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盛世星空 > 第十四章:黄雀

第十四章:黄雀

        穿过落天幻境,就像打破了一层玻璃,来到了一个新世界。人明显能感觉出来在落天幻境里与在外界有所不同,但你想要说出有什么不同来,却难以形容,就是觉得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

        落天幻境的空气都像是水波纹一般,一阵风吹过,肉眼可见的晃荡,光线又很充足,折shè出许许多多不同的光晕,甚至把很远处的一些事物都反shè过来,很是奇妙。李然一行十一人穿透过外界那一层薄薄的隔离光膜,都聚在一处,但大家互相看了看,也不说话,就各自四散开来。李然看着众人离去,也选了一个方向,迅速离开了。

        就在李然以一个比较合适的速度向前奔跑着,蓝冰幻蝶传递出了一阵兴奋的jīng神力,李然连忙将蓝冰幻蝶召唤了出来,蓝冰幻蝶在天空中上下翻飞,搅的空气一阵浑浊,便引领着李然往远方的一片大泽而去。这时李然才想起来,当时买到蓝冰幻蝶的时候,那个管事就说是有人从落天幻境带回来的,难怪蓝冰幻蝶会那么兴奋。

        一群穿着各sè布衣的男人隐藏在一块灰sè的大石之后,看着宗门弟子门奔向远方。

        “嘿嘿,大哥,又有肥羊来了。”一个光头大汉双眼冒光,仿佛野狼。

        “在这落天幻境里,他们自寻死路可怨不得我们。”一个赤脚男子也说道。

        “再等等,这一批肥羊不简单。”被称为大哥的终年男人沉思了一阵说道。

        在琉璃宗众人四散离开的时候,韩彦铭就睁开竖眼在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嘴角露出微微冷笑,向着同门做了一个隐秘的手势,大家互相点头离去。当然李然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一直用jīng神力提防着四周。

        很快,李然就来到了那片大泽边,一看望不到尽头,湖水平静,波澜不惊。蓝冰幻蝶继续带着李然延着大泽边往前走,很快到了夜里。李然发现有了蓝冰幻蝶落天幻境此行真的轻松不少,如鱼得水,不仅躲过了许多险地,还将一些价值不菲的天材地宝收入囊中。不过李然观察蓝冰幻蝶一直往前飞行,就知道肯定要带他去找什么更重要的宝贝。李然一边赶路一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四周,突然听到远处声音传来,李然立刻伏下身子。

        “猴子,想不到我们在这幻境里待了那么久肥羊没等到,还找到这么个好东西。嘿嘿。”一个男人的声音顺着风传来。

        “我们到时候卖了平分了就是”。

        “这样也行。”

        听着两人就商量着把什么好东西分了,李然是想两个人还是避一避,却发现蓝冰幻蝶既然向着那里就要飞去,李然jīng神力沟通,它也只是不断催促。

        李然也只好往前走一点,探头一看,其中一个男子既然快伸手把那灵草摘下。

        紫霜草!

        李然一直打算等拉练结束回去后,就做宗门任务存钱买的,现在就在眼前,也哪有不着急的道理,连忙上前让蓝冰幻蝶把幻境布置在两人之间。

        只见其中一个叫猴子的人手快碰到紫霜草时候,另外一个突然挥刀砍了上去。

        一刀深深砍在猴子的手臂上,血流不止,猴子满脸不敢相信。

        “我们不是说好了平分的嘛,认识那么久,这点信任都没有吗?”猴子捂着伤口说。

        那个男子双眼混沌,说:“看你就是想独吞。”说完又挥刀砍了上去。

        “妈的,老子和你拼了。”猴子也奋起反抗。

        两人一来我往打的好不热闹,李然则在不远处苦苦支撑着幻境。

        男子一到砍中了猴子的肩膀,猴子手中的短剑也送入了男子的腹部,男子吃痛下惊醒过来:“猴子你干嘛,怎么想害我?”

