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莽山传 > 第三章 竹林论道

第三章 竹林论道

        “多谢竹公厚赐……”心满意足的公子羽,再次对着竹林恭敬拜谢道:“星光之水对于竹公或许无用,但是对于我却是天大的厚赐,这份恩情公子羽万万不敢逾越。”

        “你愿不愿意把这段因果当做恩情是你的事情,我只是好奇,三个月后就是接星楼再启的rì子,你心里的就没有一点想法吗?”竹公的声音并不在乎公子羽的反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按照你的功法进度,三个月后必然能够达到筑基大圆满的境界。只是身为当代莽山的儿子,你的父亲虽然传授给你莽山一脉最好的练气法诀,却不传你修士对敌的御剑之术。

        就算你把凡人的剑法练出了一丝出尘的韵味,但是真的就有资格跟其他修士争夺觉醒星图的资格吗?看着一个个天赋不如自己的同伴觉醒星图,你难道心里就真的没有一点的恨意吗?”

        “竹公心xìng超然一副仙家气度,丝毫不像寻常妖修那样盲目贪功,不知因果妄吞血食,导致戾气缠身。虽然初始之时功法提升颇见成效,只是大劫一起,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最终却是难免化为飞灰。为何总是如此不遗余力的想把小子引入魔道呢?”公子羽满脸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竹林。

        他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遇到竹公的时候,因为那时候自己被蛮兽追杀受重伤,醒来后竹公就对自己说,他身为当代莽山的公子却被自己的父亲传授最不入流的《坤字诀》。

        那时候回想那些天赋不让自己的玩伴,凝窍的速度却远超自己,公子羽当真险些在竹公的诱导下坠入魔道。只是后来才知道,脱胎于先天八卦的《坤字诀》对资质的要求是何等严苛。

        知道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心xìng越发的成熟,公子羽自然不像当年那般容易被自己三言两语的蛊惑。于是竹林中的声音对并不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是不屑的说道:

        “什么是因?什么是果?那不过是西方教的几个光头糊弄凡夫俗子的东西。聪明如你,难道看不出那些戾气缠身的修士之所以逃不过三灾九劫,不是因为他们造了杀孽,只是因为他们的心还不够狠,杀的还不够多!”

        对于竹公如此肆意编排圣人的言论,公子羽早就已经见怪不怪,只好无奈的说道:“西方教关于因果的表述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修士来说,倘若因为畏惧果报而打牢根基,在天劫下活命的机会自然就大。不管西方教是否曲解了所谓的因果,但是劝人向善,让弱者不受强者啊的欺凌总是好的。就算明知被骗,上这样的当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些西方教的家伙,先是仗着一句‘此物与贫道有缘’劫掠弱者,将他们强行渡入西方教的时候,可曾问过他人的意愿?夺取他们的功法、气运,统统归了他们所有,把凡是胆敢反对他们的人都被打死,然后他们在发下所谓的宏愿,说是不准抢劫,不准妄造杀孽。他们自己当初不是这样做的吗?”竹公言语里满是不忿。

        公子羽心下却是感觉万分好笑,虽然不明白竹公为何如此针对西方教,不过怕是当初吃过准提道人的苦,至今难以忘怀。于是只好笑着说道:“天下但凡有追求的势力,哪一个不是同西方教一般做法的呢?虽然不是因为每个势力都这样做,那便是正确的。

        只是因为每个人的选择的道路各有不同,哪一个该受到惩罚,哪一个又能得到宽恕,天道至公zìyóu定数。不是不报,气数未尽而已!竹公又何必去管别人的是非呢?”

