道应该了解小弟的苦衷,寻常法器根本无法装载世俗凡物,田某虽然尽量让剩余的车辆多装一些,可还有一些粮草落在了半路上。

        好在加上这次拉车的牛马,勉强还能够凑足约定的数量,所以这次万望老哥你能够见谅。”

        南宫绛云心中暗骂商家之人无耻,明显就是感觉收购莽山毒草之后,拉送货物的马车就如鸡肋一般,留之无用,却又不想平白舍弃,便宜了莽山,所以干脆作为筹码算在此次交易之中。

        虽然如此,南宫绛云却依旧满脸含笑的伸手邀请道:“哈哈哈,田老弟不辞辛苦亲自前来,已经让老哥我心里欢喜不已,那里还有什么怪罪?请,莽山已经替商家的诸位在奉天坪备好就酒菜,让我为老弟接风洗尘。”

        “南宫老哥客气了,太客气了。”田千秋作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心里却对南宫绛云的评价上升了几分。

        奉天坪作为莽山一脉与商家学派的交易之地,到了那里就遵循商家的学说,‘只谈利益,不谈感情’。往年遗弃在百莽山林里的牛马被自己当做了货物,莽山一脉自然要在奉天坪的接风宴上找回损失。

        一来一去之间,双方的利益没有变化,只是感情却越发的淡薄了。

        人情淡薄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自然也就随之拉开,有了这段距离,两家才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二公子也才能更好在暗中谋划自己的大计。

  https://www.65ws.com/a/7/7979/2480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