        “我害你,哈哈,好大的笑话,你可真会睁眼说瞎话,是谁先动的手。”猴子躺在地上已经不能动弹,男子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

        李然这时候走了出去。

        “你是谁?”男子问道。

        李然没有说话,同样是入门后期的蓝冰幻蝶对着两人一口吐出一个冰锥,将两人活活刺死了。李然迟疑了一会儿才上前,把紫霜草收入须弥芥,又取出一把刀砍下了二人的头颅收在了须弥芥里。李然做完这些事突然觉得一阵恶心,觉得自己现在怎么如此恐怖了,如此冷血,竟然杀人不眨眼,想着,便在一旁呕吐起来。

        想想以前别说杀人了,就是母亲在一旁杀一只鸡,自己都觉得残忍。但又想到现在已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了,自己不杀他们,就是他们杀自己,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现在有了紫霜草,有了空间灵石,等回宗门后,自己的《空元决》圆满,蓝冰幻蝶也入门圆满了,就让蓝冰幻蝶准备进化,到时候也可以借灵宠进化时候溢出的灵气和法则,助自己进入凝神。李然的修行和灵兽本来就是不可分离,相辅相成的,人和兽之间有那么点唇齿相依的关系。就像凤紫烟是开元中期,她的落rì凰鸟也是开元中期一般。如果灵兽不具备进化的资质到了后期肯定会被放弃或者当作备用的。

        李然休息恢复了一会儿,又准备继续往前探索了。

        “琉璃宗的小子,把宝物留下,饶你不死。”一个粗犷的声音远远传来。

        李然回头一看,一个手拿铜锤的男子冲着他奔跑过来,每一步都发出巨大的声响。“景阳宗弟子,不好。”李然什么也不想,大喝一声,附铠,包裹的像一个钢铁侠一般,向前狂奔而去。

        景阳宗手拿铜锤的弟子也没想到李然逃的那么干脆,也加速追赶起来,一边追一边还怒骂起来:“琉璃宗的没毛软蛋,有没有种和老子打一场。光知道跑算什么本事。”李然也不回应,就埋头往前跑,还不断用蓝冰幻蝶吐冰干扰他,一直让景阳宗的这个弟子和自己保持着一个较大的范围,追不上来,而李然黑甲龟附铠后,奔跑起来也轻松许多,就是元力一直在降,李然暗暗担心,只能边逃边打。景阳宗的弟子倒也不管不顾的,就追着李然不放。

        两个人一跑一追一下跑出很远。

        几个时辰过去,李然的元力就快撑不住了,也为自己担心起来,难不成这次拉练自己也要死在这里面。后来追的景阳宗弟子一看就是个体修,靠着身体的力量,到时候打起来,加上元力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的,何况锦阳宗的弟子论资质论功法的确一直是比琉璃宗弟子好处不少的。

        “李然师兄别怕,我来助你。”从不远处狂冲过来一个琉璃宗的女弟子,一看不是蒋若楠又是哪个。李然听着让自己别怕脸上也不好意思的红了。

        蒋若楠直接越过李然迎了上去和景阳宗弟子斗成一团,对方大喝:“来的好!”挥舞一双大锤和蒋若楠打的不可开交,李然则在后面不断用幻境sāo扰对手,导致景阳宗弟子被蒋若楠的金双锏打中了好几下,还被蓝冰幻蝶的冰锥扎了一下。

        “缩头乌龟,躲在女人屁股后面算什么本事。”景阳宗弟子看琉璃宗两人联手斗自己一个,眼看自己就要撑不住了。顿时咒骂起来。

        “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软蛋,打都不打就跑,女人来了才敢打。算什么男人。记住,老子是景阳宗,张金刚。”喊完,张金刚也举着铜锤跑了。

        是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也不仅火冒三丈,李然也大怒道:“老子琉璃宗,李然,下次遇到再打过,看你还狂。”

        其实李然心里是很憋屈的,自己想学法术也学不来,对元素基本没感应,遇到体修除了跑,也没什么太好的攻击手段,以现在蓝冰幻蝶的境界,一般有神体的体修都不惧幻境,蓝冰幻蝶的冰锥一般情况下也打不中对手。黑甲龟又只能增加防御。自己又没钱,不然花几万灵石入手一只灵明石猴,打的他哭爹喊娘。

        蒋若楠还想追过去,李然只好喊道:“蒋师妹,穷寇莫追。”

        蒋若楠回过头来,说道:“李然师兄,怎么被欺负的这么惨啊?”