        “哼!揣着糊涂装明白的人虽然讨厌,竹某看了之后心里还能笑三声;知而不言便是帮凶,你这小子揣着明白装糊涂,却是更加可恨的很,在我老人家看来,你小子跟西方教的那群秃驴一般模样,都不是什么好人!”竹公说到这里,似乎还不能完全解恨,于是继续恨恨的补充道:“难怪你那莽山老爹不传你御剑之术,怕是早就看出来,你小子一旦得了那通天只能,将来必然是个祸害。”

        “哈哈哈……谬赞!谬赞!竹公这么说,小子我都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羞愧了!父亲之所以只传我修炼法诀,不传我御剑之术,也不过是因为莽山一脉虽然出自人皇血亲,可是如此之多的元会过去,整个莽山五岭只剩下了些许旁支固守祖地,功法早就残缺不全。之所以不传授我搏杀之术,是因为家父心里清楚,依照我的天赋定然不会限于真个莽山五岭。”

        看到竹公并不言语,公子羽继续说道:

        “整个天地英雄强者何其多,就算将整个莽山的功法全部传授与我,也不过跟那些走向邪路的妖修一样,不仅断了自身根基,甚至未必就真的能够独步一时。一旦遇见强敌,白白丢了xìng命岂不是后悔不及?

        与其现在草草从事,倒不如现在专心一意练习《坤字诀》打好根基。无奈学习凡人的剑法,也不过是为了一旦遭逢意外有自保的手段,顺便更好的养出兵戈之气。既然莽山的资源养不出一块宝玉,倒不如护好这块璞玉,等待名师。到时候出了莽山,一旦机缘来到,便可成为大器。”

        “你跟当代的莽山倒真是父子连心,他的心意你竟然全部了然于胸,当真是可恼的很。”竹林中的声音叹息道:

        “你以为真的是我要将你引向魔道?正道、魔道不过是行事风格不同,其本质还不都是为了跳出轮回之苦,寻求长生之道。在这条路上,那些所谓的正道之士,手上的xìng命真的会比魔道修士少?你是天生魔胎本就应该走魔道,如果你非要走正道不可,就算你天赋惊人,你的修行之路只怕也是即走不长也走不远。”

        “你跟你的师兄弟之间表面看起来行事谦卑,可那只不过是因为你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世上的人群;无论是在此落脚的修士,还是普普通通的贩夫走卒,你似乎能和任何人谈笑风生,只不过对你来说,那只不过是兴之所至的敷衍应付罢了,事后你根本就不会记得谈了些什么;你对每个长辈都很尊敬,但我观察过你不经意透漏的小细节,你心里决不会认为他们有什么值得你尊敬的地方。”

        “你生xìng伪善而高傲,本就不容易正道法理。如果你想要逆天而行,非要强求,压制自己贪婪的本xìng。身体里的怨气得不到纾解,必然会越积越深,最后定会走向邪道,害人害己!”

        说到这里,竹公好像开始不耐烦了一般说道:“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正道、魔道、邪道到底如何抉择那终归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眉头紧锁的公子羽面露苦sè,似乎被竹林发出的低语勾动了心底最不愿意触及的秘密,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身在山谷之外。他倒不是害怕自己的修行之路断绝,正如竹公所说的那样‘正道、魔道不过是行事风格不同,其本质都是为了寻求长生之道’,他真正害怕的,是自己一旦走向邪路最终害人害己。

        不过一瞬间,公子羽的突然大笑着转身对着隐身于浓雾中的山谷说道:“好你个竹公,险些又着了你的道!什么正道魔道,修道者最重修心,道分正邪但求无愧于心。如果我公子羽今天听了你的鬼话,那才是真正的走向了邪道!”

        “这么快就看破了吗?心生侧耳最善听情,道心较之其他人果然稳固的多,还真是个有趣的娃儿……”山谷的竹林中,就在公子羽消失的地方,走出一道人影来。在山谷幽幽的青光之下,看得分外清楚,来人手摇折扇二十多岁的年纪,长得俊美儒雅,一身白sè长衫之上密布着无数的竹叶纹。

        看着越走越远的公子羽,白衣人却满怀心事的喃喃自语道:“我身上的一线生机似乎刚好应在此子身上,但不知为何他的命数却是晦涩难懂,似乎关联甚大。我已经苦等了那么多的元会,天机未明之前,我还是静观其变吧,万万不可再与此子身上的因果越结越深……”

  https://www.65ws.com/a/7/7979/24802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