        “额。”李然心想你也太直接。“师妹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们体修一直没什么好的办法的。”李然解释道。

        “这次还好师妹及时出现,不然等我元力耗完,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真是万分感谢”李然想想也觉得庆幸。不过一想到蒋若楠一个姑娘家,都敢冲上去和人打,自己只能跑,真的有点汗颜。

        “嘻嘻,不用不用,就算我不来,师兄肯定也有办法。”蒋若楠笑着说。

        李然心想自己最后的办法就是和那张金刚死磕了。

        “那景阳宗弟子的力气好大,震得我手都痛了。”蒋若楠说话有时候娇滴滴的,长相又可爱柔美,真的想不到这样一个女孩子,会手持金双锏,冲上去和人乒乒乓乓的厮打在一起。

        “今rì师妹的收获如何?”李然问道。

        “什么都没有,根本都找不到好东西嘛,那么大一片地方,人也少的可怜,找个坏人都找不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还跑了。”蒋若楠努努嘴。

        “李师兄,我要继续走了,下次再见吧。”蒋若楠说完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李然望着女孩子的背影在黑夜里一点点的消失,真觉得巾帼不让须眉,比起地球上自己认识的那些女孩子,也许是因为环境的原因,真的是完全不同。

        黑夜深深,落天幻境里夜晚最不平静,黑幕的遮挡下不知道发生着多少流血的故事。

        “想埋伏我,这群蠢货。”柳长风拿起一块白布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飞剑,地上躺着五具无头尸体,想必是已经被柳长风割下头颅收到须弥芥了。

        柳长风一直在幻境里探索,早早就发现了五个人一直远远吊在自己身后,然后以快速绕了一个大圈埋伏在自己前方,这五个人修为最高的就是元力中期,有几个还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就像刚刚修炼了锻神决的李然一样),柳长风只能毫不客气的用他那名叫“惊雷”的飞剑斩下了五人的头颅,任凭他们是如何跪地求饶,柳长风眉头也没有皱一下。杀人者,就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这是柳长风第一天拿剑就告诉自己的。

        一处山谷里,碎石乱飞。

        一名景阳宗的弟子没想到这个琉璃宗的弟子那么难缠,一把白羽扇偏偏飞舞,抵挡的水泄不通。对面的则是琉璃宗的赵狂生,这个当成就用一道一道闪电证明自己的人,现在一脸轻松的释放着掌心雷,打的景阳宗弟子不断后退,赵狂生突然从天空中降下一段飞剑把景阳宗弟子的白羽扇打成两段。对方口吐鲜血,忍着伤痛,扯动嘴角笑着说:“琉璃宗的这位师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我马上离去。”

        “呵呵,出言不逊,想打杀我就打杀我,现在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赵狂生闻言则是一阵冷笑。

        “这位师兄,是小弟我错了,我愿意赔偿,您放我一马,从此有什么用的找我的地方随时叫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景阳宗的弟子边说边退,说着突然转身激shè而走。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赵狂生双手舞动,掌心一到粗大的掌心雷打出,一瞬间把景阳宗弟子化作一具焦炭,走上前去,把对方身上有用的东西都取了,割下头颅放入自己的须弥芥中。

        李然找了一个避风的拐角坐着,一边修炼一边想着今rì的得失,自己还是太粗心大意了,本以为自己是黄雀的,结果自己只是一只笨笨的螳螂,刚捕杀了两只蝉,结果黄雀还另有其人,差一点就折在了这里面。

  https://www.65ws.com/a/7/7963/2479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